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魔獸戰神 > 第二章 兄弟對決
        第二章 兄弟對決
        作者:龍人   |  字數:3929  |  更新時間:2015-03-25 16:51:07  |  分類:

        玄幻小說

        在戰無命進入雪花谷的一剎那,晴川竟向天雷宮外掠去,瞬間不見了蹤影,眾人還沒回過神來,一道暗影陡然破開虛空,片刻后,戰無命再次出現在雪谷花外,剛剛向外掠去的晴川已在他手中,神情倔強而絕望。

        戰無命面無表情,無比落寞地走入雪花谷,心里只有無盡的悲涼。

        林惜弱床前,幾名婢女神情凄楚,晴川被扔在林惜弱床前,戰無命抬手自指尖逼出一滴黑褐色的液體,落入寒玉地面,瞬間腐蝕出半尺深的小洞。

        “看來配出尸神毒的人是你,我也奇怪,老二雖然天資無雙,但卻不擅毒物,如何能將尸神毒提煉出來并給惜弱下毒,而且老二平日極少接近雪花谷。只是我不明白,這究竟是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樣做?大哥平日里有何處對不住你們嗎?”戰無命痛心地望著地上的晴川,他實在想不出晴川背叛他的理由。若說季未然是因為《太虛神經》,那么晴川呢?尸神毒明顯是季未然自神之墓地中帶出來的。

        晴川略顯羞愧,咬咬牙道:“因為二哥需要《太虛神經》,我愛二哥……要怪只能怪大哥太自私,《太虛神經》是你與二哥一起得到的,卻連看都不給二哥看……”

        “你們不配叫我大哥!”戰無命深吸了口氣,他沒想到,一本《太虛神經》竟讓自己視為親弟、親妹的兩個人背叛了自己。

        “解藥在哪里?”

        “我手中沒有解藥,解藥只有二哥有?!鼻绱☉崙嵉氐?。

        “老二在哪里?”戰無命剛才擒住晴川時便已用神識探查了晴川的乾坤戒,知道她并未說謊。他去過神之墓地,對尸神毒有一定的認知,否則也不會覺察出晴川對他下毒。

        雖然他的修為被壓制,還大傷元氣地使用了神魂分離之術,但他自信,當世能勝他的人不多,不過尸神毒是一種極為霸道的毒,超出了這個世界的力量,此毒已經擁有靈性,自己雖然逼出了大部分,又將剩余的毒素壓制住了,一時卻難以清除。

        “他在迷霧森林,你如果想救林惜弱,就帶著《太虛神經》去迷霧森林找他?!?/p>

        “念在我們兄妹一場,我留你一命……”戰無命心中充滿了苦澀和憤怒,當他在天傾峰無奈之下把親人化為灰燼時,他恨,可當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視如手足之人做的,他卻只有悲憤。

        “迷霧森林?!睉馃o命一揮手,晴川發出一聲慘叫,身體如同風干了的橘子皮般迅速老去。戰無命廢掉了她一身的修為,她再也無法保持自己的容顏,在慘叫聲中變成老態龍鐘的老嫗。

        戰無命抬手卷起床上的林惜弱消失在雪花谷……

        迷霧森林距天雷宮數萬里之遙,是這片大陸的絕地之一。迷霧森林方圓數萬里之廣,不過戰無命知道季未然在哪里,這是屬于他、季未然和晴川三個人的秘密。

        戰無命并沒有直接去迷霧森林,他知道自己不一定能活著走出迷霧森林,就算能活著走出來,十日后第九重雷劫他也無法安然渡過,所以,在趕往迷霧森林的路上,戰無命在天成大陸掀起了一場殘酷血腥的殺戮。七天時間,共計一百三十多個門派化為廢墟,近兩萬人死于戰無命的屠刀之下……天下無人能敵。戰無命的兇威在這一刻讓許多人后悔了,后悔不該受人鼓動攻打天雷宮。

        當然,各大宗門也沒讓戰無命好受,傷上加傷,戰無命足足用了七天才趕到迷霧森林。整個大陸的人都知道,戰無命瘋了!一個瘋子不可怕,一個舉世無敵的瘋子才可怕!

        “無命,不要再為我浪費元氣了……”林惜弱時醒時睡,但她很清楚,這幾天戰無命一直以元氣壓制她體內的毒性,否則她早已香消玉殞。這么做極度耗費元氣,只會讓戰無命更加虛弱。行至迷霧森林,戰無命已是強弩之末。

        季未然出現了。

        季未然一直未間斷對戰無命的監控,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這些年來,身為天雷宮二號人物,他從來沒有心甘情愿地被戰無命壓自己一頭。

        因此,這些年他一直在暗中培養自己的勢力。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戰無命的可怕,所以在天雷宮事發之后,他并不在現場指揮,而是來到迷霧森林,讓深愛自己的晴川去冒險。對于他來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人是不可以出賣的,無論是兄弟還是愛人,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的力量,自己掌控命運。他一直認為,戰無命和他是同一類人,只不過戰無命比他的資質更優秀,但他卻比戰無命更狠……只有最狠的人才能活到最后。

        “大哥,你來得有些遲?!奔疚慈浑x戰無命遠遠的,即使是強弩之末的戰無命,他也不敢放松警惕,從天雷宮到迷霧森林幾萬里之遙,林惜弱肯定不會死,戰無命會一直用元氣壓制她的毒素,這樣一來,無時無刻不在消耗戰無命的元氣?,F在比他想要的結果更好,戰無命居然用七天殺遍天下,讓自己傷上加傷。

        “這不正是你想要的結果嗎?”戰無命冷冷地看著季未然。

        “多說無益,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哥了。相信為了嫂子的命,你一定會將《太虛神經》帶來的?!奔疚慈幻鏌o愧色,淡然道。

        “尸神毒的解藥在哪里?”戰無命自乾坤戒中掏出一塊華美的玉片,一股神性的華光流溢其上,仿佛要破空飛走一般。

        季未然眼中閃過一絲貪婪之色,這就是他夢寐以求的神級寶訣,遠遠高出這個世界所有修煉秘訣的等級,只有神之墓地才有流傳。他掏出一個玉瓶道:“我相信你不會拿嫂子的生命開玩笑?!闭f著將藥瓶扔了過去。

        戰無命也將玉片拋了過去。

        “哈哈哈……”玉片一到手,季未然放聲大笑,但很快,笑聲便戛然而止,因為玉片上什么也沒有。

        “神之骨?!奔疚慈淮笈?,戰無命扔給他的并不是《太虛神經》,而是神之墓地中一塊未腐朽的神骨打磨的骨片,雖然此物也是極為稀少的寶物,但是對他來說卻毫無用處,更別說和《太虛神經》相比了。

        “不錯,我晚來七天,不只是為了屠盡天下,也是為了給你準備這件東西?!睉馃o命低喝一聲“爆”,一股電芒自骨片泛出,季未然手中的神之骨片突然爆炸,化成粉末,一股恐怖的能量自骨中擴散出去,首當其沖的便是季未然。

        神骨之中的能量高于這個世界的一切能量,雖然只有小小一片神骨,但其神能爆發卻讓四周的虛空出現道道裂縫,整個空間仿佛被無數道細小的絲線切割開來。季未然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破碎的空間分割成無數塊,一部分直接沒入空間裂縫,消失無蹤。

        “啪啪……”

        “精彩,真是精彩……居然把本命元神存于神骨之中,連元神一起引爆,戰兄果然夠狠?!币魂囌坡曈迫豁懫?,戰無命的眼神變得更加冷厲,一開始他便知道,季未然不可能有如此影響力。不過當他見到來人之后,臉色變得更加蒼白,這是一個他死也想不到的人!

        “莫天機!”戰無命咳出一口鮮血,神之骨必須以元神溫養,方可植入元神,他很清楚季未然的能力,此時的自己根本不是季未然的對手,最好的殺死對方的方法就是神之骨。只是他沒想到,殺死季未然后,又出現了另一個對手,更沒想到,來人竟然是莫天機。

        天下間若說戰無命還有一個朋友,那這個朋友一定是莫天機,但是現在,莫天機來此絕對不是為了助他。

        “為什么?你也是為了《太虛神經》而來?這一切都是你在幕后操控?”戰無命心中只有悲哀,兄弟背叛,朋友背叛,這究竟是天意還是人禍?

        “不錯,這一切都是我操控的,天下間除了我之外,還有誰能看破天機,知曉你渡劫的過程。又有誰能將你的心思算無遺漏,更重要的,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你身邊人的野心和能力……不過,我需要的并不是什么《太虛神經》,那個對于我來說可有可無?!蹦鞕C依然風度翩翩,羽扇輕搖間似乎天機盡握于股掌之間。

        “那你究竟是為了什么?”戰無命有些意外,莫天機如此處心積慮卻不是為了《太虛神經》。

        “當年我曾說過,你是七絕天煞之命,你一生追求掌命于己,為修得命運圓滿而另辟蹊徑奪天命補己身。而我一生算盡天機,雖修習蒙蔽天機之法,卻依然補不足,唯一圓滿之法便是采七絕天煞之命者的絕望和怨念獻祭給天道。這七日,噬命刃吞噬了無數命魂,補充了你的命源,但也凝聚了無窮的怨念,現在的你,正好能讓我命數圓滿?!?/p>

        “哈哈哈……”戰無命放聲大笑,他笑自己這一生,雖然成為這片大陸的巔峰人物,一代霸主,可是唯有心愛之人不離不棄,其他無論是朋友還是兄弟,居然都在算計自己,這一生就算是戰勝天命又能如何,依然是失敗的一生。

        戰無命溫柔地望了一眼懷中的林惜弱,充滿愛憐地問道:“惜弱,愿意陪我一起死嗎?”

        林惜弱蒼白的臉上泛起一絲難得的紅潤,笑了,“和你一起,死而無憾!”

        “好,這才是我戰無命的女人?!闭f話間,他手中裝有尸神毒解藥的玉瓶瞬間崩碎,化成粉末。

        戰無命的目光冷冷地掃過莫天機,泛著無盡的殺機地,道:“莫天機,你算盡天機,卻不知天意難測。我雖未全部掌命,卻也窺得命運軌跡,既然如此,就讓我們一起毀滅吧!”說完,戰無命的氣息陡然飆升,密林中的冰雪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狂飆而起,以戰無命為中心,一股巨大的壓力讓空氣爆發出沉悶的撕裂聲。

        “九層雷劫,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的狂暴!”戰無命一聲暴吼,身體周圍頓時泛起無盡雷光。破碎虛空的第九劫滅世天雷終于找到了發泄的出口,自天空狂瀉而下,填滿每一寸虛空,莫天機也被籠罩在雷劫之下。

        在此同時,戰無命引爆了身體內的本命雷力,讓壓抑了七日的劫雷更加狂暴,整個虛空似乎都被雷火擊穿,形成無數雷域空間。在雷域之中,所有生命都在剎那間化為飛灰……

        戰無命在雷聲中狂笑不止,這是他的雷劫,這是他的命劫,在身體化為虛無的一剎那,體內的《太虛神經》猛然碎裂,腦海中似乎有一道囚牢被沖破,碎片般的記憶流光般閃過。

        一世世的掙扎,一世世的輪回……生生世世只為擺脫天道束縛,掌控自己的命運,但總在最后一步被天道毀滅,這是他永生永世的命運!

        “不!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已歷經九十九世紅塵之痛,墜落地獄九十八回,感受塵世輪回之苦,可我依然要搏!”戰無命驀然醒悟,用無限溫柔的目光望著懷中女人那失去生機卻完美無瑕的臉龐,喃喃地道:“惜弱,就算你死,我也要將你融入我的靈魂,即便是天道,也無法將我們剝離?!?/p>

        戰無命臉上泛起一絲果決而堅定的神情,仰望蒼天:“賊老天,你要我輪回,我偏不輪回,我要以魂返虛,賭一次時空逆轉重活此生的機會?;蛩阑蛏?,只此一博!”

        “掌我運程,燃我神魂……不入輪回……與天搏命!”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