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現言小說 >各活各的 > 第七章 天下本無事
        第七章 天下本無事
        作者:李金芳   |  字數:4341  |  更新時間:2015-05-09 17:16:01  |  分類:

        現言小說

        丁小柏說這疼那疼的,沒辦法,只好住院觀察。

        因為是領導夫人,不,是前領導夫人,所以住的是單間,可是這卻更助長了丁小柏的囂張氣焰,只要屋子里沒有醫生護士,她就不斷聲地罵錢正奎,她說他不管她的死活,如果不是自己還算清醒,就是死了也沒人知道。丁小楓聽不過,就說:“姐,行啦,大哥不是出差了,沒辦法呀。聽到你磕了不也連夜奔回來了,你還要咋樣呀?”

        丁小柏沖小楓瞪眼,說她吃里扒外,自家姐姐都這樣了,還向著外人說話。丁小楓讓她說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特別不自在。錢正奎抬起布滿血絲的眼睛望了眼小楓道:“哎,這房地產業事太多,就干下這一年來,趕明年把這差辭了,那樣我就有時間了?!?/p>

        看著丁小柏又想發作,錢正奎忙說,“小楓,你去護士站看看化驗單出沒出來?”丁小楓答應著往外走,她知道這是錢正奎怕她在屋子里難堪,故意支使她出來。走到門口,只聽里面丁小柏又在大吼大嚷:“呸!你愛辭不辭,你還以為我稀罕呀!”小楓想,姐姐太過分了,錢正奎好歹也是個有身份的人,她就這樣罵來罵去的。繼而又憤憤地想,即使錢正奎有個把紅顏也是應該的,也是被姐姐逼的,她又想起了一連看到兩次同姐夫待在一起的女人了——那個女人,頭發長長的,在腦后一蕩一蕩的,很好看。

        丁小楓到護士站一問,化驗單還沒出來,又不想回到充滿火藥味的病房,便想到樓下透透氣。剛到電梯口,卻見杜鵬程提只大果籃剛好從里面出來,小楓退也不是,進也不是,尷尬地笑一下,叫聲杜總。杜鵬程戴個墨鏡,像個黑社會打手,見了小楓,忙摘下眼鏡,并伸出了手。見人如此熱情,沒辦法,小楓只好把手遞過去,杜鵬程緊緊攥住。

        小楓去接杜鵬程手里的果籃,杜鵬程呵呵笑了兩聲,也沒撒手,兩人就這樣一人一邊提著,別別扭扭地到了病房門口。門是關著的,里面隱隱傳出丁小柏的叫罵聲,小楓覺得很難堪,她重重地敲下房門,罵聲停了,小楓推開門,把杜鵬程讓了進去。

        丁小柏往外欠下身子,算是打了招呼。

        杜鵬程告辭時,錢正奎要小楓送一下。

        丁小楓不得不跟隨杜鵬程走出病房門,送到電梯口,可電梯不知在哪里卡了殼,遲遲下不來。小楓心急火燎的,接連按了好幾遍開關,好不容易下來了,到了他們所在的九層卻沒停,直接下去了——小楓哭的心都有了。

        在等電梯的過程中,兩人沒說話,杜鵬程卻不時投過來意味深長的目光。

        小楓心急如焚。

        杜鵬程卻在享受這一時刻,他覺得這個女人就連著急的樣子都那么好看,他只盼著電梯永遠不來才好呢。

        謝天謝地,電梯門終于開了,這時有好幾個人蜂擁而入,終于,在最后一刻,杜鵬程邁進了電梯間。

        保潔正在拖地,走廊里彌漫起一股難聞的來蘇水味,小楓覺得堵得慌,就跑到走廊盡頭推開窗子吸了幾口氣,這時有信息進來,一看是杜鵬程:“晚上一起吃飯吧?!?/p>

        小楓不知道該咋回,想了一下,便倚在墻角上回短信:“杜總,謝謝你,我得陪我姐,等有時間我請你吧?!?/p>

        信息又來了:“可要說話算數喲,我可等著了?!?/p>

        滿以為短信到此為止了,可沒料到一分鐘不到,鈴聲又響了,還是他:“小楓,看你挺疲憊的,要不,我接你出來找個地方放松一下吧?!?/p>

        丁小楓:“謝謝杜總,不必?!?/p>

        杜鵬程:“出來吧,我在樓下等你?!?/p>

        小楓無語,她沒回,她也不知道咋回,有那一百萬在那擱著,語氣重了不好,輕了會讓人想入非非,那就干脆不回,裝沒看見。

        可是,手機卻不會偷懶,依舊過一會兒就嘀一聲,過一會兒就嘀一聲,十幾分鐘后,終于消停了,小楓這才滑開蓋子,看杜鵬程發來的七八條信息。杜鵬程一條一條說得很露骨,總之就是對小楓的贊美,還有對那天晚上的回味,大體是說那個夜晚令他回味無窮,小楓是他所見過的女人中性商最強的女子,他感受到了她的渴望,如果給他機會,那他保證會令她滿意的。

        “不要臉!”小楓在心里罵道,隨后便顫抖著手把這些信息刪除了。

        住院第二天,錢正奎又從心理科找了個專家過來會診,那專家說丁小柏患的是焦慮癥,更年期的一種,開了一大堆藥,有助睡眠的,有調理神經的。專家說,這個時候多運動,多參加點社會活動,可以有效地轉移注意力。錢正奎說,“嗨,要不去老年大學吧,那里人挺多的,琴棋書畫都有,還有老年合唱隊,小柏不是喜歡這個嗎?”

        丁小楓聽了眼睛一亮:“對呀,姐姐年輕時就是個文藝分子,去老年大學正對路?!?/p>

        可丁小柏是咋說的,她把啃過的半個蘋果“啪”地扔到地上,說:“錢正奎你到底安什么心,你把我跟那些老頭子老婆子攏到一起,你什么人呢?”

        “你看……”錢正奎無可奈何地看向丁小楓,苦笑了一下。

        丁小柏留院觀察了兩天,第三天上午就出院了。錢正奎不能老在家里守著她,在出院的最初幾天里,小楓便把主要精力都放到了姐姐這邊。

        這天,小楓買菜回來,一進門便見家里來了兩個客人,一個是對門李姐李秀琴,還有個瘦瘦巴巴的六十多歲的女人,那是祺佳的媽,當然,這個時候的小楓還不認識她。李秀琴是天津人,快人快語,見小楓進來,便說道:“呀,妹妹忙活著呢?!?/p>

        丁小柏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算是做了回答。

        小楓換好鞋,把菜放下,過來同她們打了招呼,見姐姐沒沏茶,又為她們一人沏了一杯茶端過來,然后便坐下聽她們說話。

        這幾天,丁小柏按時吃大夫給開的抗焦慮的藥,情緒還算正常,昨天,小楓就趁機囑咐了下她,要她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不要說,不要一梭子把家里那點事都抖出來,不要不管當著誰的面動不動就嚷嚷姐夫,疑神疑鬼的,對夫妻感情一點好處也沒有。

        今天,姐姐的回答,令小楓很滿意。

        李秀琴聽了直感嘆:“幸虧是磕了額頭,要不磕了后腦那就麻煩了,老錢又沒在家。小柏,不是我說你,你說這鈔票多少是個夠?要我說呀,你就別讓老錢在外干了,你說人家讓你退休是為啥呀,不就是讓你歇著,頤養天年,可你們兩口子倒好,八輩子讓錢缺著了還是咋的,剛卸了磨,就又套了枷?!?/p>

        小楓聽著別扭,又不好插嘴,這個李姐,這個時候說這些話有什么用,不凈給姐姐添堵么?

        果然,丁小柏撇撇嘴,一臉苦相道,“讓他在家待半天,他保準憋出毛病來,我呀,天生就是個苦命,唉!”

        小楓安靜地聽著姐姐和李姐啦呱,那老太太沒大插話,小楓覺得她似乎對自己更感興趣,老用眼睛的余光往她身上瞥。坐了會兒,小楓覺著別扭,就起身笑道,“你們聊著,我去廚房收拾一下?!?/p>

        小楓剛轉過身子,突然被丁小柏叫住,她指著老太太說,“小楓,不認識吧,這是你安姐,在四號樓住,平時我們老湊一塊打牌的?!?/p>

        小楓覺得,管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婦人叫姐挺好笑的,可不這樣稱呼也不行,丁小柏咋稱呼她也得咋稱呼,和姐姐在一起,確實有時候是挺尷尬的。

        小楓微微一笑,叫聲“安姐”。

        那女人上下打量著小楓,雖然也是帶著笑容,小楓卻覺得哪里不對頭,是她的眼神不對頭,審視的眼神,有點冷,好像還帶著刺,怎么回事,這個老安姐?

        打過招呼,小楓剛想轉身,卻見丁小柏一拍巴掌說:“對了,老安呢,我差點忘了,那天還多虧了佳佳對象幫忙呢?!?/p>

        “佳佳對象?”老婦人從小楓身上抽回目光,滿臉狐疑地看向丁小柏。

        “啊,就是新女婿呀,畫家。嗨,你還別說,還真不錯,佳佳可真是找著了?!?/p>

        “什么,他幫啥忙?”

        小楓預感到了不妙,此時她已斷定,這個老安,安姐,就是祺佳的媽媽。

        想制止已來不及了,也沒法制止,丁小柏早已說開了:“我早還不知道,原來佳佳對象跟小楓是朋友,那天晚上他們一塊吃飯來著,我給小楓打電話,他就跟著一塊來了,還別說,那天還真虧了他,我疼得齜牙咧嘴的,小楓還暈血,幸虧佳佳對象跑前跑后的?!?/p>

        小楓急得差點跺腳,姐呀,你得瑟啥呢!

        聽了丁小柏這一番話,祺佳媽只覺胸口鈍了一下,像被誰撕開了一道口子,登時臉色就變了,簡直要氣炸了肺,這小蹄子,果真跟趙西迪有一腿!

        “怎么了,老安?”見祺佳媽如此模樣,丁小柏和李姐不明所以。

        祺佳媽不愧是前宣傳部長夫人,世面是見過一些的,又記起了老頭子囑咐的話,便按捺住氣憤,攥起拳頭按住額頭,輕輕吐出了幾個字:“哦,頭疼病犯了,得趕緊回家吃藥去?!?/p>

        丁小柏跟李姐面面相覷。

        “咣當!”祺佳媽摔門而去。

        丁小柏和李姐大眼瞪小眼,止不住地犯嘀咕,這個老安咋回事,早也沒見她有頭疼病呀?

        祺佳媽怒氣沖天地回到家,往沙發上一癱便哭開了,一邊哭一邊罵。祺佳爸正看報紙,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問道,“誰惹你了?罵誰呀這是?”

        祺佳媽抹把鼻涕眼淚,恨恨道:“丁小柏她妹!”

        一聽這話,祺佳爸頓覺情況有點嚴重,忙摘下老花鏡道:“啊,你見著丁小柏她妹了?她是不是來她姐姐家被你看著了,你是不是吵吵人家了,我說你這個老婆子,丟不丟人,是在丁小柏家,還是在外面????”

        祺佳媽打斷他,“你知道啥呀,還嘮叨,你知道那天咱佳佳受了多大的委屈呀!”

        “哪天呀?”

        “就是佳佳沒在家住的那天,她電話里說跟趙西迪在一起,說他喝多了,不能過來吃水餃了,其實那晚,趙西迪根本沒在家,佳佳是怕我們擔心騙我們的,你說她一個人在趙西迪那兒,心里該多苦呀!”

        “沒在家?那他在哪兒?”祺佳爸納悶。

        “他呀,跟老錢小姨子在一起!”祺佳媽咬牙道。

        “老錢小姨子?真的?”祺佳爸急問,“誰見了?”

        “還誰見了!”祺佳媽扭過身子,“是丁小柏親口說的?!苯又?,她便把剛才丁小柏所說的話又復述了一遍,繼而憤憤說道,“真是便宜那小蹄子了,要不是李秀琴在場,我非扇她個大嘴巴不可!”

        祺佳爸雙手環臂,低下頭,在客廳里走來走去。

        “你倒是說話呀,有啥辦法沒?”祺佳媽小心問道。見這架式,她知道祺佳爸是在發愁了。

        祺佳爸依舊不語。祺佳媽把心里的火氣壓了又壓,還是沒壓住,大聲喊道:“別晃來晃去的,我眼疼!”

        良久,祺佳爸頓住腳,緩緩說道:“依我推測,這事沒你想象得那么嚴重?!?/p>

        “啥,還沒我想象的嚴重?”祺佳媽聽了差點跳起來,“咋著叫嚴重,???那趙西迪是在夜不歸宿呀,他把佳佳扔一邊,跟丁小柏她妹在一起呀,這是什么性質,啊,你給我說說!”

        祺佳爸徐徐道來:“是,他是跟丁小柏她妹在一起,可他做什么了,誰見他做出格的事了?沒人吧?他不就是幫了個忙,同丁小柏她妹一起把丁小柏送到醫院,又在醫院里折騰了多半宿,然后就回家了么?”

        “這……”祺佳媽一時語塞。

        “你呀,就是瞎緊張,這能說明什么呀,我看呀,就說明了一點,就說明趙西迪做了個好事,是個好人。你說哪個男人聽說別人有了難處,不也得給幫個忙么,這有什么?這叫助人為樂!”

        “可……”祺佳媽見老頭子說得頭頭是道,一時也找不到理由反駁。

        “可什么!那宿的事,佳佳又沒說啥,你沒見她第二天回來心情大好嗎,兩人都沒啥了,你來湊什么熱鬧!”

        被老祺這么一說,祺佳媽覺得心里的氣也消了大半,邊琢磨邊說:“你還別說,我看丁小柏她妹那人不驚不詐的,倒也文靜,也不似那種瘋瘋癲癲的隨便女人??晌铱偢械綋?,你說咱佳佳會不會受委屈呀?”

        “你呀你!說你句啥好呢?”老祺用手點點祺佳媽,“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