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魔獸戰神 > 第十四章 打到你臣服
        第十四章 打到你臣服
        作者:龍人   |  字數:3517  |  更新時間:2015-03-09 14:49:03  |  分類:

        玄幻小說

        “顏老,救我!”鄭郁夫陡然滾向水潭,他知道戰無命不會給他任何機會,但是他不想死,因此,在發現無法調動體內的戰氣時,便捏碎了神識珠,只要顏老在方圓百里之內,都能感應到他的位置,是以,他一直拖著戰無命,只是沒想到戰無命如此警覺,竟然先一步覺察到顏老來了,提前下手。

        “哧……”鄭郁夫想滾出戰無命的攻擊范圍,奈何戰氣全失,如何快得過戰無命手中的刀鋒。他身子一動,戰無命的刀已劃過他的身體。鄭郁夫沒死,但卻比死還要難受,因為戰無命這一刀準確地劃過了他的氣海,戰氣猶如開閘放水一般涌了出去,這次是真的失去戰氣了。一個驕傲的戰王突然變成了一無是處的廢人。戰無命扭頭看著飛掠而來的顏老,好整以暇地將小刀上的血在鄭郁夫的衣服上擦了擦,繼續剔指甲,絲毫不在意鄭郁夫的慘嚎。

        顏老目眥欲裂,在他的眼皮底下,鄭家三爺變成了廢人,對方還是個四星戰宗,他好整以暇地擦著刀上的血,連正眼都沒看自己一眼,怎么能叫他不怒。

        “無知小子,你可知道你將付出什么代價嗎?”顏老心中殺意如潮,這次出來,三爺廢了,四少死了,其他人都死了,只有他活著,對于鄭家來說意味著什么,自己怎么有臉活著回去!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少年一手造成的。

        戰無命笑了,不屑地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他捏碎了神識珠嗎?我之所以不那么快殺了他,只是不想再費時間去找你。這大天黑的,魔獸森林里不安全,所以我讓他喚你來,你還真沒讓我失望?!?/p>

        顏老的臉色變了,這年輕人的神情太淡定了,淡定得讓他覺得自己像是肉案上待宰的小雞。他不知道眼前少年的自信從何而來,這讓他覺得少年更加深不可測。顏老突然意識到自己太冒失了,自己不應該急匆匆趕來,鄭郁夫與他一樣是戰王修為,鄭郁夫身上還有護身靈甲,比他底蘊深厚,依然被廢,他來又有何用?

        “不對……”顏老突然意識到,自己竟然在一個螻蟻般的戰宗面前失去了信心。自那少年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就像是君臨天下的霸主,這是一種錯覺,但卻很真實,他若是說給別人聽,肯定會被人笑話,一個戰王,卻被一個四星戰宗的氣勢所懾……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你一個小小的四星戰宗,竟然口出狂言,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戰宗與戰王之間的差距……”說話間,一股厚重的氣息自顏老身上散發出來,水潭邊的空間凝滯起來,虛空仿佛變成了沼澤,戰無命覺得連呼吸都不那么暢快了。

        “呵,不錯,領悟了厚土戰氣的初步運用之法,可算是戰王之中的佼佼者了。只可惜,倒霉的戰王不如雞,你此時已是強弩之末,外強中干,狀態連剛才的鄭郁夫都不如,又能奈我何?說真的,你真不該來此地?!睉馃o命身子一震,如游魚般擺脫顏老的氣機鎖定,完全不受戰王氣場的影響。

        “轟……”戰無命選擇用拳頭說話。

        顏老沒料到戰無命如此勇悍,根本不受自己戰王氣勢的影響,戰無命肉身擊出的力量出乎他的意料,其猛烈程度不亞于一頭三階獨角巨犀的沖撞。

        “哇……”顏老猛地吐出一口黑血,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愚蠢,在魔猿谷外他已身受重傷,這一路奔行了數百里,連續遭遇了數十波魔獸的襲擊,他確實已是強弩之末了。收到鄭郁夫的求救,慣性使他覺得應該來救主子,所以當他瘋狂奔過來時,體力早已透支。戰無命卻是養精蓄銳,以逸待勞。雖然境界相差很大,但正如少年所說,倒霉的戰王不如雞,此刻他根本沒能力強行出手。

        “你有兩個選擇,一是臣服于我,二是死!”戰無命沒有繼續攻擊,剛才那一擊已經讓對方認識到自己不是螻蟻,而是可以決定他命運的人。

        顏老的臉色由白轉青,由青轉紅,他竟然猶豫了,生或是死,他從未想過,竟然會有一個境界遠低于自己的人讓他做這樣的選擇,更可悲的是,他居然猶豫了,居然不敢拒絕……

        “給我殺了他,顏義,給我殺了他……”鄭郁夫的慘嚎聲無比凄厲,他也沒想到,顏老以戰王的修為竟然沒占到絲毫便宜,反而被戰無命一擊受傷。此時,他心中的恨已經讓他失去了理智,唯一想做的就是殺了戰無命,可惜他做不到。

        “你究竟是什么人?”顏義沒有理會鄭郁夫的嚎叫,此刻他已經冷靜下來,對當下的形勢十分清楚,眼前這個年輕人比他想象的更加可怕。

        “給我一個回答你的理由,我可不想跟死人浪費口舌?!睉馃o命冷漠地笑了笑。

        “我想知道,我將向何人臣服。這個理由夠嗎?”顏老的氣勢如瀉了氣的皮球,整個人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你這個叛徒,你這個膽小鬼,鄭家不會放過你們的……”鄭郁夫面如死灰,顏義竟然臨陣臣服,他絕望了,于是破口大罵。

        “哈哈……”戰無命大笑起來,半晌才凝視著顏老的表情,欣然道:“這個理由很充分,我也很喜歡。我乃牧野戰家四公子戰無命,在你眼里或許還是鄭家家主的小外甥?!?/p>

        顏老臉上閃過一絲訝異之色,過了半晌又沉默了,他只有兩個選擇,生或者死。他不想死,那么不管對方是什么身份,他只能臣服。剛才戰無命那一拳讓他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要殺他,輕而易舉。

        剛才戰無命那一拳根本沒動用戰氣,全憑肉身的力量,卻將他最后的堅持擊得粉碎,正因為戰無命全憑肉身的力量,才完全不受戰王氣機的鎖定。他從沒見過如此強大的肉身力量,但卻相信這樣一個足智多謀潛力無限的少年。

        “放開你的心神?!睉馃o命冷冷地道。

        顏老臉色再變,但卻沒有反抗,依言放開心神,他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意識竄入腦海,在自己的心神上打下一個深深的烙印,顏老不由得失聲道:“這是傳說中的役神大法?!?/p>

        “不錯,還算你有幾分見識,從此之后,只要你效忠于我,必定會比在鄭家更有前途,但若是三心二意,你很清楚役神大法的厲害?!睉馃o命冷冷道。

        顏老臉色蒼白,但也知道任何多余的念想都已毫無意義,于是低頭道:“顏義明白,以后全聽公子吩咐,絕不敢有二心?!?/p>

        “那么,便親手殺了他吧!“戰無命一指兀自叫罵不休的鄭郁夫。

        顏義臉色微變,卻絲毫沒有猶豫,手掌在虛空中重重一按,慘嚎叫罵的鄭郁夫頓時化為一團血霧。

        戰無命眼中閃過一絲滿意之色,頓時輕松了很多。鄭家,一直是壓在他心頭的一根刺,今日終于開始拔刺了,前世,鄭家的滅族之恨一直是戰無命無法解開的心結,鄭郁夫的死,只是戰無命復仇的開始……他沒有注意到,灰暗的天地間,一股淡淡的死氣自鄭郁夫的血霧中飄出,氣息中的點點光彩,在戰無命呼吸間沒入其身體之中。

        “很好!”戰無命淺淺一笑,自懷中掏出一顆碧綠的藥丸道,“先把這個服下,盡快恢復戰力,我們還有事情需要去做?!?/p>

        “是!”顏老毫不猶豫,接過藥丸,吞了下去,頓時覺得一股暖流流向全身,身上疲憊盡去,體內的暗傷快速好轉,感受到強大的藥力,顏老心中十分驚訝,立刻盤膝運功,以期盡快恢復戰氣。

        魔獸森林的夜晚對于人類來說極度危險,戰無命也不敢有絲毫大意,他在河谷四周撒了不少高階魔獸的糞便,一夜倒也平安,偶有幾只等階略高的魔獸經過,卻未發現戰無命等人。經過一夜的修整,戰無命狀態良好,顏義也恢復了五六成修為,雖然無法對抗四階魔獸,但是三階魔獸卻不懼了。

        “現在,我們該去尋找可愛的千里尋煙獸了,那東西可是個寶貝,不能放任它在魔獸森林里亂跑?!碧靹偭?,戰無命便起身興奮地道。

        “抓千里尋煙獸?”顏義一愣,想到昨日在魔猿谷外被群猿殺得落花流水,誰還有心思去管那千里尋煙獸。千里尋煙獸本身極具靈性,一見猿群兇猛,自己先跑了。想到戰無命在辣椒粉中放了烈焰花粉,想必想找千里尋煙獸并不困難。

        戰無命引著顏義在魔獸森林中快速穿梭,此時,顏義才知道為何前兩日追戰無命追得如此辛苦,戰無命卻絲毫不受魔獸森林中魔獸的影響。他從未想過,魔獸的糞便居然有如此奇效,當然,戰無命已經解決了顏義身上的烈焰花粉。

        戰無命悄然來到一個山谷外,好整以暇地找了一個隱蔽的位置,坐了下來。

        顏義不解,戰無命一路奔行,沒有任何動作,好像早就知道目標所在地一樣,不由得問道:“你是如何知道千里尋煙獸在這里的?”

        戰無命笑了:“昨天在找到你們之前我就知道千里尋煙獸的位置了,只是沒打擾它而已,一只受驚的千里尋煙獸,很容易成為其他魔獸的食物,只要它認為一個地方安全,那么在沒有找到下一個藏身地之前,它是不會挪窩的?!?/p>

        “那我們還等什么?一只二階小獸而已?!鳖伭x更加不解了,既然昨天就知道位置,千里尋煙獸的階位很低,速度也不是特別快,以戰無命的能力,完全可以一舉成擒,卻偏偏要等上一夜,還這般隆重地帶著他一起趕來。

        戰無命白了顏義一眼:“急什么急?若只為了一只二階千里尋煙獸,要你干什么,我昨天不會抓啊?!?/p>

        顏義一頭霧水,卻沒敢再問,只好耐著性子陪在戰無命身邊,安靜等待。同時加緊恢復戰氣。戰無命一臉輕松,一點兒也不著急,閉目養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中午,一聲低低的尖嘯打破了山谷的寧靜。

        戰無命睜開眼,自語道:“速度真慢?!?/p>

        顏義臉色一變,神識外探,發現一個狼狽的身形自谷口謹慎地進入山谷,赫然是季向南。他終于明白戰無命的目的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