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武俠小說 >霸漢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作者:龍人   |  字數:3117  |  更新時間:2017-06-07 09:12:10  |  分類:

        武俠小說

        這倒確讓孔庸的心情暢快了一些,至少,這使他天生的那份優越感更明顯,也可以暫時拋開梁心儀留下的遺憾。

        長街空寂,夜已經很深了,都統府的家將圍護著孔庸的馬車,張揚得厲害。他們并不怕驚擾百姓,隆隆的車輪聲似乎并不能完全掩蓋車廂之中孔庸與小幽的調笑聲。

        孔庸的派頭很足,出入皆如眾星捧月,家將一大群,這或許與宛城的不安寧有關。皆因近來有杜茂的例子及冷面殘血的殺戮,使得許多人都不敢再如往昔一般張揚,誰都怕下一個死的人便是自己。

        孔庸倒不怕這些,但是都統大人孔森卻不敢讓他這寶貝兒子冒險,要知道孔森就只有這樣一個兒子,自是驕慣得不成樣子,孔庸每次出門,必有八名家將相護。

        都統府距醉月樓的路程并不近,卻也不遠,穿過三條街,拐四個彎便到了。這段路孔庸走過千萬次,即使閉著眼睛也能摸回府上,而對其父孔森讓這么多人護著他,使他深感不以為然。

        事實上,不只是孔庸這般想,就是那群家將也這么想,試問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何況孔庸也絕非庸手,受過好幾位師父的指點。

        馬車在轉彎,孔庸已有感覺,雖然他沉迷于車廂內那醉人的溫柔之中,可是他的心依然很明朗,這一刻他更感到,小幽兒雖一身媚骨,可是與梁心儀相比,卻仍差上許多,那是一種內在氣質的差異。想到梁心儀,他竟有些怕返回府中,是以,他的心在默默地計算著回到府上的路程,只要拐過這一個彎,便只剩下一個彎和兩條街了,他禁不住感到汗顏。以他的身份、地位和才華,居然得不到梁心儀的愛……

        “轟……”孔庸的思緒還沒平復之時,猛覺車廂狂震,整個車頂竟然塌下,裂為碎木。

        “不好……”孔庸心中掠過電火一般的意念,一拖小幽閃身疾掠而出,馬車也便在此時完全爆裂——那是因為一塊自天而降的磨盤大石。

        “嗖……”孔庸剛一掠出車廂,便覺冷風襲至,他根本就連喘口氣的機會也沒有。

        “哧……呀……”孔庸只覺肩頭一陣火辣辣的痛,而此時他懷中的小幽卻發出一聲慘叫。當他發現這是怎么回事之時,小幽竟已氣絕,卻是因為一根八寸長的弩矢。

        慘哼并非只有小幽,他的八名家將已有四人中箭而倒,另外四人怒吼著向大街兩旁的屋頂上掠去。

        殺手,正是伏在長街兩邊的屋頂之上,黑暗的夜,黑暗的瓦面,根本就難以發現這群如幽靈一般潛伏的敵人。

        “孔庸,納命來!”怒喝聲中,一條人影如大鷹展翅般自屋頂上飛撲而下。

        孔庸心中涌起了無限的殺機,這剛才還與自己纏綿如花似玉的美人兒,竟在頃刻之間變成了一具沒有生命的軀體,怎叫他不怒?怎叫他不殺機狂涌?不過,他也被剛才險死還生的一瞬給驚住了,若不是他閃得快,或不是小幽,只怕此刻死的便是他了。不過,他的肩頭也被怒矢掀開了一塊皮肉,也正是這一矢準確地釘入小幽的咽喉,奪走了她的生命。

        “嗖嗖……”那四名都統府的家將身形剛剛騰空,便立刻迎來了第二輪怒箭。

        孔庸在怔神的剎那,聽到了那一聲怒喝,也感到了那來自上方強大的殺氣,根本就不容他多想,拋開小幽,雙足在車轅上一點,迅速躥開。

        孔庸的反應確實夠快,僅以毫厘之差,他所立的車轅便化為一堆木屑。

        木屑紛飛之中,孔庸只見一道黑影迎面砸到,快得讓他沒有回氣的時間。

        “保護公子!”那剩下的四名家將駭然自空中沉落,有兩人險險地避開怒箭,另外兩人卻也帶傷而落。這一刻他們才后悔太過大意,如果不是太過大意,根本就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以他們的身手,要避開這幾支奪命的箭矢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可是平日的安逸使他們失去了應有的警覺。

        “?!笨子箻O速拔劍,準確無比地截住那迎面砸來的黑影,但交擊之下,他手中的劍幾乎欲脫手而飛,對方的力道之猛完全超出他的想象。

        “林渺!”孔庸駭然驚呼,這一刻他才看清對方的面目,竟是自己的大冤家林渺,而林渺手中的兵刃更讓他吃了一驚,竟是一只碩大的鐵錘,僅錘頭就如小孩腦袋一般大小,也難怪會有如此沉重的力道。

        孔庸被林渺一錘震得倒跌數步,被逼得緊貼街邊的厚墻。

        “孔庸,今天是你的死期!”林渺沒有任何多余的招式,大錘一揮,以最狂野的方式狂揮而去。

        孔庸發現林渺的眼睛在黑暗之中閃爍著一縷幽暗的厲芒,宛若暗夜里的死神,那強大的氣勢使他心寒之余更有窒息之感。在倏然間,他似乎忘了自己的武功,完全震懾于林渺那一往無回的氣勢之下。

        “公子!”都統府的家將大聲驚呼,更飛撲而至。

        孔庸被人這樣一喊,立刻回過神來,慌忙再舉劍相擋。

        “當……轟……”孔庸的劍被砸得如一張鐵弓,強大的沖擊力使他倒撞穿身后的墻壁而陷了進去。

        孔庸確實見機得快,若非他借力撞穿墻壁,只怕此刻已是鐵錘之下的一堆碎骨了。不過,他仍沒能完全躲過林渺這一錘的落勢,幾乎將他的趾骨全部碾碎,手臂差點脫臼,虎口滲血。

        林渺也微感意外,倒沒有想到孔庸如此狡猾,竟然借墻而遁。不過,他今日已抱必殺孔庸之心,絕不會讓孔庸躲過此劫。

        “阿渺,小心后面!”老包大驚喊道。

        根本就不用老包提醒,林渺也已經感覺到背后襲來的兩道銳利勁風,只是他根本就沒有在意自己的生死,甚至連回救自保的動作也沒有,迅速自破墻洞之中撲入,急速揮錘,他的直覺告訴了他孔庸的方位。

        “哧哧……”背后的兩柄劍在林渺的背上劃出了兩道長長的血槽,但因林渺的身形迅速沒入屋內,倒使這兩柄劍不能將戰果進一步擴大。

        林渺不回身反救倒確實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事實上,只要林渺回身反救,這兩劍根本就傷不了他,不過,那便會給孔庸以喘息之機。所以林渺放棄了自救,他寧自己受傷,也不會給孔庸任何機會,即使與孔庸同歸于盡也在所不惜。

        孔庸驚駭若死,林渺是一步不讓,一步不松,他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林渺的大錘便又砸來,這時他手無寸鐵,欲擋不能,便是有兵器,也難以抗拒林渺的天生神力,何況此刻他的虎口已裂,雙臂麻木。

        “轟……”孔庸就地一滾,雙腳倒踢。

        林渺一聲悶哼,黑暗之中,他倒沒有看到孔庸攻來的腳,竟被踢得倒退兩步,而大錘卻砸在了地上。不過幸虧孔庸腳趾趾骨被大錘砸碎,這一踢的力道并不是很沉重,也沒讓他受傷。

        孔庸死里逃生,忙爬起就向屋內沖,此時屋內的人早已被驚醒,小孩啼哭,大人尖叫了一聲,所有的聲音便都沒了,顯然是大人將小孩的嘴給捂住了。

        林渺大怒,正欲追趕孔庸,那兩名都統府的家將也追了進來。

        林渺無奈,反手揮錘猛擊。

        “當……”那兩人倉促入屋,根本就看不清屋內的狀況,哪料林渺的錘勁如此之猛?竟被擊得倒撞到墻上,心下駭然。

        林渺此時也適應了黑暗,見孔庸的影子正向一小門外溜去,不禁大喝道:“孔庸,去死吧!”

        孔庸聽林渺這一大喝,不由嚇了一跳,一驚當兒倏覺胸口一痛,一股鋒銳的力量深植入他的體內,一種難以描述的感覺伴著一陣麻木迅速自胸前傳至五臟六腑,這時他才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嚎。

        林渺不再追殺,揮錘便向那兩名家將砸去,沉猛無比的強大氣流只讓人差點窒息。

        那兩名家將也不敢硬接林渺此招,只好迅速閃開,他們剛才嘗過林渺重錘的厲害,自然明白對眼前這個敵人不宜硬拼。

        “轟……”那兩名家將避開,林渺大錘又在墻上砸出一個大洞,連人帶錘一起沖出屋子,滾落大街。

        “公子!”那兩名家將不知道孔庸究竟怎么樣了,哪有心情追擊林渺?全向孔庸所在之處趕去。

        林渺此時才感覺到背上的劇痛。

        “阿渺,快走,官兵來了!”老包和祥林等幾人迅速自屋頂躍下,奪過都統府的幾匹馬,一拉林渺,便向小胡同之中沖去。

        他們剛沒入胡同之中,街道拐角處便亮起了官兵的火把。

        那群受傷的都統府家將只好眼睜睜地望著兇手遠去,他們根本就沒有力氣追擊。

        “快追!他們從這里跑了!”

        林渺諸人早就已經準備好了行囊,在半路上丟下馬匹,迅速潛向蚩尤廟。待他們快到蚩尤廟時,全城的官兵都已經動員了起來,幾乎所有的路口全部被封鎖。

        林渺的傷勢很重,失血又極多,盡管老包給他早早地包扎了一下并上了些藥,但是這番奔逃,卻使鮮血滲了出來。他們知道,用不了多久,官兵便會順著血跡找到這里來,因此他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離開宛城,否則惟有死路一條。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