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現言小說 >各活各的 > 第九章 一場意外
        第九章 一場意外
        作者:李金芳   |  字數:5094  |  更新時間:2015-05-11 17:18:32  |  分類:

        現言小說

        姚茉莉蜜月回來便上了班,這天坐辦公室閑來無事,想著自己的例假都超一周了還沒來,便跑辦公樓下藥店買了早孕紙,結果顯示是陽性。姚茉莉頹然跌進沙發里,她跟郭銀川只有一次沒上保險,那一次還是在自己的安全期里。怎么會那么忖?她胡思亂想了半天,便跟主任請個假,跑小楓家尋求安慰去了。

        “真的呀?”小楓真心為好朋友高興,不由打趣道,“看這老郭蔫蔫的,沒想到還真能!才幾天呢,就讓我們姚小姐懷了孕?!庇掷岳蜃?,“馮姨肯定樂壞了吧?”

        也難怪小楓這樣說話,在姚茉莉婚禮上,茉莉媽同她說的那一席話,小楓至今還記憶猶新。那天,一對新人在臺上互換戒指,馮香蘭在臺下喜極而泣,小楓悄悄把面巾紙遞過去,老太太回頭便抓住了她的手:

        “楓呀,別笑話馮姨,高興,高興呀,總算盼到這一天了。你不知道,自從茉莉過了三十,你說我這心里……家里有個老姑娘,我總覺著是低人一等,十年,我盼了十年吶,總算是……”

        馮香蘭眼淚嘩嘩直流。

        小楓讓她哭得心里發酸,叫道:“馮姨……”

        馮香蘭擤下鼻涕,不好意思地笑,又瞅一眼臺上,接著說:“這女婿大是大了點,可厚道,老實,沒壞心眼,錯不了,對茉莉指定錯不了。明年龍年,我尋摸著,今年莉莉早晚懷上孕,明年生條小龍,我身體還行,給她帶孩子,什么也不要她管!你不知道呀,看見別人家的孩子,我有多眼熱吧!我們對門老畢家那孫子五六歲,每天奶奶地叫,我這聽著心里抓撓得慌呀——”又抓住小楓的手晃,“楓呀,你說莉莉能生吧,???明年我就能抱上外孫……你說是不是,楓?”

        馮香蘭的手心里滿是汗水,小楓覺出了老太太的緊張,便點頭,使勁點頭:“能!莉莉能!馮姨,你放心,茉莉轉年就能給你生個胖外孫!”

        姚茉莉搖頭說沒告訴她媽,小楓便批評道:“不是我說你,你說你這閨女做的,這等好事還不趕緊告訴老媽,你知道她有多盼呢!”

        “我知道?!?/p>

        小楓瞪眼:“知道咋還不快告訴她?”

        姚茉莉不動。

        “整個一死肉不爛!”小楓不由火起,從姚茉莉手里一把奪過手機,“你不打是不?好,我打!不就懷個孕么,真沒見你這樣的!”說畢便滑開蓋子翻找電話,姚茉莉見小楓真要打,也急了,把手機奪過來,哭喪著臉道:“小楓,你別添亂了好不好!”

        姚茉莉把手機扔一邊,扳過小楓的肩膀,直視她:“親愛的,陪我去醫院?”

        “做B超?看是男是女?才多大一點點呀!”小楓聽了不覺好笑,伸出小拇指比劃下,“那個小人有這么大?”

        “親愛的,我要去流產?!币岳蛞蛔忠活D。

        小楓聽了這話驚得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啥?啥?做流產?有沒有搞錯呀?”不待姚茉莉說話,又問,“郭銀川是不是抽煙喝酒了?”

        “沒?!?/p>

        小楓想一下:“那,你是不是頭疼腦熱吃藥了?”

        “沒?!?/p>

        “沒抽煙沒喝酒,也沒服藥,那你八成就是瘋了?!痹谛骺磥?,這姚茉莉高齡懷了孕,實在是應該回家噼里啪啦放鞭炮的,可她倒好,竟然說出這種話,不是瘋了又是什么?

        姚茉莉松開小楓肩膀,吐出一口長氣道:“小楓,別猜了,什么也沒有,我就是不想要這個孩子?!?/p>

        小楓愕然,在屋子里走來走去,走一會兒又頓住,“既然你不想要這個孩子,那你跟人家郭銀川懷孕做啥?”

        姚茉莉皺眉道,“誰想懷來著,這不是一場意外么?”

        “好好好,權當是一場意外?!毙髯聛?,“那你說說你不要孩子的理由?!?/p>

        姚茉莉正襟危坐:“好,你聽我說啊,我年紀一大把了再弄個孩子,成何體統呀?待幾年送孩子上幼兒園,別的孩子媽媽個個年輕漂亮,我們家孩子呢,他的媽媽滿臉皺紋老氣橫秋的,對我們家孩子是不是個摧殘呀?他幼小的心靈得受多大傷害呀!你說我這做媽的,明知道我們家孩子會受傷害卻還要把他生下來,那我豈不是在犯罪呀?孩子長大了會恨我的……”

        “得得得!”小楓被姚茉莉說得哭笑不得,打斷她,“這都哪兒跟哪兒呀!謬論,一派胡言!”

        姚茉莉繼續:“其實,我不想生孩子還有一個理由,也是生生讓我表姐嚇的?!?/p>

        “你表姐?”小楓不解。

        “啊,我表姐頭胎生一丫頭,四十那年又生一個,我結婚時她也拖家帶口地來了,我跟表姐兩年沒見,你猜怎么著,她是慘不忍睹呀,老得都快趕上我媽了?!?/p>

        “得得得,表姐是表姐,你是你,表姐不是在農村么,她的條件能比得上你!”小楓白了她一眼,“再說,你生了孩子,也見不得是自己受累,你看馮姨身子骨還那么硬朗,還不搶著幫你帶呀!”

        姚茉莉不吭聲。

        “你倒是說話呀!”

        姚茉莉抬起臉欲言又止,擺出一副可憐相:“小楓,那誰,又給我打了個電話?!?/p>

        “誰?不就米家其那渾蛋么,那小子打電話做什么,要同你言歸于好?還是他要離婚娶你?”

        “不是。他,只是向我道了個歉?!?/p>

        “啊,那渾蛋給你道了個歉,你就又魂不守舍了,又想移情別戀了是不是?姚茉莉我告訴你,我就知道你心里想啥,現在你想搞那一套的話行不通了,你結婚了,你是有夫之婦了?!闭f到這里,小楓頓住了,這話她何嘗不是說給自己聽?丁小楓呀丁小楓,還說人家姚茉莉,你難道不是這樣么,身為一個有夫之婦,還同趙西迪……小楓回過神來,加重語氣又說:“你再同那渾蛋拉拉扯扯的話,就要受道德譴責了!”

        小楓的氣勢壓倒了姚茉莉,她小聲嘀咕,“瞧你說的,我沒想這些?!?/p>

        “那你怎么懷了孕又想流掉?你想想,你懷個孕你容易么?你給我說說,如果不是那渾蛋又給你灌了迷魂藥,你怎么要流掉孩子?”

        “流不流孩子同小米無關,我也知道我跟他是再無可能了,只是……”

        “只是什么?”小楓緊盯著姚茉莉的眼睛。

        姚茉莉嘆口氣:“其實,我和老郭的婚姻,我頂頂沒有信心了,我跟他結婚,完全是為了我媽?!庇痔樛?,“你不知道,小楓,在馬爾代夫度假的時候,住在面朝大海的海景房里,我就想,如果我身邊這個人是小米該多好??!每當起這個念頭的時候,我心里也覺得挺對不住老郭的,可是,還是會止不住地胡思亂想?!?/p>

        小楓看了姚茉莉半天,道:“別傻了,茉莉,你都多大了,再不生可真就晚了,快把腳落到實處,生個自己的孩子,要不你老了,沒個自己的孩子,該多可怕呀?”

        “能有多可怕?我就知道弄個孩子才算是可怕呢!”姚茉莉不屑。

        見姚茉莉執迷不悟,小楓氣得都快說胡話了:“你不聽是吧,那你就作吧!這孩子是上天賜給你的,你流掉就甭想再懷孕了,不信你就試試?!?/p>

        姚茉莉低頭沉思了會兒,說道,“親愛的,你別生氣,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我這心里確實是真沒做好準備,這事我先聽你的,先不去醫院了,可你也要為我保好密,千萬別讓我媽知道?!?/p>

        姚茉莉走后,小楓越想越害怕,她怕茉莉一時沖動跑去醫院做了流產,思來想去,覺得想要打消掉她這個念頭,力度最大的當屬她媽馮香蘭了。想到此,便噔噔噔下了樓直奔門口小超市,進了超市買了兩箱“特侖蘇”,提著就去了茉莉媽媽家。

        女兒終于嫁了人,馮香蘭舒心了不少,近來心寬體胖,這會兒正要出門去小區廣場跳舞,見小楓來了便熱情地把她讓進屋。

        兩人寒暄了幾句后,小楓便直言相告:“馮姨,茉莉懷孕了?!?/p>

        “真的呀?”馮香蘭激動得不知道該干啥,忙剝只香蕉遞給小楓,又拿個蘋果塞給她,“你吃,吃呀,楓?!彪S后便手忙腳亂地拿手機,小楓知道老太太要打電話給女兒,便一把抓住她的手,“馮姨,別……”

        “咋?”馮香蘭不解,她正沉浸在興奮中,一點都沒注意小楓臉上的表情,“我得給這丫頭打個電話,問問她想吃些啥?告訴她,這個年齡懷個孕不容易,不比年輕人,不能圖省事再吃那些垃圾食品了,得補?!?/p>

        見馮香蘭如此興奮,小楓真不忍心將姚茉莉不要孩子的想法說出來,但不說還是得說,因為現在能阻止姚茉莉的只有她媽了。想到此,小楓便握住馮香蘭的手道:“馮姨,先不忙著電話啊,我先告訴你個事……茉莉,她不想要這個孩子?!?/p>

        “???”馮香蘭呆了,然后便小心問道:“是不是查出來畸形呀?”

        小楓邊搖頭邊發愁,這姚茉莉不生孩子的理由該怎么說呢?正想著,只見馮香蘭騰地站起來,“是郭銀川不同意是不是?茉莉是不是說郭銀川不樂意?”小楓還沒顧上說話,馮香蘭又說,“難怪他不樂意生,是,他有兒子,有自己的親骨肉,有人給他養老,他就不管我們莉莉了,好個郭銀川,看著一副老實樣,還挺陰的啊?!?/p>

        馮香蘭在客廳里邊走邊罵,小楓一邊為無辜的郭銀川叫屈,一邊想著該怎么開口。過了一會兒,見馮香蘭罵得有點累了,聲音也不似剛才那么大了,便起身把她拉沙發上坐下,一五一十把剛才姚茉莉說的話說一遍,馮香蘭聽了好半天沒說話。小楓心里暗暗著急,真是可憐見兒的,這老太太又遭打擊了。果然,馮香蘭呆了會兒,眼圈一紅突然哭了起來:“楓呀,我是個啥命呀,咋生了這么個不省心的閨女喲?!?/p>

        小楓小心地想著措詞,道:“馮姨,你千萬別著急,茉莉這不還沒流產的嘛,咱們還得想想辦法呀?!?/p>

        “是得想想辦法?!瘪T香蘭止住哭泣,抓住小楓的手,無助地說道:“這事我得找郭銀川吧?要他做工作?”

        “這事吧,我想還是先別告訴郭銀川?!?/p>

        “為啥?”

        “你想呀馮姨,這郭銀川有兒子,他兒子都二十多了,他真的不一定想再生一個,如果茉莉不想生,不還正中他下懷?!闭f到這里,見馮香蘭臉色又要變,小楓便話鋒一轉說,“郭銀川也不見得是不想生,咱這是打比方啊,他有兒子,再加上茉莉不想生,他對茉莉又是言聽計從……”

        “我知道了,這事的根兒還是在茉莉身上,我這就叫她回來,我有辦法對付她?!瘪T香蘭氣得嘴唇發抖,邊撥電話邊道:“楓,你甭擔心,我知道她怕我知道她懷孕這事,她怕我攔著她,我不說你說的,我說我看出來的,我就不信我制不了她,我就不信我抱不上外孫……”大概是接通了,便撇下小楓對著電話吼:“丫頭你聽著,你給我回來,立刻!馬上!”

        瞧這老太太火氣大的!趁馮香蘭打電話的空,小楓忙打了手勢告辭出了門。三十六計走為上,老太太說不把自己出賣出去,誰信呢?姚茉莉肚里的孩子還只是個小小胚芽,老太太說自己看出來的,哄孩子呢?趕緊走人,若被姚茉莉碰到,還不得把自己吃了。剛走到樓下,姚茉莉電話便追來了,小楓嚇得一哆嗦,姚茉莉的聲音震耳欲聾:“你這個叛徒!”

        “嘻嘻,茉莉,什么叛徒,諜戰片看多了吧?”小楓裝得若無其事。

        “裝,你跟我裝!”

        小楓輕輕打開車門坐了進去,“茉莉呀,我知道你心情不好,要不這樣吧,我請你吃飯吧?還在單位吧,一會兒我去接你啊?!?/p>

        “別給我玩陰的!說,咋給我媽告的密?”

        “茉莉呀,我這人一向光明磊落呀,我哪會兒玩陰的了?還告密?說啥話呢?”小楓邊同姚茉莉之乎者也著,邊輕輕地擰開了點火開關,雖然萬分小心,但汽車的轟鳴聲還是被姚茉莉捕捉到了:“不要狡辯了好不好?現在你就在我媽樓下是不是?做了叛徒還想溜,哼!”

        “茉莉呀——”小楓徹底投降了。

        “好你個丁小楓,大叛徒!你等著,看我過去不收拾你!”

        眼看罪行敗露,小楓便不再拿捏了,嬉皮笑臉道:“等你是傻瓜!”

        姚茉莉恨得牙根癢癢:“丁小楓——”

        小楓不再理她,切斷電話,一加油門趕緊開溜。想象著過會兒母女大戰的宏大場面,不禁笑出了聲。雖說這場戰爭是由她挑起的,但小楓內心卻一點也不內疚,她知道有了馮香蘭的加盟,姚茉莉肚里的孩子算是安全了。

        誰說戰爭都是邪惡的,起碼這場戰爭便是正義的!

        雖說自認為是挑起了一場正義之戰,但整個下午小楓都六神無主的,好歹挨到晚上,不敢給姚茉莉打電話,怕挨罵,就查了馮香蘭家座機,試著撥了過去,想先問問情況。

        “楓啊,正想給你個話呢,成了?!瘪T香蘭的聲音聽起來疲勞嘶啞,卻透著股子快活。

        “???茉莉她答應了?好,這就好?!毙饔芍缘馗吲d,聽著馮香蘭疲憊的聲音,小楓猜想,這老太太為了說服女兒肯定費了不少唾沫星子。

        小楓同馮香蘭剛剛掛斷,就聽房門被人砸響,從貓眼一看,姚茉莉正兇神般站門口。小楓硬起頭皮開了門,姚茉莉進屋就是一頓劈頭蓋臉:“丁小楓你什么人呢,這回你算是滿意了啊,你把我媽搬出來,你把我可整慘了!你陰謀得逞了??!不怕我把你罵死!”

        “莉莉……”小楓賠著笑臉,“別不領情啊,不為你好嗎?”

        “呸!就不領情!要領情你讓我媽領去!”

        小楓知道姚茉莉的脾氣,心想罵過了也就罵過了,早晚她會理解的。過了一會兒,趁姚茉莉喘氣的空當,小楓便問郭銀川在不在家,這事他咋說?姚茉莉說他去省行開會還沒回,他知道不知道有啥,我要不想要就不要,他還能做得了我的主?小楓知道,這姚茉莉壓根就沒看得起郭銀川,本想給她兩句,但看在她一個高齡孕婦的面上,話到嘴邊還是咽回去了。

        姚茉莉接著說:“我媽不是逼我么,她說我做流產她就跳樓,成,我不做手術,我不去醫院做流產,我做一個孝女,可我跌一跤,成吧?我摔一跟頭,成吧?我還就不信,誰還能擋著我摔跤跌跟頭,真是的!”

        小楓被她嚇蒙了:“茉莉呀,你可不許胡來呀!”

        “我不胡來,我聽話,可我就想摔跤跌跟頭,我趕明兒就去摔跤跌跟頭去!”

        聽了這話,小楓差點氣背過去。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