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救贖 > 第七章:老友來訪
        第七章:老友來訪
        作者:陸沉   |  字數:3424  |  更新時間:2017-04-20 16:45:46  |  分類:

        懸疑小說

        年輕的男人開口說:“我是Jason的老朋友,Anderson,你可以叫我的音譯中文名——安德森,至于有什么事來這里,你不用知道?!?/p>

        男人大概三十歲左右,棱角分明的臉上五官深邃,薄唇形狀很美,但不說話時嘴角卻微微向下,加上他身上自然散發的沉穩氣質,整個人透出幾分不怒自威的氣場。

        江河被他的氣勢嚇住了,吞了吞口水,朝屋里喊:“卿清姐,有客人找楚哥?!?/p>

        夏天過去以后,天暗的時間越來越早。傍晚,窗外透出的那一角天空已經變成暗灰的色調,沒過多久,就飄起了細雨。

        卿清和江河捧著一大盤比薩坐在樓梯上,邊吃邊看著客廳里的三個人。

        楚西辭坐在他專屬的座椅上,來訪的兩個客人在他對面。年輕的男人坐著,年長的男人似乎身份要低一階,畢恭畢敬地站在他旁邊。

        安德森先開口,兩邊嘴角上抬,露出笑容,讓他整張臉顯得更加溫和英俊。

        “好久不見,Jason?!?/p>

        楚西辭唇角輕揚,弧度很淺。

        “好久不見,安德森?!?/p>

        看來是真的認識,卿清咬了一口比薩不經意扭過頭注意到停在外面空地上的車。

        那是一輛黑色的高檔商務車,墨色的車窗緊閉,車內的情況無從窺視。她收回視線看向屋里兩位客人的手,這兩個人的手都不像是常年開車的,車內或許還有一名司機。

        客廳里的對話還在繼續。

        “沒有事先通知就冒昧前來拜訪,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有件事想請你幫忙?!?/p>

        “恐怕不是你的事?!背鬓o向后一躺,靠上椅背,姿態放松地看向安德森身后的人,“安德森,老人腳不舒服還是勸他坐著吧?!?/p>

        安德森臉上流露出“意料之中”的笑容。

        “我就知道什么都瞞不過你?!?/p>

        他和身后的長者交換了個眼神,隨即起身,扶著他坐下,介紹說:“這位是李季,李先生,我現在公司的老板?!?/p>

        楚西辭顯然對來人的身份沒什么興趣,瞥一眼墻壁上的時鐘。

        “李先生,你已經浪費了我三分鐘?!?/p>

        “楚教授不要生氣?!崩罴菊f,“我只是想跟楚教授開一個小玩笑而已,不知道楚教授是怎么發現我身份的?”

        楚西辭淡淡道:“你腳上那雙私人訂制的牛津皮鞋可以買十套安德森身上的西裝?!?/p>

        李季笑起來:“楚教授果然觀察細致入微,看來安德森沒有推薦錯人?!?/p>

        “李先生?!背鬓o屈起左手抵在唇邊,神色有點不耐煩,“你已經浪費了我四分鐘?!?/p>

        “Jason?!卑驳律f明來意,“李先生想請你調查一起命案?!?/p>

        “這個你應該找警方?!?/p>

        “不行?!崩罴痉駴Q說,“楚教授,我是做安保生意的,交由警方調查會泄露很多機密,而且公司打算年底上市,內部發生命案的消息傳出去,會對公司很不利。如果楚教授愿意幫忙,報酬方面……”

        “我沒興趣?!背鬓o輕闔上眼,說,“走好,不送?!?/p>

        “Jason,你還是老樣子?!卑驳律彶阶呓韨?,拍著他的肩膀補充完后面的評價,“幼稚又自以為是?!彼麥惤鬓o耳邊,低聲說:“只要你接下這個案子,我保證,你今后的生活,會變得有趣很多?!?/p>

        “你拿什么保證?”楚西辭懶懶地抬起眼皮,看著眼前這張熟悉的臉,目光里帶著譏諷,“你的智商?”

        安德森迎上他挑釁的視線,一字一頓地回答:“我的銀行賬戶余額?!?/p>

        四目相交,熟識多年的故人,彼此之間有心照不宣的了解。

        楚西辭輕轉眸光,看向對面的李季,說:“這個案子,我接了?!?/p>

        “那就辛苦楚教授了,尸體能保存的時間不會太久,希望楚教授盡快開始調查?!崩罴菊f完,用眼神示意安德森,后者立刻會意,取出張名片交給楚西辭。

        楚西辭看了眼,隨意地放在旁邊,抬高了聲音喊坐在樓梯上的人:“卿清,把你的電話號碼和郵箱地址留給他們?!?/p>

        一直置身事外的卿清聽見他的話有點意外,忙吞下口里的比薩,走上前,朝兩人笑了笑,找出一張廢紙,在上面寫下自己的號碼和郵箱,交給安德森。

        安德森沒有細看,把紙條一卷收進口袋。

        “把案子的詳細情況郵件告訴我,我一個小時后到?!背鬓o說完這些,十指交叉,面帶微笑地看著他們,“好走,不送?!?/p>

        卿清送他們到門口,一回身,江河已經將吃比薩的陣地從樓梯臺階上移到了客廳沙發。而楚西辭正站在窗邊,神色淡漠的一張臉,情緒不明。

        她走近他身旁,看著微風卷著細雨絲絲縷縷拍打在窗戶上,開口問道:“那兩個人,有什么不對勁嗎?”

        “沒什么不對勁?!背鬓o輕聲回答,視線仍然望著窗外,“一個是我在美國的校友,一個是他老板,找我調查一起不方便公開的命案而已?!?/p>

        “你和那個安德森是朋友嗎?”

        “朋友?”楚西辭像是聽到一個笑話,轉頭看著卿清,“是什么讓你產生這種錯覺?”

        卿清如實說:“你還記得他的名字,他看起來跟你很熟的樣子?!?/p>

        “我記得所有見過一遍的名字。至于安德森,他跟所有利益相關的人都很熟?!彼p描淡寫的語氣里帶著毫不掩飾的譏諷。

        卿清微皺了皺眉,楚西辭雖然性格不好,也不擅交際,但從來不對人懷有無端的惡意。直覺告訴她,楚西辭和那個安德森之間遠不只是認識那么簡單。

        楚西辭聲音平淡地說:“我在二樓的時候,注意過車頂的凹槽,里面有幾片黃金槐的樹葉?!?/p>

        卿清不明白:“這能說明什么?”

        “黃金槐在零江只有觀音湖附近有種植,作為旅游區的一個觀賞點,和他們公司是兩個方向?!?/p>

        “可能是大老板突然想去散散心吧?!?/p>

        “有風濕病的人,這種天氣更愿意找個地方安靜坐著?!背鬓o看她一眼,淡淡說道,“車上還有人,而那個人,很可能才是促使他們來這里的真正原因?!?/p>

        卿清神色微凝:“既然你知道他們的原因不單純,為什么還要接這個案子?”

        “為了未知?!背鬓o輕聲說。

        他靜靜看著窗外,黑云積壓的天際,有閃電的身影暗顯,點亮了他的眼睛。

        半個小時后,安德森按照要求發過來一封郵件,簡單說明公司情況和案情。

        李季的太平洋公司主要負責網絡防御和安保工作,合作客戶囊括國內外政商界,最近剛剛和一座新開發的工業園區簽下長期合作的合同。而安德森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也是該公司在零江支部的經理。

        兩天前,李季來到分公司視察,正遇上公司電纜翻修,除了科研部,其他地方都會出現短暫電力供應不足的情況。但就在停電的時候,有保安聽見一聲慘叫,緊接著是重物落地的巨響,他打著手電,循著聲源走到儲物室附近,發現儲物室的門沒有上鎖。保安推門進去,卻看見一個人影坐在地上,后腦勺的傷口還在淌血,血已在他身下凝成一小攤血跡。保安被嚇得不輕,戰戰兢兢上前檢查,發現人已經沒了呼吸……

        這一消息立刻在公司內部炸開了鍋,死者身份也迅速被確認核實,是公司內部的一名保安人員。公司啟動應急措施,在第一時間對外封鎖了消息,并向全體員工作出解釋:停電期間,我公司保安員汪某進入儲物室例行檢查,不幸在黑暗中摔倒,腦后部受到重創,當場死亡。公司對此深表遺憾,將會嚴厲追責相關部門負責人,給死者和死者家屬以及全體員工一個合理交代。

        雖然官方明面上已做出公示,但安德森并不認為這是一場單純的意外。停電通知一早下達,按理說,保安不會挑在這個時候去儲物室檢查。而且在停電前幾個小時安德森就碰見過這個保安,當時他正要去檢查儲物室。安德森將自己的疑慮報告給前來視察的董事李季,李季出離憤怒,在一個以安全質量聞名的大公司內部竟然發生命案,這是十足的丑聞。他想盡快查出兇手,低調解決這件案子。而安德森,自然給了他最好的推薦。

        楚西辭看完郵件把手機扔給卿清,簡單明了地吩咐。

        “告訴安德森,破案的價錢和保密費,我要他年薪的兩倍?!?/p>

        卿清一邊按照他說的回郵件,一邊有些擔心:“萬一他覺得太貴了怎么辦?”那個安德森的收入看來很高,楚西辭一開口就要他年薪的兩倍,他們有可能會覺得劃不來。

        “沒關系,我會把這個消息賣給他們的競爭對手?!?/p>

        楚西辭眼睛盯著顯示屏,手指在鍵盤上敲字如飛。漸漸地,他的速度放慢下來,臉上的神情微變,浮現淡淡的笑意,最后看著屏幕上不斷顯示“拒絕訪問”的提示窗口,停止入侵。

        “防御水平不錯?!彼谥型鲁隽鶄€字。

        卿清湊過來看一眼屏幕上密密麻麻的英文,覺得眼睛有點暈。

        “你這是在干嗎?”

        “沒什么?!背鬓o起身說,“時候不早了,走吧?!?/p>

        兩人下樓的時候,看見吃飽喝足的江河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楚西辭微皺了皺眉:“他怎么還在這?”

        “估計是下午太累了,就讓他在家里睡著吧?!?/p>

        卿清說完,找了條毯子給他蓋上。睡著了的江河神情像個孩子,她盯著看了兩秒,又看看楚西辭,忍不住笑了。

        “沉默先生,仔細看看你們兩個其實長得還有點像,難怪他能跟你合得來?!?/p>

        楚西辭只當沒聽見,拿上傘往外走。

        黑色的轎車在細雨綿綿的夜里疾馳。

        楚西辭根據名片上的地址,穿過小半個城市,趕到目的地。李季的公司位處遠離市中心的地方,像一座小型的工業園區。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