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魔獸戰神 > 第十九章 閃電雕
        第十九章 閃電雕
        作者:龍人   |  字數:3419  |  更新時間:2015-03-12 08:50:49  |  分類:

        玄幻小說

        戰無命笑了。

        戰無命的心情從未像此刻這般暢快,他知道自己在命修的路上向前跨越了一大步,雖然離掌命仍遠,但即已修至知命,便知如何向天地奪命,以后修煉再無坎坷。

        當戰無命運功吸收完巨鼎之中的藥力和元力走出密室之時,已是閉關的第十日,戰地命一陣后怕,自己竟然在巨鼎中昏迷了七天之久,若不是自己不怕浪費,用掉了五片天凰圣蓮的花瓣,只怕涅槃之力無法讓自己完全恢復,稍有差池,就真的變成廢人了,想想都覺得后怕。

        戰無命還有許多事情要去做,在他的命元中融入火元素的一剎那,他腦海深處的前世記憶似乎被這股精純的力量沖開了一道裂隙,許多前世的記憶變得清晰起來。之前,戰無命的記憶因為雙魂的存在,冥冥之中被某種力量封印了,那些刻骨銘心的東西無法忘懷,許多重要的東西卻極為模糊?,F在他終于知道,這種封印之力必須以天地元素之力為鑰匙,方可一層一層地剝開塵封的往事。當記憶蘇醒之時,他才知道自己應該去做些什么,不然,命運依然會將他帶向那條不歸路。

        十日之內,牧野之城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戰家在數日前召開了一次牧野之城四大家族的聚會。

        眾家相聚時,戰家提出愿意與幾大家族共享丹藥的利潤,并且將丹藥的部分買賣權交給三大家族,不過,只允許他們在牧野城外進行售賣。戰家以成本價提供丹藥,賣出的利潤五五分成。

        戰家如此大方,三大家族的態度頓時大變。正如戰無命所說,沒有永恒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雖然戰家給出的丹藥是不是成本價還很難界定,但確實是十分低的價格,與幾大家族的丹師仿制丹藥所需的材料費用十分相近,所以說,這個價格無限接近成本價是肯定的。至于與戰家五五分成,也算是代賣,等于白賺。戰家的丹藥藥效非常神奇,而且是面對普通的低階修煉者,其市場之廣幾大家族都心知肚明,幾大家族主動表達了善意,各家賣給戰家物品時可以給戰家提供更低折扣的優惠。

        戰家宣布,作為同盟,以后戰家新研制的任何丹方,優先供給牧野四大家族,只希望牧野四大家族能夠統一牧野城內的物價,對外售藥也統一步調。這些意見很符合各大家族的利益,得到三大家族的一致同意。

        四大家族的聚會之后,牧野之城很快又傳出一系列好消息。

        戰家二少戰無法與龍家大小姐龍瑩瑩訂婚,戰家五小姐戰媛媛嫁入陳家,牧野城的幾大家族全都成了姻親,加之戰家刻意改善關系,牧野城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團結。季家也在季向南的推動下,與戰家盡棄前嫌,深入合作。

        戰無命知道這一切之后,不由得笑了,家族中那些老頑固還真被自己說通了。改變得還真快,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現在只需小心運作,那么戰家的命運將完全改變。

        很快,戰無命就收到了季向南的消息,鄭家又派來了不少高手。季向南將魔猿谷的事情說得繪聲繪色:雖然沒有見到天凰圣蓮,但是卻感覺到了天地靈氣的大幅波動,季向南還刻意隱去了追蹤神秘人的情節,將去魔猿谷的事情說成是鄭三爺獲得了神秘寶圖,希望季家盡盟友之力助他。

        但行動的結果,卻讓季家蒙受了巨大的損失,考慮到鄭家與季家的盟友關系,季家還是將地圖交給了鄭家新來的主事人鄭勇夫。

        鄭勇夫可謂鄭家中青代的代表人物,除家主之外的第一高手,此時已修成戰王,而且已達到三星之位。

        對于季向南所說,鄭勇夫并未懷疑,畢竟季家的下任家主繼承人都慘死在魔猿谷,可見戰斗之慘烈。

        而且他對鄭郁夫的心性也十分了解,若是鄭郁夫獲得寶圖,肯定是立功心切,想獨自完成任務,從而獲得家族更多支持,只是沒想到會命喪魔猿谷。

        此次他來牧野之城倒不是因為知道天凰圣蓮之事,而是因為自己的兒子慘死在牧野之城。此刻突然得知天凰圣蓮的消息,頓時也按捺不住了。隨行的長老鄭粟也大為心動。至于兒子的仇,由于鄭郁夫一行盡皆身死,知情人只有季家,季家既然要隱瞞真相,自然不可能說得很明白,鄭勇夫想盡快找到兇手也不可能,因此,鄭家高手準備再探魔猿谷。

        一切都如戰無命所想發展著,他對季向南的演戲功夫給予了肯定。不過,心里對那只老猿卻存了些歉意,一而再,再而三地拿它當擋箭牌。想了想,戰無命還是和家人說了一下,自己將再去一次魔獸森林。

        魔獸山脈三縱四橫,由神鷹山脈、青龍嶺、萬獸山脈三條主山脈延伸出無數小分支,每條山脈延綿數萬里。傳說神鷹山脈曾被一只超越七階的圣鷹掌控了無數年,而后人類將圣鷹所在的這條山脈稱之為神鷹山脈,以示對圣鷹的尊重。

        青龍嶺也有關于圣獸青龍的傳說,不過那已是無數年前的事情了,傳說圣獸青龍乃是這片大陸第一個破開天地規則,飛升化神的圣靈。是以魔獸都以青龍為祖,魔獸山脈也以青龍嶺為圣地,萬獸朝拜。青龍嶺是整個魔獸山脈人類幾乎不能涉足之所。

        整個魔獸山脈有四條大河,將魔獸森林切成幾塊,大河直通末日海域。有大能者自天外遙看,整個魔獸森林如同被一只開天巨掌按了一下,末日之海便是掌心所在,四條巨大的河流則是四指的印痕,與幽云大荒剛好組成五指印跡。戰無命前世因這個傳言而試圖一看全境,只是無法突破天地規則的限制,難以突破蒼穹,但也看到了整個魔獸山的壯麗不凡,隱隱覺得那個傳言并非空穴來風。整個大地確實像是被一只手掌拍了一下,只是他飛得不夠高,看不到全貌。只是,怎么會有這樣一只巨大的手掌呢?

        黑木崖,魔獸山脈外圍,一處極度兇險之地,也是令所有冒險者最心動的地方。如果能潛入黑木崖,那么便有機會獲得靈禽閃電雕的蛋,若能僥幸獲得一個,便可孵化出一只有潛力成為五階魔獸的靈騎。

        一般成年閃電雕是三階魔獸,血脈稍濃一些的可以成長為四階閃電雕王,若是能得到靈物幫助,激發閃電雕體內稀薄的金翅大鵬的血脈,則可以成為五階閃電雕皇。是以,偷一枚閃電雕蛋一直是牧野城最熱門的懸賞,賞金高達一百萬金幣。

        高回報自然是有高風險,閃電雕可算是魔獸森林外圍的天空之王,領地觀念極強,若是有人類或是其他的魔獸進入它們的領域,都將受到無情的攻擊。以閃電雕的攻擊力,戰王以下有死無生,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因為沒有誰的速度能快過閃電雕,只要被它們盯上,那便是九死一生的結局。

        此刻,黑木崖下,幾個身影正在狼狽逃竄,天空的閃電雕幽靈般尾隨而至。倉皇逃竄的眾人中只有兩人擁有戰王修為,另外幾人全是戰宗,這些人在逃竄的過程中,依然小心地將一名少女護在中間。

        若說這是一群冒險者,那么這隊冒險者的實力很可怕,一個擁有戰王的冒險者隊伍可算是牧野城頂極的隊伍了。

        “青伯,不是說這藥物可以掩蓋氣息,逃過閃電雕的探查嗎?怎么我們還沒到黑木崖下,便出現了這么多閃電雕……”被護在中間的少女很是惱怒。

        “我也不知道怎么會這樣,這藥可是二公子花大價錢從丹宗的一個弟子那兒買來的,不可能是假的,而且閃電雕通常各有各的巢穴,最多是夫妻共居一穴,咱們怎么一下子引來了五只……”

        “三弟,你帶著他們護送小姐盡快離開黑木崖,我去引開這幾只閃電雕?!逼渲幸幻险呦蛄硪幻险叩?。

        “寬伯,不可,這幾只雕中有三只四階,另外兩只也是三階巔峰,我們在一起雖然很狼狽,但是也不會有性命之憂,勉強可以抗衡一二,若是我們分開行動,無論是你還是我們都不可能快得過閃電雕,只有被各個擊破的下場?!鄙倥當嗳环駴Q。

        “小姐不知,現在雖然只有五只閃電雕,但是這里是黑木崖,很快就會有更多的閃電雕被喚來,那時,只怕我們都難逃噩運?!?/p>

        “若真是這樣,那也是命該如此,也許我們沒有那么倒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難道是其他人偷了它們的蛋?”少女蛾眉輕皺,一臉沉思。閃電雕不可能無緣無故如此狂暴,見了人像是有殺子奪妻之恨一般,瘋狂地攻擊,這次要不是隊伍中的寬伯和青伯都有二星戰王的實力,只怕早就全軍覆沒了。

        攻擊未果,閃電雕居然呼朋引伴,一會兒工夫竟然叫來了五只,這時候他們才知道,事情麻煩了。更麻煩的是,閃電雕不僅速度快如閃電,而且天生擁有操控閃電的能力,時不時吐出一道電球,雖然在大家的全力抗擊之下不曾死人,但是隊伍中除了兩名戰王和被護在中間的少女之外,其他五名高階戰宗都被劈得外焦里嫩,那發型帥氣無比,還時不時從嘴巴里吐出一口黑煙。

        幸好幾人之前將坐騎白雀獸藏在崖下,很快幾人便趕到了坐騎的藏身之地。在閃電雕未再次發動攻擊之前,驅獸狂逃,一追一逃之間,閃電雕的數量又有所增長,變成了七只。白雀獸雖然是三級魔獸,但只是三級初階,只能在地上奔行,跑了一段時間,原本漂亮的白毛變得黑一塊,花一塊的,像花斑豬似的,哪里還有一點兒白雀獸的優雅。

        當閃電雕變成八只時,少女都絕望了,此刻竟然有四只四階閃電雕王,如果再來一只閃電雕王,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了,而前方還橫著一條大河,幾人已無路可走。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