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魔獸戰神 > 第四十章 為你開山門
        第四十章 為你開山門
        作者:龍人   |  字數:3276  |  更新時間:2015-03-28 08:05:00  |  分類:

        玄幻小說

        賈青和顏義停住了腳步,驚疑不定地向四周望了望,卻沒發現人影。

        “不知前輩是何方高人,小子這廂有禮了。如果前輩也看上了這家伙身上的乾坤戒什么的,盡管開口,我這人還是比較大方的……”戰無命聳聳肩,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倒不如光棍一點兒。但賈青和顏義卻為戰無命捏了把冷汗。

        “無知小輩,殺了我靈劍宗的弟子,吃干抹盡就想走人嗎?”那冷冷的聲音再次傳來。此時,戰無命終于看到一人一騎自遠處一閃一閃地很快便到了他們身前,一股強大的威壓如大山壓頂般使他們難以喘氣。

        “碧眼金睛獸!”戰無命一陣呻吟,真他娘的要命,來人不僅是戰皇,坐騎居然都是戰王巔峰的碧眼金睛獸。自己怎么就這么倒霉,被這老怪物給逮住了。戰無命突然有些后悔剛才沒用丹火把圖顏勝給化成灰,那樣還可以來個死無對證,死不承認。

        “見過前輩,這人確實是我殺的,不過晚輩可不知道他是靈劍宗的人,只知道他是圖顏國的王子,因我與他弟弟有些過節,所以他糾集了四名戰王來殺小子。小子僥幸棋高一招把他給殺了?!睉馃o命此時也沒辦法了,人家是戰皇,自己雖然能越級殺敵,但是怎么可能對付得了戰皇啊,只好裝下去了。

        賈青和顏義暗自佩服,這睜著眼說瞎話的本事,他們比戰無命差太多了。

        “對著老夫還敢說謊?!崩险吣抗庖缓?,冷聲道。

        “前輩明鑒!”戰無命一臉恭敬,又道,“晚輩自幼對靈劍宗向往不已,對靈劍宗的尊敬由來已久,若是知道此人是靈劍宗的弟子,晚輩巴結還來不及,哪里還敢得罪他啊。在晚輩眼里,靈劍宗那可是超級宗門,晚輩從小的愿望就是拼盡全力加入靈劍宗,光宗耀祖。前輩,他真的是靈劍宗的弟子嗎?這可如何是好?”

        戰無命一臉的無辜和焦慮,還帶著無限懊悔,賈青和顏義都被感染了,他們都差一點兒相信戰無命說的都是真的,這是一個從小信奉靈劍宗的孩子,這樣的孩子怎么可能會主動傷害靈劍宗的人,真要傷害了,也是因為不知道對方是靈劍宗的人。這演技太絕了,以至于賈青和顏義同聲道:“是啊,前輩,事前我們真不知道他是靈劍宗的弟子,還以為是一世俗王朝的王子,我們也是被迫反擊……沒想到會是這樣!”

        戰無命見賈青和顏義應合,心中暗贊,果然是人老成精。戰無命斷定老者沒聽到之前圖顏勝說自己是靈劍宗弟子那段對話,若是對方聽到了,作為戰皇,肯定能阻止他們殺圖顏勝。剛才他并未出手相救,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對方確實沒趕到,自然不知戰無命的話是真是假,反正死無對證。

        另一種情況,這老者根本不想救圖顏勝,那么老者肯定是對自己有所圖,那也就不會在意自己的話是真是假了。

        老者疑惑了,他確實弄不清戰無命是否知道圖顏勝是靈劍宗的弟子,看對方把靈劍宗推崇成這樣,倒讓他心中暗自得意,怒氣也小了不少。雖然對方殺了靈劍宗的弟子,但這少年表現出來的天賦和智慧出類拔萃,倒讓他起了惜才之心。

        戰無命見老者冷冷地看著他并未開口,知道對方暫時沒起殺心,心中也松了口氣,道:“前輩,不知者不罪,若是前輩真要怪罪小子,小子也無話可說,畢竟小子有錯在先。雖然小子十分不甘心,但如果能死在靈劍宗前輩手中,也算是滿足了小子的虛榮心,就是去了地府,也有吹牛的資本,小子我是死在靈劍宗戰皇前輩的手下,倍兒有面子,也不枉小子自小對靈劍宗的向往之心了……”

        戰無命一席話,聽得賈青直反胃,太有才了,這樣的話都能想得出來,這得多厚的臉皮才能做到戰無命這般境界啊,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也不知這話是誰說的,太他媽的有道理了!

        顏義都快被戰無命感動了,這是多好的孩子啊,對靈劍宗那可是一片癡心,便是死在靈劍宗人手中也覺得無限光榮,他悄悄地擦了一下眼角,還真有點兒濕,多少年沒有流淚的感覺了。

        碧眼金睛獸低低地嘶叫了一聲,作為五階巔峰異獸,它已經擁有靈智了,戰無命的話他完全聽得懂,此時居然也被感動了。至于那老者,臉上陰晴不定,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他身為戰皇,有著自己的驕傲,讓他對一個戰宗小子下手,肯定不可能,只看對方如此虔誠地尊崇靈劍宗,他就無法下手,而且戰無命的資質也讓他起了愛才之心。

        “若想老夫不殺你也行,你要答應老夫一個條件,你今天殺死靈劍宗弟子的事情就一筆勾銷,否則老夫定要帶你回靈劍宗接受懲罰?!崩险呦肓讼胛丝跉獾?。

        “前輩請講?!睉馃o命并未表現出喜色,依然一臉的懊悔,一副乖巧之態。若不是賈青和顏義熟悉戰無命的性格,只怕他們也會以為這就是戰無命的本色了。

        “隨我回山,做老夫的藥童……”

        “老鬼,你省省吧,這娃娃老夫看上了,正要收做關門弟子,豈會去做你的藥童。你的藥童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個,資質這么好的娃娃若被你拿去試藥,那真是暴殄天物,有傷天和??!”一個粗獷的聲音乍然傳來,打斷了靈劍宗老者的話。

        戰無命一怔,發現月華之下,一條青牛悠然而來,牛背上是一個紅面老者,整個人像只暴猿般充滿了野性。

        “天目王獸!”戰無命吸了口氣,低呼道。

        “眼力不錯,小子,我這頭青牛正是天目王獸,天地間少有的變種異獸?!奔t面老者爽朗地大笑起來。

        “老瘋子!”白衣老者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冷哼一聲。

        “曾老兒,我們又見面了,上次烈某讓你算計去了這碧眼金睛獸,今天你不會還要和烈某搶徒弟吧!”紅面老者冷冷地逼視著白衣老者,氣勢絲毫不弱,座下青牛的氣勢也隱隱壓過碧眼金睛獸。

        “這個少年似乎對你役獸宗并不感興趣,而對我們靈劍宗十分敬仰,擇徒也要看對方愿意不愿意?!卑滓吕险卟⒉幌肱c紅面老者多糾纏,直接把問題踢給戰無命。

        “晚輩戰無命見過兩位前輩,說實話,晚輩確實想進靈劍宗,但晚輩曾暗自發誓,晚輩若進宗門的話,必要宗門開山收徒,弟子要風光拜師才可。因為晚輩覺得,以弟子的資質,若是默默進入哪個宗門,那是對該宗門的不敬,天才被雪藏,寶玉被蒙塵,怎么對得住宗門的列祖列宗?若有我這般資質的弟子不大開山門對外炫耀一番,那就對不住宗門先輩了。所以晚輩入門的條件很簡單,能大開山門收我為徒的門派就行,晚輩既然要入宗門,就不能對不起先人!”

        戰無命的話讓幾人頓時面面相覷,這是多囂張的人才敢說這樣的大話,居然說不大開山門收徒,就是對不住宗門先祖,囂張,真是太囂張了。賈青和顏義聽得眼睛都瞪圓了。

        “不可能,一個小小的戰宗,要我靈劍宗大開山門收徒,自不量力,癡心妄想?!卑滓吕险呃涑獾?。

        “小娃娃,若是我役獸宗肯開山收徒,你是否愿意入門拜師?”紅面老者卻沒有立刻拒絕,而是深吸了口氣,肅然問道。

        “雖然晚輩對靈劍宗十分有好感,但是役獸宗的大名也同樣如雷貫耳,若是役獸宗愿意大開山門收我入門,晚輩可以考慮?!睉馃o命語氣一改。

        白衣老者心中大怒,這小子話語一陰一陽,現在居然轉頭去巴結役獸宗。不過遇到眼前這老瘋子,他暫時不能把戰無命如何。

        “好,老夫承諾,役獸宗愿意大開山門收你入門,讓你開山拜師!”紅面老者想了想,十分干脆地應承下來。

        紅面老者的干脆聽得白衣老者目瞪口呆,十分意外地問:“老瘋子,你確定你沒有說錯?為區區一個戰宗弟子,大開山門?”

        “不錯,我烈文修說話從來不繞彎子,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哪像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表面清高孤傲,暗地里凈干些損人利己之事?!奔t面老者不屑地反唇相譏。

        “你,老夫不和你這老瘋子說,不過這小子殺了我靈劍宗的弟子,老夫卻不能不管?!卑滓吕险哒Z氣一變,又指向戰無命。

        “一個廢物,殺了也就殺了。反正你靈劍宗弟子門人多如牛毛。這小子是我役獸宗的開山弟子,有什么事沖我來就是了?!绷椅男薏灰詾槿坏氐?。

        “這小子是你役獸宗的弟子,我可以給役獸宗面子不與他計較,但是這兩個人與你役獸宗沒有關系吧,他們二人也參與了對我靈劍宗弟子的圍殺,老夫要殺此二人,還請你不要插手!”白衣老者冷冷一笑,語調一轉。

        賈青和顏義臉色慘白,戰無命的臉色也變了,他沒想到這老頭子看上去仙風道骨的,卻如此無恥,竟然以此相逼,顯然他看出了戰無命的弱點。

        用賈青和顏義拿捏戰無命。而烈文修也無話可說,畢竟賈青和顏義二人確實與役獸宗無關,而且白衣老者還說了,給役獸宗的面子不和戰無命計較,看似賣了他一個人情,卻又給他們下了一個套,若是他烈文修要管賈青與顏義的事情,就是不給靈劍宗面子。

        雙皇相爭,很有可能牽涉到宗門利益,那時只怕……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