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魔獸戰神 > 第三十四章 提頭來見
        第三十四章 提頭來見
        作者:龍人   |  字數:3556  |  更新時間:2015-03-25 08:55:13  |  分類:

        玄幻小說

        巴吉失聲低呼:“圖顏勝!”

        戰無命微愕,沒想到事情一撥接一撥,南昭城并不大,圖顏奇被廢之后圖顏勝應該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但是圖顏勝身為戰王肯定不能親自出手,這才讓鐵木合出手,只是他沒想到,鐵木合居然也敗了。盡管他并不是很喜歡那個弟弟,但畢竟是圖顏國的王子,關系到圖顏國的顏面,所以他還是親自來了。

        戰無命望著白衣青年笑了笑,該來的總會來,不過他并不擔心,這里是南昭城,又是八宗大選,即使是圖顏勝也不敢當眾出手,所以對方的氣勢雖然給了自己很大的壓力,但卻無法對自己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他倒想看看,這個圖顏勝要做什么。

        “我低估你了,但是任何有辱圖顏國榮譽的人,都會付出慘重的代價,你們也不會例外!”圖顏勝背負雙手,一股肅殺之意透出,仿佛一頭居高臨下的兇獸俯視著戰無命和巴吉。

        “如果你有那勇氣,早就出手了,何必讓鐵木合代勞呢?在這南昭城,你又能奈我何?你還能找到比鐵木合更適合出手的戰宗嗎?別怪我沒警告你,此后再挑釁,可就沒有鐵木合那么好的運氣了?!睉馃o命狂傲地回應,完全沒把眼前的戰王放在眼里。即使是靈劍宗的戰王。

        “有膽色!”圖顏勝臉色一變,他知道,口舌之爭自己根本不是戰無命的對手,他出現也只是想給戰無命施加一些壓力而已,只是沒想到戰無命比他想象的更囂張。

        “呵,我給你弟弟留了一條命,別說我沒給你們圖顏家面子,但如果你們要找碴兒,隨時可以來找我,即使沒有南昭城的限制,一個二星戰王而已,我還沒放在眼里?!睉馃o命挑了挑眉,不以為然地道。

        “很好,你會知道圖顏家不好惹的!”圖顏勝不再多話,轉身就走,瞬間便消失在人流之中。

        “戰兄弟,這些天你要多加小心,雖然明文規定說戰王不允許出手,但是那是正常情況下,若是有宗門的人干擾,還是有可能偷偷出手的?!卑皖佁嵝训?。

        “哦?!睉馃o命心神一動,似乎想到了什么,淡淡一笑道,“巴兄,我們就此別過吧,若是有緣還將再會!”

        巴吉看了戰無命一眼,點了點頭道:“保重!”

        ……

        南昭城一處并不顯眼的莊園,圖顏勝臉色陰沉地望著床上臉色慘白的圖顏奇,冷冷地道:“你們身為奇弟的護衛,卻眼睜睜看著他被人打成重傷,廢了經脈,成了廢人,你們還有何臉面來見我?”

        “對不起,二王子,屬下也沒想到那人居然是個肉體修煉者,還以為只是個普通人。事情發生得太快,屬下還沒來得及出手,小王子便已經出事了……”

        “你把這個理由和我父王說吧!”圖顏勝冷冷一哼。

        “請二王子救我等!”圖顏四將猛然跪下。

        “我為何要救你們,是你們的失職讓我弟弟成了廢人!”圖顏勝并未發怒,只是漠然反問。

        “我們四人的命今后便是二王子的,無論二王子有何吩咐,我等必定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彼娜送暤?。

        圖顏勝的臉上泛起一絲冷酷的笑意,再次反問:“任何事情?”

        “是,任憑二王子吩咐!”圖顏四將堅決道。

        “很好,此事既然已經發生,我會向父王解釋。恰遇南昭城禁令,不能及時出手也不能全怪你們,我希望你們記住今天的話,從此,你們便是本王子的人,此次回京,幫我好好看著我大哥。你們若是真心為我辦事,他日我或許會在靈劍宗為你們找到合適的位置?!眻D顏勝臉色一變,變得和顏悅色起來。

        “一切全聽二王子的!”圖顏四將對望了一眼。

        “我七弟被廢,雖事出有因,但是卻有損我圖顏國威,因此,無論是戰無命還是巴吉,都必須死。你們送七弟回國養傷,順便取下他們的人頭回去謝罪吧。我會致信父王講明事由?!眻D顏勝眼中閃過一抹殺機,想到戰無命的囂張,他心頭一陣刺痛。身為靈劍宗內門弟子,更是圖顏國的天之驕子,何時如此窩囊過。

        “可是此二人一直在城中,礙于城中禁令,屬下四人只怕沒有下手的機會……”四人有些猶豫地道。

        “我剛收到消息,黃昏時分,戰無命一個人偷偷出城,他以為行事十分秘密,又豈能瞞過我靈劍宗的眼線。這是你們的機會,我不想見到他再回到南昭城!”圖顏勝揉碎了手中的茶杯,卻將散落的水滴凝成一道水箭吸入腹中。

        四人神色一喜,今日在城中大街,他們遲遲不敢出手,就是因為顧忌南昭城中的禁令,被戰無命狠狠地奚落了一頓,即使不是因為圖顏奇被廢,他們也不會放過戰無命,一個野小子竟敢如此囂張。

        “此行必不讓二王子失望,一定會提著他的頭來向七王子謝罪?!?/p>

        “雖然在城外,也要小心行事。如今各大宗門的人都駐扎在城外,南昭城五十里之內依然在戰皇的神識監視之內。這里有兩只幽影蜂,戰無命偷偷出城時,我的人已經悄悄在他身上擦上了幽影蜂蜜,只要他在百里之內,你們就可以憑借此蜂找到他?!闭f話間,圖顏勝自懷中掏出一個紫黑色的竹筒。

        “屬下明白!這就去準備?!眻D顏四將頓時大喜,有此幽影蜂,戰無命必死無疑。

        “去吧!”

        ……

        南昭城戰家秘密會館,柳婉如神不守舍。她知道戰無命支開自己肯定有危險的事情要辦,只是沒想到戰無命居然潛出了南昭城。

        “青叔,命哥哥出城肯定會有危險,要不你去接應一下命哥哥吧,萬一出了什么事,那可如何是好?!绷袢缂鼻械氐?。

        賈青望著柳婉如一臉哀求之色,心下不忍,想到戰家的會館十分隱密,在南昭城柳婉如應該不會有危險,便點了點頭,對一旁的管家道:“替我照顧好小姐?!?/p>

        “請賈爺放心,希望賈爺能將小少爺安全帶回來?!崩瞎芗颐C然點頭,管家只有戰宗修為,在南昭城中或許還行,出了城也幫不了戰無命,倒不如在城里看家。在南昭城,戰家只有他的修為最高,只是為了聯絡生意而已。沒想到小少爺剛入城便惹出這么大的風波,此時戰家已轉入暗處,無論如何,這處秘密會館不能暴露。

        ……

        南昭城外一片丘陵,十里之內堅壁清野,十里之外則森林密布,只有一條寬闊的官道在森林間蜿蜒而去。

        戰無命倚在一塊山石上,仰望天空,一輪明月讓夜色更加幽靜深邃,森林中只有蟲鳴狼嚎相和,單調而靜謐。圖顏勝肯定知道自己出城了,絕對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他不喜歡留下麻煩的人,所以才給了圖顏勝這個機會。

        他沒指望圖顏勝會親自出手。盡管圖顏勝十分自信,而且已經是二星戰王,但是在他沒有完全摸清楚戰無命的底細之前,他肯定不會輕易出手,出手的人應該是圖顏奇的四名戰王護衛,也許還會多一兩個圖顏勝身邊的人……但那又如何,這是一片巨大的森林,當戰無命置身森林之中時,便像是回歸大海的魚兒。至于這些戰王能不能找到他的位置,他一點兒也不擔心,出城時,雖然那位在他身上抹蜂蜜的人做得很隱秘,可是這一切都是他有意為之,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對方做了手腳。他聞到花蜜的香味后就笑了,玩追蹤,玩魔獸,他可算是祖宗了。既然對方已經設好了套,自己只需要在他們的套里多加幾個套就行了。

        戰無命望了一眼遠處的山峰,那里閃過一道幽暗的光,三閃之后熄滅,像是夜空中閃爍的螢火蟲。戰無命笑了,顏義已經準備好了。就開始吧,這將是一場殺戮的盛宴。

        ……

        圖顏四將,是圖顏王朝培養出來的高手。他們的生命不屬于自己,他們也無法反抗掌權者,因為他們的家人全都在朝都,若是他們戰死了,則家人衣食無憂,若是他們叛逃了,則九族盡滅。因此,這些人是最忠誠于王族的人。

        圖顏奇被廢,是圖顏四將的失誤,作為護衛,未能盡責保護好主人,下場便是死,或者家人全死……這是圖顏四將不想看到的,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圖顏勝,圖顏國王族并不是一團和氣,圖顏王很幸運,生的七個兒子都十分優秀,因此,除了第七個兒子圖顏奇天生畸形沒有爭奪王位的資格外,其他六子之間的明爭暗斗從未間斷,尤其是大王子圖顏策與二王子圖顏勝。

        大王子是儲君的暫定人選,但是一天未定,就可能存在變數,何況二王子絕對不會輕易罷手,二王子是靈劍宗的內門弟子,有靈劍宗的支持,在圖顏國的影響也極大。靈劍宗也想借助弟子之力侵蝕世俗的權力,為宗門不斷積蓄實力,野心極大,所以,他們樂見圖顏勝成為圖顏國之王,也是靈劍宗大力培養圖顏勝的原因之一。

        圖顏四將一出城便找到了戰無命離城的路線。

        “奇怪,為何幽影蜂在這里猶豫不前?”大將圖南修望著幽影蜂左邊路口飛一下,右邊飛一下,頓時迷糊了。

        “要不我們把另一只也放出來?!倍D莫誠皺了皺眉道。

        圖南修將另一只幽影蜂也放了出來,兩只居然一樣,左右猶豫不決,似乎兩邊都能嗅到花蜜的味道。

        二將圖莫誠想了想道:“大哥,可能兩條路都有花蜜的氣息,不如我們兵分兩路,大哥和四弟往燕山蕩方向,我和三弟去南昭軍營方向看一看?!倍D莫誠提議。

        “二弟分析有理,區區一個戰宗不足為慮,若是有異常,再調頭匯合就是?!眻D南修點頭同意。于是兩組人分道而行。夜色中,他們沒有注意到一點兒螢火在林間閃了三下。

        圖南修兩人走得很快,幽影蜂越來越興奮,最后在一棵大樹上停了下來。圖南修愕然,不明白幽影蜂為什么停下來,走近一看,發現幽影蜂停在一塊松脂般柔軟的膏體上,那膏體有一種異香,他伸手摸了一下,確實是一塊散發出異香的松脂,頓時微惱,幽影蜂竟然被這松脂的香氣吸引過來了。

        “大哥,你聽,是什么聲音?”四將圖哈哈突然臉色一變。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