<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小說 >大買賣 > 第二十二章 第一桶金2
        第二十二章 第一桶金2
        作者:盧永賢   |  字數:3255  |  更新時間:2015-03-10 16:44:36  |  分類:

        都市小說

        這些房地產開發商得知張勇肯轉手一些螺紋鋼給他們,自然是千恩萬謝了。

        隨著張勇將所有的螺紋鋼都賣掉后,那些投機商人也自討沒趣地離開了!

        那些開發商在開了支票給張勇后,在其指點下,走到了不遠處輝煌鋼材供應店,和胡萬年商量提貨的事情!

        剩下的一百多噸螺紋鋼,不需要半個小時,就完全地清了!

        一點都不剩下!

        螺紋鋼完全地轉變成為了現金支票,數目不菲的現金支票!

        正如張勇所想,才兩個小時不到,趙海成就打電話給他,說已經到了第二廢品收購站的門外,就等他出來了!

        “姨丈,速度還真得快??!”

        走出了第二廢品收購站,張勇就看到一架寶馬車??吭诼愤?,趙海成倚靠在車旁邊,臉色帶著幾分陰冷走了過去!

        從褲袋里拿出了一包黃鶴樓,遞了一支給張勇,似乎也感覺到張勇的不善,趙海成唯有堆笑道:“臭小子,不快點來行嗎?你可不要記恨姨丈??!”

        沒有和趙海成扯什么關系,張勇直接問道:“行了。支票帶來了嗎?”

        “嗯!見到你們老板再說!”

        趙海成并沒有將支票拿出來,反而要求張勇帶他見老板!

        “老板現在沒有空,你將支票交給我就行了!姨丈,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價格我也降低不少了。你這樣的話,我們可沒有辦法做生意??!”

        見到趙海成不相信自己,居然想要見老板,張勇臉上似乎彌漫其幾分不悅。

        感覺到張勇好像不是很高興,趙海成連忙陪笑道:“大勇,姨丈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想......”

        絲毫都沒有讓趙海成說下去,張勇完全就是一副商人口吻:“姨丈,生意做還是不做?做的話,拿支票出來,然后我帶你取貨!”

        “行,這是262.5萬的現金支票,你可收好了!真不明白你老板居然放心,讓你拿這么大一筆錢!”

        從西裝的內袋拿出了一張嶄新的支票,遞到了張勇的面前,趙海成也說道:“大勇,帶我去取螺紋鋼吧!”

        接過了趙海成遞過來的支票,數了數上面的數目,沒有錯!

        隨后,張勇就將趙海成帶到了輝煌鋼材供應店,讓他和胡萬年商量取貨的事情!

        取貨,那就不關張勇的事了!

        262.5萬的現金支票,張勇平安入袋!

        短短三天不到的時間,先前從胡萬年那里接手過來的四百多噸螺紋鋼,就這樣完全地清掉,全部都變成了現金支票!

        150萬的貨物,平均下來,螺紋鋼HRM335——8200元/噸,螺紋鋼HRM400——8500元/噸。

        這一次散貨,張勇是左手接貨錢,然后右手就是打個電話給胡萬年,讓買家直接到隔壁胡萬年那里提貨,他根本就不需要操心!

        錢滾錢,張勇現在就是錢滾錢!

        完全算下來,螺紋鋼HRM335,總計銷售了170萬;而螺紋鋼HRM400,180多萬,兩者加起來,那就是三百五十多萬。

        除卻其中的成本60萬,足足是賺取了將近是三百萬!

        將近是三百萬的利潤,雖然并非全部都屬于自己,但絕大部分是自己的,張勇可以做很多事情,想要做的事情也是能夠逐漸開始去做了。

        ......

        完全地解決了手里的螺紋鋼,懷里揣著好幾張現金支票,其中最大的一張就是趙海成那262.5萬!

        在接到這些現金支票后,張勇立馬到工商銀行,利用自己的白金卡,將這些錢都存進去,還向銀行要了一本個人支票本!

        張勇的銀行存儲資格早就能夠拿個人支票本,現在三百多萬的存進去,自然需要支票本方便取錢了!

        在完成了這些后,張勇立馬打電話崔建平和楊武兩人,讓他們今晚務必過來花都!

        螺紋鋼已經銷售完畢,也不可能好像之前的價格進貨,楊武和崔建平兩人自然知道張勇叫他們到花都是什么事情了!

        分錢!

        銷售完螺紋鋼之后,自然就是分錢了!

        ......

        晚上,花都區小肥羊餐廳!

        “干杯!”

        “干杯!”

        張勇,楊武,崔建平和方怡四人一起舉起杯子,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崔建平放下杯子:“你說你小子也太小氣了吧,賺了那么多的錢,還在這飯店請我吃這個!我們應該到四星級,好好地享受一番!”

        雖然崔建平并不知道張勇這一次賺了多少,但看起臉色也知道絕對不少,上百萬以上,恐怕跑不掉!

        “行了,崔建平,今天我們來,可是分錢來的?!睏钗潆p眸綻放著一陣陣精光,望著臉色紅潤的張勇:“大勇,你說是不是?”

        他們究竟能夠分到多少,楊武和崔建平兩人還真得充滿期待了!

        “這個當然,雖然投資項目的策劃是我出,發現這一個隱藏的商機,但錢是大家一起出的?,F在既然賺錢了,那自然是分錢了!”

        喝下了一杯后,臉色有點紅潤的張勇手腳麻利地從口袋里邊拿出了兩張早就準備好的支票,隨即遞到了崔建平和楊武兩人的面前!

        “二十五萬?”

        數了數支票上那些零,居然是二十五萬,崔建平臉色一變:“大勇,你這算是什么意思?那五萬塊,我只是借給你,你就還我五萬就是了?,F在還請我吃一頓,那就是利息了。你拿二十五萬給我,這算是什么意思,還當我崔建平是兄弟嗎?”

        “況且,螺紋鋼這一個商機,是你發現了。而且還承受了這么多的壓力,這些錢都是你應得的......”

        崔建平可沒有想過張勇會一下子給了他這樣一大筆錢,二十五萬可是他將近兩年的工資了,就這般轉手就二十五萬,他有點難以置信!

        望著滿臉激動的崔建平,張勇淡笑著說道:“建平,如若不是你和楊武兩人支持我的話,恐怕早我就對這一個項目失去了信心,根本就不會走到今天,從其中賺到了一筆我現在不敢想象的財富!這二十五萬,那是你們應得的,不關兄弟交情的事情!你們安心地收下!”

        “不......”

        隨后,崔建平固執地將支票推到了張勇的面前:“大勇,當年如若不是你幫我匯錢回老家幫我老爸治病的話,恐怕我老爸早就已經是病死了。這一個大恩,我崔建平一直都是銘記在心......”

        說著說著,崔建平眼眶之中似乎彌漫著一陣淚光,隨時都是要流下激動的眼淚。

        當年,張勇和崔建平就讀中山大學金融系大一第二個學期中旬,崔建平的老爸徒然患了急性爛尾炎,加上本身又是有糖尿病,需要一筆錢開刀,不然就有生命危險。

        當時,張勇二話沒說,就是用崔建平的名義,匯了兩萬塊過去,讓其治病,才保住崔建平父親的性命。

        兩萬塊,對于當初上大學都是需要貸款的崔建平來說,那可是天文數字,不知道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夠賺到。

        這一個恩情,崔建平一直都銘記在心里,如若不然的話,當初張勇落難,他也不會砸鍋賣鐵一般地幫助張勇了。

        就算張勇要崔建平的命,他也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兄弟,這就是兄弟情!

        “建平,當初我是有能力才會幫助你,最后你不也是還了那一個人情了嗎?還說這個干什么,我們是兄弟??!”

        “對,我們是兄弟!”

        應了一聲,一旁的楊武將遞到了張勇身前的支票推回到了崔建平面前:“建平,大勇都這樣說了,如若我們不手下的話,那就真得不當他是兄弟了。收下吧!”

        甚至是遠處握著酒杯平靜地看著張勇三人的方怡,也是插嘴道:“對,崔建平,這是張勇幫你們賺的錢,你們就心安理得的手下吧!”

        在眾人的勸說之下,崔建平方才是極其不情愿地手下了這一筆巨款。

        二十五萬,那可是現在他一年多的薪水了,如何不是一筆巨款呢?

        喝!

        今天他們可是要盡興而歸,一醉方休!

        一杯杯的啤酒下肚,飯菜的香味彌漫!

        酒過三巡,楊武帶著幾分迷離的眼睛,望著同樣有些酒醉的張勇:“大勇,現在你都賺了第一桶金了,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手里有著一大筆錢,楊武知道張勇絕對不可能就這樣平庸地過一輩子,一定會投身到生意大軍!

        漲紅的臉上似乎一陣憧憬彌漫而出,張勇站起來,舉杯堅定地說道:“重建張氏集團!”

        崔建平隨口接著問道:“那你有什么計劃沒有?”

        “暫時有一點計劃,不過要做一個調查之后,方才知道可行還是不可行!”

        雖然有雄心壯志,但張勇卻也沒有計劃,只有一個大致的方向,究竟該怎樣做,恐怕真如他所說,需要做一個詳細的調查才下決定了!

        謹慎!

        先謀而后動!

        不但金融系的專業知識如此說,縱使在商海打滾了十數年的張合安也是這樣教導張勇!

        微微地舉著手里的酒杯,望著眼前三個喝得酩酊大醉的青年,方怡臉上似乎也是帶著一抹迷離。

        這就是年輕人的生活,充滿沖勁的生活,不顧一切!

        方怡多想也投入到這樣的激情當中,可惜她已經老了,半老徐娘!

        今天是張勇三年來最得意的一天,喝起酒來和平常不一樣,完全沒有任何節制,只要是楊武和崔建平兩人遞過來,張勇就喝下去!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