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真相 > 第一章 :綁架驚魂
        第一章 :綁架驚魂
        作者:顏灼灼   |  字數:5625  |  更新時間:2017-12-20 15:48:51  |  分類:

        懸疑小說

        忙碌而又混亂的一天終于過去了,杜沁茹蜷縮在顏非租的單身公寓里,面對著空蕩蕩的屋子,前所未有的孤獨與無助洶涌而至,就像那一年她獨自躲在窗外,拼命咬緊嘴唇,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整個人好似籠罩在看不見的陰云中,杜沁茹全身冰涼,如墜夢魘:姐姐走了,爸媽走了,顏非也走了,他們都在那邊等我吧?我不要一個人留在這冰冷險惡的世界里,你們別丟下我……杜沁茹慢慢伸出手,伸向茶幾上的水果刀……

        她的雙眼黑得像兩眼深不見底的枯井,泛著陳年的死氣。生理性冷得發抖的身體突然平靜下來,她微微歪過頭,近乎虔誠地看著水果刀并不鋒利的刀刃,嘴角緩緩上揚,露出詭異的笑容。刀刃一寸一寸靠近手腕,杜沁茹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擴大:姐姐,你等我好久了吧?在那邊再也沒有人欺負你了吧?我好想你,你是不是恨死我了?我搶了你的父母,搶了你的幸福,我現在去找你,你要是還恨我,就把我挫骨揚灰吧……

        刀刃終于落到了手腕上……

        “叮咚——叮咚——”

        不屈不撓的門鈴不知響了多久,手腕上傳來的刺痛終于把嘈雜的門鈴聲強行灌入杜沁茹失聰般的耳中。

        杜沁茹出了一身冷汗,門鈴聲吵得她頭痛不已,手腕上的血更是嚇了她一跳。她連忙抽出紙巾擦掉手腕上的血,好在傷口不大。

        杜沁茹大汗淋漓,狠狠甩了甩脹痛得好似要裂開的腦袋,看著自己手腕上的傷口,有一瞬間的恍惚,但更多的是莫名其妙,瞥見掉在地上染著血的水果刀,杜沁茹心中一凜,難道我剛才要自殺?

        顏非死了自己雖然很難過,但從沒想過自殺??!

        門鈴聲已然喧囂地連成一片,顯然,外面的人已經等著急了,看這架勢,再不開門就要破門而入了。

        杜沁茹拉下衣袖蓋住手腕,收起帶血的水果刀,也壓下了心中對自殺的困惑和驚訝,打開門。

        門外的人是陶諾,懷里還抱著一個大紙箱??吹蕉徘呷汩_門,明顯松了一口氣。

        “我把顏非的遺物送過來了,可以進去嗎?”陶諾輕聲說道。

        看到陶諾頭上細密的汗珠,說一點兒都不感動是假的。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自殺,但他確實救了自己一命。杜沁茹側過身,禮貌地把他讓進屋。

        陶諾把箱子放在小客廳的茶幾上。陶諾和顏非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兩人性格都非常開朗,可謂一見如故。顏非在工作上是他的第一特助,在生活中是他可以一起喝酒一起撒歡的朋友。前段時間剛剛簽了一個大項目,兩人都非常高興,本來說好一起去無人島渡個假,好好放松一下,誰知他臨時有事,耽擱了。顏非只好一個人去了,這一去,就再也沒回來。

        “人死不能復生,你要想開點?!碧罩Z學過一段時間心理學,在追悼會上,他就發現杜沁茹神色不對,怕她出什么事,這才急著趕來,借送東西的名義來看看她。剛剛在外面按了那么長時間門鈴都沒人開門,他真的急壞了,差一點兒就強行闖進來了。

        “我沒有那么脆弱?!倍徘呷惚苹匮壑械臏I水,掩飾性地低下頭,打開陶諾抱來的紙箱,里面有各種書籍、記事本,零零散散的辦公用品和生活用品,還有一盒SD卡,都是數碼相機的存儲卡。

        顏非酷愛攝影,業余時間最大的愛好,就是帶著數碼相機四處轉悠。

        等杜沁茹再次抬頭,就見陶諾手里拿著一本書,對她揚了揚,“這本書可以送給我嗎?顏非向我推薦過,但是書店和網上都斷貨了?!?/p>

        那是杜沁茹寫的懸疑推理小說《完美犯罪》,曾紅極一時。杜沁茹從大學時代開始寫小說,一直都是寫懸疑類的,至今已整整六年。

        “你也喜歡懸疑推理?”杜沁茹素來低調,但顏非卻喜歡炫耀:他的女朋友是知名作家。

        “是的,很喜歡?!碧罩Z嘴角帶著笑,竟似真的喜歡一樣。

        杜沁茹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幫我簽個名吧?!碧罩Z從箱子里翻出一支筆,和書一起遞給杜沁茹。

        趁杜沁茹低頭簽名的空當,陶諾第一次仔細觀察這個女人,她有一張泛著靈秀之氣的臉龐,雙眼靈動,看著手中的書,帶著一抹虔誠,非常動人。

        兩人的談話圍繞著懸疑推理小說展開,陶諾最大的優點就是擅長和人打交道,他善于“窺探”人的心理,總能找到最有利于交流的話題。他不會告訴杜沁茹,其實他對懸疑小說并不感興趣,只是為了開導勸慰她,特意上網查閱了資料。就像他經常利用休息時間去做義工,疏導那些有心理疾病的人一樣。

        室內的光線越來越昏暗,暮色從窗外涌進來,帶著無形的壓力,緩緩將二人包圍。

        “一起出去吃晚飯吧?!碧罩Z邀請。

        杜沁茹輕輕嘆了口氣,“我吃不下,沒有胃口?!?/p>

        陶諾溫和的目光停在她臉上,“不吃飯,身體會垮掉,那些關心你的人,會為你擔心的?!?/p>

        杜沁茹在他的注視下竟奇跡般放松了些,但她確實不想出門,“我的身體向來很好,一頓飯不吃,不會垮掉的?!?/p>

        “附近有一家餐廳,30分鐘之內就能解決晚飯,你很快就能回來,繼續悼念你們的過去?!碧罩Z拉開房門,回頭望著杜沁茹,“如果實在不想去,我給你打包一份回來?!?/p>

        “不用了,”杜沁茹滿心無奈地抓起衣服走了過去,“我和你一起去?!彼辉敢饨o別人添麻煩。

        果然30分鐘之內就解決了晚飯,一人一份套餐。陶諾驚訝于杜沁茹吃飯的速度居然比他還快。

        “吃飯速度太快,會消化不良的?!彼滩蛔√嵝?。

        “習慣了,在國外要工作又要寫作,時間都是擠出來的?!倍徘呷阏Z氣淡然,“謝謝你的晚餐,現在不用擔心我的身體會垮掉了?!?/p>

        陶諾嘴角現出一抹苦笑,這個女孩習慣于用一層厚厚的殼把自己包裹起來。

        餐廳外是一個小花園,初秋的夜風吹過樹梢,在杜沁茹身畔徘徊。掠身而去的風聲,依稀似顏非的輕喚:“沁沁——”

        杜沁茹抬頭望去,哪里有顏非的影子,只對上夜色中陶諾閃亮的眼睛。

        夜風拂亂了她一頭俏麗的短發,出門忘了添衣服,裸露在短袖襯衫外的雙臂已感到涼意。

        陶諾見狀就要脫下自己的外套,卻被杜沁茹婉拒了,“我不冷,謝謝?!?/p>

        陶諾看著不知為何帶上了戒備之色杜沁茹,微微皺了皺眉,“明明都發抖了,還說不冷?”

        杜沁茹抿嘴不語。

        旁邊的花叢中忽然竄出一個人影,直奔杜沁茹撲了過來。

        杜沁茹還沒反應過來,陶諾已經先一步擋在她身前,一把抱住來人,是個年輕的女孩。

        “小檬,”陶諾抱住那個女孩,語調溫柔,“你怎么到這里來了,你身體不好,我送你回去!”

        “諾哥哥,”小檬伏在陶諾懷里,聲音帶著哽咽的暗啞,“你怎么能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你不要我了嗎?再也不理我了嗎?”

        陶諾好言哄著,“我怎么會不理你呢?她是我的工作伙伴,我們是在談工作?!?/p>

        小檬望過來,烏黑的眼珠空洞迷惘,定定地停在杜沁茹臉上。

        杜沁茹嚇了一跳,女孩的臉瘦削、蒼白,一對眼睛大得嚇人。這是陶諾的女朋友嗎?怎么跟個鬼似的,那是什么目光?

        杜沁茹渾身直起雞皮疙瘩,她不耐煩地蹙了蹙眉頭,“我先走了,不妨礙你們?!?/p>

        不再理會那對黏黏糊糊的男女,杜沁茹轉身離開,一路疾走,額頭微微沁出汗來。到了公寓樓下,冷風一吹,打了個寒戰,下意識抬頭看去,驚異地瞪大了眼睛。三樓住處的窗口有光透出,忽明忽滅,她記得走時并未開燈。

        杜沁茹心念一轉,大概是顏非的父母過來了。她一口氣爬上三樓,伸手摁響了門鈴。

        老半天沒動靜,趴在門上聽了聽,屋里明明有響聲,杜沁茹心里咯噔一下,什么人在里面?

        這是一棟上世紀九十年代建成的老舊樓房,沒有物業,也沒有保安。杜沁茹壯著膽子掏出鑰匙,打開了門。

        屋內一片漆黑,杜沁茹摸索著開了燈,立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屋里就像被洗劫過一樣,亂作一團。裝著顏非遺物的箱子被拆開,物品七零八落地丟了滿地。臥室也被翻得亂七八糟,她特意放在床頭柜上那盒顏非的SD卡不見了。

        杜沁茹腦袋“嗡”的一下,為什么顏非的遺物剛被送過來,家里就失竊了?小偷為什么要偷走那盒SD卡?

        “出什么事了?”陶諾看到一片狼藉的出租屋,一臉驚愕。

        “我也不知道?!倍徘呷懵曇舭l抖,“家里好像來了小偷?!?/p>

        陶諾急問:“丟什么東西了?”

        “SD卡?!倍徘呷氵o冰涼的手,“只有顏非那盒SD卡不見了,里外被翻得亂七八糟,明顯是沖那盒SD卡來的?!?/p>

        “要報警嗎?”陶諾問。

        杜沁茹搖了搖頭,“一盒SD卡,連內容都不知道,報警有意義嗎?”

        陶諾瞇起雙眼,“顏非的東西一直鎖在抽屜里,我今天才撬開,怎么馬上就有人知道了?”

        陶諾走進臥室,通向陽臺的門開著,夜風呼呼地灌進來,涼颼颼的。老房子的安全設施很差,陽臺沒有欄桿,小偷肯定是順著水管爬上三樓,從陽臺進來的。

        陶諾回到客廳,見杜沁茹蹲在破破爛爛的紙箱前,看著滿地凌亂的物品發怔?;椟S的燈光勾勒出她單薄的身影,透著孤寂和悲傷。

        陶諾莫名有些心疼,他走到杜沁茹身邊,蹲下身,“這地方今晚不能住了,你還有其他地方住嗎?”

        “我去找家快捷酒店?!倍徘呷汩_始收拾地上的物品。

        陶諾上前幫忙,兩人很快將屋里收拾整齊。杜沁茹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兩人一起出了門。

        “天已經晚了,找酒店不方便,不如……”陶諾迅速組織著語言,“我表哥,就是你見過的海悅集團董事長,有一套空置的公寓,可以先借你住段時間?!?/p>

        “不用了,謝謝?!倍徘呷阋琅f禮貌地回絕,“顏非的身后事多虧你們幫忙,我不能再給你們添麻煩了?!?/p>

        陶諾的手機適時響起,杜沁茹聽他喚了一聲“云嵐”。云嵐,是董事長太太的名字,陶諾的表嫂。

        陶諾走到一邊接電話,說了什么杜沁茹聽不清,可又不好不打一聲招呼就走。過了一會兒,陶諾回來,徑直將手機遞給杜沁茹:“董事長太太有話要和你說?!?/p>

        杜沁茹疑惑地看了陶諾一眼,接過手機。

        “你好,杜小姐?!痹茘沟穆曇粲秩彳浻謵偠?,“我聽說了失竊的事,我們有一套公寓,平常沒人住,你暫時住那兒吧。不用擔心麻煩我們,顏非是很優秀的員工,與陶諾還是好朋友,現在他走了,我們關心你是應該的,希望你不要拒絕?!?/p>

        聽云嵐提起顏非,杜沁茹眼眶熱熱的,眼淚差點掉下來,哽咽了一下,沒敢說話,她怕忍了一天的眼淚被云嵐溫柔的聲音誘哄出來。

        “我就在附近,你稍等片刻,我去找你?!痹茘拐f著掛斷了電話。

        杜沁茹呆站在原地,一臉茫然,直到陶諾提議說外面冷,回屋里等,她才回過神來,找出鑰匙開了門。

        杜沁茹坐了一會兒,忽然問:“你女朋友呢?”

        “女朋友?”陶諾微一怔,隨后一臉恍然,“你說小檬???她才16歲,我還不至于老牛吃嫩草。她是個臆想癥患者,我嘗試著幫助她,卻成了她的幻想對象?!?/p>

        “她把你幻想成了她男朋友?”杜沁茹柳眉輕揚。

        陶諾無奈苦笑,“大概是吧,經常跟蹤我,看到我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就哭鬧,我真是怕了她了?!?/p>

        “后悔幫她了?”杜沁茹往沙發上靠了靠。

        陶諾搖頭,“既然決定幫她,就沒有后悔的道理。只是,我現在很煩惱,不知道拿她怎么辦才好。她家里人想送她進精神病院,我覺得太殘忍了,一直勸他們先不要送?!?/p>

        “她去哪了?”

        陶諾嘆口氣,“她是從家里偷偷跑出來的,她哥哥一路追過來,把她帶走了?!?/p>

        說話間,門鈴聲響起,云嵐來了。

        “動作真是迅速?!碧罩Z斜倚門框,漾開一張笑臉,“杜小姐就交給你了?!?/p>

        云嵐優雅地走向杜沁茹,鞋跟踩在紅磚地板上,發出細碎的聲響。

        杜沁茹忙起身,禮貌喚聲“凌太太”。

        云嵐柔聲詢問:“杜小姐準備在這兒住多久?”

        “過幾天就回澳洲,”杜沁茹神色黯然,“留在這里也沒有意義,徒增傷感?!?/p>

        “既然這樣,就更沒有必要住酒店了?!痹茘菇o人的感覺,就像是拂面的三月春風,舒服宜人,“今晚我正好要去公寓住,我先生出差了,公寓離我上班的地方近些。我一個人住害怕,你就當是陪我吧?!?/p>

        杜沁茹滿懷感激,點點頭,人家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她再拒絕,就著實不近人情了。

        陶諾搶先提起杜沁茹的行李箱下樓,行李箱十分沉重,他一個大男人提著都很費勁兒。到了樓下,他忍不住問:“這么重的箱子,你是自己提上樓的?”

        “是啊?!倍徘呷愫茈S意地回應,“提不動就拖,總能拖上去?!?/p>

        陶諾低聲自語:“真是個神奇的人?!彼芨杏X出杜沁茹從骨子里透出的獨立與倔強。

        陶諾將行李箱放進云嵐的后備箱,很紳士地為杜沁茹打開車門,“今晚就跟著凌太太混吧,她是個很好相處的人,不用擔心?!?/p>

        杜沁茹卷曲的長睫毛撲閃了一下,“謝謝你?!?/p>

        “不要老說謝謝,聽多了會煩的?!碧罩Z沖她揮揮手,“bye-bye,睡個好覺,明天的太陽會照常升起的?!?/p>

        “bye-bye?!倍徘呷銚]手作別。

        車子啟動,車窗外陶諾的身影迅速后退,直至消失。明天的太陽會照常升起,杜沁茹在心底默念著這句話,一股暖流淌過心田。

        公寓有人定期打掃,收拾得干凈整潔。濱海市的萬家燈火,都閃爍在大落地窗外的云霧里。云嵐安頓好杜沁茹,打開電視,照例收看晚間新聞。云嵐是報社的編輯,收集最新資訊是她的日常工作之一。

        杜沁茹洗完澡,換了睡衣走下樓時,電視里正在播放一則新聞:濱海市著名慈善家王一彪,將在他捐建的孤兒院旁邊再捐建一所小學,不僅可以為孤兒提供良好的學習環境,還能幫助周邊的孩子就近上學。

        王一彪面對鏡頭,笑得臉上的肥肉都在抖動,“在人生的某個階段,我們都將失去父母。因此,一個人在小時候失去父母不應讓他們變得特殊。我試著從孤兒的角度為他們設想,我想給予他們我能想到的一切?!?

        “又在作秀?!痹茘挂荒槻恍?,一回頭,就見身后的杜沁茹瞪大了雙眼,眼中不知為何竟似帶著恨意,沒有一絲表情的臉更加冰冷。她一動不動,死死盯著電視屏幕。

        “怎么啦?”看著這樣的杜沁茹,云嵐的心好似被人狠狠揪了一下。

        “王——一——彪?!倍徘呷阋蛔忠活D,艱難地吐出這個名字。

        “他是個很有名的慈善家,喜歡四處作秀,”云嵐語帶嘲諷,“尤其愛上電視,聽說隨身攜帶一把小梳子,上鏡前會很仔細地梳理頭發?!?/p>

        “他什么時候來的?”杜沁茹對云嵐的話恍若未聞,“什么時候來濱海的?”

        云嵐輕皺娥眉,“你認識王一彪?好像是前兩年來的,據說是到濱海旅游,喜歡上了這座城市,就留下了?!?/p>

        杜沁茹僵硬地向前走了幾步,走到電視前,俯下身,似是想要看清王一彪的面部表情。她微躬著背,雙手握拳,肩膀一抖一抖的,極力克制著什么。

        “杜小姐,杜小姐?!痹茘惯B喚兩聲,杜沁茹才直起身來,回過頭。

        “怎么……”云嵐剛想問什么,手機就響了,她看了一眼屏幕,嘴角泛起甜蜜的笑意,站起身向餐廳走去,“凌董事長,這么空閑?”

        “我想你了,云主任?!绷杈嗟穆曇魩е鴿M滿的相思和愛意,“新官上任,還適應吧?”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