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探險小說 >摸金傳人 > 第二十四章 羊脂微雕玉瓶兒
        第二十四章 羊脂微雕玉瓶兒
        作者:羅曉   |  字數:3537  |  更新時間:2014-07-07 11:04:59  |  分類:

        探險小說

        有幾個重要的客人到了,王長林趕緊給這幾位客人講解著他進回來的精品物件。

        “小朱,倒茶……”王長江趕緊吩咐著朱笑東。

        “老板,兩桶水都用完了,我打過電話,讓送水的趕緊送過來,不過他說還有一會兒……”朱笑東無奈的說著,因為沒有預料到會缺飲水了,主要也是太忙,沒注意這種小事。

        王長江皺了皺眉,當即掏了兩百塊錢出來遞給朱笑東:“小朱,趕緊去買幾箱礦泉水回來,不用飲水機燒水,來的客人就一人一瓶……”

        “好!”朱笑東接了錢就往外跑。

        “等一下……”王長江又叫住了朱笑東,指著他的脖子處問道:“你那個是什么?看起來像玉,做得還真像啊……”

        王長江是瞄到朱笑東脖子上戴的那件他花了一個星期雕刻出來的玉墜飾物,他本人并不是個鑒定高手,只是接觸得不少,所以也算是淺淺懂一些,當然,他絕不會認為朱笑東戴的會是什么值大價錢的珍品,因為這一類珍品通常都是與天文數目的金錢相等,一般人又怎么擁有得了?

        要真有那種價值的東西,他也不會來這古玩店當個學徒工吧?

        朱笑東忙得滿頭是汗,暈頭轉向的,哪有時間跟王長江扯淡?趕緊從脖子上把那玉墜扯下來遞給了他,一邊說一邊跑:“老板,你慢慢看吧,我去把水弄回來!”

        店里面,王長林今兒個是把他最好關系的幾個客戶邀請來了,為的就是想給王長江證明一下他的深厚的客戶關系,證明高薪請他來是物有所值的。

        這會兒,王長林也正介紹著他弄回來的幾件精品貨物。

        不過幾個客人似乎是久經“沙場”的老手,輕易不動容,王長林介紹了那幾件物品后,幾個人都是不置可否。

        王長林其實也是知道他這幾件物品算不得真正的“精品”,幾個客戶瞧不中,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人來了也算是給了他面子,湊了熱鬧。

        幾個客戶中其中一個年紀約六十來歲的老者四下張望了一下,本是去觀察貨柜中的物品,但一側眼就瞄到老板王長林手中那個墜件,眼中一亮,當即搶步過去。

        “王老板,可否把你手中的玉件給我看看?”

        王長江笑呵呵的把玉件遞了給他,笑道:“小東西,小東西,隨便看,隨便看……”

        那老者見王長江隨手就把東西遞給他,渾然不知它的貴重,如果跌落在地,那就毀了,所以神色一緊,趕緊小心的把墜件接過去。

        只是手感觸的那一下,老者面色就怔了怔,然后再拿到眼前細看了一下。

        這是個一寸半左右,不夠兩寸長的小玉瓶兒,紅繩系在頸口,玉色乳白,第一眼看去,玉瓶兒就是個乳白無花紋的小瓶兒,但再看第二眼,又覺得隱隱有些字畫從瓶面上透出來,不禁有些奇了!

        那老者沉吟了一下,跟著就從衣袋里掏出一把很精致的放大鏡,然后對著小瓶兒仔細的觀察起來。

        王長江見這個客人有興致,也樂得在旁邊看著,他還沒有意識到這件玉瓶兒的真正價值。

        王長林和另外幾個客人一見,當即也走過來,王長林確實是很有眼力功底的,起初瞄了一眼那玉瓶兒,看起來就像一截白脂油欲滴一般,心里不禁一動,心想這個小玉瓶兒如果是真的羊脂玉,倒是個不錯的東西。

        王長林起先也給王長江介紹過這幾個客人,尤其是那個正在看小玉瓶兒的老者,姓陸名林琛,在京城是個相當有名氣的收藏家,又有海外的親戚關系,而海外親戚據說也是從事古玩收藏的,關鍵是陸林琛本人還有非常強厚的經濟底子,本人經營著規模不小的工廠,身家過億。

        玩收藏,其實也可以說玩的是金錢,隨便一件兒就要十幾幾十萬,更高過百萬,數百萬,甚至過千萬,在收藏界,老手,好手們,擺一件幾千或者幾萬塊錢一件的玩件出來都是不好意思的。

        王長林把陸林琛邀請過來的目的就是想讓他能成交個一件兩件的物品,給他長面子顯耀一下他的關系人脈和能力。

        不過陸林琛確實沒有看中一件物品,直到看到老板王長江手中的玉墜件的時候。

        陸林琛看到王長林走過來,頓時有些慍色,說:“長林,介紹那么多,你卻硬是不給我介紹這一件,是怕我出不起價錢?”

        王長林臉色一顫,跟著馬上就堆起了笑臉道:“陸先生說哪里話了,我只要有好東西到時,最先第一個通知的就是您啊,瞧您這話說的……”

        陸林琛把手中的玉件一亮,淡淡道:“既然如此,那這一件,你為什么不跟我說?”

        王長林當即就搖頭說了:“這件不是我們店中的貨……”

        王長江也瞧出陸林琛的不高興,也趕緊解釋著:“是啊是啊,這不是店里的東西,是我們店里一個小伙計的玩件,不值錢!”

        “不值錢?”陸林琛詫了一下,隨即哼了一聲,沉聲道:“王老板真會說笑,也不知道王老板值錢的標準應該有多高了,也罷,只要你愿意,就把你這不值錢的東西一千萬賣給我,行不?”

        說“行不”這兩個字的時候,陸林琛明顯的露出笑謔的表情,他是認定了王長江就是故意這么輕描淡寫的說的,以便把價錢提得更高。

        不過心里也確實生了氣,明明就是王長江拿著的東西,但王長林到現在還狡辨說不是店里的貨,恐怕他是把自己要買這件東西,擔心他要自己給他少價吧?

        陸林琛的戲謔之言可是把王長江和王長林都嚇了一跳!

        “一千萬?”

        王長江差點連舌頭都縮不回去了!

        這個店面的總投資,他也只不過投進了四五百萬,價值千萬的物件,說實話,他現在連想都沒想過,古玩一行中,誰個不知贗品多如牛毛,真品如大海撈針,所謂撿漏,撿大漏的說法,只不過是一個傳說。

        這就像賭徒想中五百萬,灰姑娘想變成公主的想法一樣,不過是個美好的幻想,如水中月,鏡中花!

        王長江確實認為陸林琛說笑,但王長林就不那么認為了,因為他知道陸林琛的性格,也知道他的底子,倘若他說出這句話,那他就是一定肯給出這個價錢來,所以他吃驚了!

        陸林琛把手中的玉墜小心的遞向王長林,說:“長林,你來看看,你覺得這東西怎么樣?”

        王長林感覺到陸林琛的慎重,再說也是因為自己第一眼的印象,所以也很小心的接過玉墜小瓶兒,大拇指一般大小長短的玉瓶兒,一摸到手中,王長林就感覺到溫潤細膩!

        柜臺邊每個儲物柜格都安裝有日光燈,用來照亮柜臺方便讓客人仔細觀察,王長林把那小玉瓶兒對著日光燈照了一下,這個小玉瓶兒摸起來溫潤堅密,看起來又瑩透純凈,潔白無瑕,像凝脂一般,竟然是和田玉中寶石級的層次!

        先不說玉瓶兒的工藝方面的價值,只說這玉的級別層次,現在新疆的和田玉,以前是論公斤計算價格,而現在卻是論“克”來計算的,比黃金鉑金都還貴重得多,質量上乘的和田玉要五六千塊錢一克,而達到寶石級的羊脂玉更是一克超過兩萬的天價。

        王長林審試了一下,這個小瓶兒的重量大約是二十多克,光重量上至少就要值五六十萬,而小瓶兒的雕刻似乎還有更多的秘密。

        陸林琛想要王長林解釋的就是這小瓶兒的真正價值,當然,王長林以專業的解釋和介紹就更好。

        “長林,你看看里面……”陸林琛把他手里的放大鏡遞給了王長林,雖然對王長林不給他介紹這個東西有怨氣,但王長林也很驚訝,好像真不知道這個東西一樣,所以他也沒有再提這個事,想看看王長林鑒定過后再怎么說。

        王長林在放大鏡下看了一眼,怔了一下,再看第二眼,接著再仔細看了一陣,忍不住就倒抽了一口涼氣!

        好一陣,王長林才從震驚中醒悟過來,趕緊問王長江:“二哥,你這玉瓶兒從哪里弄來的?”

        一直就說沒有個好的鎮店之寶來撐場面,這暗地里卻藏了個令他都震驚不已的寶貝,這還說沒有個鎮店之寶?

        王長江也呆了呆,跟著就問:“怎么,長林,這真是個值錢的玩藝兒?”

        “還玩藝兒?”王長林沒好氣的道:“這個小玉瓶兒是頂級的和田羊脂玉,不說它的工藝方面,僅僅是‘玉’這一方面,它就是個‘寶’了,還有這……”

        說著,王長林把小玉瓶兒托在了王長江的眼前:“二哥,你再看看這小瓶兒,表面沒有刻什么東西吧?”

        王長江仔細看了看,然后搖搖頭:“沒有……”

        王長林當即把放大鏡遞給了他,又說:“二哥,你再用放大鏡照著好生看一下……”

        王長江接過放大鏡依言照著小瓶兒,第一眼就看到小玉瓶兒似乎有些異樣了,再仔細一看,只見玉瓶兒上似乎有些字,因為字很小,有些模糊,一時沒看清楚到底是什么。

        王長江索性自己拿過小玉瓶兒,然后拿著放大鏡照著慢慢試到最佳的位置,這才看清楚了,瓶兒上果然有字,而且還有畫,不過字畫都不是在瓶兒表面,而是在瓶兒里面!

        小瓶兒有個頸,頸口已經很細了,而瓶子內里的字畫顯然是通過這個極小的細口而畫的,這種工藝技術涉及到了兩個方面。

        一是“微雕”,二是“內畫”,無論是微雕,還是內畫,這都要極高極高的技藝。

        王長江不是專業鑒定大師,所以他還不是很明白這個小瓶兒所帶來的震憾,只是在放大鏡下仔細的辨認瓶兒內里的字,一邊辨認,一邊念了出來。

        “鵲橋仙,秦觀,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除了刻字的一面,其它幾面卻是一幅銀河九天,織女牛郎難相會的畫,字好,畫好!

        王長江對鑒定不是很懂,但對字畫的好壞優劣,他卻是看得出來,字,飄逸如天馬行空,畫意筆法如行云流水,且略帶古樸的味道。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