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救贖 > 第十章:話癆小姐
        第十章:話癆小姐
        作者:陸沉   |  字數:3384  |  更新時間:2017-04-20 16:45:46  |  分類:

        懸疑小說

        他曾經去過一次卿清的房間,在中考結束的那天晚上。卿清的父親做了一桌子菜,邀請他去家里吃飯。

        他進門的時候,卿清正在受罰,兩腳朝天貼著墻在倒立??匆娝M來了,卿清保持著倒立的姿勢,以手代足挪上前迎接,幾乎碰到地面的腦袋朝他晃了晃,笑著說:“你隨便坐,別客氣,別把自己當外人?!?/p>

        “卿清,你給我貼回墻上去!”卿爸爸嚴厲的聲音伴著飯菜香氣從廚房里飄出來。隨后溫和了語氣,“西辭啊,你坐一會,馬上就可以吃飯了啊?!?/p>

        楚西辭四處環視了一圈,走進卿清的臥室。推門之前他并不知道房間屬于誰,只是比較他們兩家的住房建筑結構,推測從這間房可以看見他母親的臥室。

        果然,房間的窗戶正對著他母親臥房的窗戶,不過對面拉上了窗簾,什么都不看清。那時候,他母親已經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兩天沒有出來。

        他心情有點煩躁。

        卿清倒立著想從門外悄悄爬進來,懸在空中的腳一不留神撞在了門梁上,疼得她齜牙咧嘴,卻不敢叫出聲,忍過去痛處,看著楚西辭笑。

        “沉默先生,你有沒有覺得我的房間很好看?”

        他才意識到那是她的臥室。

        那是楚西辭第一次進女孩子的房間,墻上醒目的位置掛著幾把沖鋒槍模型,房間中央吊著沙袋,門后面貼著泰森和海賊王的海報……

        這么多年,她的愛好如初。楚西辭緩步上前,在床沿坐下,拿起床頭柜上的相框。照片里的卿清一身警服英姿颯爽,和同樣身穿警服、滿臉慈祥笑意的父親并肩而立。照片右下角顯示的拍攝時間,是她警校畢業那一天……

        楚西辭對父親這個詞沒什么概念。他記憶力很好,幼年時的事幾乎都記得,唯獨對父親,他沒有一點印象。后來被接去英國,他也很少見到那個為他的誕生貢獻了一顆精子的男人。

        如果以前有過幻想,大概父親的形象就是卿清爸爸那樣吧,寬厚的長者,很愛笑,這一點卿清跟她父親很相似,偶爾也會動怒,那時候卿清的慘叫聲會通知整條街她在挨揍。他也是個好警察,因公負傷的次數和家里的錦旗數量足可證明……

        “楚西辭,吃飯啦!”

        清脆的聲音伴隨著腳步,漸近。

        他抬頭,看到卿清已站在門口,整個人仿佛被光籠罩著,她的笑容在明媚的光圈里顯得格外溫暖熟悉……他有瞬間的恍惚,眼前重疊了卿清十四歲時那張帶笑的臉,如冬日暖陽,讓他冰冷封閉的心透進一絲暖意。

        “發什么呆呢?”

        卿清走上前取過他手里的相框放回原處,有些不自然地扯開嘴角,拉著他往外走。

        “走啦,去吃飯了?!?/p>

        他將她眼中一瞬而過的悲傷看得分明,微皺了皺眉,秉持了一貫的沉默。

        桌上擺了兩副碗筷,兩菜一湯,都是簡單的家常菜,卿清按記憶里他喜歡的口味做的,偏清淡。

        不知道他覺得味道怎樣……她邊扒著飯邊悄悄留意對面人的表情。

        楚西辭喝下一碗湯,說:“晚上做排骨吧?!?/p>

        卿清想了想,好像買了排骨,于是點頭問他:“想吃紅燒的還是燉湯?”

        “隨你?!?/p>

        “噢?!彪S她,那就燉湯吧。

        卿清往嘴里塞了一口菜,想起來什么,問他,“對了,你什么回來的?”

        “有三個月了?!?/p>

        “如果沒有趙倩茹的案子,指不定猴年馬月我們才能再遇上呢。這么說起來……”卿清咬著筷子,搖頭晃腦地朝他笑,“你有沒有覺得我們是命中注定的緣分???”

        “嗯?!背鬓o點頭,“孽緣?!?/p>

        卿清無所謂地聳肩,笑眼彎彎:“孽緣也是緣嘛,好過沒有啊?!闭f完還心情愉悅地邊哼著不著調的歌,邊往嘴里夾菜。

        楚西辭看著她,有點無奈。

        “你是不是還喜歡我?”

        “對啊?!彼鸬米匀桓纱?,毫不猶豫,“但是你放心,我不會再一天三遍死纏爛打地煩你了?!?/p>

        “為什么?”他難得表示好奇。

        她握著筷子的手豪氣一揮:“祖國尚未統一,哪能兒女情長!”

        “……”

        楚西辭用紙巾默默地將手背上那顆自她筷子上飛過來的飯粒捻起,扔進旁邊的垃圾桶。

        卿清的東西雖不多,收拾起來卻也費了些工夫。

        楚西辭闔目坐在沙發上,聽著耳邊噼里啪啦的動靜,忍了忍,出聲:“卿清,桌子不能帶上車?!?/p>

        卿清抱著木桌往外走的步子頓了一下,嘟囔道:“這可是我自己花錢買來的……”她看了看沙發上依舊閉著眼的人,最終妥協,“那我搬去送給樓上的爺爺?!?/p>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里,卿清陸續把電視機、微波爐、連同沙袋,都搬到了樓上。

        隔著天花板楚西辭都能聽到老人再三的感謝聲,他揉了揉耳朵,覺得有點吵。

        折騰到下午,卿清總算是收拾完,兩人拖著箱子出去的時候正好碰上對門的阿姨從屋內出來。

        “阿姨?!鼻淝褰辛寺?。

        她笑瞇瞇地跟卿清點頭打招呼,目光卻瞥向她旁邊的楚西辭和兩個大箱子。

        “喲,這是要跟男朋友出遠門???”

        卿清撓頭笑了笑,正要解釋,楚西辭卻已經先開口。

        “我是她老板?!?/p>

        阿姨臉上笑容更加意味深長了。

        “不錯啊小姑娘,把老板變成男朋友……”

        卿清一下子沒繃住,樂不可支地笑出了聲,朝阿姨擠眉弄眼地比了個大拇指。

        “阿姨您真有眼光?!?/p>

        那阿姨也跟著笑,還要說什么,被楚西辭“好心”提醒:“阿姨,您孫子還有十分鐘放學?!?/p>

        阿姨低頭看了看手機屏幕上的時間,一下子著急起來:“哎喲,還真是,我要來不及了?!闭f著返身鎖上門就往樓下走?!拔蚁茸吡税?,你們小兩口玩得開心?!?/p>

        “阿姨再見,路上小心?!?/p>

        卿清目送她下樓,扭頭看著楚西辭。

        “我如果問你,你是怎么知道阿姨要去接孫子還有她孫子的放學時間,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蠢?”

        他說:“不會?!?/p>

        “那就好?!鼻淝逦⑿c頭,“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出門的時候,我看見里面墻上掛著照片,只有父母和孩子。她的手很粗糙,長時間做農活,顯然是最近才被子女接到城里來,原因自然是來幫忙帶孩子;她出門的時候袖口是濕的,指甲縫里有菜葉,如果不是緊急的事不會在洗菜的時候出門,而且她口袋里還放著一個棒棒糖,是給小孩的?!?/p>

        “那你怎么知道她孫子放學的時間?”

        “我們開車來的路上只經過一家幼兒園,外面掛的牌子上寫明了放學時間?!?/p>

        楚西辭提了行李箱從她身前走過,淡聲提醒。

        “嘴巴合上,有蒼蠅要飛進去了?!?/p>

        陳隊和卿清的父親是警校同學,兩人是幾十年的老友。他自己沒有女兒,只有一個兒子在外地讀書,所以卿清打小就被他當半個女兒來看待。

        自從父親因公殉職之后,一直都是陳隊在照顧她。卿清坐在車里,想了很久,最終決定給陳隊打個電話。

        “喂,陳叔,我想跟你說個事,我搬家了,楚教授聘我當他的助理,我搬去他那邊了……”

        那邊的陳隊遲疑著,迸出來兩個字:“同居?”

        對于陳隊這樣兩袖清風,正直正經到有點古板的長輩而言,說出這兩字,絕對需要一定的勇氣。

        “沒有,你想哪里去了?”卿清有點無奈地否認,解釋道,“楚教授他家很大,我就是為節約房租圖個方便,而且住在那邊也只是想當好他的助理而已?!?/p>

        “他為什么要聘你當助理?”

        “當然是看重了我的才華?!?/p>

        陳隊沉默了三秒,不太確定地問:“……看重你的什么?”

        “還有我的美貌?!?/p>

        旁邊駕駛座上的人幽幽望一眼過來。

        “你會不會想太多?”

        卿清捂住手機,朝他翻了個白眼。

        “怎么?難道你還看上我青春無敵的肉體了?”在臉皮厚度這方面,她還沒輸過誰。

        楚西辭有點無奈,不再開口——她無賴的時候,他一般都不作理會。

        卿清重新將手機挪到耳邊,里面傳來陳隊的聲音,難得的語重心長:“卿清啊,我跟你爸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他的事情,我一定會給個交代,我是看著你長大的,我還是希望你能為自己的前途多考慮……你自己想清楚,陳叔盼著有一天能看到你回警隊復職?!?/p>

        卿清沉默了一會兒,低聲說:“我會考慮的?!?/p>

        “有空就回來家里吃飯?!?/p>

        “好,陳叔你忙吧,我掛電話了?!?/p>

        卿清關上手機,伸了個長長的懶腰。

        楚西辭說:“要是困了就睡一會?!?/p>

        “嗯?!鼻淝妩c一點頭,失神地望了會兒窗外,輕聲喊他,“楚西辭……”

        “嗯?”他微微側目。

        她扭過頭,臉端得嚴肅:“我再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

        楚西辭淡定地看著前方路面,友好給出建議:“你還是睡覺吧?!?/p>

        卿清常有這種人來瘋的時候。

        中考畢業的那個暑假,某個月朗星稀夜,他在二樓的臥房里看書,忽然窗戶被敲得震天響,他走上前,推開窗有些無語地看著外面像壁虎一樣攀在水管上的卿清。

        “你在表演雜技嗎?”

        她一臉焦急地朝他喊:“楚西辭,我爸說我要是再騷擾你他就要打斷我的腿,看來我們只有私奔這一條路了!”

        他默了片刻,對她的行為作出言簡意賅的評價:“神經病?!闭f完就要合上窗戶。

        掛在水管上的人見狀急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楚西辭!楚西辭!你別走??!”她朝地面看一眼,可憐巴巴地向他求救,“我……我腳麻了,下不去,你能給我找個梯子來嗎?”

        “……”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