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救贖 > 第九章:殺人嫌疑
        第九章:殺人嫌疑
        作者:陸沉   |  字數:3452  |  更新時間:2017-04-20 16:45:46  |  分類:

        懸疑小說

        儲物室所在的這一層為研發部,都是機密,為了安全起見,唯一的一臺監控就裝在電梯口附近,360度無死角監控,緊盯著每一個出入的人員。但由于停電的緣故,監控器在晚上八點二十過后才重新開始正常運作,因此沒有拍到發現尸體當晚進入儲物室的人員,只能查看到員工被疏散離開儲物室時的監控錄像。

        “這是誰?”他暫停播放畫面,指著屏幕里其中的一個人問安德森。

        安德森湊近仔細看了兩眼,報出畫面里那人的名字和職位。

        卿清在一旁默默記下。

        楚西辭追問:“住址?”

        卿清手中的筆微頓,目光略帶責備地望向楚西辭,這樣的問題不是刁難人嗎?

        誰知安德森卻只沉吟了片刻,很快就說出了一串詳細地址。

        楚西辭用余光瞥一眼卿清,輕飄飄說道:“他記得住所有不費腦子的東西?!?/p>

        “……”

        楚西辭繼續播放監控視頻,中途又暫停了一次,他指了指畫面里一前一后的兩個人。

        安德森隨即說明那兩人的基本情況,卿清仔細地一一記下,卻不免疑惑,詢問地看向楚西辭,而楚西辭正好將視線從監控顯示屏上移開,兩人目光相撞。

        “說?!背鬓o淡淡吐出一個字。

        卿清朝他舉起手中的記錄本:“這三個人有什么特別之處嗎?”

        這三名男性職位各不相同,看起來似乎毫不相干。

        楚西辭說:“都穿著有大口袋的外套?!?/p>

        “有大口袋的外套?”卿清有些頭疼,“這能說明什么?”

        “可以攜帶兇器?!?/p>

        卿清頓時沉了臉:“那我們現在去找他們?!?/p>

        “現在是下班時間?!?/p>

        “不,你問的第一個人是工作狂,不到十點不會離開?!卑驳律皖^看了看手表,抱歉地對卿清笑說,“不好意思,我晚上有個約會,不能奉陪了?!?/p>

        “這樣啊……”卿清看向楚西辭,他顯然對此無所謂。于是她朝安德森笑了笑說,“那祝你約會愉快?!?/p>

        “謝謝,我的美人?!?/p>

        安德森握住她的手,眼看就要吻上去,卿清條件反射地抽了回來,有點尷尬地看著他:“不好意思,我不太習慣你們西方那一套?!?/p>

        “沒關系,是我唐突了?!卑驳律澥康匦π?,轉身往外走,走了幾步他又回頭,“噢,還有,我已經給今晚值夜班的保安打過招呼,如果你們有進出這里的需要聯系他就可以。他的電話號碼我已經發到你手機里?!闭f完朝卿清微微欠身,瀟灑離去。

        卿清問楚西辭:“那我們現在去找那個在公司加班的人嗎?”

        “不急?!彼匆谎郯驳律诩埳狭舻男畔?,大步往外走,“先去找住得最近的那個?!?/p>

        他們要去拜訪的第一個人,名叫聶建勛,是采購部的負責人,他住的小區距離公司只有二十分鐘的車程。

        安德森給的信息很詳盡,卿清和楚西辭很輕易就找到了聶建勛家。

        卿清按響門鈴,里面很快傳來一陣窸窣的動靜,緊接著,貓眼處有一層陰影覆蓋,屋內的人正透過貓眼往外張望。

        “找誰?”男人警惕的聲音隔著門傳出來。

        “您好,這里是聶建勛先生家嗎?我們受安德森先生的委托,在調查昨天晚上貴公司發生的那樁命案。我叫卿清,這位是楚教授,來找聶先生是想了解一些情況?!?/p>

        “你們是警察嗎?”

        “不,我們是……”卿清看一眼楚西辭,微笑說,“我們是私人偵探?!?/p>

        “公司不是已經發了聲明說那是一起意外嗎?”男人的口氣仍然沒有放松。

        “是這樣沒錯,但就算是意外有些情況也需要了解清楚?!鼻淝褰ㄗh道,“如果您對我們的身份還有懷疑,可以打個電話問問安德森?!?/p>

        屋子里的男人沒有從貓眼前走開,他似乎在猶豫。過了幾秒鐘,卿清聽見小鎖轉動的聲響,接著防盜門自內打開,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張年近四十略顯疲態的臉,身上穿著睡衣,腳上踩著拖鞋。

        他招呼兩人坐沙發上,自己則走進廚房。

        卿清環顧了一圈客廳,說不上整潔干凈,但也不臟。而且,沒有半點女性住過的跡象。他是單身還是離異呢?

        “單身?!迸赃叺某鬓o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輕描淡寫地給出答案。

        卿清還來不及反應,聶建勛已經從廚房端了兩杯水走過來。

        “謝謝?!鼻淝褰舆^,把其中一杯遞向楚西辭。

        楚西辭微瞥了一眼水杯,問聶建勛:“有咖啡嗎?不加糖謝謝?!?/p>

        卿清用手肘推了他一下,把水杯擱在他面前,轉頭對聶建勛笑說:“不用管他,他開玩笑的?!?/p>

        楚西辭默默地將水杯推到一邊,開門見山地問道:“聶先生,昨晚停電的時候已是下班時間,你為什么還留在公司?”

        “公司購買的一批材料出了問題,我在辦公室和對方負責人通了一個多小時電話,一直到七點半左右,我想反正馬上就來電了,索性就加個班把新方案做出來?!?/p>

        “辦公室里只有你一個人?”

        “我的辦公室當然只有我一個人?!?/p>

        “有人可以證明你在停電期間一直留在自己辦公室嗎?”

        “沒有,秘書和其他員工當時都下班走了?!?/p>

        楚西辭言簡意賅地總結:“所以你沒有不在場證明?!?/p>

        “你什么意思?”聶建勛站起來,面有慍色,“是懷疑我殺了那個保安?”

        “不是,楚教授沒有這個意思。聶先生,這是一個推論的過程而已,您不用在意?!鼻淝迕υ趦扇酥虚g打圓場,干笑道,“我昨天晚上七八點鐘還在自己屋里看書呢,也沒有不在場證明啊?!?/p>

        聶建勛臉色稍霽,重新坐下。

        楚西辭問:“方便進房間里面看看嗎?”

        聶建勛皺了皺眉,顯然不太樂意。

        卿清說:“聶先生,我也相信您與這件事沒有關系。我們只是按流程檢查一下,想讓這一點更明確而已?!?/p>

        聶建勛猶豫了一下,最終沒有拒絕。

        “你們去看吧,反正我和那個死了的保安一點關系都沒有?!?/p>

        聶建勛的臥室很寬敞,留出來一半的空間當工作室用。這里面比客廳要亂不少,楚西辭看了一圈,最后停在衣柜前。他用手隨意撥了撥掛著的大衣,大腦快速運作起來。幾秒鐘的功夫,他已經將衣柜里的幾件大衣與監控視頻中三個男人身上穿的大衣做了比較,得出的結論是毫不相干。楚西辭收回手,視線轉移到衣柜下方,最下層一摞疊放整齊的襯衣上放著一個醒目的禮品盒。

        卿清還來不及阻止,他已經打開盒子。卿清擔心地看一眼客廳,生怕聶建勛會突然進來。

        “沉默先生!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別人的隱私?”

        楚西辭瞥她一眼,沒說話。低頭看了看盒子里面的東西,將它放回原位,轉身走向陽臺。

        晾衣架上零星掛著幾件衣服,楚西辭取下唯一一件外套,檢查衣服的口袋。卿清盯著外套看了好一會兒,才認出這是聶建勛在監控視頻里出現時穿的那一件。她伸出手摸了摸,外套還很濕,顯然剛掛上去沒多久?,F在的天氣,像這樣的外套大概要兩三天才能干透。

        這時,聶建勛也出現在陽臺上,神情卻已經沒有剛才那樣輕松,他有點生氣地問道:“你們在陽臺上看什么?我的衣服也有殺人嫌疑嗎?”

        卿清嚴肅起來:“聶先生,這件衣服,我能問你為什么清洗嗎?”

        “當然是臟了,還需要別的原因嗎?”

        卿清臉色微沉,說:“這衣服……”

        “聶先生?!?/p>

        楚西辭開口,聲音很淡,卻透出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卿清和聶建勛都不由自主安靜下來看向他。楚西辭一邊將衣服重新掛回原處,一邊說:“你不用緊張,沒什么事。今天就到這,謝謝你配合我們的工作?!闭f完他徑直走了出去。

        卿清心里有些不甘心地抿了抿唇,但還是客氣地對聶建勛說了聲:“聶先生,打擾了?!?/p>

        她大步追上走在前面的楚西辭。一到樓下,卿清就忍不住追問:“楚教授,他洗衣服肯定有特殊原因的!我們為什么不問清楚?”

        “聶建勛沒有騙你,他洗衣服就是因為衣服臟了?!背鬓o從口袋里取出兩張被洗得皺巴巴的發票,“這是剛才在那件大衣口袋里發現的。今天中午他和情人在瑪麗安娜飯店吃飯,衣服是那時候弄臟的,估計是咖啡灑了,發票上面也有痕跡。而另一張發票則透露一個信息,他昨天晚上九點三十七分,在珠寶店購買了一條女士項鏈,應該是送給今天中午的約會對象”

        “你怎么確定他是跟情人吃飯?還有那條項鏈,也有可能是買來送給別人的啊?!?/p>

        “你還記得他衣柜里的禮品盒嗎?”

        卿清點點頭。

        楚西辭說:“禮品盒很新,而且放在一疊常穿襯衣的上面,顯然是剛剛收到的禮物。里面有一對價格不菲的袖扣。而從他房間里的照片可以推測,無論是正式還是休閑場合,聶建勛都沒有戴袖扣的習慣。不清楚對方喜好,送這么華而不實的東西,看來兩人交往沒有多久,說不定是那個女人想紀念一下出軌的第一個禮拜?!?/p>

        “他約會的那個女人結婚了?”卿清瞪大了眼睛。

        “放置袖扣的絲絨盒里,有被勾絲的情況?!?/p>

        “這能說明什么?”

        “她戴著戒指?!?/p>

        “未必是婚戒啊?!?/p>

        “盒子上面有被擠壓過的痕跡,應該是慌亂中藏進抽屜時擠到的。這么貴重的禮物,除非是緊急情況,不然她不會這么不小心。不過我能肯定這些,最主要還是因為聶建勛的反應,他的肢體和神情無一不在告訴我,他在害怕?!背鬓o垂眸看她一眼,繼續說,“害怕自己跟有夫之婦偷情的事敗露?!?/p>

        卿清回想起聶建勛出現在陽臺時的模樣,他的確是在緊張,如果只是正常交往的男女朋友,那樣的不安就完全沒必要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