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戰族傳說 > 第19章 絕世高手4
        第19章 絕世高手4
        作者:龍人   |  字數:3277  |  更新時間:2017-08-18 14:28:30  |  分類:

        玄幻小說

        牧野靜風暗一咬牙,決定棄“平天劍法”不用,改以“有情劍法”攻擊幽求!

        “伊人刀”斜斜上揚!

        一股清朗的風頓時悄然而起!

        星光似乎也變得亮了不少!本已銷匿的秋蟲“嗽嗽”之聲此時竟又清晰可聞!

        血火老怪驚愕欲絕地看著牧野靜風,他發現牧野靜風的武功修為已高至令人難以想象的境界!

        幽求神色一變,有些驚喜地道:“好劍法!劍法未出,劍意已在!”

        忽又道:“可我心中只有戰意,沒有情意,這樣的劍法能奈我何?”

        “何”字甫出,牧野靜風目光一閃,手中“伊人刀”已如漫天光芒般傾灑而出!

        他的動作似乎并不快,但光芒卻已充斥了天地之間,那般的奪目、輝煌,乃至于——感人!

        牧野靜風急于解救小木,所以一出手便是“有情劍法”中的“劍若有情天亦老”,這是“有情劍法”中最為玄絕驚人的一式!

        “有情劍法”乃數十年前中原大俠谷風所創。當年邪惡至極的“九魔圣教”橫行江湖,其中“斬天魔”絕心武功已至驚神泣鬼之境,雄霸江湖數十年之久!最后,是谷風與之相戰十數年后,終不惜以自己性命為代價,將絕心誘入青城山絕谷,以巧奪天工的“地鎖”將其鎖??!

        三十七年后牧野靜風被數名高手逼入此谷,陰差陽錯得到谷風遺留下來的“有情劍”,并最終悟出留于劍中之劍“伊人刀”上的有情劍訣!

        此“有情劍法”之玄絕處便在于它的“有情!”

        當“劍若有情天亦老”此招使出時,竟可讓人覺得天高云淡,風和日麗……對手的殺氣頓時化為烏有!

        此刻,牧野靜風甫用“有情劍法”,且使出其中最具威力的“劍若有情天亦老”,顯然可見牧野靜風急欲求勝!

        幽求脫口道了一聲:“好!”

        斷了十指的雙掌倏然暴揚!

        如利刃劃空般的聲音扣人心弦!

        牧野靜風心中一震:“他竟然能化氣為劍?”

        四周的蒙敏、麻嫂、血火老怪更是心驚不已!

        正如幽求所言,他心中只有戰意,沒有情意!

        所以,他并不會因為“有情劍法”的“有情”而殺意消減!相反,因為遇上牧野靜風這般難求的對手,他心中戰意已被激發到巔峰之境!

        無形氣劍狂掃而出!

        兩大絕世劍客以驚人之速接近、絞殺!

        一聲悶哼,牧野靜風的身軀倒飄而出,身形過處,有血箭標射!

        蒙敏的呼吸頓時凝滯!

        幽求一聲狂笑,身形暴進,右腿倏然劃空而出!

        一道炫目之光芒直取已身受創傷的牧野靜風!

        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間,麻嫂突然如同怒矢一般標射而出!

        不!更像一把驚世之劍!“劍”挾絕世劍勢,直取幽求!

        這是麻嫂么?她怎會有如此驚世駭俗的功力?

        所以的人都驚呆了!

        小木的眼中閃過了一種絕望之色!

        因為,只有他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只有他明白,他的姨娘已必死無疑!

        麻嫂為了解救牧野靜風,竟不可思議地激發了自己所有的潛能,在最后一劍,以自己的身軀為代價,使出了她一直沒能發揮出一半威力的至高一劍!

        只有具備至高無上的心靈之人,才能使出這至高無上的一劍!在這一劍中,麻嫂已完全忽視了、淡漠了自己的生命,心中只知要救下牧野靜風!

        所以,她能夠突然悟出自己一直沒能悟透的一招!

        她的身軀如同一支震古鑠今的劍般直取幽求!

        面對麻嫂突如其來的可怕一擊,幽求只略略一怔,立即奮然迎上!

        此時,麻嫂的攻擊才是最能激發他戰意的,所以,他舍牧野靜風而直取麻嫂!

        “轟”地一聲暴響!

        兩個人的身軀同時倒飛而出!

        幽求在倒飛之時,突然右手疾伸,恰好挾著了一旁的小木!

        兩人便一起倒飛出去!落于數丈之外后,幽求雙足一點,身形再起,便如一道白色的驚電般飛速掠走!

        其疾其快,無與倫比,轉瞬之間已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麻嫂如同折了翅的鳥兒一般重重地墜落于地上!落地之時,竟聽不到她的痛哼之聲!

        蒙敏先是因牧野靜風危在旦夕而震愕,緊接著麻嫂的突然出擊讓她再一次呆若木雞!直到麻嫂已墜落,幽求消失得無影無蹤,她才反應過來!

        她與牧野靜風幾乎是不分先后地向麻嫂撲去!

        麻嫂的胸前已是一片赤血,殷紅的鮮血不斷地由傷口處汩汩流出,帶走了她的生命……

        蒙敏伏下身來,聽到麻嫂在以微弱的聲音呼喚著:“小木……小木……”她的嘴唇因失血而變得干枯,眼中也沒有多少神采了。

        蒙敏心中有些酸楚,以前對麻嫂的少許不滿此時都煙消云散。她憑著一個女人的本性,一個母親的直覺,知道這個奇丑的女人雖然經常喝斥小木,其實她是真心疼愛小木的!

        于是,蒙敏握住了她的手,道:“我們……會設法找到小木的?!?/p>

        其實,對于這一點,她自己心中并沒有譜,但對于一個生命垂危的人來說,太真實,便太殘忍了。

        牧野靜風也彎下身來,欲將自己的真力輸入麻嫂的體內。

        麻嫂極吃力地搖了搖頭,輕輕地叫了一聲:“穆……大……哥……”

        牧野靜風身子一震,心如被重錘一擊!

        在見到麻嫂突然向幽求進襲時,牧野靜風心中便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因為麻嫂的招式在他看來是那般的熟悉,這是足以讓他牢記一生一世的招式!

        因為,這很像十年前與范書決戰時,范書所用的驚世一劍!當年范書就是憑著這一劍,使牧野靜風一度危在旦夕!

        而麻嫂突然開口稱呼他為“穆大哥”,更是讓他震驚不已!

        難道……

        念頭方起,他便暗忖:不,不可能!這怎么可能?

        他強壓心中震驚,道:“麻嫂,你……究竟是誰?”

        麻嫂很吃力地笑了一下,笑得很苦,她喘息著道:“人……世間稱你……稱你為穆……穆大哥的……有幾人?難道……你還不知我……我是誰么?”

        牧野靜風大震,他極度吃驚地望著麻嫂,難以置信地道:“你是……水姑娘?這……怎么可能?”

        麻嫂的眼中頓時有淚水涌出!她輕輕地道:“穆大哥,我……現在是不是太……太丑了?以……以至于你……都不敢相信?”

        牧野靜風心中之驚愕難以言喻!難道,麻嫂真的就是那愛說愛笑、敢恨敢愛、俊俏可人的水紅袖么?可二者之間的容貌卻又如此天差地別!

        但麻嫂所說的話卻明白無誤地告訴他:她的確便是水紅袖!

        頓時,十年前的一幕幕又在牧野靜風的腦海閃過,他仿佛又看到了在他一出江湖,便與他結下了不解之緣、精靈古怪的水紅袖,記起了她曾在決戰‘死亡大道’時,在眾人面前大聲地問他是否愛她……

        他記得當時說過他是喜歡她的,因為那時他以為當時局勢危急萬分,她與他都不可能再幸存下來!

        后來,蒙敏與他患難與共,他與她之間已無法再容下第三個人!在內心深處,他對水紅袖有一種深深的內疚,但與范書決戰之后,水紅袖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任憑他找遍天涯海角,也無法找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內疚之感便慢慢地變成了一種遺憾……

        但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自己與水紅袖會以這種方式相見!他從未想到過自己苦苦尋覓了十年之久的人,其實與他可謂相隔咫尺!他若在家中,幾乎每一天都可以在街上見到她,但牧野靜風每次與她擦肩而過時,至多只與她點頭致意而已!因為麻嫂在華埠鎮上本來就是一個性情古怪的人!

        當她面對他的淡漠時,她的心中會是怎樣的一種感受?

        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十年隔街相對,她不可能不知道牧野靜風一直在尋找二個人,她不可能不知道牧野靜風所找的二個人中,有一個人便是她!

        面對水紅袖的苦澀相問,牧野靜風還能再說什么?

        他只能道:“水姑娘,你什么也別說,你傷得太重了?!?/p>

        言罷,他不顧男女之嫌,出手飛快地封住了水紅袖的幾處穴道,以免她失血太多!

        當蒙敏知道麻嫂便是水紅袖的時候,心中之震愕不亞于牧野靜風。忽然間,她明白了為什么“麻嫂”對自己似乎總有隱隱敵意,原來她便是水紅袖!水紅袖對牧野靜風一直情真意切,她見自己與牧野靜風生活在一起,而她只能默默地看著別人的幸福,這種痛苦,又有幾人能夠忍受?

        雖然被封了幾處穴道后胸前的血流得慢了些,但水紅袖的情景仍是不容樂觀。不知什么時候,血火老怪走到了他們身邊,遞上來一只小瓷瓶,道:“少主,這藥效果頗為不錯?!?/p>

        牧野靜風看著這個古古怪怪的老人,一時不知該不該接下他的藥。

        蒙敏卻已代他接下來了。她見血火老怪為了救護她與牧野靜風,幾乎是不惜性命,她沒有理由再懷疑他。何況水紅袖被傷的部位是心臟處,已不可能再活下來,既然如此,血火老怪又何須再去毒害她?

        此時救她,不過是為了盡一份心意而已!而水紅袖在失了這么多血之后,思維仍是比較清醒,也許是因為有一種精神力量在支持著她,這份力量無疑來自于牧野靜風。

        蒙敏小心地為水紅袖敷上藥物。

        這兩個與牧野靜風都可謂息息相關的女人,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接觸!水紅袖看了蒙敏一眼,她的目光極其復雜!

        誰能明白此時此刻她的心情?

        牧野靜風道:“水姑娘,你……為何不肯與我們相見?你的臉是被誰毀壞的?”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