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現言小說 >各活各的 > 第十九章 不是你想的那樣
        第十九章 不是你想的那樣
        作者:李金芳   |  字數:4390  |  更新時間:2015-05-23 10:08:13  |  分類:

        現言小說

        儲紅兵拍拍女兒的手,暗自松一口氣,可這時小楓卻說話了,她是閉著眼睛說的:“別說為了我啊,今天我好歹豁出去了,你們愛咋瘋咋瘋,橫豎我就陪著了?!?/p>

        儲紅兵的心瞬間便提溜到了嗓子眼。謝天謝地,此時的小北見媽媽有氣無力那樣,頓起惻隱之心,也沒再堅持自己的想法:“算了吧,你看你累那樣,我還是做個乖乖女吧?!?/p>

        儲紅兵的心總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停好車,儲紅兵要母女倆坐電梯直接上樓,他要走樓梯逐層巡察一下。小楓怕他累,便拽他胳膊說道:“不還有小劉嗎?他一會不是巡邏嗎?”紅兵說人家孩子過節也沒回家,今天也沒給人放個假,能替下就替下了。做老板得活絡著點,得疼下屬。小楓聽他說得在理,回頭便沖小北說,“你爸還行,良心大大的好?!?/p>

        “那是?!毙”毙?,“我爸是誰呀,是紅色資本家?!?/p>

        小楓上了樓,見小劉在電腦上玩斗地主,便同他拉了會兒家常,又說:“小劉,你看,我和小北來了,你們儲總也沒給你放個假,真是不好意思?!?/p>

        小劉急忙說,“阿姨,沒事,班也不是白上的,給加工資的,一天頂三天呢,再說我也不喜歡出門,一出門就得花錢?!毙髡f,“明天你出去玩玩,由我們在家值班,要你們老板給發獎金?!闭f得熱鬧,紅兵進來了,進門便道:“我得出去一趟?!?/p>

        “做什么?”小楓問。

        “哦,你還記得楊哥吧?”

        小楓說:“楊哥?是不是咱那老鄉,農業部那個?”

        紅兵說:“是,楊哥好長時間都沒聯系了,這不剛剛打來電話,說有幾位老鄉想湊湊一塊過個年?!?/p>

        小楓說:“你看你都吃過飯了,這個點了,他怎么剛剛通知你?”

        說實話,小楓不愿意紅兵出去,一來怕他喝酒,二來也是希望在元旦的晚上,一家人團團圓圓地看個電視,小北后天一早就開學,娘倆最遲明天下午就得回去了。說實話,今天看小北那么樂,她也是很開心的。

        可是,這個在農業部里的楊哥,在紅兵創業之初確實是給過他很多幫助的。想到這里,小楓便說道:“那你去吧,記著別喝酒?!?/p>

        紅兵又進里屋把身上的休閑服脫掉,重新換身黑色西服,出來后,小楓上眼一瞅,還別說,儲紅兵這么一倒飭,是挺像回事的。到門口,紅兵回頭打個“OK”手勢,笑道,“走了啊?!?/p>

        儲紅兵下到一層便掏出手機回撥電話:“出來了,馬上到,可以上菜了?!眲偛潘柩策壍臅r機,先是同白爛漫聯系了下,他猜這小白肯定是急壞了。他告訴她不要著急,自己剛剛陪老婆孩子從外面回來,一會兒便想法脫身,要她先訂好桌。白爛漫又同他簡明扼要地叨嘮了兩句,說記住,你在我媽眼里,是一離異無孩、在京有房有車的極品男人,其他的家長里短你就照實說就行。

        紅兵望到了停車位上的車,開還是不開?略一思索,便向車位走去。雖說金源就在對面,步行的話,只需跨過一座天橋便到達目的地,而開車還得走好遠的路口再開回來,但剛才自己同小楓說是開車赴老鄉楊哥的飯局,為了做到萬無一失,儲紅兵決定開車去。

        金源五層“湘鄂情”,白爛漫同母親崔花枝和繼父老瞿正喝著大麥茶嘮嗑。

        白爛漫抬眼往外看,忽然眼前一亮,起身招手:“這邊這邊……”

        儲紅兵快步走過來,崔花枝要起身,被白爛漫一把按下:“媽,他又不是外人,你甭客氣?!?/p>

        儲紅兵點頭笑下,擦擦額頭的汗,坐到了白爛漫身邊。

        崔花枝和老瞿都有些拿捏,不知道該怎么說話。紅兵先說:“姨,叔,不好意思,這幾天去外地了,沒能陪你們,對不起了?!?/p>

        崔花枝忙道:“沒事沒事,知道你忙,小漫都說了,那誰……”

        見媽媽茫然地看自己一眼,白爛漫明白媽不知該怎么稱呼儲紅兵了,便忙說:“叫紅兵,你叫他紅兵就行?!?/p>

        崔花枝從口袋里掏出那只都快被她搓熱了的紅包,遞向儲紅兵,雖說白爛漫早向他打過預防針,但儲紅兵還是有些沒轉過彎來:“姨,你這是干啥呢?”

        白爛漫捅他一下,“傻瓜,紅包,見面禮,丈母娘見女婿的見面禮?!?/p>

        “???”儲紅兵明白過來,不覺滿臉通紅:“不,不行。姨,不能要,我不缺……錢?!奔t兵費力地擠出這句話。

        崔花枝道:“你不收,就是不認可我們漫漫還有我們這個家?!?/p>

        還有這一說呀,沒辦法,儲紅兵只好接過來,“謝謝阿姨了?!?/p>

        沒料到,聽了這句話,崔花枝的嘴角卻一抽搐,老瞿的臉色也有了變化,儲紅兵不解,轉身看白爛漫,白爛漫附他耳邊小聲道,“改口,叫媽?!?/p>

        “???”儲紅兵覺得腦袋要炸了,細想想,對呀,你都收“丈母娘”紅包了,還不得改口呀?

        崔花枝一臉期待。

        仿佛是過了一萬年,儲紅兵硬著頭皮才從嗓子眼里擠出了那個字“媽”,喊出后,被自己惡心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崔花枝應著,滿意地看著他,儲紅兵不斷地給“岳父岳母”夾菜,借機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此時的崔花枝,是有千言萬語要說的,可是閨女早就給了她提了醒,說這紅兵別看歲數不小,可臉皮特薄,要她別逮住啥就問啥。從女兒口中,她知道這個紅兵是山東的,早年來北京打拼,與老婆聚少離多,后來老婆紅杏出墻就分了。雖是離異,但沒有子女,現在在京有房有車,算是事業有成。

        思忖了一會兒,崔花枝便開口了:“紅兵呀,我敬你一杯?!?/p>

        儲紅兵正同老瞿拉著家常,爛漫媽的這一舉動把他嚇一跳:“姨,啊,不,媽,你咋敬我呀,這是咋說得呀,可使不得,使不得……”說著便去扶爛漫媽的手。

        崔花枝淚花閃閃。

        白爛漫也不解地望著媽媽。

        “紅兵呀,爛漫不要我問這話,本來我也想不問,你們自己的事,我們做大人的盡量不摻和,可我做媽的,一些話不說還真是有些……悶得慌?!?/p>

        白爛漫忙給她媽夾菜:“媽,該說得不都說了嗎,吃菜,吃菜?!?/p>

        崔花枝不理她,繼續瞅著儲紅兵。儲紅兵被瞅得心發慌,但臉上卻帶著微笑:“啊,問吧,只要我知道的?!?/p>

        崔花枝笑了,嗔白爛漫一句:“你看人家小儲,多懂事?!?/p>

        “好好,你們來,來?!卑谞€漫一攤手,表示不管了,心里卻在說,不用亂充好人,看一會兒不把你急死。

        “紅兵呀,”崔花枝向前傾傾身子,“我聽漫漫說,你父母還沒見過她,按說,婚前是該見個面的,你父母那邊沒意見吧?”

        “啊,沒事,我自己能做得了主?!眱t兵鎮靜自若。

        “噢,好。你的戶口還在山東老家吧?”崔花枝又問。

        “是呀?!奔t兵老實回答。

        崔花枝往后撤了撤身子:“那領證的時候是上我們那邊去,還是上你們那邊去?”

        “???”儲紅兵有些蒙,稍一停頓便轉過了彎,心想這一鄉下老婦知道的還不少,還知道領結婚證得到戶口所在地去領,忙說:“都行?!?/p>

        崔花枝搖搖頭,笑:“你父母都還沒見到漫漫,不上你家去哪里行,你雖說是二婚,可漫漫是初婚呀,她也應該明媒正娶是不?”

        紅兵腦門冒了汗。

        “媽呀,不告訴你了,他忙,忙得不可開交,手下正忙一大單生意呢,你現在跟他說這些干嗎?”白爛漫替儲紅兵解圍。

        “噢,那咱就來個簡單的,結婚就那回事,可繁可簡,這些事我都看得開,小儲若是沒時間就不要玩那些虛的,找個時間回趟家領個證,順便讓你父母見見,回來兩人往一處一搬不就得了?!?/p>

        “唔,也行?!奔t兵支吾著,“到時候再說吧?!?/p>

        “哪能到時候再說?”崔花枝笑一下,“就過年的時候把事辦了吧?”終于,崔花枝說出了心里一直想說的話,而且把過程也都鋪排好了,“先上你們家領完證,然后再去我們家待幾天?!彼蜓劾霄?,老瞿心領神會,“對,對,漫漫雖說不是我親生的,可我也拿她當親閨女看,怎么著我們家也得熱鬧熱鬧?!?/p>

        正在不知該如何接話的時候,手機響了,紅兵嚇了一跳,他怕是小楓打來的,一看是布丁,松一口氣。

        “儲哥,你出來一下?!?/p>

        紅兵警覺地四處望,布丁繼續說,“門口,我在門口?!?/p>

        儲紅兵一邊應著一邊向門口走去。

        布丁兩口子帶倆孩子去“星美影城”看電影,也該有事兒,走到“湘鄂情”門前,彩霞忽然說,“布丁,你什么時候請我在這里吃次飯?我就喜歡這里面的環境,你看多好啊,多洋氣呀!”說著,彩霞就以一副無限向往的眼神望著里面。

        彩霞這一瞅,便瞅見了里面的儲紅兵……

        “你咋還這么大膽呀?太欺負人了吧?大姐和孩子來了是吧,你不在家里陪孩子老婆,你跑這兒陪那妖精干嗎?那一男一女是那妖精的爹媽是不?我得去問問,他們是咋教育女兒的,他們就是教女兒出來搶人家老公、做小三的?呸!”彩霞說著,就要往里面闖,被布丁死死抱住,“姑奶奶呀,你別添亂好不好?”紅兵也低聲下氣:“彩霞,你別生氣,聽我解釋好不好?”

        在兩個男人的左右夾擊下,彩霞算是暫時安靜了下來,趁這個工夫,儲紅兵把布丁拉到一個角落里,如此這般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說了一遍,又說,“你說,人家媽都快死了,求到這里我能不幫么?”

        布丁搔搔頭皮:“也是啊?!?/p>

        “你放狗屁!”彩霞在后面開了一嗓子,儲紅兵的臉登時一沉,布丁趕忙解釋,“儲哥,她是罵我啊?!?/p>

        彩霞沖著布丁急道:“什么叫也是?不堅持真理,不堅持正義,你還像個男人么?”又回頭看儲紅兵:“儲哥,我性子急,你多擔待,可話說過來了,你憑啥給她當假老公呀,她又憑啥叫你呀,你怎么就那么聽她的呀?你怎么讓她扯著褲腰帶不放???那嬌精也太欺負人了吧?太不把大姐放眼里了吧,真是踩人頭上拉屎呀!”

        儲紅兵哭笑不得,心想,自己咋就這么倒霉呢?但彩霞是個替天行道的勇士,你又說不出人家什么。儲紅兵唯有賠著笑臉道,“彩霞,不是你想那樣啊,別想多了啊?!?/p>

        彩霞“哧”地一笑,“儲哥呀,我多想不多想的沒啥,只是你別讓大姐多想了就行?!?/p>

        儲紅兵被噎住了。

        “儲哥呀,別玩過火呀,兄弟為你擔心呢?!辈级∫荒槕n患。紅兵拍拍他的肩,“放心,沒事?!?/p>

        布丁又道,“你可別……別叫人賴上啊?!?/p>

        紅兵道,“我會處理的,今天就權當做回雷鋒?!?/p>

        布丁放心地往前走了,看著他的后影,紅兵卻不放心了,今晚這事,彩霞不會在小楓面前說吧?

        因為心里有事,儲紅兵回到席間便有些郁郁。白爛漫看出來了,踢踢他腳,“咋?”紅兵回說沒啥事,是那單生意的事。白爛漫“噢”了一聲,對她媽說:“我說吧,你看他忙吧,就算吃個飯也是電話不斷?!?/p>

        崔花枝因為高興,氣色好了許多,也不那么咳了,吃了一會兒,竟又提出一個要求,說是想看看女兒未來的家。紅兵傻了,白爛漫也傻了,她沒想到媽媽會提出這么一個要求,急忙說,“媽,他那家太遠了,六環外呢,我都不常去?!?/p>

        崔花枝說:“遠不遠的都沒事,它不早晚是你們的家么,我想去看一眼?!?/p>

        儲紅兵理解爛漫媽的心情,一個將死的人可不就得把一切都搞明白了?他急中生智,道,“爛漫,六環外那一套正想著賣呢,看不看的也沒啥意義?!鞭D過臉來看“丈母娘”,“這么著吧,您還是看看我新買的那一套吧,主體起來了,這兩天我帶你們去看看那位置啊?!?/p>

        “啊,這又買新房了?”

        儲紅兵說是,那老房子太遠,怕爛漫來來回回不方便,索性再買一房。儲紅兵發現,自己已經完全入戲了,說起假話來都不帶眨巴眼的。

        “好啊?!贝藁ㄖτ帜ㄆ鹆搜蹨I,抹了一會兒,竟然伸手拉過儲紅兵的手,把白爛漫的手遞了過去,看著紅兵的眼睛,鄭重道:“紅兵,漫漫就交給你了啊?!?/p>

        崔花枝淚光閃閃,充滿期待。此情此景,儲紅兵還能做什么?他能做的就是使勁點一下頭:“行,你老放心吧?!?/p>

        天,這句話說出來,連他自己都愣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