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救贖 > 第四章:獨生悶氣
        第四章:獨生悶氣
        作者:陸沉   |  字數:3107  |  更新時間:2017-04-20 16:45:46  |  分類:

        懸疑小說

        卿清看著對面捧著飯碗狼吞虎咽的江河,有點好笑。他是真的餓壞了,現下已經是第三碗飯。

        “哎,你慢點吃?!鼻淝灏咽诌厸]動過的水杯推給他。

        江河咽下最后一口飯,抓起水杯又灌了大半杯水進去,才摸著肚子舒服地松了口氣。

        “謝謝卿清姐……”他打了個飽嗝,斷斷續續地說完后半句話,“請我……請我吃飯?!?/p>

        “請你吃飯?”

        卿清愣了一下,自己從頭到尾沒動過筷子還得付賬嗎?

        江河看了看自己吃光的一桌子菜,又看了看對面的人,表情有點驚悚。

        “我錢包扔車里了,你不會是沒帶錢吧?”

        卿清有點為難,低頭翻包:“錢我倒是帶了,應該夠結賬……”可她只在包里放了買菜的錢,出門太急,沒有多帶,看來只有少買點菜了。

        江河眼睛忽然亮了亮,朝她身后興奮地招手:“楚哥!”

        卿清回頭就看見推門進來的楚西辭,黑色長風衣,神色淡淡地邁著長腿走近,拉開椅子,在她身旁坐下。

        卿清往旁邊挪了挪,也不理他,找出錢包,計算飯菜錢。

        楚西辭看她一眼,將視線轉向江河,直截了當地問:“你昨天晚上開車去過什么地方?跟誰一起?”

        他的口吻很淡,臉上沒什么表情,卻讓江河不自覺地調整了坐姿,上半身挺直了,表情像在接受審訊一樣嚴肅正經,認真地回憶起昨天晚上的事情,雖然宿醉后的腦袋依然有點混沌不清。

        “昨天晚上我一個哥們過生日,本來是要在他家里聚,但是他中午跟他老子吵了一架,就臨時改在‘夜色無邊’?!笨紤]到楚西辭并不了解“夜色無邊”,他解釋道,“就是我們這挺有名的一個KTV,在桐花街那邊,那哥們臨時在那定了個豪華包,我開車從我家過去,大家喝酒到半夜,我……”

        江河偷瞄一眼對面的卿清,她手里捏著準備付賬的錢,正專心聽他說話,他在楚西辭的注視下,硬著頭皮轉了話題,“姐,你能不能給我倒杯水?”

        卿清見他嘴唇發干,便端起他手邊的空杯子,起身說:“那你等下,我順便去把賬結了?!?/p>

        江河這才抓住她離開的空當,趕忙低聲說:“然后,我就帶了兩個小姐走,其中有個妞膽子特別小,我覺得好玩,想嚇嚇她,就往建安新路開?!?/p>

        “那兩個女人你之前見過嗎?”

        “沒有,我也是第一次去那家?!?/p>

        “你開車經過建安新路是幾點?”

        “大概半夜兩點多快三點吧,當時我口渴了,看見路邊有個小賣部,還讓她們去敲門呢?!?/p>

        “那一路你見過其他車嗎?”

        “我記不清了,沒別的車吧那個鬼地方?!苯诱f,“后來我跟她們……在車里玩了玩,然后就把她們放在路邊了,楚哥你知道我從來不帶女人回家過夜的,我自己開車回去,但是在停車場睡著了?!苯訃@了口氣,“醒來就被抓進派出所了?!?/p>

        楚西辭靜靜聽完,右手拇指輕輕摩挲在食指與中指之間。他檢查過死者的衣領,棉纖維,上面有點潮濕,不是血,更像是浸入的水漬,像冰,慢慢融開。尸體曾在某個氣溫不高的地方待過很長一段時間,所以流浪漢的死亡時間,很可能不止二十四小時。

        “楚哥?!苯佑悬c擔心地問,“是不是那兩個女人玩我???”

        楚西辭看他一眼說:“她們無關緊要?!?/p>

        江河的出現是偶然性的,做這類生意的女人也不會在客人身上開這樣的玩笑,給自己惹麻煩。不過,報警的女人見過江河,知道他的開車行程,連同車牌號。

        卿清結完賬端了兩杯水回來,一杯遞給江河,另外一杯放在右手邊靠近楚西辭的位置,眼睛卻不看他。

        楚西辭自然地拿過水杯,喝了一口,問:“你的車還給你了嗎?”

        卿清略微詫異地看他一眼,他向來對旁人的事漠不關心,難不成江河真是他朋友?

        江河顯然也被這突來的關心給驚住了,愣了愣才急忙回答:“得自己過去取,不過我已經讓別人給我送車來了,楚哥你不用擔心?!彼捳f到最后一臉感激,眼睛里幾乎都要冒出星星來。

        卿清忍不住搖頭,這人真是沒救了,楚西辭的頭號腦殘粉,完全不記得幾個小時前他故意不接電話的惡劣行為。

        楚西辭有點莫名其妙。

        “擔心什么?”他起身說,“我和你一起去,檢查一下車?!?/p>

        江河倒沒有失望的意思,笑嘻嘻地跟在楚西辭身后往外走。

        卿清背上包,與前面兩人隔開一段距離,走出飯館大門,徑直走向那輛黑色轎車,她想去公安局一趟看看情況。剛解開車鎖,楚西辭的身影,卻以更快的速度從她身后趕上來,拉開車門,占據了駕駛座。

        卿清看他一眼,把車鑰匙從窗口扔進去,轉身要走。

        “上車?!背鬓o淡淡出聲,“我待會陪你去買菜?!?/p>

        明明已經打算好一天不和他說話,好讓他自我反省一下的……卿清嘆了口氣,坐上車。

        “你沒開車出來?”

        “開了?!背鬓o發動車,往后退進路面,一個轉彎,開上車道,跟上前面江河的車,“不過開得不順手,把車留在公安局了?!?/p>

        她從嗓子眼里“哦”了聲,就看著窗外不說話了。

        時間近傍晚,太陽光已變成溫和的橙紅色,照耀著車水馬龍的繁華城市。車內,是少有的安靜。楚西辭握著方向盤,平視前方路面,神色平淡一如往常。卿清上半身貼著車門,刻意地與他拉開距離,微蹙的眉頭卻暴露內心情緒。

        她終究比不上旁邊人的平靜,出聲問道:“你下午去公安局看過尸體了吧,有什么發現嗎?”

        楚西辭聽見她提問,神情不變,看著路面,耐心詳細地回答。

        “兇手將人殺死后,拋尸在建安新路一棟廢樓里面,另外一撥人把尸體移到了路中間,并且報警誣陷江河,而這兩方毫無關聯,除了知道兇手精通人體結構和藥理,并且接下來會頻繁殺人之外,沒什么有價值的線索?!?/p>

        “兇手還會繼續殺人?”卿清皺緊眉,表情嚴肅起來。

        “這個流浪漢他只是用來練手而已?!背鬓o望她一眼,說,“他今后的手法會更熟練,心態也會更冷靜?!?/p>

        迎面滑過的車燈照亮他的眼底,深井一般的眼眸深處,有興奮的觸角蠢蠢欲動。

        他查過建安新路一帶的施工情況,從昨天下午開始施工隊就全體滯留在市政府門口討薪,換而言之,那家只剩下孤老幼女的小賣部不會有人回來。他曾經在小賣部的里間看見過報紙上被圈出來的一個售房信息,房子就在一所小學附近,應該是小姑娘讀書的地方。學校八點開始上課。她去最近的車站坐公交,趕到學校要花30分鐘,一般有要求學生提前到校,所以她出門的時間應該在七點左右,不會超過七點半,而她見到的那個買水的人,是第二撥人中的一個,將尸體從廢樓里搬到馬路中間。

        不到五十米的距離,疲憊到要喝水嗎?楚西辭微凝了凝眉,難得地想起一個人來。身體素質不行,性格古怪。呵,要是真與他有關,倒也有意思,不過現在……他微皺的眉心舒展,臉上浮現少見的愉悅。第二撥人暫時不需要急著查清楚,他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來,眼下,一切才剛剛開始。

        而他旁邊的卿清,臉色一點點變得蒼白起來。她難以遏制腦海里浮現的畫面:那具尸體開膛破肚之后,被切走的部位、割斷的動脈,連同后背……現在,她旁邊的人清楚地告訴她,接下來,還會有更多人經歷這樣的噩夢。他的推測總是正確的,可她明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卻什么都做不了,那種不能阻止的無力感,讓她心慌難受。

        江河的車被停放在交警隊的事故停車場,因為之前派出所的人打過招呼,他簡單走了一遍流程,交完停車款,就可以取車了。

        那是一輛紅色的國產小轎車。楚西辭鉆進車里檢查,瞥一眼被塞進座位夾縫里的黑絲襪,了然前夜車內的風流,微微皺了皺眉。

        車子里面沒有異樣。他脫下外套扔給卿清,趴在地上去檢查車底,在車底座下面發現粘連的一點黑膠,顯然有人匆忙間沒將它撕干凈,根據粘連的面積,足可以固定一個小型的追蹤器。這個停車場人來車往太多,沒有監控,也不能確定追蹤器被取下來的時間。

        楚西辭從車底下鉆出來。

        卿清問:“有什么發現嗎?”

        他搖頭,拍了拍身上的灰,拿過她手里的外套說:“走吧?!?/p>

        江河說:“楚哥,我打了電話讓大老王過來取車,那我就在這里等他了?!?/p>

        “嗯?!背鬓o隨意點點頭,腳下步子不停,囑咐了一句,“自己小心?!?/p>

        “知道了楚哥!”江河應的中氣十足。

        卿清給楚西辭的頭號腦殘粉投了一記白眼。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