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武俠小說 >霸漢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作者:龍人   |  字數:3082  |  更新時間:2017-06-07 09:12:10  |  分類:

        武俠小說

        杜茂的心仿佛也像冰一樣融化了,對于死亡,他并不在意,自從他懂事以來,還從來都未曾害怕過死亡,他只害怕這個世界越來越黑暗,人情越來越淡薄,他害怕這個世態炎涼的世界將蕓蕓眾生推向萬劫不復之境。是以,他奮發圖強,他懲奸除惡,浪跡江湖……他一直在尋找,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尋找什么東西。

        不過,這一刻杜茂知道了自己所尋之物是什么,所以,那雙虎目之中竟淌下了兩行熱淚。

        “謝謝,謝謝鄉親們!”杜茂突然之間高聲呼道:“得見鄉親們如此,我杜茂雖死無憾……”

        “好!好漢子!好漢子……”有人高呼,百姓也全都跟著高呼,一時間,人潮涌動,隨著囚車涌擠而上。

        “讓開!讓開……”王府騎士馬鞭高揚,擋路者皆不免挨受鞭韃之苦,那些護著囚車的官兵一個個都極為緊張,若是這里出了什么亂子的話,他們還真無法向都統衙門交代。不過讓他們微微放心的便是,這回由齊府高手親自監送囚犯,當然,這還是侯爺王興親自向齊家要求的。

        宛城齊家乃是南陽郡首富,不僅富甲一方,其府中更是高手如云,即使是南陽侯侯府也沒有齊府的高手多,而齊府之主齊萬壽更有南陽第一高手之稱,其地位之尊,便是朝中之人也無不知曉,王莽昔日也曾與齊萬壽交好過,而今日之宛城,齊萬壽與侯爺王興親如一家,這是眾所周知的。

        鄧禹與劉秀相視望了一眼,劉秀贊道:“果然是一條漢子!”

        “只可惜這個世上好人不長壽!”鄧禹有些憤然道。

        “不過,能見鄉親們仍可辨明是非,為他喝彩,也應該是一件喜事,至少百姓善惡觀仍然健在!”劉秀若有所思地道。

        “不說了,走吧,我們也去法場,為他老兄送行,讓他在黃泉路上好有美酒相伴,也不枉其英烈一場了?!编囉沓鲅缘?。

        西城法場,占地十畝,西靠城墻,東為一小山坡,法場實為山坡后的一塊平地,而山坡之上建著宛城的司役廟。此地也是主持祭祀之所,同時也可作為監斬官的暫休之處。

        法場之上,豎著二十根梓木大柱,不過,今日卻無二十名死囚。

        死囚共十二名,杜茂便在中間那根最粗的大木柱之上被綁著,手腳皆鎖了重鐵鏈。

        沒有人敢疏忽杜茂,這本身就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即使是齊萬壽也不敢疏忽這個人的存在。

        其余的死囚只是跪在木柱之前,雙手反綁,后插斬標,只待午時一到,便人頭落地。

        此刻太陽正烈,監斬官只是坐在司役廟外的廊檐之下。

        都統軍和騎衛在四面擋住洶涌的人群,看得監斬官額頭微微有些冒汗。

        四面的百姓也漸漸安穩下來了,隨著太陽漸漸升上中天,人們變得鴉雀無聲,仿佛預示著一切將在下一瞬間發生。

        也或許,這只是人們在以一種另類的形式為死犯默哀,他們好像少了往日觀看處死重犯的激情?;蛟S,只是因為杜茂那不可磨滅的氣概和那份坦然自若的豪情。

        人們并不是是非不分,他們也有恨,只是“恨”被麻木的心給深埋在最深處,而杜茂卻激活了他們的恨。他們知道,李輝絕對該死,身為宛城的五均官,非但不思為百姓造福,反而以最苛刻的方式欺詐百姓,貪贓枉法,宛城之中,沒有平民百姓不詛咒他死,而杜茂卻出手殺了李輝,這自然不能不讓百姓感激??墒?,這個世上的好人似乎都注定不能有個完美的結局。

        “午時已到,開刀問斬!”監斬官拔出令箭,望了望天空,高聲喧道。

        “慢!”一聲高喝自人群之中傳出。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向聲音傳來之處望去,只見鄧禹捧著一壇酒分開官兵踏入法場之中,劉秀緊隨其后。

        官兵一震,他們自然不會不認識鄧禹和劉秀,是以他們并未阻擋。

        “來者何人?”監斬官令箭將拋未拋,有些惱怒地喝問道。

        “草民鄧禹!”“草民劉秀見過司吏大人!”鄧禹和劉秀同時對著監斬官恭敬地道。

        監斬官本欲發怒問罪,但聽到這兩個名字,頓時怒氣稍減,聲音變得和緩地問道:“原來是二位,不知二位阻止本官執法,究竟是何用意?”

        “回稟大人,草民并無意阻止大人執法,只是我二人敬重杜茂是一條漢子,是以欲送上斷頭之酒,以壯其行色而已!”劉秀客氣地道。

        劉秀的話頓時引得四面百姓議論紛紛,許多人都聽說過劉秀和鄧禹的名頭,這兩人不僅與南陽的士人相熟,更喜交游,加之劉秀又開米行,是以市井百姓也極熟絡。劉秀和鄧禹之文采極為絕妙,南陽士人無不欣賞,是以上到達官顯貴,下至市井小民,對劉秀和鄧禹皆有耳聞,更有許多人知道,劉秀與鄧禹乃是文武兼修,武功之高,即使是齊府之中也沒幾人可比。因此,這兩人出面立刻引來了一陣騷動。

        監斬官聽兩人這么一說,也便釋然,盡管他不想節外生枝地鬧出一些什么事來,但是礙于劉秀和鄧禹的面子之上,他只好故作大方地道:“好吧,本官便準你二人向死囚送上斷頭酒!”

        “謝大人!”鄧禹高舉酒壇謝恩,這才與劉秀舉步向杜茂行去。

        監斬官身邊的齊家高手目光卻緊緊地盯著鄧禹和劉秀,雖然他們知道侯爺和齊萬壽對這兩個年輕人也都很欣賞,但是他們更明白,若是這兩個人搗亂,事情可就會很復雜了。

        當然,監斬官卻沒有這么多的疑慮,劉秀和鄧禹在宛城可是有家當而且是極有名望的年輕人,就算是這兩人搗亂,他完全可將責任推到這兩人身上,是以,既然劉秀與鄧禹雙雙出面,他也便懶得操心。

        杜茂一直都在昂首打量著鄧禹和劉秀兩人,他在宛城之時,當然聽說過這兩位的名字。

        鄧禹的目光與杜茂的目光一觸,兩人同時爆出一抹異彩。

        劉秀的眸子之中卻只有惋惜,在他的眼里,杜茂確實是一個人物,但其生不逢時。

        “杜兄,這是我鄧禹與吾兄劉秀同敬之酒,以壯杜兄赴黃泉之膽色!”鄧禹將酒壇雙手送上。

        “當啷……”刀斧手為杜茂解開一只手的鐵鏈。

        杜茂接過酒壇,再次打量了劉秀和鄧禹一眼,仰頭便將一整壇酒全部倒入喉中,并順手摔破酒壇,朗聲大笑起來。

        鄧禹和劉秀心中暗贊。

        “好酒!好酒!以五谷精釀,想來便是鄧公子家中所釀精品了?!倍琶焓忠晦酆氈系木频斡址湃肟谥?,其態甚豪。

        “杜兄果是識酒之人,正是小弟所釀之物?!编囉硪膊蛔餮陲椀氐?。

        “酒好人更好!兩位之情我杜茂只有來生再報了,兩位請了!”杜茂說話之間依然不減半分傲氣,仿佛根本就不將死亡放在眼里。

        劉秀和鄧禹心頭一震,同聲道:“好漢子!如果真有來生,我們定要與你共謀一醉!”

        “好!那我們就來生再見吧!”杜茂又爽朗地笑了起來。

        “杜兄可有何遺言或遺愿,我劉秀不才,若能盡力之處定不吝嗇綿薄之力!”劉秀肅然道。

        “哦,劉兄弟好意心領了,我之心愿,你無法完成,遺言也免了,不過,我的心愿自會有人為我去實現!”杜茂愴然道。

        “哦?”鄧禹也有些訝然。

        杜茂再次仰天大笑,聲震四野。

        劉秀拉了一下鄧禹,鄧禹立刻明白,兩人在杜茂大笑聲中向法場外退去。

        半晌,杜茂才歇住笑聲,向劉秀所退的方向高喊道:“劉兄弟,你看著吧,殺我杜茂一人,會有千萬個杜茂站起來,終有一日,乾坤定會恢復朗朗清明的……”

        “好!好漢子……”一時之間,四下百姓群情高漲,皆被杜茂那視死如歸的豪氣所感。

        “午時已到,行刑!”監斬官斬令高舉,立身而起,揚言高喝道。

        “嗖……”就在監斬官斬令剛拋之際,一支冷箭自暗中直射監斬官的面門。

        “啊……”監斬官大驚,尖叫起來,他似乎忘了身邊尚有齊家高手。

        “?!背鍪值哪耸驱R萬壽的五弟子,啞虎齊沖!

        “杜大哥,我來救你了!”一聲高喝響起,人群之中,一道灰影如大鳥般向杜茂撲去。

        “守護法場!”監斬官死里逃生,頓時慌了手腳,高聲呼道。

        “嗖……嗖……”四面的官兵一抖袍袖,自寬大的袖口之間竟滑出了一張張弩機。

        官兵全都是有備而來,仿佛他們早就知道會有人劫法場。

        劉秀和鄧禹大吃了一驚,他們倒沒有想到在守衛如此嚴密的情況下,仍有人膽敢劫法場。他們抬頭向空中那道灰影望去,只見那人雙臂一展,自袖間飛射出十數支短矢,那些正張弩欲射的官兵立刻倒下十余人。

        劉秀和鄧禹更驚,劫法場之人的手法之妙,角度之精準分毫不差。

        “快斬!”監斬官高喝道。

        刀斧手們也急了,哪里還猶豫?大刀急速揮落,眼看杜茂便要人頭落地,驀地那刀斧手慘嚎而倒,仆地而死。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