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現言小說 >各活各的 > 第十一章 你們認識
        第十一章 你們認識
        作者:李金芳   |  字數:5780  |  更新時間:2015-05-13 17:23:34  |  分類:

        現言小說

        雖然聽不清他們說什么,但能看出祺佳臉上羞憤的表情,而開著車窗同她一路磨嘰的男人則是副嬉皮笑臉的樣。小楓暗暗替祺佳著急,祺佳呀,你走快兩步行不?但是很快她便發現,祺佳走多快,那車也跟著走多快,她根本甩不掉他。怎么辦?被流氓纏上可不是鬧著玩的!小楓覺得自己不能再袖手旁觀了,再不出手就太不仗義了。于是,在祺佳經過她車的時候,小楓按下車窗喊了她的名字。

        祺佳“哦”了一聲轉過頭來,幾乎未加考慮,拉開車門便坐了進去……

        后面的魯建剛要崩潰了。在祺佳開門的瞬間,打死他都不會相信的是,開車的人竟是那天同趙西迪在“絲路印象”吃飯的女人。雖然還不能確認那女人同趙西迪有何奸情,但憑直覺,他覺得他們兩人的關系肯定非同一般??裳矍暗那榫坝衷撛趺凑f呢,祺佳未加思索就上了車,這說明她們認識,而且還很熟。魯建剛千思萬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只好眼睜睜地看著這輛車在他面前慢慢調頭,打轉向,然后向南駛去了。

        丁小楓車里,氣氛有些尷尬,祺佳有些后悔,剛才是太急于甩掉魯建剛了,其實不甩掉他,他又敢怎樣?她怕丁小楓問剛才發生的事,還好,丁小楓沒問別的,只是問她是不是回家?在得到肯定答復后,丁小楓便小心翼翼地調頭往蓮花小區方向開了。

        雖然空氣有點悶,但必要的客氣話還是要說的,祺佳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她不想被這個女人看出任何端倪,她說真是麻煩了,又得讓你繞回去。小楓忙道別客氣,我也順便到我姐家去一趟。

        然后兩人又靜默了。

        此時的趙西迪已經站到了大門口,他四下一打眼,便看到了那輛紅色“別克”調頭往南駛去,雖然有些模糊,但他還是認定就是那女人的車。他幾乎是下意識地把手機掏出來,手機通訊錄里第一個號碼存的便是丁小楓,內心的激動使得他未加思索便撥了出去。

        車上,想心事的祺佳突然“啊”了一聲,然后便從屁股底下掏出一個手機,此時,費玉清婉轉的歌聲也響了起來——剛才小楓把手機扔在副駕位子上,祺佳上來以后就一屁股坐在上面,因為她正心緒不寧著,竟然也沒有感覺硌得慌。

        小楓以為是姚茉莉打來的,從祺佳手里接過來,看也沒看就摁開了:“說,聽著呢?!?/p>

        “小楓!”

        天,竟然是他!小楓偷了人般地慌亂,她下意識地瞅眼祺佳,還好,謝天謝地,祺佳正把眼神瞄向窗外,她應該什么也沒聽到?;艁y中的小楓對著電話講:“我開車呢,回頭再說吧?!比缓?,就匆忙摁斷了。

        小楓只覺得心在怦怦直跳,說不出是緊張還是激動。

        隔了兩分鐘不到,祺佳的手機又響起,祺佳從包里拿出手機劃開蓋子,看一眼便摁掉了。

        是趙西迪的電話,祺佳不想接,也不能接,她怕跟趙西迪一說話被丁小楓聽出端倪,她不想在她面前露怯。是的,即使這個女人同趙西迪是干干凈凈的,即使自己真的是無事生非,她也不愿意被這個叫丁小楓的女人聽出些細枝末節。

        趙西迪在小區門口焦躁地走了幾圈,然后他去問門口的保安,小保安是剛換的,說剛才是有個女的,打了好幾輛車都打不上。

        “那后來呢?”趙西迪有些急。

        “后來?不知道,沒注意?!毙”0矎堉浑p無辜的眼睛說。

        問不出所以然,趙西迪就有些悻悻地回樓了,他準備待會兒再打,實在不行的話,他就到蓮花小區看看。他覺得自己今天做得有些過分。他很后悔剛才在祺佳跑下樓的時候,他沒有及時攔住她,他還有時間和心情點燃一根煙,抽了幾口,這才換上鞋子下樓找她。

        是不是自己的潛意識里希望她離開?那么,自己是不希望她留在這里了?這幾天,自己到底有沒有思念她?

        丁小楓這個女人像個魔咒一樣,幾乎把他的心靈占據了。剛才她匆匆地就把手機掛了,她在開車,不方便說話,她要到哪里去?正是下班高峰,車流很多,她不會碰著蹭著吧?

        丁小楓開慢車不行,這一點趙西迪一瞅一瞄心里就有數。

        小楓見祺佳一直望著外面的霓虹燈出神,不能這么干坐著,既然是在自己的車上,那么自己就是主人,就該大度些。想到此,她便主動打破了寂靜:“小祺,最近忙什么?”

        祺佳回過神來:“瞎忙唄。你呢?”

        兩人不咸不淡地聊著,幸虧路不算遠,不一會便到了蓮花小區,祺佳要丁小楓在二號樓停下,二號樓就是丁小柏所住的那幢樓,小楓堅持要送她到四號樓下。祺佳說什么也不讓,小楓只好在二號樓下停下了,祺佳下車后,小楓便把車調過頭來,她早早地調頭是為了等會兒走的時候省事。開車開得這么久了,小楓的倒車技術還是不行。她摁開車窗,眼觀六路,還是差一點跟一輛停得有些不是地方的奧迪刮蹭了,嚇得她出了一身汗。倒好車,從后視鏡里她看到祺佳又從四號樓的樓道里拐了出來。祺佳在樓道口站了一會兒,然后走上了小區的通道。正是新聞聯播的時間,小區通道上人很少,祺佳的步子很慢,好像是故意在磨蹭時間,小楓坐在座位上從車窗里望著這個職業女性,難道她真的跟趙西迪鬧了別扭?

        小楓又往小區通道上看了幾眼,新聞聯播已過,院里散步的人多了起來,她沒有發現祺佳的身影。

        其實,這個時候祺佳已經不在通道上走了,此時的祺佳正坐在一篷冬青后邊的一張連椅上,她在考慮著今天晚上該怎么辦?在車站的時候,她打電話給媽媽說,她直接去風荷苑了。祺佳媽媽可以意會,女兒是要去男友那邊過夜了。如果這個時候她回家沒法跟父母交代。

        祺佳有些為自己剛才的沖動后悔了。她現在才明白,鬧了半天,除了蓮花小區和風荷苑,她竟然無處可去。

        那就去酒店住一夜?可是上去酒店住,萬一碰上熟人又該怎么說?

        祺佳也很后悔剛才沒接趙西迪的電話,現在她也不好給趙西迪打電話。祺佳想,也許,趙西迪只是那么一說,他并沒有什么惡意,她是多心了。即使趙西迪是故意的,他是不滿的,那么她祺佳就會為這離開他嗎?不會的,絕對不會的,那么她就不應該使小性。三十二歲了,祺佳已經沒有了耍小性子的資本了。

        而現在,到這個地步,祺佳該怎么辦?

        此時的趙西迪正開車進入蓮花小區的大門,他貼路邊停下,想最后再給祺佳打個電話,如果再不接他就上樓。電話竟然通了。

        趙西迪心里豁然一亮:“祺佳,你沒事吧?”

        祺佳道:“沒,沒事?!?/p>

        趙西迪問:“你到家了嗎?”

        “……”

        趙西迪催促:“你說話呀,不要讓我著急,好嗎?”

        祺佳道:“還沒進家門,我在院子里?!?/p>

        趙西迪說:“院子里,哪兒呢?我也到了,怎么沒看見你呀?”趙西迪邊說邊下車,往四下搜尋。

        祺佳聽到趙西迪已身在蓮花小區,突然感到非常委屈,眼淚就掉下來:“我在……”話未說完,便看到了趙西迪,然后她向男人小跑過來,像個撒嬌的孩子似的,一把便挽住了趙西迪的胳膊,趙西迪用另一只手拍著她的肩。

        遠遠看著這溫情一幕的小楓,覺得心忽悠了一下,不知怎的,她觸動了大燈開關,燈柱瞬間就打向了前方。

        這邊的趙西迪被照得瞇下眼睛。

        趙西迪同小楓的車是相對而行的,他要到前邊開闊地上去調頭。小楓知道自己的大燈打著,晃著趙西迪的眼睛,他不會看出她來,但是在兩車交錯的時候,為了安全起見,她還是不得不把車速降下來。就是這時候,趙西迪跟小楓都側了下頭。當然,小楓是有意識地側頭,而趙西迪完全是出于下意識,不管怎么說,他們看見了對方……

        小楓飛快地扭過了頭,一加油門“唰”地出去了。趙西迪卻愣了,小楓的車過去后,他還是不錯眼珠地盯著后視鏡,直到小楓的車出了小區門,上了大路看不到為止。這一切祺佳都沒有發現,如果她稍微有心一點兒,她會感覺到趙西迪的車速是如此緩慢,如果她稍微抬起頭看看趙西迪的表情,她就會發現一些什么。此時的祺佳,沉浸在失而復得的幸福中的祺佳,什么異常都沒有發現,她只是一張一張地抽著紙盒里的面巾紙,她一門心思地把眼睛鼻頭擦干凈,她想讓趙西迪看到一個干干凈凈的面容。

        小楓在回家的路上,在心里一直發著狠:探親探親!

        現在沒什么比探親更迫切的事情了。她想第二天便去北京探親,這一刻,她有說不出地思念儲紅兵。但是第二天一早,還沒待實施她的探親計劃,姚茉莉便打來了電話,她說昨晚在她媽家不便多說,現在她要把天機泄露給她。

        姚茉莉說,這周二是郭銀川生日,她要給他搞一個生日派對,順便把自己懷孕的事情向外公布。她說郭銀川是個愛面子的人,她這一當場向外宣布,那么他勢必會打落牙齒往肚里咽,就沒法再反對了。

        “這成么?”

        “成,保管成,讓他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p>

        “這招陰不陰呀?”

        “啥叫陰呢?本來我還不想生的,想想他那副德性,我就生氣!生,必須生!”

        生日派對的地點選在“華府”一層大廳,自助。國慶節前夕,姚茉莉和郭銀川只是簡單舉行了一個結婚儀式就去馬爾代夫了,所以說這天的派對也有補一下婚宴的意思。

        人很多,來客中不乏海州社會名流,男人都衣冠楚楚,一看就是非貴即富,女人們的穿戴也都不同凡響,好像是來開一個時裝展覽會。小楓取了幾樣菜正想找個座位坐下,后面有人低聲說:“小楓……”

        小楓的身體無端地抖了下,是他?這兩天她拼命地寫作,拼命地讓別的事情占據著腦子,為的是要把他屏蔽掉,然而,這個聲音一出現她還是顫抖了。

        真沒出息!小楓暗罵自己。

        “這邊坐吧?!蹦莻€聲音繼續說。

        趙西迪內穿一件帶有藍條的白色襯衣,外面是海藍色的西服外套。小楓眩暈了一下,這個男人是這么令人無法抗拒!她懵懵懂懂地隨著趙西迪來到一個角落,趙西迪熱烈地看向她:“小楓,是不是寫作太勞累了?適當的時間應該放松一下的?!?/p>

        “知道?!?/p>

        “那天,我打你電話,你怎么不跟我多說話?”

        小楓想說你的未婚妻就在車上,但這些話說出來有意思么?她只有選擇不語。

        “如果我傷害了你,那請你說出來,只是你別不理我?!?/p>

        有一個人過來同趙西迪打招呼,小楓趁這個機會想偷偷溜掉,但回過神來的趙西迪卻不讓她走。

        小楓只好回過身來。趙西迪問小北怎樣?又說可以把她的畫拍下來發他手機上,他想看看小北這段時間進步如何?

        小楓猶豫道:“這……”

        趙西迪見狀趕忙說,小北這個孩子很有悟性的,別耽誤了她。是的,趙西迪說得有理,可自己真的有勇氣同趙西迪再有來往嗎?任由曖昧繼續?

        姚茉莉穿一件粉中帶綠的旗袍裙,韻味十足,同郭銀川過來向趙西迪打招呼敬酒,剛喝了一口,那邊有人喊他倆快過去,要他們出節目。姚茉莉一邊答應著,一邊沖小楓擠擠眼睛:親愛的,幫我照顧一下大畫家喲。

        姚茉莉離開后,趙西迪笑吟吟地望著小楓:“剛才談到哪兒了?唔,是小北。我是說這孩子我比較了解,還是我來帶吧,???”

        望著趙西迪勢在必得的神情,小楓不禁有些小惱火,嘴上便說:“不必了吧,小北在畫室學得好好的?!?/p>

        “這……”這回輪到趙西迪愕然了。

        與此同時,杜鵬程端著酒杯正在到處找丁小楓。因為瑣事牽絆了他一會兒,他來得就比別人晚一些。他知道丁小楓同姚茉莉是好朋友,他料定她肯定會來。

        到處都是紅男綠女,在杜鵬程差不多要看花眼的時候,終于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逮”到了那個令他魂牽夢繞的女人。他穿過人群,快步向丁小楓走去,直到跟前,才發現了丁小楓旁邊還站著一個人——他的畫家朋友趙西迪。而且看情形,他們應該一直在談著什么,還很融洽。

        他們認識?

        小楓看見杜鵬程快步過來,心中說聲不妙,不想見誰偏偏遇見誰,但想再溜已經來不及了,只有笑臉相迎:“杜總,你好?!?/p>

        杜鵬程一邊說著好好好,一邊又轉向趙西迪,“你們認識?”

        “我們,其實也是剛剛……認識?!毙鲹屜然卮?。她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下趙西迪,見他有些小尷尬,心中便有了小小的快感:哼,不要自以為是。

        杜鵬程放下心來:“小丁,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吧,趙西迪,畫家呀,海州名流,你還記得不,我辦公室里那張大畫就是出自大畫家之手,我還說過要代你向畫家求幅畫的。怎么樣,西迪,答不答應?”

        “唔,好吧?!?/p>

        小楓知道,趙西迪的心已亂了,但她還想無情下去,她轉臉面對杜鵬程,問他“荷塘月色”賣得怎么樣?杜鵬程就把小楓恭維了一番,說他那個項目幸虧小丁的宣傳策劃,要不然不會賣這么火。他小聲說:“你知道嗎,你的廣告詞寫得真是太好了,‘她還在抱怨你不夠浪漫嗎,那么,就和荷塘月色來個約會吧’?!比缓?,他又轉向趙西迪,指著小楓道,“作家呀,我說,畫家,可以讓她給你寫一篇呀,往報紙上一投,你想,那是什么成色?”杜鵬程說完便笑起來,顯然他是被自己感染了。

        在這個過程中,趙西迪一直沒說話,只是貌似禮貌地微笑著。但小楓知道,這個男人已是方寸大亂。

        當姚茉莉裊婷著身段向大廳里的小舞臺走去的時候,小楓就開始緊張起來。她敢打賭,除了她,沒有第二個人會知道姚茉莉走向小舞臺的目的。

        當那個消息從姚茉莉的嘴里說出來的時候,全場是片刻的靜寂,接著就是一片叫好聲,唯獨一個人表情復雜,就是郭銀川,但是,也只是一會兒,小楓便看到郭銀川從服務生手中拿過一束鮮花走向小舞臺,把它獻給了姚茉莉,底下有人喊,親一個親一個!郭銀川便在姚茉莉的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

        下面是一片噓聲,唯有小楓看出郭銀川的吻有些勉強。

        小楓在擔心。果然,一會兒郭銀川便找個機會把她拽到了角落里,邊擦著頭上的汗,邊說姚茉莉是在出他的丑。小楓佯裝不知情,一臉詫異道:“老郭呀,瞧這話說的!要當爹了,樂得說胡話了吧?”

        郭銀川嘆口氣,“我都要五十了,你說我再養上個孩子,爹不爹爺不爺的,這叫個什么事?”

        “好事!”小楓笑,“才幾天呢,我們莉莉就懷上了,你多能呀老郭?!?/p>

        “可……”郭銀川急得撓頭皮,頓了一下又說,“你們女人到底是咋回事呢?原本覺得莉莉風風火火、咋咋呼呼的,以為她沒耐心養小孩子,可現在看來她也不能免俗?!?/p>

        他這樣說,小楓就有話頂他了,“嗨嗨嗨!老郭你說什么呢,什么俗不俗的,合著女人生孩子,都是吃飽了撐的閑著沒事,俗不可耐呀?”

        郭銀川聽小楓不高興了,慌忙打哈哈,“小丁你可別多想,你不俗,你生孩子的時候不年輕嗎?”

        姚茉莉這時端個酒杯向這邊走來。

        郭銀川伸出巴掌比畫:“莉莉多大了,還生!”

        此時姚茉莉已站他身后,但郭銀川哪知道呀,繼續說:“小丁呀,你說莉莉是不是鬧……”話音未落,便被姚茉莉從后面一掌打下去,“郭銀川,你什么意思嘛?我生孩子是不是特丟你人?好,離婚,趕緊的,別磨嘰,姑奶奶單身半輩子了,也不怕再單過半輩子?!?/p>

        姚茉莉這招把郭銀川打個措手不及,他急得頭上冒熱氣,緊著說好話:“莉莉,你別生氣啊,我是跟小丁瞎聊著玩呢,誰不想生呀?生呀,我喜歡孩子著呢?!?/p>

        “行,這是你說的,親朋好友可都聽著呢,這是你自愿的,不是我逼你的啊?!币岳虻穆曇裘黠@拔高,已經有好事者往這邊看了。小楓沖姚茉莉使眼色,意思是要她見好就收,別把郭銀川弄得太栽面了。

        姚茉莉就是姚茉莉,一眨眼的工夫,便笑逐顏開地挽著郭銀川的胳膊挨桌敬酒去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