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救贖 > 第三章:突發命案
        第三章:突發命案
        作者:陸沉   |  字數:3562  |  更新時間:2017-04-20 16:45:46  |  分類:

        懸疑小說

        由恩師Tomas引薦回國擔任警院客座教授以來,他一直都很閑,閑得幾乎要發瘋。他懷念當年幫助波士頓警方破獲“字母殺人案”時的快感,甚至懷念起那個兇手兇狠暴戾的眼神,還有那讓人不寒而栗的詭異笑容。

        楚西辭將手里的雜志卷成一圈,瞄準窗外扔出去。外面未經修剪的草坪上七零八落的躺著十幾本專業范圍各異的學術雜志,這顯然已經成為他無聊時候的一種消遣行為。

        晚上七點,江河提著大包小包來的時候,楚西辭正坐在座椅上翻著從FBI那里復印回來的卷宗。聽見江河進門的動靜,楚西辭略抬了抬眼皮,看著他走上前將飯盒菜盒在茶幾上一一擺開。

        “楚哥,吃飯了?!?/p>

        楚西辭合上資料,接過他遞來的筷子,隨口說了句:“約會完不用特地換衣服過來?!?/p>

        江河愣了愣,摸著頭干笑著裝傻。

        “楚哥,你說什么???”

        楚西辭夾一口菜放進嘴里。

        “手提袋和你指甲縫里都沾著咖喱汁,你給我買的卻是整只外售的香酥鴨;你身上的味道很雜,有飯菜的味道,花香和女性香水味,應該送了她不小的一束玫瑰;你頭發上擦過發膠定型,褲子是高仿的阿瑪尼,腳上是擦得锃亮的紀梵希休閑鞋,T恤卻是地攤貨,脖子上還有口紅印……”楚西辭看他一眼,淡淡補充,“你女朋友送你的香水氣味不錯,不過不適合你?!?/p>

        接下來的一個月,卿清幾乎全天二十四小時無休地跟著王平,從家里到公司到高級會所,甚至出入酒店……她用盡方法搜集線索,但拍到過的幾名有可能與他發生關系的女性經過調查,跟他都只是生意上的正常來往。

        卿清從這個男人身上找不出不忠的證據,相比較之下,她的委托人趙倩茹對這段婚姻的忠誠度更為可疑。

        她曾在一次會面中不經意發現了趙倩茹包里的驗孕棒。

        卿清最終決定結束這場委托關系,雖然會失去大部分雇傭金,但她確實不能為一個不存在的出軌找到證據支撐。

        卿清和趙倩茹約定了時間,六號晚上八點在她家里見面。

        零江市錦繡家園住宅小區,B棟十九層,1907號房。

        卿清最后看了眼收到的信息,確認門牌號無誤,按響了門鈴。

        門鈴聲隔著門透出來,里面卻無人回應。卿清等了五分鐘,從包里取出手機給趙倩茹打電話,那端卻是關機狀態。

        卿清眉心一緊,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抬手敲門。

        “趙女士……”

        厚重的防盜門在接連的敲擊下自內彈開,她毫不費力就嗅到屋里傳來的血腥味。

        “趙女士!”她微顫著提高聲音。

        透出微光的屋里仍是死一般的寂靜。

        卿清猶豫了兩秒鐘,拉開門。

        客廳里只亮了一盞小燈,光線昏暗,女人身著一襲絲綢睡衣倒在地上,雙目驚駭,正看著門口,殷紅的血液在她身下攤開一圈……

        卿清疾步沖上前檢查她的呼吸和脈搏,沒有生命跡象,身體已經開始硬化。

        卿清起身,退開兩步,在撥號鍵上按下110,最終刪掉,指尖輕顫著,從通訊錄里翻出許久不曾主動撥通的號碼。

        “陳隊,我是卿清。您帶人來一趟錦繡家園小區,B棟十九層,這里1907號房發生了命案?!?/p>

        公安局,報告廳,座無虛席。

        楚西辭講解完最后一張PPT,關閉投影儀,四顧一眼,淡聲說:“今天我要講的內容就到這里,謝謝各位?!?/p>

        臺下,掌聲雷動。

        宋柯作為局里資深的老法醫,今天擔任現場主持。她站起身,微笑說道:“今天楚教授的講課讓我也獲益匪淺,大家抓住機會,有什么問題……”

        “宋法醫!”

        報告廳的門被人從外面猛地推開,一張年輕焦急的臉伸進來,還未平復呼吸,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宋法醫!有命案!陳隊……陳隊讓你趕緊過去!”

        “知道了?!彼慰旅嫔珖烂C起來,轉頭有些抱歉地看向楚西辭,“楚教授,不好意思,我要先離開了?!?/p>

        “宋法醫?!背鬓o喊住她,“我可以去看看現場嗎?”

        卿清掛掉電話,在門口蹲了會兒,她已經有兩年沒有親臨命案現場,需要時間來鎮定。片刻后,她起身緩步邁入屋內,在玄關處的墻壁上尋到開關,統統按下,頓時一室亮堂。

        倒在地上的女人正是趙倩茹,跟她約好六點半見面的人。

        卿清蹲在尸體前仔細看了看,這是一張再普通不過的四十歲女人的臉,除了右邊眼瞼處一大塊鮮明的暗紅色胎斑。

        趙倩茹顯然對它很在意,兩人接觸的一個月來,每次會面,她都會將這張臉嚴密遮擋,卿清沒有機會看清楚過。

        現在,她躺在地上,精心修飾過的這張臉上滿是驚駭。

        卿清有些不忍心,替她合上眼,四處看了看這個不大的房子。

        房間里被收拾得很整潔,沒有打斗過的痕跡。桌上一瓶紅酒,兩個杯子,一杯空空如也,一杯斟半……她有約,或者在等人,不管是哪個解釋,對象應該都不是卿清。

        看尸體僵硬的狀況,死亡時間應該在兩個小時左右。卿清輕輕抬起她的手,深紅艷麗的寇丹,指甲縫里有皮膚碎屑,或許是兇手留下的……

        “卿清!你在做什么?!”

        門口傳來中氣十足的一聲吼。

        卿清條件反射地站好軍姿。

        “報告陳隊,檢查現場?!?/p>

        陳興正沒理她,先吩咐身后的人:“陸副隊,你去查死者身份,通知家屬;何斌,你去查監控?!?/p>

        “是?!?/p>

        “小五?!标愱犨@才看一眼卿清,說,“你給第一現場目擊者做筆錄?!?/p>

        “是?!?/p>

        小五走上前,表情有點復雜,摸了摸頭,朝卿清禮貌地說道:“師姐,好久不見?!?/p>

        她這個師弟小她三歲,在警院的時候跟她關系就不錯,但眼下不是寒暄的時候,卿清只隨意地點了點頭,說:“我是現場的第一目擊者。首先,屋內不是密室,大門沒有上鎖,是開著的;第二,我進門前給死者打過電話,時間是晚上八點零七分;第三,我進來的時候屋里只亮了一盞小燈,很暗;其他都是原現場,沒有被破壞過?!?/p>

        “那師姐跟死者的關系是?”

        “商業秘密?!?/p>

        話音未落,頭上已經結結實實挨了一記爆栗。

        這樣熟悉的場景,刑偵隊其他人都已經司空見慣,倒是卿清摸著被打疼的腦袋,覺得有點丟人,不滿地嘟囔道:“陳隊,你又動手!”

        “你這丫頭就是欠收拾,還商業秘密!她再不說,小五你就把她帶回局里問!”

        陳隊生就一張嚴肅正氣的臉,此刻朝著她吹胡子瞪眼的模樣,莫名有些可愛。

        “她是我的委托人,托我調查她的家事,我們約好今天晚上八點在她家里碰面,這是她給我發的短信?!鼻淝灏咽謾C遞給陳隊,順帶看了看屋里的警員,有點奇怪,“宋姐怎么沒來?”

        小五搶先回答說:“宋姐在主持一個實習法醫的講座,已經讓人通知了,馬上就來?!?/p>

        陳隊看了眼地上的尸體,死者身上布著幾道深淺不一的傷口,明顯為利器所傷,但現場找不到任何兇器。他領著人檢查現場,不大的空間,一番勘查并不需要費什么工夫,家里沒有被翻過的痕跡,也沒有財物丟失,兇器卻不知所蹤。

        陳隊吩咐兩名警員去樓下的草叢里尋找,看看能不能有所收獲。

        小五在臥室里找到死者已關機的手機,打開來檢查。

        “陳隊,死者手機里有兩條短信很可疑,一條是下午四點發給她丈夫的,約她丈夫六點在家里見面,另外一條……”他看一眼卿清,道,“是昨天跟師姐發的?!?/p>

        “那么,”陳隊眉心擰成一團,“跟死者最后見面的人,很有可能是她丈夫?!?/p>

        楚西辭在錦繡家園小區附近找了個停車的地方,跟在匆匆自車上下來的宋柯身后往里走。

        進入小區門口,楚西辭不經意般抬頭,在數秒之內,找到了這片區域裝備的兩個攝像頭,還有十幾米開外的一個男人。

        他在人來人往散步的小區里并不顯眼。

        “宋法醫?!背鬓o叫住前面的人。

        “怎么了?”宋柯回頭。

        楚西辭說:“你先上去,我馬上就來?!?/p>

        “好?!彼c了點頭,臨走前不忘囑咐,“在B棟1907號?!?/p>

        楚西辭側過身,雙手放進風衣口袋里,緩緩邁開步子向前。

        那個男人站在那里抽煙,他的身體在背光的樹蔭下站成一道立體的影子,手指間的煙火時明時滅。

        楚西辭對燃燒的尼古丁氣味很敏感,除此之外,這些年培養起來的直覺和敏銳度,讓他對這個男人有了探究的興趣。不過男人半低著頭,看不清臉,他在楚西辭靠近之前,扔掉煙蒂走開了。

        楚西辭微抬了抬嘴角,轉身往前。

        宋柯根據小五通知的地址,找到B棟——樓前還停著兩輛警車,很是顯眼。

        她出了電梯就急忙走向1907號公寓,一進門看見站在里面的卿清是吃了一驚的。

        卿清叫了聲:“宋姐?!?/p>

        她點點頭,也沒工夫寒暄,抱歉地看向陳隊:“對不起陳隊,我來晚了?!?/p>

        陳隊擺擺手,又指了指地上的尸體。

        宋柯熟練地戴上手套上前檢查。

        卿清挪步到宋柯身旁。

        “宋姐,人死了有兩個小時嗎?”

        “差不多,根據尸體下頜關節僵硬程度和體溫判斷,死亡時間至少在兩個小時以前……”宋柯看了看腕間的手表,“也就是下午六點左右,她身上總共有四處刀口,其中最致命的是這個?!彼慰轮钢w右鎖骨中線下第五根肋骨處,“傷口很深,插入肝臟,根據傷口判斷,兇器應該是一把短刀,類似家用的剔骨刀,鋒利,刀口勻稱……”

        宋柯用鑷子小心從死者指甲里取出皮膚碎屑,仔細包好。

        “陳隊,這可能是兇手的皮膚組織,我要拿回局里進一步化驗?!?/p>

        “好?!?/p>

        宋柯問:“陳隊,現場沒有發現疑似兇器的物件嗎?”

        陳隊搖搖頭,面色凝重:“房子里里外外都檢查過了,沒有發現?!?/p>

        屋內整潔干凈,除了地上一攤血跡,地板光潔可鑒,可是兇器……卻不知所蹤。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