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救贖 > 第一章:江河求救
        第一章:江河求救
        作者:陸沉   |  字數:3506  |  更新時間:2017-04-20 16:45:46  |  分類:

        懸疑小說

        卿清關小火,擦了擦手,小心翼翼地走出去將他手中的書抽走,取過沙發上的毛毯給他蓋上。

        他睫毛很長,垂下來,像根根分明的羽扇,卻蓋不住眼底的青暈。哪有不會疲倦的人,連著三天不休息應該是累壞了吧。

        她拉上客廳的窗簾,讓屋內的光線暗下來。

        做完這一切,卿清才重新走進廚房,輕手輕腳地切菜。這一頓午飯,她做的很慢。

        房子里很安靜,偶爾有風掀起窗簾捎帶來幾聲鳥啼,悅耳動聽,流動的空氣似乎也慢下來,一切靜謐而和諧。

        客廳里閉著眼睛的楚西辭此刻卻眉心微皺著——他之前的確睡著了,不過在卿清靠近的時候就已警醒過來,只是沒有睜眼而已。

        他想起一年前在波士頓那個字母殺人案。

        “you are wrong.”這是兇手——那個戴著眼鏡,眼神瘋狂又嗜血的美國男人最后對他說的話,連同那個詭異的笑容,成了印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的畫面。

        他看了一整夜的案件相關資料,一個星期里,連跑十三個犯罪現場,他察覺到了不對,想要再繼續追查這個案子,但被波士頓警方以已經結案為理由拒絕了,同時收走了他借閱的所有資料。他們相信他的能力,卻不愿意讓他再查下去。畢竟兇手已經抓獲,這樣鬧得滿城風雨、人心惶惶的大案,沒有人愿意看到還有后續。

        楚西辭在被警方拒絕之后,私下里繼續調查。

        他在一次私取實驗室禁藥的時候失手被抓。向來不喜歡他的室友,毫無意外地落井下石添油加醋,趁機對他日常種種行為進行投訴。于是,楚西辭在臨近畢業前接到了校方退學處分的通知,并被警方調查。要不是恩師Tomas用幾十年的聲譽為他擔保,他現在未必能舒服地躺在這里。

        楚西辭想,無論兇手最后說那句話的目的是什么,他都成功地報復了自己。不過,他在意的不是他的學業,而是那個至今沒有得以挖掘出來的深層真相……

        “叮咚——”

        忽然響起的門鈴聲擾亂了他的思緒。

        楚西辭舒展了眉心,有點不耐煩。這個時間,他知道來的人是誰,但并不打算起身去開門。

        卿清在廚房里聽見了聲音,停下手里的動作,準備去開門。從楚西辭旁邊經過的時候,椅子上閉眼休息的人忽然出聲叫住她。

        “卿清?!?/p>

        “嗯?”她頓步回頭,“吵醒你了?”

        楚西辭沒睜眼,淡淡說:“應該是許儒妍,拿了東西,別請她進來?!?/p>

        許儒妍是楚西辭在學校的助教,化學系的研究生,曾來找過楚西辭一次,溫柔美麗的女生,笑起來兩頰浮現深深的酒窩,朗月清風般明媚。

        楚西辭也曾說起過她一次,評價是不錯,他難得夸人,“不錯”這兩個字,若沒有天資聰穎,在他這里是得不到的。

        因此這回人家女生上門送東西他卻不讓人進屋,倒是讓卿清有點奇怪了。

        “為什么?”

        “她最近開始用香水,味道很難聞?!背鬓o給出的理由也很簡單。

        “……”卿清默默地朝他翻了個白眼,大步走去開門。

        “學姐?!遍T外人一襲藍色長裙,朝她頷首微笑,遞上來手里的文件,“這個是楚教授要的資料?!?/p>

        卿清接過,笑說:“辛苦你送一趟了?!表槑Я粜穆劻寺勊砩系南闼?,似乎是茉莉花香,沁人心脾的清新。

        “沒事?!痹S儒妍往里看了看,她這個角度,只能看見客廳一角,“楚教授不在家嗎?”

        “他……在樓上休息呢?!鼻淝迮R時編了個借口。

        “楚教授忙起來總是不顧時間?!痹S儒妍無奈笑笑,“那……學姐,我就不打擾了?!?/p>

        看著許儒妍信以為真的單純笑臉,卿清著實覺得過意不去。

        “要不要進來坐一下?”

        楚西辭一貫聽力不錯,他閉著眼睛,隨手從雜志上撕下一頁,揉成團,往門口一扔。紙團精準地砸中卿清的后腦勺,以示抗議。

        卿清默默挨下這一偷襲,用腳將身后紙團踢開,面上依舊對許儒妍笑得溫柔可親。

        “進來坐會再走吧?!?/p>

        許儒妍搖了搖頭,有些抱歉地對她說:“下次吧學姐,我還有論文沒寫完,麻煩學姐替我跟楚教授打個招呼了?!?/p>

        “好,那你路上小心?!?/p>

        卿清目送她離開,心中惋惜,這么好個姑娘,怎么就成了楚西辭助教?太可憐了。

        關上門,轉身看見地上的紙團,不覺好氣又好笑,撿起來扔進垃圾桶,有些無語地望向皮椅上的人。

        “楚西辭,你怎么這么幼稚?還扔紙團,你待會要不要去上幼兒園?”

        “不要?!彼犻_眼睛,一臉理直氣壯的平靜,“我餓了?!?/p>

        先前是怕廚房動靜大會影響到楚西辭休息,現在沒有顧忌,卿清自然動作快了許多,不到半個小時,幾個家常小菜便擺上桌。

        楚西辭聞著漫出來的菜香,擱下手邊的書,上前拉開椅子,在餐桌邊就座。從廚房出來右手邊第一個座位,是他從小習慣的位置。卿清把筷子遞給他,自然而然地坐在主位上。

        他抬頭看一眼卿清,他知道,她對座位的順序從來沒有概念,也早就忘記當年他家的情形,更不會記得這個位置,一向是屬于他的母親。

        “沉默先生,你晚上想吃什么菜???”卿清往嘴里扒了一口白飯,問他。

        楚西辭看著她說:“你能不能……”

        “你這幾天都沒怎么好好吃東西,晚上給你燉湯吧?!鼻淝逑胫挛绯鋈ベI菜的事,沒留心他的聲音,邊吃邊問,“燉雞湯怎么樣?我吃肉你喝湯?!?/p>

        話被打斷,楚西辭就懶得再提第二次,只說了個“好”字,便低頭吃飯。

        卿清笑瞇瞇地夾了一筷子青菜放進他碗里,想起剛才他好像說了什么,隨口問:“對了,你剛剛是不是要說什么?”

        楚西辭動了動筷子,把青菜放進嘴里,淡淡否認:“沒什么?!狈凑谀抢?,他也沒有很不習慣。

        吃過午餐,楚西辭回了臥室休息。他對睡眠的需求量很少,但在缺乏外在條件刺激的情況下,身體的正常運轉仍舊需要一定的休息時間來維持。

        此時,工作室里,被遺忘在角落的手機發出震動的嗡鳴,屏幕亮起,來電顯示“江河”……

        卿清將餐廳和廚房收拾干凈,看了看時間,下午兩點四十分,從這里開車到市區最多需要半個小時,四點出門買菜,足夠按時回來做飯了。

        她輕手輕腳地回到二樓的房間,合上門,打開電腦,登錄警方內部網,一面翻看本省外省最近最新的消息,一面給何斌打電話。

        何斌是她大學同學,平時話不多,但為人老成持重,在學校里和卿清關系就不錯,出了校園又一起進了刑偵隊,自然更加親近些。

        自她離開警隊之后,兩人的聯系也少了。但畢竟是老朋友,卿清的父親又是老前輩,這兩年,于公于私,何斌都費心地在暗中替她四處調查當年那伙毒販的行蹤。幾個月前曾得到消息,說那一伙人在松市出現過,但很快又斷了線索。

        電話鈴在響了幾聲后,被人接起。

        “清清,怎么了?”何斌似乎剛睡醒,傳來的聲音里帶著幾分疲憊。

        “吵你睡覺了嗎?”卿清有點抱歉,今天不是周末,他應該還要值班。

        何斌倒是很有風度:“沒有,我在局里呢,怎么突然給我打電話了?”

        “我想問問,松江公安局那邊有消息嗎?”

        “還沒有?!焙伪蠓诺土寺曇?,勸她說,“你先別著急,他們跑不了的,這兩年陳隊雖然沒表現出什么,但他對這事也很上心,處處留意著風吹草動呢,說不定消息比我們還靈通,要不然,我去問問陳隊……”

        “你別跟陳隊提這事!”卿清聲音沉了幾分,她沉默片刻,抿了抿發干的嘴唇,低聲說:“不好意思何斌,那就這樣,我先掛了,有消息通知我?!?/p>

        “我知道?!?/p>

        卿清放下手機,一頁一頁翻看網頁訊息,明知道希望渺茫,卻也想從里面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桌上的手機忽然響起來,她低頭看了看,是個陌生號碼的來電。她不在意地按斷了,那邊卻立馬重撥回來。

        卿清疑惑地皺了皺眉,接聽。

        “你好,我是卿清?!?/p>

        “我知道我知道?!蹦沁叺哪新暭辈豢赡偷仃J進她耳里,“卿清姐,快叫楚哥來救我!”

        卿清在腦海里搜了一遍可能的人,確定這聲音她從來沒聽過。

        “你是誰?楚哥又是誰?”

        “我是江河??!哎呀,姐,楚哥就是楚西辭啊,你快讓楚哥接電話吧,我都要死了,他的手機沒人聽,我只好打給你了?!?/p>

        “你等一下,別急啊,我去叫他?!?/p>

        卿清聽他聲音很慌亂,如臨大敵,又和楚西辭認識,怕耽誤他們的事,忙起身去敲楚西辭臥房的門,口里還不忘寬慰著電話那端她一點印象都沒有的人。

        “你別著急啊,他就在臥室休息呢?!?/p>

        楚西辭聽著外面急促的敲門聲,有些不耐煩地皺了皺眉,在床上翻個身,并不打算理會。

        而門外的人,也不打算就此罷手,敲的門震天響。

        “楚西辭!楚西辭,你醒了嗎?有個叫江河的找你,有急事?!?/p>

        江河?那更不用急了。他閉著眼睛,一把扯過被子蒙住頭。

        卿清喊累了,最后氣憤地踹了門一腳,她知道里面的人早就醒了,只是怪脾氣上來,不想開門而已。

        “江河,你那邊怎么了?”她平復了心情,握著手機往樓下走,“你告訴我,說不定我能幫上忙?!?/p>

        江河還是不死心,巴巴地問:“楚哥呢?!?/p>

        聽聲音都快哭了。

        “他上幼兒園去了!”卿清朝樓上翻了白眼,問江河,“發生什么事了?你先告訴我?!?/p>

        “我……我又被抓到派出所了?!苯铀坪醣锪艘欢亲游?,“卿清姐,你相信我,我這回真是冤大了,我是酒駕了,但我沒開車撞人逃逸,真沒撞?!?/p>

        卿清利落地拿上包和車鑰匙,往外走。

        “你在哪個派出所?我馬上就到?!?/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