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第五章
        作者:問蒼天   |  字數:2962  |  更新時間:2017-05-16 09:40:43  |  分類:

        奇幻小說

        葉天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包裹,左手緊了緊,面露冷笑,心里暗道?!坝辛诉@本佛典,加上過去對上千部佛宗典籍的融會貫通,足以從中尋找出一套完整的修神途徑了,雖有不足之處,但突破肉體桎梏,達到先天卻不是難事了。哼,沒有靈藥,沒有葉家的功法,我葉天照樣可以辦到?!?/p>

        大明王心經

        金黃色的古樸書卷,布滿了一層細微的灰塵,顯然是經久未曾翻閱的緣故,葉天嘴角掛著一絲笑意。

        ……

        “明王,佛陀怨念而生,怒意而成,主殺忿!歷代佛典記載中,和佛宗各類主張都是格格不入,被視為異類而存!多是棄之不顧!”葉天起身,凝神望了望夜色已然當空,用手捻起細鉤,輕輕的挑亮了燈芯,深深的舒了一口氣,定了定神踱步到客廳走去。

        成敗在此一舉!一定要成功。

        再次回來的時候,葉天手里卻是拿著一疊松香黃紙,一塊上好天香回龍硯臺,一個紫金色狼毛為頭,雕羽為桿的上好毛筆。

        鋪好紙張,看似十分寫意的隨筆勾勒了出了一幅畫像,所畫之物面容猙獰,四肢粗長,行張牙舞爪之態,一眼望去盡露兇狠憤怒之色,看似隨意的描摹,卻又透骨傳神,五個眼睛是詭異,陰森,仿佛活了一般,刻畫的細致入微。

        “金剛夜叉明王俗稱夜叉王,列席五大明王之末,自己此時也只能畫出一個眼眸罷了,五個眼眸,包涵五種變化!這五種變化都畫出來,自己也算是真正的懂得夜叉王的神意了!”葉天放下手中筆桿,仔細的看了看。

        沉吟了一會,葉天還是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徒有其形,還是少了一份神意!”,隨手扔掉這幅畫卷,接著再畫,搖了搖頭,畫畫扔扔,燈熄芯滅,再燃。

        俗話說,畫蘊有神,居于中庭,工筆在心,神通意達,躍于紙上,說的正是這個道理。

        這也是葉天前后嘗試了百般修煉方法后,前期尋覓到的最適合自己養神,煉神的修煉方法。

        雞鳴三聲,戶外第一束陽光穿過窄窗,照進房間內的時候,葉天長舒了一口氣,方才停筆。

        一夜過后,葉天不但不嫌疲累,反而神采奕奕,雙目澄亮,沒有了過去的暗淡不清,給人一種恍如被洗滌的感覺,特別是柔弱瘦小的身體,盡管依然如故,卻又是顯得多了些什么,整整的一夜。

        肉體雖然沒有顯著的變化,精神卻是猶如脫胎換骨了一般。

        葉天嘴角掛笑,抬頭看向外面,一道犀利的眼神劃過四周,過后,方才收回眼神,看向了書桌平整的松香黃紙上。

        “終于畫好了一個?!比~天嘴角帶著一絲興奮,臉上露出了濃濃的笑意,提筆放下。

        “葉家,等著我葉天的橫空出世吧,我所記不錯的話,葉家應該沒有一個通過修神達到先天之境的,我將是葉家歷史上的第一個。哈哈,正是我這個武道不通,被傳為廢人的葉天。到時我看你葉弘通當著葉家三千族人,會是什么表情?!比~天很想仰天大笑,卻是生生的忍住了,沉寂了許久,總算有所回報了。

        “嘭”一聲,正當葉天出神的時候,門被直接踢開了。

        “夫人找你去吃早飯,快點?!币粋€突然傳來的聲響,打斷了葉天的思緒,隨后聲音漸漸又自顧的遠去了。

        葉天面顯怒色,冷哼了一聲,“不通管教的丫鬟!”眉頭皺了皺,匆匆的把手下的畫像,卷卷扔了。

        “母親,你找我!”葉天到了臨芳園,淡笑著道。

        “天兒,快點吃飯吧,今天母親帶你去個地方?!卑纵p紗笑著說道,能夠看出今天很是高興!

        葉天依言坐下,神色微變驚訝道:“母親,是去什么地方?令你如此高興!”

        “先吃飯吧,到了你就知道了?!卑纵p紗抿嘴笑了笑,白皙的臉蛋上露出了一絲紅潤,身體比前幾天好多了。

        依就一身白色的紗裙,穿在婀娜的身姿上,里面粉色的棉質內衣,露出一絲秀色,因為常年練武的關系,盡管單薄,卻并不感到冷。

        高高挽起的秀發,證明了已經身為人婦了,在清秀柔美容貌下,多了一份令人不可侵犯的高貴。

        對于葉天這幾個月的變化,白輕紗開始也頗為疑惑,一次讀書昏倒,就是半個多月才醒,當時可把自己嚇死了。

        衣不解帶的照顧了葉天半個多月,中途硬是又硬著頭皮去找葉弘通幫忙,忍氣吞聲才要來了幾枚固本培元的丹藥,給葉天服下。

        難道是那幾枚丹藥的功用,天兒沉睡半個月不醒,服下后竟然突然好轉了,不過總感覺哪里怪怪的,白輕紗抬頭看了看對面正大口吃飯的葉天,搖頭笑了笑,“或許是自己多心了?!?/p>

        “小翠,到外面準備車去!”看著葉天吃的差不多了,白輕紗放下碗筷,吩咐道站在旁邊的小翠。

        “夫人,駕車的老劉被大少爺叫走了!說是今天大少爺和二小姐要遠行,帶的東西多,就把老劉叫走,去駕車了?!毙〈涞闪艘谎蹧]有一點吃相的葉天,想也沒想的直接說道。

        白輕紗眉頭猛的皺起,素淡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來了,卻又是無可奈何。

        葉天放下碗筷,抬頭看向小翠問道:“老劉走了,車子還在嗎?”

        葉天問話,小翠雖然不想多說,卻是礙著夫人在,也不得不回答:“那樣的車子,大少爺哪會看的上,并沒有拉去!”語氣里,透著一絲抱怨,顯然對于自己侍候的主子,不夠尊貴,下人也很是不滿。

        白輕紗臉色訕訕,歉意的看向葉天,放在桌子上的素手拿了下來,放在桌下攥的緊緊的,青色的脈絡,都很是清晰。

        眼神內閃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柔軟和屈辱。

        葉弘通不聞不問,放縱他那些妻子婢女,不外乎是要逼自己就范。

        葉天看了一眼白輕紗,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了,暗嘆了一聲,再怎么堅強,也只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子。

        開口沉重的說道“母親,不用著急,一切等宗室祭祀之后,再從長計議!”

        “天兒,是母親對不起你,你放心,即便是宗室祭祀后的試煉,你沒有過關,母親也不會讓再讓你受到如此欺辱了!”白輕紗堅定的道,眼眸內一閃而逝的凄楚,很快被疼愛代替了。

        “母親,如果我能通過,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葉天低著的頭,突然抬起來認真的問道,漆黑的眼睛,好似一譚深水,直視過去。

        “天兒,還有不到兩個月,你能達到先天?你體內覺察到氣的流通了嗎?”白輕紗聞言,臉顯喜色,眼神內激射出一陣光彩。

        對于她來說,葉天能夠通過試煉,當然是最好。

        “還沒有!”葉天搖了搖頭說道,眼神還的緊盯著白輕紗看去,話音方落,一個鼻音濃重的哼聲響起來。

        “你能達到先天,我小翠就跪下來給你磕頭認錯!恭敬的叫你一聲少爺?!毙〈湫睦锇底岳湫Φ?。

        白輕紗心里一陣失望,簡單的“哦”了一聲,此時體內還沒有氣的流通,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想要氣運全身,貫通筋骨血脈,根本是不可能的。

        在玉成國的歷史上,根本沒有出現過,而且葉天的資質在那里擺著的,快滿十八歲成人禮了,還沒有達到先天。

        要知道葉家還有三個孩子,都是葉弘通那邊的,葉天卻是最小的。

        大哥葉戰十四歲的時候,就已經達到先天境界了,此時剛滿二十三歲,就已經是一流武師的境界了,每個境界又分為五個層次,幾乎是兩年一個層次的增加,放在偌大的玉成國,論資質也是上上之選了。

        二姐葉青琳,十五歲也已經達到先天境界,今年才剛滿二十一歲,也已經是武師的修為了。

        僅比葉天大上三歲的葉成,葉弘通的小兒子十三歲就到了先天,今年才二十歲,也已經跨過先天達到武師層次了。

        被譽為超過他哥哥葉戰,姐姐葉青琳的天才人物,葉弘通的三個子女,是一個比一個強。

        而葉天已經十七歲了,家族祭祀過后就是成年了,卻遲遲未到先天,論資質比一般的凡夫俗子更差上一籌。

        “母親,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葉天眉頭揚了揚,追問道。

        小翠看著葉天認真的樣子,只想發笑,顧忌著夫人在,還是憋著了,一旦自己這個清雅脫俗的夫人答應了族長,自己也就水漲船高了,可不能太過失禮了。

        “??!”白輕紗正胡思亂想著的,聞言不由的楞了一下,臉露一絲迷茫,看的葉天心里怦怦的直響。

        “哦,你想要什么,母親都答應你!”盡管看來不可能,白輕紗還是承諾道,不愿打擊了他的信心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