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魔獸戰神 > 第三十五章 殺戮的盛宴!
        第三十五章 殺戮的盛宴!
        作者:龍人   |  字數:3557  |  更新時間:2015-03-26 08:56:01  |  分類:

        玄幻小說

        “蜂群!”圖南修不以為然,他也聽到了無數翅膀振動的聲音。

        “大哥,快走,是噬靈蜂!”圖哈哈并未因圖南修的輕松而放松,反而更加緊張。

        “噬靈蜂!”圖南修大吃一驚,想也不想立刻收了幽影蜂轉身就跑。

        噬靈蜂并不可怕,只是入階魔獸,但是噬靈蜂群卻極為可怕,因為戰氣不僅對噬靈蜂無效,還是噬靈蜂的糧食,如果沒有達到巔峰戰王形成自己的氣域,那么你的戰氣護罩便會被噬靈蜂啃得千瘡百孔,而后被迫與噬靈蜂展開肉搏。若只有少量噬靈蜂,大家根本不需要動用戰氣,可以直接拍死,但是若是蜂群,那么,還沒等你殺死幾只便會被一群拇指粗細的大蜂子叮滿了,還動用不了戰氣,想想都是一件恐怖的事情,而且噬靈蜂的毒素可以讓人體戰氣運行停滯,若是一只還好,千萬只毒素直接注入體內,一般的戰氣修為就得廢了。所以圖南修一聽是噬靈蜂,哪里還敢再停留?!按蟾?,太多了?!眻D哈哈色變,噬靈蜂自四面八方涌來,目標便是他們身前這棵大樹。

        圖南修顧不了那么多,戰氣迅速護體,猛向外沖,只有在噬靈蜂咬穿護罩之前跑出包圍才有機會活下去,他沒想到,這深更半夜居然會突然出現一群討厭的噬靈蜂。

        圖南修和圖哈哈沖出包圍時戰氣護罩幾乎被咬穿,若是再慢一點兒,就只能與蜂群肉搏了。讓圖南修愕然的是,蜂群并未放過他,竟然不依不饒地緊追不放,一旁的圖哈哈卻一點兒事也沒有。

        “怎么會這樣?”圖哈哈一臉疑惑,他和圖南修一起來的,這些噬靈蜂群卻只追圖南修,竟然放下他不理,這讓他很是不解。望了望圖南修,又望了望那棵已被蜂群包圍的大樹,突然想起那塊如松脂一般的膏體來,失聲道:“煥神凝香露!”

        圖南修心里一聲呻吟,這什么事兒啊,這種時候這種地方怎么會結出一塊煥神凝香露來,那東西對所有蜂蟲都有著無法抗拒的吸引力,幽影蜂是這般,噬靈蜂也是這般。最讓他頭痛的是,剛才他伸手在那塊凝香上摸了一下,身上沾染了異香,也成了蜂蟲喜歡的對象,所以,噬靈蜂才圍著他不放。

        傳說煥神凝香露是一種特殊的松樹在極為特殊的環境下結出來的,通常會出現在月圓之夜,是香料中的珍品,極受各大帝國王公貴族的喜愛,圖南修不由得大罵:“這見鬼的月亮,居然這么圓?!?/p>

        “大哥,快去找水源,在水中泡上一刻,那股香味自然會散去?!眻D哈哈急忙提醒道。

        “哪里有水源???”圖南修也郁悶,這深山老林的,他又不熟悉。來路肯定沒有,只好往燕山蕩里面去了。

        “你在這里等我,我去去就來?!眻D南修無比郁悶。不敢在此多作停留,若是再被噬靈蜂包圍了,雖然不會死人,但是也受罪啊。

        圖哈哈也無奈,怎么會遇上這種事兒,難怪幽影蜂都失靈了。

        燕山蕩其實是一片湖沼,群山之間的一片洼地。圖南修剛跑出十余里便看到了一條小溪,只不過水太淺了,身子根本就不能全浸進去,露在水面上的還不是噬靈蜂的口糧。只好順流而上,幸好數百米之外有一個積水潭,月光下黝黑一片,微微泛起的粼光顯示水潭并不大。小溪的水流正是自這水潭漫出,水潭的上游有幾道汪泉眼,“嘩嘩”地流入潭中,倒讓這潭邊的夜晚多了幾份雅趣,只是圖南修根本就沒心情欣賞這些雅趣。

        噬靈蜂的飛行速度極快,即使他全力奔跑也難以甩開它們,圖南修來到潭邊,大喜,毫不猶豫地跳了進去。潭并不深,三四丈就到底了,雖然地方不大,但完全可以洗去身上的氣息。雖然此時已是晚秋,微有些涼意,但對于圖南修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圖南修在水底長長地松了口氣,蜂蟲實在太討厭了,這大半夜的逼自己來洗澡?;秀遍g他覺得有些不對,卻不知道哪里不對,還沒想明白,便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他腰間。

        圖南修陡然間想起,在他跳入水潭的一剎那,月光映照下的水潭中仿佛有一點兒幽光,只是潭面盡是粼粼的水波,他未曾細想,現在想來突然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那是一雙眼睛,如同兇獸一般狠厲的眼神,但卻隱藏得無比巧妙,連一絲一毫的氣機都不曾泄露,仿佛與這水潭融為一體,因此,他沒有任何警惕。當那股巨力突然撞在他腰間時,一切已經晚了,那股巨大力量一下子擊散了他體內的戰氣,無比準確,無比兇狠,在他激發戰氣的那一刻,震蕩了他的氣海。

        “哇……”一口逆血忍無可忍地吐入潭水中,而后他看到了一雙冷酷而兇狠的眼睛,模糊的月光透過黝黑的潭水,照射在那張面孔上,居然是刻在他腦子里,欲殺之而后快的戰無命。

        是的,水潭下的人是戰無命,圖南修終于知道了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年輕人導演的,那塊煥神凝香露也是這個年輕人的杰作,他算準了會有人去探查,這口水潭是方圓二十里內唯一的一口水潭,過了這個水潭便是大片的淺水蕩,可是沒有人會舍近求遠。戰無命算準了會有人來此解除香味,而那些噬靈蜂只不過是恰逢其會的幫兇。

        圖南修不甘心,他一個二星戰王,連戰氣都未曾發出便在這小小的水潭被人算計了,算計他的居然是一個連戰氣都不會的肉體修煉者。不過正因為戰無命是肉體修煉者,才能藏身水潭而不被發現,后悔也沒有用。圖南修劇烈地掙扎了一下,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為潭水在他張嘴的一剎那灌入了他的咽喉,阻斷了他的言語,直到一把冰冷的利刃劃過他的脖子,他都沒能對戰無命說點兒什么。

        戰無命破水而出,圖南修的人頭已在他的手上,而圖南修的乾坤戒指也進入了他的腰包,包括圖南修身上揣著的幾錠金子。

        一切和他想得一樣,他甚至不知道圖南修的姓名,但他卻知道這是個二星戰王。戰無命笑了笑,最厲害的一個死了,剩下的更容易解決了。

        ……

        圖哈哈覺得有些不對,那群噬靈蜂已經回來了,大哥卻還沒回來,于是他沿著圖南修的方向跟了過去。

        走過一個彎道,圖哈哈便停了下來,他發現前面立著根木樁,木樁上高高地挑著一顆人頭,怒目圓睜。

        “大哥!”圖哈哈突然覺得頭皮一陣發緊,這人頭竟然是圖南修的,殺他的人竟將人頭掛在了他必經的路口,這讓他心中發寒的同時涌出無盡的悲憤。這是對死者的一種羞辱,身首異處,這么多年的兄弟之情,讓他禁不住滑下兩行眼淚。

        “究竟是誰,給我出來。你這膽小鬼,有種就給我出來……”圖哈哈大聲怒吼,回應他的只有山林的回音,夜蟲都被這股肅殺的怒氣嚇得不再出聲。良久,夜色依然,那根木樁孤零零地立著,圖南修的雙眼依然圓睜。

        圖哈哈悲憤地摘下木樁上的人頭,心頭升起無盡的殺意。他輕輕地將圖南修的雙眼合上。這時,他心頭莫名悸動了一下,他感覺到一股寒意突然襲來,正欲扭頭,手中的人頭“轟”然炸開,一股狂暴的火熱的靈力陡然爆發,巨大的沖力涌入他的身體,雖然他強行催動戰氣護罩,但這股靈力爆發得太快,爆炸點又離他太近,氣罩根本不可能完全阻隔。

        圖哈哈沒想到,居然有人利用圖南修的頭顱設下陷阱,這個人比他想象的還要惡毒卑劣。任何低估敵人的行為都要付出代價,他忍不住噴出一大口鮮血,里面竟有臟腑的碎片。這個敵人不僅惡毒卑劣,而且十分大方,居然在圖南修的頭顱中安放了十余顆火屬性靈石,這些靈石同時引爆,十余顆靈石的靈力同時爆發,即使他有準備也會身受重傷,更何況他完全沒有準備。讓他驚駭的是,這種以特殊手段引爆靈石的手法僅在傳說中聽過,卻沒想到現實中居然真的有人會使用。

        “嘭……”圖哈哈的身體重重地砸在數十丈之外,他剛才所在的位置已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圖哈哈看到一道人影自黑暗中走出,他狠狠地吐出三個字:“戰無命!”

        從黑暗中走出來的人正是戰無命,但他留給南昭城的名字卻只有三個字:“戰無命”,圖哈哈記住了這個名字,沒想到,還未曾真正交手,就已經栽在對方手中。他突然覺得自己兄弟四人特別傻,一直認為這個人不過是只螻蟻而已,頂多是一只粗壯點兒的螻蟻,他們卻從未想過,這樣一只螻蟻為何突然離城?為何這般巧合地被靈劍宗的人撞上,還被做了手腳……直到此刻,圖哈哈終于明白了,這一切都是這只粗壯的螻蟻故意為之,目的就是為了消除隱患,只可惜來的人不是圖顏勝,而是自己四兄弟。

        “你們不該不懂得收斂,我只是廢了他,卻留下了他的命。我告訴過圖顏勝,任何人想要報復,我都接著,無論是你們還是圖顏勝自己!”戰無命悠然地來到圖哈哈面前,居高臨下地望著地上的圖哈哈,淡淡地道。

        “你好狠,連死人都不放過!”圖哈哈強撐著支起身體,眼里只有恨。

        “一切可以利用的東西,都有其價值,即便是死人!這個道理是我付出生命后,才悟到的真理?!睉馃o命憶起前世,神色漠然,慨然道,“知道嗎?今夜是我第一次親手殺人,其實我并不想這樣,但是你們卻非逼我這么做,你和你的兄弟,是死在我手中的第一撥人,應該感到榮幸?!?/p>

        圖哈哈難以置信,他在戰無命身上感受到的那股狠勁,那種死氣,只有雙手染滿鮮血的人才有,沒想到戰無命居然是第一次親手殺人,這倒是讓他有些意外,同時也讓他覺得悲哀,兩個戰王,卻死在一個修為遠遠低于自己的人手中。不過他已經沒有多想的時間了,月光下,戰無命手中閃過一道寒光,一切歸于寂靜。

        戰無命看了看圖哈哈的尸體,伸手摘下那枚戒指,對著月光看了看,這才收入自己的戒指,轉身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