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救贖 > 第二章:調查出軌
        第二章:調查出軌
        作者:陸沉   |  字數:3381  |  更新時間:2017-04-20 16:45:46  |  分類:

        懸疑小說

        現在的時間是早上六點二十分。

        她通常六點半起床,晨跑,吃早點,過得很規律,但有工作的時候就不一樣了。畢竟,作為一名無牌照的私人偵探,沒有工作時間可言,顧客就是金錢,而金錢對于已經欠了一個月房租的她來說,暫時意味著一切。

        她現在這個雇主,是在三天前找上她的。電話里自報姓名叫趙倩茹,不知真假。但的確是個有錢的女人,也很趕時間,第一次通話沒說明來意,直接甩出五位數的雇傭金,還表示可以先支付一半。于是,卿清迅速接下了案子,同時萬分熱情地表示,期待下次合作,屆時將會給她九折優惠,不過,被對方禮貌謝絕了。

        女人給她發了一個咖啡館的地址,約她今天上午八點半見面。

        卿清掐著時間跑完步,在樓下面館吃早餐,最后叼著啃了一半的油條往家里趕。

        街對面,卻有一輛不起眼的貨車,車窗被搖下,一臺高倍數碼相機對焦在她身上,搶在她上樓之前,迅速按下快門……

        卿清換了一身干練的黑色職業裝,墨色長發利落地束在腦后,露出精致的面部線條,她在試衣鏡前轉了一圈,對這一身打扮還算滿意。

        初次與大主顧見面,說不定以后還能介紹生意,為了未來有長期發展的可能,她想盡力給對方留下個好印象。

        卿清作勢推了推鼻梁上不存在的眼鏡,對著鏡子中的自己邪魅一笑:“卿小姐,請問你有時間跟邦德先生合作嗎?”她低頭看一眼腕間的手表,有些抱歉地朝鏡子里的“邦德先生”笑笑:“不好意思,還有個大客戶在等我,邦德先生,我們下次再約?!闭f完,抓起包,風一樣地往外跑。

        八點半正好是大多數人上班的時間,咖啡館里人很少,坐在角落里那個戴著寬檐帽和墨鏡的女人便格外顯眼。

        卿清穩了穩步子,走上前。

        “您好,請問是趙女士嗎?”

        女人點點頭,示意她坐下,卻不摘下墨鏡,帽檐垂低,遮了大半張臉,脖子上白卻松弛的頸部皮膚暴露了她的年齡。她約莫四十歲左右,保養得當,捏著咖啡勺不停攪動的手上光潔無一物——包括婚戒,她將身前杯中深色的咖啡攪成了一個小漩渦。

        卿清知道她在緊張,于是開門見山。

        “趙女士,您委托我是想調查什么?”

        墨鏡后面藏著的眼睛不安地四處看了看,默了幾秒才輕聲說:“我想請你幫忙查查我的丈夫,我懷疑他出軌?!睌噭涌Х壬椎氖纸K于停下來,她從身旁的包里取出一個密封的文件袋交給卿清?!斑@里面有我丈夫的所有資料和日常行程,還有一張銀行卡,密碼是卡號前六位數,里面有先支付的一半雇傭金?!?/p>

        卿清將文件袋收進包里,說:“您放心,我會盡全力幫您查清楚?!彪m然調查別人婚外情這種事有點猥瑣,但要是所有雇主都能這么直接大方,猥瑣就猥瑣吧。

        “謝謝你,卿小姐?!壁w倩茹似乎松了口氣,人也漸漸放松下來,“我希望你能抓緊時間,盡早抓住他出軌的證據,我好跟他辦離婚手續?!?/p>

        “您放心,我會二十四小時無休偵查?!?/p>

        “謝謝?!壁w倩茹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小啜了一口咖啡,“另外,我還希望你能每天都告訴我當天的成果?!?/p>

        “好的?!鼻淝屙槒牡貞?,不過,每天匯報一次……看來她是真的急著要跟她丈夫離婚。

        趙倩茹站起身:“那就拜托卿小姐了,我還有事,先告辭了?!?/p>

        卿清點點頭:“您慢走?!?/p>

        趙倩茹微微頷首,轉身離開的時候,垂在臉上的頭發被慣性揚起,露出墨鏡下一角紅斑,她慌忙捋順了頭發遮住,殷紅的嘴角不自然地抿了抿,快步走出門口。

        卿清看一眼窗外女人匆匆離開的背影,中等身材,穿著考究,很會揚長避短,所以……寬帽墨鏡,未必是為了躲人,可能只是為了遮蓋臉上的胎記。

        她取出包里的文件袋,拆開后粗略地翻了翻。

        王平,四十六歲,生意人,身家近千萬。十幾張紙,將她丈夫的情況,連同近一個月的行程安排都記錄得很詳細。

        卿清看著照片上意氣風發卻有點中年發福的男人,同情地嘆了口氣,還帶點自我安慰的成分。

        “富人家里是非多啊?!?/p>

        對面米粉鋪里靠窗的位置,一個年輕男人叼著未點燃的香煙打電話,不時往咖啡館里望一眼。

        “楚哥,她好像新接了個生意?!?/p>

        電話那端,手機被放在一具平躺的尸體腳邊,開了擴音通話,男人戴著醫用口罩,正用手術刀切開尸體小腹,露在外面的深邃眼眸平靜地看著手下皮開肉綻的尸體,淡淡回應電話里的人。

        “查一查她的委托人,最好能弄清楚她這一單的價錢,如果太低,你做她的下一個委托人?!?/p>

        “我?我能委托個啥???”

        “自己想,掛電話,我手上沒空?!?/p>

        “噢……”

        楚西辭忽然想起什么,握著手術刀的手微頓,出聲叫住他:“江河?!?/p>

        “怎么了,楚哥?”

        “你晚上送飯菜過來,順便清理一下冰箱里餿掉的食物?!?/p>

        “知道了?!苯尤滩蛔≌f,“楚哥,要不你請個保姆吧,我替你......”

        楚西辭淡淡道:“掛電話?!?/p>

        “……噢?!?/p>

        卿清在咖啡館坐了一會兒才起身離開。

        從店里出來的時候,太陽已經有了溫度,她身上的黑色布料吸熱,在大街上走了不長的一段路就悶得人難受。她加快了步子趕到公交站的涼亭,隨意拍了拍上面的腳印灰塵,大剌剌坐下來開始琢磨接下來的行程安排。

        王平今天中午十二點半在濱州酒店有個飯局,需要提前埋伏……

        “笛——笛笛——”

        突來的車笛聲打斷了思緒,卿清不悅地皺眉,抬眼,一輛騷氣十足的紅色賓利停在她身前。車窗搖下,露出笑容油膩的一張臉。

        “卿小姐,好巧啊,我們又碰上了?!?/p>

        卿清看到他有點頭疼,干笑兩聲。

        “好巧?!?/p>

        這個男人叫趙錢,暴發戶一個,是刑偵隊的法醫宋柯半年前給她介紹的一個相親對象。卿清知道她是一片好心,于是勉強收拾了去赴約。那對她而言是一頓食不知味的飯,但裹著貂皮、只見過鈔票沒見過大世面的土財主卻對她一見鐘情,從那以后便隔三岔五地邀約請客送禮物,斷斷續續竟也纏了她半年。

        “卿小姐今天……”

        “沒空,不好意思?!鼻淝宀坏人f完,搶先回絕,抱歉地笑著說,“我最近都很忙,不耽誤趙先生時間了?!币浑p眼睛如看救星般盯著不遠處駛來的公交車,大步上前招手搖停,待車門一開,逃命似的鉆進去,對身后趙錢的喊叫聲充耳不聞。

        她一貫不善拒絕,嘴巴也笨,從小學開始她就基本沒罵過臟話,一般都是直接動手解決。但這個趙錢卻是油嘴滑舌能說得天花亂墜,臉皮更是厚得出奇,她實在不是他的對手。

        “卿小姐!”

        車窗外一聲喊叫,卿清下意識地轉過頭,被外面幾乎貼著公交車行駛的紅色豪車嚇了一跳。

        “你這樣開車很危險的!”

        “卿小姐?!壁w錢嬉皮笑臉,絲毫不在意安全問題,“下個月六號是我生日,有個聚會,到時候我來接你?!?/p>

        “我……”卿清剛想開口拒絕。

        紅色的賓利又湊近了些,兩輛車險些擦上車皮。

        “卿小姐,你再回絕我,我可是會傷心的?!?/p>

        卿清揉了揉太陽穴,認輸。

        “好,我知道了?!?/p>

        “六號上午我去接你,拜拜美人?!?/p>

        豪車突然加速,往前飛馳而去,太陽下,鮮艷的紅色如烈焰般奪目。

        卿清搖頭暗自可惜,慨嘆這車真是糟蹋了。

        解剖房里暗色的窗簾嚴絲合縫,密不透光。解剖臺上的尸體腹部被完全打開,整個腹壁內部肌肉曝露在空氣中,一直開到腹股溝韌帶……

        楚西辭摘下手套,隨意扔在一邊。取下醫用口罩,露出一張極清俊的臉,深如潭水的眼眸下泛著淡淡青暈,他看一眼墻壁上的時鐘——現在是下午三點,這意味著他已經連續做了九個小時的解剖實驗。

        擱在旁邊的手機顯示屏亮了亮。

        他取過,上面有五個未接來電,來自同一個號碼——許助教。

        他回撥過去,那邊很快接起,傳來溫柔的女聲。

        “楚教授,我還以為要到晚上才能等到你的回電呢?!睅Φ目谖?,沒有半點不耐的意思。

        楚西辭走出解剖室,突然敞亮的天光讓他微皺了皺眉,被甲醛水溶液的氣味侵蝕太久的靈敏嗅覺,觸到窗外拂面而來的清新空氣后有一種紛雜混溶的味道,讓他覺得很舒服。于是,也漸漸想起來電話那端的人——許儒妍,他親自挑選的助教,化學系學生,成績很不錯。

        “抱歉,我在忙,有什么事?”

        “是這樣的,局長看了您最新發表的文章《局部解剖理論》,想邀請您去給警隊的實習法醫上一堂課?!?/p>

        “什么時候?”楚西辭問。

        “看您的時間?!?/p>

        “好,我確定了時間再通知你?!?/p>

        “好的?!?/p>

        楚西辭正要結束通話,那端柔柔的女聲繼續傳過來。

        “楚教授,您在忙什么呢?”

        “腹腔解剖,從肋下平面到盆骨?!?/p>

        “那……您忙完了嗎?”

        “除了椎間平面組織有部分壞死,其他要觀察的都完成了?!?/p>

        作為化學系的學生,許儒妍并不太能聽懂他所說的內容。

        “楚教授,您晚上有時間……”

        “沒有,再見?!?/p>

        楚西辭言簡意賅地說完,結束通話。他把手機往窗臺上隨手一放,轉身便走下樓,在一個椅子上坐下,翻開手邊最新的學術雜志。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