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現言小說 >各活各的 > 第十七章 最后通牒
        第十七章 最后通牒
        作者:李金芳   |  字數:5069  |  更新時間:2015-05-21 10:02:27  |  分類:

        現言小說

        魯建剛點燃一支煙,吸一口,又重撥過去……

        祺佳既生氣又納悶,她猜不透魯建剛這個點了打電話來到底是做什么,難道還是想重復他上次告密的內容,但這個事對祺佳來說已不再是新聞,她早有了免疫力,她知道魯建剛賊心不死,對她仍有企圖,但他不是癡心妄想么,聽說他跟他老婆的關系不太好,但那又怎么樣,即使他現在是單身又能怎么樣?她是如此愛著趙西迪,誰也不能在她跟他之間插一杠子了。

        正想著,手機又響了,還是那個號,祺佳原想不接,但又想趙西迪或許一會兒就要回來了,到那時魯建剛再繼續打又該怎樣解釋?想畢,祺佳便氣沖沖摁開,沖著里面喊:“魯建剛,你什么意思呀,無聊了是不是,你好好過你的日子好不好,咱們倆一毛錢關系都沒有了,你這人太不知趣了吧?你再打個不停的話,我就要報警了,告訴你,魯建剛,不是說著玩的??!”

        “佳佳,這么晚我打你電話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不是在騷擾你。你猜我剛剛看到誰了,告訴你啊,我看到趙西迪了?!?/p>

        “哦,是嗎?他又不是你偶像,你看到他有什么激動的?”

        “瞧你這話說的。是,我看到趙西迪不激動,但是我看到他跟那女人在一起我就激動?!?/p>

        “你有毛病吧!”一聽到魯建剛說趙西迪跟那女人在一起,祺佳心里就緊張了,但她表面上還是故作鎮靜,“不跟你胡吹了,我掛了啊?!?/p>

        祺佳嘴里一直嚷嚷著掛掉,但還是沒掛。魯建剛嘴角堆起了一抹笑意,哈,這女人上鉤了,遂不緊不慢道:“你知道那女人是誰?”

        雖說祺佳這邊沒吭聲,但魯建剛知道她在聽著。

        “就是那晚和趙西迪在‘絲路印象’吃飯的女人,也就是那天你上她車的女人?!濒斀▌傤D了下,“佳佳呀,以你的火眼金睛,竟然看不出來他們是對情人呀!”

        祺佳還是沒吱聲。魯建剛偷笑了,“佳佳,你別生氣啊,他這種人你認清了就好,犯不著為他生氣??!有啥不痛快的,跟哥嘮叨嘮叨啊?!濒斀▌傉胫φ堎p呢,只聽里面祺佳突然罵道:“放狗屁!”

        “你就權當放屁吧,只是我這里有張照片,你少安毋躁,我給你發過去??!”

        魯建剛不著急,他把剛拍的那張照片翻出來,不假思索地就給祺佳發了過去。祺佳看著那款白色手機,像盯著一盤毒蛇?!班帧钡囊宦?,彩信來了,祺佳竟然顫抖不已,手伸了好幾伸,才下了決心把它拿過來。是彩信,點開,畫面上把頭探出車窗的男人不是趙西迪又是誰?雖然是后影,她也能認出他,還有,那女人的影像雖然不夠清晰,但祺佳還是一眼認出了是丁小楓。

        祺佳頓時有天旋地轉之感,都十點多了,他卻跟她在一起,這么說一開始他就在撒謊了,他說的公務應酬是假的,原來是他們倆在一塊待了一晚上……祺佳胸口傳來難以抵制的難受,正在這時,聽到門外有動靜,是鑰匙插入鎖眼的聲音,啊,他回來了,怎么辦?祺佳聽到自己的心在咚咚跳了,會不會他一進來,自己就會對他大吼大叫?

        情急之中,祺佳抹把眼淚,快步進了衛生間……看著鏡中的自己,祺佳的眼淚又無聲地流了出來,祺佳呀祺佳,你可真是傻到家了呀!

        “祺佳?!彼诮?。

        祺佳應了聲,掬捧水拍在臉上,走出了衛生間。趙西迪在脫外套,回頭看一眼,接著便笑,“你看你看還濕著,咋不擦擦?”

        趙西迪情緒還好,剛才一路上他都在回味著小楓的言行舉止,他覺得今晚在小楓面前很有成就感,不只是因為他及時制止了小楓可能受到的傷害,更重要的是今晚的小楓對他說了好多話,向他敞開了心扉……當聽到小楓為借杜鵬程一百萬犯愁的時候,趙西迪想幫她,非常想,但是他也尊重她,她很在意這種東西,那么他便尊重她,但是趙西迪也作了個決定,他一定會不遺余力地幫小楓渡過難關,哪怕是精神上的。

        “哦?!膘骷褢?,又跑回衛生間拿塊毛巾出來,邊擦臉邊說,“回來這么晚呀,一直在喝?”祺佳的聲音很淡定,但她的一只手卻一直按壓在心口上,她怕它一不留神會跳出來。

        “哦,”趙西迪望眼墻上的鐘表,淡淡地說:“散了會兒了,只是一出飯店門又看到一熟人,他沒開車,我便繞個路把他送回家了?!?/p>

        趙西迪的話說得自然得體,聽不出任何破綻。

        祺佳覺得緊成一團的心仿佛有點空隙了,哦,他是碰巧碰到的丁小楓,他們并沒有在一起,他在飯店門口遇到了也在吃飯的丁小楓,然后便把她送回家了,推測下時間,他也就是把那女人送走就回來了……

        想著這些,祺佳便跑回洗澡間放水,邊放邊喊:“西迪,快準備準備洗澡了?!?/p>

        元旦馬上要到了,小北放假三天,可這三天該怎么過又是個問題。小楓想把儲紅兵抻回來,可紅兵的意思卻是要小楓帶著小北去北京,他說,那房子你們也該來看看的,那是咱未來的家呀。

        小楓頓一下,又說,“可小北總共放假就三天,來來回回得搭到路上了?!?/p>

        紅兵沉思一下,說:“要么,我回去,一家人團聚團聚?”小楓聽他說話的語氣,有點不高興,道,“聽你這意思是,想要我給你發邀請信還是咋的?回個家還這么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想要我磕頭跪地請你回來哦?”

        兩口子打了半天嘴仗,最后紅兵妥協了,答應回海州。

        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可沒想到的是,這天小北回家吃飯的時候,跟媽媽說,假期里她想跟同學們去東營玩。小楓一聽這話便笑了,“大冷的天你去東營干嗎?”

        “玩?!毙”闭f得很輕巧。

        “玩啥,東營有啥玩的?”

        小北說同學的朋友開了家滑雪場,他們要去玩滑雪,小北說長這么大,她還沒真正地滑過雪呢,還說同學表哥搞了超級拉風的大越野,開車拉著他們一起去。

        小楓等她說完,臉一沉說道:“要滑雪等你高考后,我帶你去東北滑?!?/p>

        小北把筷子一扔說:“那是以后的事,可我現在就想去滑雪?!倍⌒髋滤圆缓蔑?,就說這事以后再說。小北以為媽媽松口了,就老老實實地吃飯,不再說什么了。

        晚上,小楓坐在電腦前繼續寫傳記,但總也靜不下心來,看看桌上的日歷,日歷顯示今天是二十九號了,想了想,便起身去了小北屋,拉開抽屜找出了小北的身份證,身份證上的小北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唇抿得緊緊的,看起來一臉稚氣。好快呀,才不過兩年的工夫,那個稚氣的小女孩已經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還記得小北初次拿到身份證時的模樣,她摟著媽的脖子說:“媽,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了?!蹦莻€情景歷歷在目,小楓情不自禁地笑了,在身份證上親了一下,心說:小北,對不起了……

        小楓早就對那個同學的表哥心存懷疑,她老想問問他到底是什么人?但話到嘴邊,總是問不出口。搞了個大越野,男男女女還要過夜的,這還了得!

        小北屋。地上,床上,到處都攤得亂七八糟的,小北在翻箱倒柜,頭上冒出細細的汗珠,自言自語:“咦,在哪兒呢?明明是放抽屜里的?!?/p>

        后來,小北就急了,索性把兩個大抽屜倒扣到地上,“嘩啦”一聲,發卡呀,鋼幣呀隨地亂滾起來……

        丁小楓也在自己屋里拾掇著東西,她已經收拾了一個大包,現在另一個包也已敞開著。丁小楓又到陽臺上收進了剛給小北洗好的一件牛仔上衣,小北最喜歡這件衣服了……她已經打好了主意,也已經知會了儲紅兵,她帶小北去北京,而且現在就出發,立刻!馬上!開車就走,不能給小北以任何喘息之機?,F在是下午五點半,她估計進京得晚上十點了,雖然她從沒有開過夜路長途,但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倒是儲紅兵擔心了,他說:“你明天一早來吧,夜路呀,你成嗎?”

        “成?!毙髡f得信心十足,是,不足她也得說足了,說給紅兵聽,也是說給自己聽,給自己打氣,“聽人說夜路更好開,車少呀,又是一路高速,沒事?!?/p>

        “媽!”小北在屋里喊,“我身份證呢?我明明是放在桌里的,怎么不見了呢?”

        “???”小楓抬臉笑,“我這不正忙著嗎,去北京,你爸爸買了房子,咱們得去看看不是?”

        但現在的小北對北京的房子一點興趣都沒有,她的興趣都在東營的滑雪場上了,“是不是你藏起來了?”小北發問了。接著她看到了旅行包里的那件小牛仔衣,就氣沖沖地抽出來說,“收拾我的東西干什么?我不會跟你去北京的,你還是把身份證還我吧?!?/p>

        小楓不說話,實際上她還沒想好該怎么說,私藏孩子的身份證跟那些獨裁家長有什么區別?是有些過分了,但這回她就得獨裁一回,她沒別的辦法。東營是絕對不能讓她去的,男孩子女孩子結伴出行太危險了,潛意識里,小楓覺得那個同學的表哥是個危險分子,但這種危險還不能明說,不明說,那就只有不講理了——把小北的身份證藏起來,讓她無法成行。

        小北看媽媽不說話,就自己去抽屜里翻找,當然,她的翻找是徒勞的,又拽過媽媽的包包翻找,還是一無所獲,小北急得都快哭了……看小北那樣,小楓也心疼,但她沒有別的辦法,只有硬起心腸,把獨裁進行到底。

        小北帶著哭腔說:“我是不會跟你去北京的,你不讓我出去玩,我就一個人在海州,我哪兒都不去!”然后她就“嘭”地把門帶上,跑自己屋生氣去了。

        無論再哭再鬧,胳膊終是擰不過大腿,小北在徒勞地掙扎了一個小時候后,還是跟著她的獨裁媽媽去北京了。

        出發時,天已經黑下來了,說實話,小楓心里挺緊張的,畢竟是第一次開夜車,原以為晚上車少,可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小車是少了,可貨車卻多了起來,一會兒嗚嗚嗚一輛,一會兒嗚嗚嗚一輛……小北瞪大眼睛,瞻前顧后著,她暫時忘卻了同媽媽賭氣的事,不時提醒一下:“大車,大車,慢點慢點?!?/p>

        直到開出了百十公里,小楓的緊張情緒才得以緩解。

        北京的紅兵也在坐臥不安著,擔心得要死,他也不敢給小楓打電話,怕影響她開車,就給小北打電話,無奈小北手機一直在震動上,她又正高度緊張地幫媽媽看路,沒感覺出有電話進來。直到進了天津,小北才無意識地拿出手機來,一看,竟然有爸爸的五六個未接電話,趕緊打過去,里面傳來了儲紅兵差點變調的聲音:“小北呀,到哪兒了,媽媽呢?”

        小北說進天津了,媽媽開車呢,還說路上大車好多呀。小楓制止她,“別說大車多,你爸擔心呢?!毙”蓖孪律囝^,忙改口,“噢,車也不是很多,我跟老媽六只眼睛呀,你就放寬心吧。一會兒見,掛了啊,我得幫我媽看路呢?!?/p>

        “什么六只眼睛?”小楓笑,“胡扯?!?/p>

        “怎么不是六只,你兩只,我兩只,加眼鏡,總共六只?!?/p>

        母女倆一塊笑起來。

        這邊的儲紅兵掛掉電話后,也算松了口氣,剛才小北快活的聲音感染了他,可他沒弄明白小北說的六只眼睛是怎么回事,想了想,明白過來,搖搖頭笑道,“這丫頭!”正沉浸在一家人相聚的快樂中,手機突然“嘀”的一聲,不用想不用看,他就知道是誰。果然是白爛漫,她問:“儲總,夫人來了沒?”

        紅兵看看時間,回撥了過去,他準備給她做一下最后通牒。

        白爛漫的媽媽和繼父來北京了。有四五天了,白爛漫把他們安排在附近一家小旅館里。

        一周之前,白爛漫繼父老瞿打來了電話,說她媽媽崔花枝得了肝癌晚期,并把醫院的診斷報告傳真了過來,他繼父要她回去,看看下一步該怎么辦?白爛漫拿著傳真件去了腫瘤醫院,她想,如果專家說有一線希望,她也要給媽媽治病??蓪<艺f的一番話卻把白爛漫的夢打破了,專家說:“她這個病就是再治,最多也就撐個三五個月,做放化療病人是很難吃消的,你作為女兒,想想她有什么還沒實現的愿望,還是多盡孝吧?!?/p>

        在儲紅兵面前,白爛漫哭成個淚人:

        “大夫說,要我幫媽實現愿望,儲哥,我媽的愿望多著呢,恐怕是一個都沒實現,她盼著過好日子,她盼著她閨女成家生孩子,她盼著她閨女在北京扎根過日子,她盼著抱外孫子……這些我都沒給她呢,我媽太苦了?!?/p>

        爛漫媽的境遇,儲紅兵早就略知一二了,雖然內心抱有深深的同情,可儲紅兵還是不知該如何安慰她。

        白爛漫哭了一會兒,突然抬起頭來,眼睛一亮道:“對,我媽還沒到過北京呢,我來北京打拼七八年了,那幾年因為窮,她舍不得出來,這兩年又這事那事,她總是出不來,我這就打電話叫我媽來北京?!?/p>

        白爛漫媽和她繼父來的那天,是儲紅兵開車去北京站接回的,白爛漫對她媽是這樣介紹的儲紅兵:“媽,這是儲總,大老板,我朋友。媽,你看我混得人緣不錯吧,老板都親自開車來接你?!?/p>

        見女兒在北京能同這樣氣派的老板做朋友,爛漫媽當然高興,還有些誠惶誠恐:“好,好?!?/p>

        因為白爛漫租住的紅兵處是一居室,三人也沒法一同在里面住,白爛漫就把她媽和繼父安排在了附近的一家旅館里,訂了間家庭房,她就陪著她媽睡在那里了。

        紅兵拿出了一萬塊給白爛漫,說也沒啥意思,就是表示個心意,又說,“按說老人來了,又是病人,我該開車拉他們玩,可公司里事也挺多的,我也不能總走開,這一萬你拿去,出門就打車,吃飯也別將就啊?!?/p>

        白爛漫看一眼那沓錢,道:“我知道你啥意思,你拿這一萬是想做到心安,你想我媽都這樣了,以我們倆的關系,你知道應該怎么做是不是?她是病人,又是等死的病,你又有車,是不是該給行個方便?”儲紅兵想說話,被白爛漫制止,“你也甭內疚,放心,我不來麻煩你。得,這一萬我收了,讓你買個心安也好?!闭f著,白爛漫便抽過紅兵手里的錢走了。

        儲紅兵盯著白爛漫的背影半天沒說話。這事自己做得到底對不對?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