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戰族傳說 > 第12章 血火老怪2
        第12章 血火老怪2
        作者:龍人   |  字數:3294  |  更新時間:2017-08-18 14:28:29  |  分類:

        玄幻小說

        與“笑猴”臨死前的慘叫聲沒有什么區別!

        莫非無論老幼美丑,他在臨死時所發生的聲音都是沒有什么區別的?

        難道風度翩翩、輕薄無禮的俊少年此時也如“笑猴”一般死于非命?

        殺他的人是誰?難道又是那個立于屋頂上的白衣人?

        是不是每一個欲逃離客棧的人他都會將其殺死?

        俊少年的武功實在不算低,何況他還有所謂的“蟾蜍衣”護體,立于屋頂上的人竟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殺了他么?

        俊少年逃離此屋也不過是轉瞬間的事情,要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殺了他,只能是一招致命!

        能一招之內便取了俊少年性命的人,其武功該是多么的可怕!

        蒙敏心道:“就算穆大哥在此,也未必能夠在一招之內勝了俊少年,要想殺他,就更不容易!”

        如果這白衣人是敵非友,那將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蒙敏這時才回過神來,她驚愕地道:“麻嫂,沒想到你也是武林中人!”

        麻嫂一直揚著的木棍這時才垂了下來,不知為何,她的身子似乎微微一晃。

        蒙敏道:“我沒有料到麻嫂原來是真人不露相?!鳖D了一頓,看了小木一眼,又道:“但小木如此年幼,似乎不宜將他一同帶來?!?/p>

        “的確不該?!笔且粋€女人的聲音!

        隨即“轟”地一聲,屋子的一側墻口突然出現了一個很大很大的洞!幾乎可以算得上是一扇洞開的門!

        這是側墻,外面用巖石灰抹過,里面卻是木板拼成——好在這不是牧野棲與葉飛飛退出的那堵墻!

        饒是如此,蒙敏仍是心驚肉跳,第一反應不是向洞開的豁口望去,而是向葉飛飛與牧野棲撤退的那堵墻望去。

        隨后她才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洞口處出現的是絕色女子與她的待從——那個刀法極快的黑衣年輕人!

        這時,血火老怪長吐出一口氣,想必是已以內力將體內毒素逼出體外了。

        血火老怪怪笑道:“丫頭,難道你不知道幽求已現身,他的目標無疑也是與你一樣,難道你以為憑你的武功,可以勝過幽求?”

        蒙敏一怔,心道:“幽求又是何人?”

        絕色女子沉聲道:“大膽,你身為風宮之仆,竟敢對我如此說話!”

        乍聞“風宮”二字,蒙敏神色大變!

        “風宮”是一個極其神秘的塞外武林教派,神秘到沒有多少人相信“風宮”的確是存在的。

        據說僅憑風宮的力量,就足以與整個中原武林相抗衡!

        對于這一點,相信的人更少!人們皆想中原武林人才濟濟,幫派林立,高手如云,即使“風宮”再如何神秘,勢力再如何龐大,也不可能與整個中原武林相抗衡!

        眾人這種想法的最好印證就是自從有與“風宮”有關的傳說之日起,幾乎從未有人真的見到過“風宮”中的人!

        只是五十年前,在五年一度的洛陽劍會之日,突然有一來歷不明的年輕劍客出現,這年輕劍手出現的后果便是那一次的劍會再也沒有選出新的劍魁!

        因為,參加洛陽劍會的一百多名中原劍客沒有一個人活了下來!

        活下來的是一個不會武功的女人,她只是在劍會上負責為最后奪魁者的劍鞘上纏上金線的人!

        這一百多名劍客中雖然并非人人都是頂尖級高手,但也絕對不乏絕頂劍客!

        那女子不是武林中人,自然無法說清神秘年輕人的劍法系何師門,但根據她的描述,可以斷定此人應該不是中原武林任何門派的弟子!

        于是,便有人猜測他會不會是“風宮”中人?

        如果是,那么風宮的實力的確可怕!洛陽劍會雖因拘于形式及門派之見,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原武林的實力,但一個年輕的劍客能夠將一百多名劍手悉數斃于劍下,無論如何,也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之舉!

        但自那一次洛陽劍會之后,世人再也沒有見過那年輕劍客的出現!

        所以,有關他的一切,只能是來自于一名不諳武學的女子口中所說!因此這不過是又一個武林陰謀而已!

        至于此年輕劍客是不是“風宮”中人,更是無從知道!

        五十年前的那一次洛陽劍會的神秘夭折,成為當時武林四大奇謎之一,與當年縱橫山莊一夜之間煙銷云散一般!

        縱橫山莊的突然消失,后來牧野靜風終于將它探得真相大白,原來這不過是當時已成為縱橫山莊女婿的一代梟雄夕苦的陰謀!

        而這洛陽劍會之謎卻一直無法破解!

        “風宮”是否真的存在,自然仍是無人知曉!

        如今,蒙敏乍聞“風宮”二字,如何不大吃一驚?

        倘若自己一家人已莫名其妙地卷入了這神秘莫測的風宮中事,那著實棘手得很!

        由絕色女子的話中,像血火老怪這樣身手卓越的人,也不過是“風宮”一仆而已,這足以說明先前關于風宮的種種說法未必全是假的!

        同時,蒙敏更加肯定血火老怪將自己稱作“主母”,是一種天大的誤會,因為自己與難見真面目的“風宮”根本沒有任何聯系!

        卻聽得血火老怪道:“你不過是風宮的逆賊之流,在我眼中,不過便是一個賤丫頭而已!”

        蒙敏心道:“無論如何,如此風姿卓絕的女子也不會像是個丫頭!”

        絕色女子臉色頓時變了變,粉臉帶霜,緩緩地道:“宮主讓你活到今日,已是你天大的幸運,沒想到你竟不識趣,還敢與宮主、與我作對!”

        血火老怪嘶聲一笑,道:“你所說的宮主,在我眼中亦不過是一名賤婦……”

        “大膽!辱我宮主!取你性命!”

        冷喝聲中,一直默立于絕色女子之后的黑衣年輕人突然疾掠而出!

        身在空中,“鏘啷”拔刀!

        拔刀之時,即是出招之時!因為他的刀法快不可言!

        刀光一閃之間,他已狂攻近十招!

        屋內頓時為他凌厲霸道之刀勢所充斥!立于屋中的人但覺銳勁割面刺膚,無不暗自佩服他刀法驚人!

        血火老怪全力拼擋,在這有限的空間里穿掠飄飛,竟將對方席卷一切的一番狂攻閃避過去!

        口中沉聲道:“無知小兒,甘為賤人效命,可笑可恨!以你易傳的刀法,若是投向明主,本可大有作為!”

        卻不知血火老怪口中的“賤人”是誰,所說的“明主”又是誰!

        被稱作“易傳”的年輕刀客冷哼一聲,聲冷如刀地道:“你這冥頑不化的老朽,看來惟有到了身首異處時,才會幡然頓悟自己過去的選擇是多么不明智!”

        說話間,雙方已斗轉星移般互拆了二十幾招!

        被稱作易傳的年輕人,其刀法快如奔電,他每一刀的去勢、角度都與尋常刀法大相徑庭,辛辣直接快捷!刀法中的每一變化的目的都是為了奪取對方的性命!有時甚至是不惜自露空門,只為求得給對方的致命一刀!

        換而言之,他的刀法并非無懈可擊,甚至可以說破綻頗多!但他的刀卻是快得驚人,而且其殺著遠逾平常的刀法,能夠看出他刀法中的破綻的人不會太少,但能夠憑借這一破綻乘機擊敗他的人絕對很少!

        沒有幾人能夠在他的刀刺入自己的心臟前,搶先把自己的兵器借對方露出破綻之際送入對方的體內!

        這是勇敢到不畏生死的人才敢使用的刀法!也惟有這樣的人,才能把這種獨特的刀法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出刀之前,便已準備承受對手的攻擊……在對手得手前,搶先得手!

        他所使刀法的實質說起來似乎并沒有什么驚人之處,但真正能做到這一點,卻是極為不易!

        血火老怪與易傳激殺之時,絕色女子與蒙敏默默地對峙著!

        確切地說,絕色女子是在與麻嫂對峙著,麻嫂能夠不出手便讓本是狂傲自負的對手知難而退,就絕對不簡單!

        絕色女子一直沒有出手,正是因為對麻嫂心存顧忌!

        絕色女子、麻嫂、蒙敏三人呈品字形而立。

        而小木的存在,便使這品字形顯得有些失衡!

        絕色女子終于漸漸地注意到這一點!

        攻擊麻嫂的關鍵是否便在小木身上?有小木在麻嫂身邊,她應該會大受牽累!

        絕色女子眼中有了欣喜之色!

        就在這時,只聽得“咯”地一聲暴響,小木所站立的地方突然一下子陷了下去!

        小木的身軀自然也隨著墜落!

        蒙敏大驚!但迅即明白過來:那一對相貌古怪至極的兄弟的攻擊開始了!

        “笑猴”的攻擊目標是蒙敏之子牧野棲,俊少年與易傳的目標卻是骨笛!

        而今小木卻成了被襲擊的對象——局面頓時變得更為錯綜復雜,不可捉摸!

        小木在身形下墜的時候,竟不慌張,身子突然向前一躬,雙掌在樓板上一拍,身軀已然飄起!

        他赫然有武功在身!而且在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時,他那超越其年齡的鎮靜更是讓人心驚!

        既然奇丑的麻嫂身懷武學,那么小木會武功也就并不奇怪了!

        小木的身軀甫起時,一只奇大的手已由樓板出現的那個洞口處疾抓而上!

        麻嫂此時已倏然轉身,手中木棍閃電般直取向小木抓到的那只大手!

        絕色女子如何肯放過這難得的機會?人已化作一抹淡煙,一縷香風,向蒙敏這邊飄射而至!

        一縷勁風直取蒙敏!

        她的兵器赫然是一針一線!

        針是金色的針,線是銀色的線!

        金針挾破空之聲,勁射而出,若非親見,誰會相信一枚細針也有如此駭人的氣勢?

        金針銀線婁巧衣!

        這絕色女子的確是傳說中的風宮中人!她在風宮中的地位頗高,連易傳這樣的刀中高手也只能為其侍從!

        風宮本就是極為神秘的教派,中原武林對其知之甚少,今日,風宮中人突然來到這江南偏僻小鎮的客棧中,為的不過是一管骨笛!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