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真相 > 第四章: 公交車縱火案2
        第四章: 公交車縱火案2
        作者:顏灼灼   |  字數:4079  |  更新時間:2017-12-20 15:52:58  |  分類:

        懸疑小說

        云嵐笑了笑,笑容里有苦澀的味道,“我明天調休,要帶歡歡去附近的公園玩,要和我們一起去嗎?”

        “不了,”杜沁茹沒心情,“我還是好好準備面試吧?!?/p>

        云嵐也不勉強,將歡歡哄走了。

        報社面試在三天后,報社老總和編委都參加了。杜沁茹表現得落落大方,她思維敏捷,加上專業對口,且有從業經驗,所以她回答問題總能切中要害,條理清晰、層次分明。面試的結果是全票通過,杜沁茹被濱海都市報社錄取,成為云嵐手下一名編輯,負責文化時尚周刊。

        接到陶諾打來的電話時,杜沁茹正在吃云嵐親手做的晚餐。凌峻曕出差,云嵐一直陪杜沁茹住公寓。杜沁茹本想出去租房子,云嵐則讓她等面試有了結果再說,她只得先住了下來。

        “聽說你找到工作了,恭喜啊?!碧罩Z的聲音很輕快,“應該好好慶祝一下,本來你們云主任是想陪你慶祝的,但她又要忙工作又要帶孩子,實在抽不出時間,就讓我代勞了?!?/p>

        “怎么慶祝?”杜沁茹被他的語氣感染了,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生活需要一點刺激?!碧罩Z提議,“有興趣體驗一下高空游樂項目嗎?”

        “有!”杜沁茹一時間玩興大發。兩人約定第二天去海悅集團投資的高科技主題公園——海悅夢幻王國,玩個盡興。

        云嵐公寓附近就有班車直達海悅夢幻王國。夢幻王國建在一座小島上,開車去反而沒有坐班車方便。陶諾把車停在地下車庫,和杜沁茹一起搭班車去了小島。

        秋高氣爽,風和日麗,陶諾興致勃勃地拿出一份詳盡的游玩攻略,杜沁茹打趣他,“這兒可是你的地盤,還要攻略?”

        “我還真沒來玩過,以前都是來視察工作?!碧罩Z故作委屈地說道。

        “不會吧?”陶諾的表情讓杜沁茹忍俊不禁,“你沒帶女朋友來玩過?”

        陶諾雙手一攤,“我沒有女朋友?!?/p>

        “???”杜沁茹難以置信,像陶諾這樣年輕帥氣又多金的男人,怎么可能沒有女朋友。

        “信不信隨你?!?/p>

        陶諾的眉宇間閃過一抹黯然,杜沁茹一怔。

        第一站,飛越極限。

        4D巨幕營造出來的飛行感非常逼真,座位劇烈晃動,瞬間飛上珠穆朗瑪峰,穿越大峽谷,俯瞰塞納河兩岸風景……杜沁茹、陶諾和大家一起,像孩子般尖叫歡呼……

        之后,兩人還嘗試了各種驚險刺激的項目,杜沁茹深切體會到,這就是花錢買罪受。每次下來都暈頭轉向,嗓子也喊啞了。喘一會兒氣,舒服點了,再繼續自虐。反倒是陶諾跟沒事人似的,仍說說笑笑。

        最后,杜沁茹實在撐不住了,整個人都靠在陶諾身上,陶諾自然地一只手挽住她的腰。杜沁茹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這才意識到自己被陶諾攬在懷里,她的臉騰一下紅了,身體觸電般彈開。

        陶諾倒是表現得大方坦然,“你可以不把我當活人,就當做一棵樹或者電線桿,累了隨時可以倚靠?!?/p>

        杜沁茹喃喃地說了聲“謝謝”,轉身向大門走去。陶諾跟在她身后,嘴角噙著笑意。

        已近黃昏,太陽仍然很大,陽光照在路邊的美人蕉上,綻放著艷麗的色澤,紅得如火似霞。

        “怎么樣,玩得開心嗎?”陶諾話中有調侃的味道。

        “累得渾身都快散架了?!倍徘呷氵B說話都懨懨的。

        “要背你嗎?”陶諾笑問。

        杜沁茹忙搖頭,“不用,我自己能走?!?/p>

        陶諾終于大笑出聲,杜沁茹氣哼哼地白了他一眼。

        兩人上了回程班車,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后面陸續上來許多乘客。

        “君婷?!碧罩Z忽然驚喜地喊了一聲。

        一個抱著孩子,渾身上下都透著知性的女人應聲看了過來。女人身后跟著推著嬰兒車的保姆。

        “陶諾,這么巧,帶女朋友來玩嗎?”

        杜沁茹一陣尷尬,又被誤會了,難道年輕男女在一起,就一定是戀人關系嗎?幸好陶諾及時解釋:“是朋友,不是女朋友?!?/p>

        君婷唇角微揚,“不好意思,誤會了?!?/p>

        “沒事?!碧罩Z咧嘴一笑,轉而給杜沁茹介紹,“這位是非常優秀的心理學博士鄭君婷,我們在美國認識的。鄭博士回濱海也不跟我聯系,太不夠意思了?!?/p>

        鄭君婷坐在陶諾旁邊,歉然一笑,“一回來家里就發生了不少事,又忙著生孩子,基本和外界斷了聯系?!?/p>

        “孩子多大了?”陶諾起身湊了過去,孩子睡著了,粉雕玉琢的小臉,甚是惹人喜愛。

        “8個月了?!编嵕玫皖^望著女兒,眼神溫柔,散發著母性的光芒。

        “什么時候帶上你先生,我們一起出來坐坐?!碧罩Z發出邀請。

        鄭君婷看了陶諾一眼,垂下睫毛,聲音低沉:“孩子的父親,正在監獄里服刑?!?/p>

        陶諾愣住了,杜沁茹也睜大了眼睛,知性大方溫柔嫻雅的鄭君婷,丈夫竟然是罪犯?

        “對不起?!碧罩Z訥訥地說,他顯然不了解鄭君婷的情況。

        “沒關系?!编嵕谜Z氣平和,“順便告訴你,我現在在市公安局,從事犯罪心理畫像工作?!?/p>

        “犯罪心理畫像?真了不起!”陶諾眼中流露出艷羨之色,“以你的心理學素養,肯定能協助警方抓獲許多罪犯?!?/p>

        鄭君婷仰起頭,帶著點自豪說道:“這也是我的心愿?!?/p>

        班車差不多坐滿了,這時,一個穿著皺巴巴的白色襯衫、褲腳已經磨出了毛邊的藍色西褲的老人上了車。

        “顏伯父?!碧罩Z和杜沁茹同時喊出聲。

        老人是顏非的父親顏立民。

        看到陶諾和杜沁茹,老人愣了一下,隨即面無表情地沖他們點點頭,向后走去。他手里提著一輛折疊式手拉車,上面綁著一個編織袋,不知道裝了什么。

        游樂園附近經常能看到這種撿礦泉水瓶的老人,游樂園的管理人員也不驅逐,班車司機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由他們搭班車。

        “顏非的父母真可憐?!倍徘呷銍@了口氣。

        車上的人越來越多,封閉的空間里擠滿了人,司機終于開車了。

        車剛開上小島通向濱海的大橋,突然飄來一股汽油味兒。

        “怎么汽油味這么重?”車尾有人嘀咕。

        “可能是外面飄進來的吧?!?/p>

        汽油味越來越濃。

        “你聞到汽油味了嗎?”杜沁茹問陶諾,他們上車早,坐在最前面。

        陶諾點點頭,“不像是外面飄進來的,倒像是車里的?!?/p>

        “車上怎么會有汽油呢?多危險?!倍徘呷阆胪竺婵纯?,可是人實在太多了。

        這時,車廂后面突然有乘客大喊:“有人燒東西,停車!”

        司機回了一句:“請大家自覺一點,車里不能燒東西。得過了大橋才能停車?!?/p>

        杜沁茹心里生出不祥的預感,手心頓時冒出一層汗。果然,車子沒開出多遠,車尾就傳來驚恐的喊聲。

        “著火了!”

        “救命??!”

        “快開門!”

        ……

        車尾的濃煙向車頭涌來,嗆得眾人一邊咳嗽一邊喊叫起來。

        司機一腳剎車,車停了。車內喊聲四起,亂成一團。鄭君婷懷中的孩子被驚醒了,哇哇大哭,大人的叫嚷聲和孩子的啼哭聲在滾滾的黑煙中一起翻騰,好似人間地獄。

        前面的車門打開了,但是站在過道上的人太多了,連推帶攘地往下狠命擠,坐在座位上的杜沁茹和陶諾被擠得根本無法靠近門。

        “別慌!”千鈞一發之際,陶諾的聲音似有安定人心的力量,讓杜沁茹慌亂的心神穩定下來。

        陶諾掃了一眼擠得塞住的前門就知道,他們根本不可能從門出去??磥?,只能砸開窗戶跳出去了。情急之下,他一拳砸碎車載錘子外面的護罩,掰下錘子,狠狠砸向車窗,好不容易將車窗砸出一個洞,能容一個人鉆出去。

        “趕緊出去!”陶諾抱起杜沁茹,將她從洞口塞了出去。

        杜沁茹慌而不亂地抓緊破碎的窗玻璃,先把腿伸了出去,大巴車太高,杜沁茹落地時扭傷了腳踝,她忍著痛回頭接應陶諾,但是陶諾并沒有出來,而是返身去找鄭君婷。

        眼看車內火勢越來越大,杜沁茹的心越懸越高,乘客接二連三地從窗戶爬出來,都是女孩,力氣小,陶諾在后面推,杜沁茹在外面拽。

        陶諾終于將鄭君婷送到了窗邊,先將孩子從窗戶里送了出來,杜沁茹急忙雙手接過。濃煙嗆得人無法呼吸,她只能護著孩子,跑遠一點。孩子受到驚嚇,哭鬧不休,杜沁茹一邊搖晃、哄著孩子,一邊焦急地看著車窗。

        鄭君婷終于從窗子里跳了出來,她的裙子已經被火舌舔著了,光著腳,腿和手都燒傷了,臉和身體都被熏得黑乎乎的。晚她一步出來的陶諾更是慘不忍睹,整個人都是黑的,頭發燒焦了,衣服褲子都破了,渾身是血。

        陶諾雙腳著地的剎那,杜沁茹只覺一股熱浪沖進眼眶,心中一塊大石落地的同時,滿腹心酸都被勾動了,眼淚洶涌而出。

        鄭君婷撲過來,全然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啞著嗓子一迭聲地問:“孩子,孩子怎么樣了?”

        杜沁茹忙把孩子抱到她面前,“就是哭鬧,其他沒什么?!?/p>

        鄭君婷抱過孩子,淚水沿著面頰不斷滾落。

        “快走吧?!碧罩Z帶著杜沁茹和鄭君婷,向大橋一頭跑去。

        騎車已經被火海吞沒,后門沒打開,熱浪灼人,根本無法靠近,熊熊烈火中,擠在后門玻璃上的一張張臉,恐懼而絕望。

        三人剛跑出不遠,伴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汽車油箱炸了,還點燃了大橋護欄的隔音板。濃煙和火光沖天而起,噼里啪啦的爆炸聲和各種喊聲、哭聲、尖叫聲匯成一片……

        最先趕來的消防車,封鎖了現場。陶諾給凌峻曕打了電話,然后和杜沁茹、鄭君婷一起在安全區等待救援。

        救護車趕到時,凌峻曕也趕到了,看到幾乎不成人樣的陶諾嚇了一大跳。把救護車讓給了其他受傷人員,凌峻曕驅車載著三人去了醫院。

        陶諾右手輕度燒傷,右手中指關節脫落,身上還有不同程度的燒傷。鄭君婷輕度燒傷,兩人需要住院治療。杜沁茹扭傷了腳踝,簡單處理一下就可以回去了,但她堅持要留下來幫忙,鄭君婷便將女兒交給她幫忙照顧。

        陸續有傷員被送到醫院,傷情嚴重的全身90%被燒傷,生命垂危。懸掛在醫院走廊上的電視,正現場直播這次事件,大火被完全撲滅,汽車已燒得只剩一個架子了。

        鄭君婷的女兒哭累了,終于睡著了。杜沁茹抱著孩子,木雕般坐在醫院生硬冰冷的凳子上,腦海中不斷循環著大火籠罩下汽車中絕望了面孔,尖銳的叫聲……

        一男一女行色匆匆地走進醫院,一眼看到凌峻曕和杜沁茹,腳步一頓,最后還是走了過來。

        “峻曕,你怎么在這里?”男人聲音急促,帶著疾走后粗重的呼吸聲。

        凌峻曕與來人握了握手,“我表弟在那輛車上?!?/p>

        “我弟媳也在車上,她叫鄭君婷,你知道她的消息嗎?”一起來的女人連忙上前問道。

        聽到鄭君婷的名字,杜沁茹終于從噩夢般無限循環的記憶中回過神來,“二位是鄭博士的家人。鄭博士被燒傷了,不過不太嚴重。這是博士的孩子?!?/p>

        聽說鄭君婷沒事,兩人都松了一口氣,女人上來接過孩子,連聲謝過杜沁茹。

        “婷婷帶孩子去游樂園玩,孩子那么小能玩什么。我想著她出來散散心也好,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婷婷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怎么向我弟弟交代……”

        來人是鄭君婷的大伯,楚滄海,是楚氏集團的董事長,還有他的太太崔瑜琳??吹贸鰜?,兩人對鄭君婷都是發自真心的關心。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