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魔獸戰神 > 第七章 欺人太甚
        第七章 欺人太甚
        作者:龍人   |  字數:3148  |  更新時間:2015-03-09 14:43:04  |  分類:

        玄幻小說

        戰無命自衣架上摘下衣衫穿上,一絲笑意泛上臉龐,長長地吁了口氣,自語道:“生命是如此美好,怎可荒廢?!闭f話間,一股白色戰氣凝成一只大手輕輕拉開密室之門。

        若是戰家有人見到必定大吃一驚,戰氣有形有質,竟已是戰宗級高手,而且還是四星戰宗,在牧野之城年輕一代中絕對是頂尖人物。

        走出密室,一股強光讓戰無命的眼睛略有些不適。

        這次閉關的時間太久了,若不是大伯戰青龍抗著,家里只怕早就鬧翻天了,看來應該先去給大伯報個信。

        想著,戰無命便向戰青龍的小樓走去。在藥閣,唯有戰青龍有單獨的小樓,畢竟戰青龍是戰家唯一的四品丹師,即將突破五品,可算是戰家的寶貝。

        戰家宗堂,家族重地,每有重大事件或者重要節日聚會,才會聚于此地,當然,偶有極重要的客人來,也會在宗堂隆重接待。今天戰家宗堂聚集了戰家老一輩和家主輩的重要人物,是因為鄭家來人了。

        鄭家與戰家可算是姻親,乃是家主戰青鵬四夫人鄭睿娘的娘家。

        當然,若只是姻親關系,并不足以讓戰家在宗堂接待,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鄭家乃是大炎王朝頂級的門閥大族。

        曾經的戰家在鄭家眼里不過是個不入流的小家族,但很意外的,他們竟將睿夫人下嫁給了戰青鵬,成為戰青鵬最小的妾室。

        連戰家都無法理解,高門大閥鄭家怎么可能讓自己的女兒成為一個不入流的小家族的小妾?

        不理解的事情戰家很少花腦子去想,無論鄭家是以什么樣的心態嫁女,戰家依然無比隆重地對待睿夫人,能得高門大閥鄭家下嫁女兒做小妾,這是多大的面子,多大的尊榮,因此,戰家上下,無人敢對睿夫人不敬,即使只是一個小妾,也比戰青鵬的大婦和平妻尊崇。

        難得的是,睿夫人雖出身高門大閥,卻并不以下嫁為恥,這些年一心為戰家操持家業,與眾夫人和睦相處,贏得了戰家上下的口碑。雖然生了一個神神叨叨的小少爺,但近年來,這位小少爺卻成了戰家飛速發展的最大功臣。所以鄭家來人,戰家以最高的規格,最周到的禮節對待,只為當年鄭家下嫁的恩情。

        睿夫人嫁入戰家二十余年,鄭家從未來過人,似乎忘了有這么一個女兒在牧野之城,而睿夫人也很少回娘家,回娘家也是匆匆來去。戰家人隱隱覺得睿夫人與娘家并不親近,戰青鵬也為夫人不平,這些年,他是真心疼愛睿夫人,因為這是一個值得敬愛的女人。

        鄭家來人,是睿夫人的三哥鄭郁夫與睿夫人的侄子鄭世榮。戰青鵬很多年前見過鄭郁夫一次,這么多年,這位三舅爺沒有什么變化,一臉病色,目光陰鷙,一副天下人負我的表情,時常不自覺地撫一撫兩縷青髯,像是很有風度的樣子,但在別人眼里卻十分做作。大家很難將鄭郁夫和睿夫人聯想到一起。

        鄭世榮更是一臉傲慢,即使是面對睿夫人這個姑姑,也像是面對鄉下農婦似的,橫眉冷目,一臉不屑。這一點讓戰青鵬十分不悅,鄭郁夫如此,但對方是兄長,你作為一個侄子如此,便是缺少家教了。

        “小妹,你必須跟我回去,來時大哥已說過,若小妹執意不回去,把東西交給我帶回去也可,這樣咱們的兄妹情分還在?!编嵱舴蚋静辉谝鈶鸺胰说哪樕?,似乎這個宗堂中沒什么人能入他的眼。

        戰家人的臉色非常難看,俗話說,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再怎么說睿夫人也是戰家的兒媳,無論什么事情也得說個理,鄭郁夫這哪里是和妹妹說話,完全是以勢壓人。鄭家的親情就如此淡薄嗎?還是睿夫人根本就不是鄭家親生的?

        “我是不會回去的,三哥說的話我根本就不明白。睿娘嫁入戰家以來,未從娘家拿過一針一線,難道鄭家要睿娘自戰家拿東西貼補娘家嗎?鄭家什么時候淪落到需要人貼補的地步了?”睿夫人冷冷回應。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二娘去世時,東西若不是交給你,又會交給誰?”鄭郁夫冷哼,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鄭世榮的眼里閃過一絲嘲諷。

        “我倒想問問,我娘是怎么去世的?五年前究竟是誰在魔獸森林對我兒痛下殺手?”睿夫人拍案而起。戰家眾人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戰青鵬臉色鐵青,五年前在魔獸森林有人對戰無命下手,硬是把人逼下百丈瀑布,雖僥幸未死,卻讓戰家上下憤怒不已,經多年追查,一直沒查出任何線索,沒想到今日睿夫人竟說出這樣的話,顯然,睿夫人早就懷疑鄭家了。

        這讓戰家無法理解,鄭家為何要殺自己的外孫??吹筋7蛉藛柍瞿蔷湓捄筻嵱舴蚰樕甲兞?,戰家人就知道睿夫人猜對的。

        “三哥,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戰青鵬知道此時該自己說話了,他是鄭家的女婿,是戰無命的父親,睿夫人與鄭家矛盾不小,作為丈夫,任何時候都應該與妻子站在一起,哪怕是面對高門大閥。

        “這些事與戰家無關,這是我鄭家的家事?!编嵱舴蚪z毫不給戰青鵬面子,冷冷地回應。

        “若真是如此,那三哥請回吧!這里是戰家,睿娘是戰家的媳婦,也就是戰家的人,鄭家的家事我可以不管,但是睿娘的事戰家必須要管?!睉鹎帙i憤然而起,若是幾年前,戰家或許要仰鄭家鼻息,但這五年來戰家飛速發展,隱隱有成為大炎王朝一流家族的趨勢,戰青鵬身為戰家家主,有自己的傲氣。鄭家人又如何,若是連自己的妻子都無法保護,連男人都不配做,又如何做戰家家主。

        “鄭世侄,有話好好說,戰鄭兩家姻親,應該多多往來互助,何必如此,有何事不可講。老朽自不量力一回,鄭世侄將事情講清楚,若真是睿娘不對,老朽自當讓睿娘賠罪,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我想五年前命兒遇險之事定是一個誤會,鄭世侄大可開門見山地講出來?!编嵦煨写蚱鹆藞A場。

        鄭郁夫臉色一僵,他從來沒把戰家放在眼里,不過是個鄉下的暴發戶而已,沒想到戰青鵬今天的語氣如此強硬,根本就不想與他多談。

        戰家以最高禮節相待,卻熱臉貼了冷屁股。再怎么說,戰家也是牧野城中的百年家族,而今更是大炎王朝中舉足輕重的新貴,你鄭家就算不念姻親關系,也沒資格在戰家的宗堂作威作福。

        鄭郁夫陰著臉,并沒有回應戰天行的話,也沒看戰青鵬,而是冷冷地盯著鄭睿娘,冷漠地問道:“小妹真的不肯跟我回朝都?”

        “不可能!”鄭睿娘十分干脆地回應。

        “小妹也不將東西交出來?”鄭郁夫再問。

        “不知道三哥說的是什么?!编嶎D锘卮鸬酶纱?。

        鄭睿娘的話音剛落,鄭郁夫身后陡然傳來一股濃郁的寒意,宗堂里的空氣仿佛凝成了霜一般。

        “戰王!”戰青鵬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沒想到居然有人敢在戰家的宗堂示威,還是妻子的娘家人,他目光冷冽地盯著鄭郁夫身后那兩名釋放威壓,緊逼鄭睿娘的老者,涌動出一股殺機,他確實怒了,即使對方是兩位戰王。

        “欺人太甚!”戰青龍和戰天行拍案而起,宗堂頓時生出一絲暖意,戰青龍身上剎那間燃起一層紫色的火焰,將宗堂的寒意驅得一干二凈。戰天行頭頂也沖起一股青氣,有如怒龍般撞向鄭郁夫。

        “轟……”虛空中一陣爆響,鄭郁夫臉色一白,他身后的兩名老者悶哼一聲,倒退數步,撞碎了身后的屏風。

        “區區二星戰王也敢在我戰家耀武揚威,若非看在鄭老爺子的面子上,今日就讓你等魂滅于此。我們戰家不歡迎你們,請你們滾出戰家!”

        戰天行須發無風自動,今日戰家以如此禮儀迎接鄭家之人,人家不僅不領情,還敢在宗堂出手對付戰家兒媳,怎么能不叫戰天行勃然大怒。不過他也知道,鄭家今日來的人并不能代表鄭家的實力,戰家近幾年雖然發展迅速,但是與鄭家相比還有不少差距,高手沒那么容易培養。

        鄭家作為千年傳承下來的門閥大族,家族戰技和底蘊不是戰家所能比的,傳說鄭家有地級高等戰技,而戰家這些年找來的最好戰技也就是地級低等,這就是兩者之間的差距。

        “炎叔,我們走?!编嵱舴蚰樕F青,他本以為自己帶來的兩名戰王高手足以橫掃戰家,卻沒想到戰家老家伙中居然有七星戰王高手,這樣的人物即使是在鄭家,也是頂尖的力量,再留下來就是自取其辱。驕傲是建立在實力上的。鄭郁夫很自傲,因為他四十歲便已突破了戰王,雖然現在還是一星戰王,可是在大炎王朝也算是頂尖的資質了,是家族的驕傲??墒钱斔吹綉鹎帻埖淖仙せ?,和散發出來的氣息,居然也是一星戰王,而且還是五品丹師,資質比他更優秀,他那點兒驕傲頃刻間被粉碎,無顏留在戰家,只得回去另想辦法。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