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死囚分析師 > 第四章:重口味的色棍
        第四章:重口味的色棍
        作者:湘西鬼王   |  字數:4327  |  更新時間:2018-03-06 09:15:42  |  分類:

        懸疑小說

        經過對吳宗偉的分析,挖掘出的這條線索立刻在西營,乃至全國范圍內掀起了一場抓捕活體買賣的風暴,這宗案件性質之惡劣,牽涉人之廣,不斷刷新著死囚分析師們和鄺副局長的認知度,而死囚分析的重要性,也是通過這宗案件顯現而出,如果以常規的結案方式,一旦死刑判決便一了百了,僅僅西營一地便不知有多少女性會繼續受到傷害,鄺副局長想到這點便會不寒而栗,當然結果確如吳宗偉所說:無論如何是不可能調查到最終的源頭,這一恐怖的活體展覽組織,就像是存在于另一個世界的鬼魂,根本沒有線索得知到底是在哪一個國家,只能大致判斷是東南亞的某國,但這次救下的女性已足夠讓死囚分析師們覺得欣慰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后話,目前三人還在西營沒有離開,因為除了抓捕西營市的“活體提供商”,還有那件詭異的“女人頭顱夜游”案件需要進一步調查,茍云偉有明確證據證明王麗云的死亡與他無關,除了時間上的不統一,在大區鄉搞開發的商業地產公司也不止茍云偉一家。

        “秦老鬼,說實話我對于小狗子還是有一定了解的,不是說我向著他,這小子從小膽兒就不大,而且這家公司說白了,真正的掌權者是他岳父,于情于理說這小子殺人我真不信?!?/p>

        “我明白您的意思,不過既然系統給出了他的照片,就說明他和王麗云之間肯定有聯系,這套系統的分析能力,在吳宗偉身上已經體現出來,如果您不懷疑可以繼續深入挖掘,并不是說茍云偉一定就是殺人犯,但這條線索肯定是有用信息,否則系統不會提供?!毕肓讼肭乩瞎碛值溃骸耙蝗晃液湍阕咭惶烁堅苽チ牧?,我能判斷他是不是存在說謊的行為?!?/p>

        聯系茍云偉后,得知他人就在大區鄉的商業地塊處考察,便驅車而去,到了當地秦老鬼發現周圍的居民幾乎都搬遷離開,很多民房都已開始拆除,見面后秦老鬼見茍云偉長得高高瘦瘦,戴著一副眼鏡十足文縐縐的書生氣,不太像是生意場上的人,鄺副局長和他說話也不客氣道:“你小子怎么親自跑過來了?”

        “上次你不是說懷疑我手下的人暴力拆遷嗎,我特意過來叮囑他們要注意方式方法,不過來了我才知道這塊的人幾乎都走光了,就剩王麗云一家,拆遷工作真算是順利的,大局長,我即便真有殺雞給猴看的打算,那也得挑剛開始吧,如今只剩這一家人,怎么都好談,至于殺人嗎?”

        鄺副局長發現秦老鬼很仔細的盯著茍云偉的臉,便又道:“你小子千萬別說瞎話,要是做了虧心事別看有同學這層關系,我饒不了你?!?/p>

        “我和你這么說,擱幾年前咱們拆遷可能確實會用一些非常規手段,但是這兩年國家抓的太嚴了,你是執法機關的應該比我清楚這事兒,我們最多門口潑點大糞,扔點垃圾什么的,沒誰真敢碰人一下,這要出了事可比賠付拆遷款的成本高多了,誰都不傻,帳誰都會算?!?/p>

        秦老鬼忽然道:“茍總說這里就剩下王麗云一家了?能帶我們去看看嘛?!?/p>

        鄺副局長給茍云偉做了介紹,只說是自己同事,死囚分析師的概念一般人沒有,也就不提了,茍云偉帶二人上路,邊走邊道:“王麗云這家人情況,經過我了解確實有些特殊,聽搞拆遷工作的負責人說,王麗云其實已經動了搬走的念頭,但她丈夫死活不愿意,我們拆遷條件是拆一還一,不是我自夸,算是非常優厚了,他家房子面積經過測量,一共近千平米,能分十套左右的房產,房子拿到手靠租金就可以生活的非常好,真不明白他們到底有何打算?”

        “拆一還一是最高賠償標準了,他們到底打算要多少?”鄺副局長問道。

        “咱們說句到位的話,反正就這一家哪怕再多給點也不是沒得商量,可是王麗云丈夫死活就不和我們談,甚至連面都不見?!?/p>

        “你和我老老實實說,王麗云為什么要報警抓你?”

        “那是因為我沒報警,上次她帶著老公來我這里談條件,兩句話還沒說完呢,就被她老公一口拒絕了,還要打我,我讓保安把他們請出去,結果王麗云就報警了,說我打她們,你可以去派出所調查,當天我帶他們去醫院驗傷了,就是擔心說不清楚?!?/p>

        說著便到了王麗云家,是一棟三層樓的紅磚樓,墻體還沒有來得及上漆,二樓以上的窗口甚至連窗戶都沒有,里面也沒有絲毫家居擺設,茍云偉道:“看見沒,都是為了拆遷突擊蓋的屋子?!?/p>

        沒等他敲,一個五短身材的男人便開了門,粗矮肥胖的身體上插著一個圓乎乎的腦袋,乍一看像兩個肉圓子串在一起,只見他手里握著一把瓜子邊吃邊吐殼,乜著眼看著屋外三人,身上衣服又臟又皺,和秦老鬼有的一拼。

        “馬大哥,聽說你家里發生的事情了,我代表公司來看望你?!闭f罷茍云偉從口袋里摸出一份白信封遞給他,男人飛快的嗑著瓜子,并沒有接錢,甚至一點反應都沒有,秦老鬼發現他屋子里滿地都是瓜子殼,由于拉著窗簾,屋子里的光線很暗,只有飯桌上的電腦顯示屏,提供了些許光源,而秦老鬼站在門口,能隱約聞到房間里的臭氣,用豬圈來形容這屋子里的狀態毫不為過。

        “馬大哥,一碼歸一碼,我只是代表公司來探望一下你,和房子沒有關系?!?/p>

        男人依然沒有絲毫反應,就這么直勾勾的盯著茍云偉,氣氛頗有些尷尬,僵持了一會兒三人轉身離開了,男人重重關上門,茍云偉道:“你們看見了?但凡有一點談判的余地也成,但他根本就不理你?!?/p>

        “這人叫什么名字?”秦老鬼問道。

        “駿馬的馬,自然的然?!?/p>

        離開茍云偉后鄺副局長問道:“我這同學有沒有說瞎話?”

        “沒有,他的回答流暢,表情自然,除非受過特工訓練,否則說的肯定都是真話,茍云偉沒問題,但是馬然的行為我感覺有些古怪,從人體行為的角度而言他的反應絕對不正常,自從開門見到咱們后,他的目光便一直停留在茍云偉的臉上,我做了幾個動作,如果是正常人余光看見身邊的人有動作,下意識的會觀察一眼,可是他連眼珠子都不動,這人的精神可能有問題?!?/p>

        “那我找人調查一下馬然是否有精神病史?!?/p>

        “不用,我這套系統能判斷他的部分特質,只要有網絡存在,這套系統就能得到最全的資料?!?/p>

        “我怎么感覺您的系統有黑客行為在其中呢?”

        “你說的很對,不過這套黑客程序是有認證的,任何防火墻都必須對我開放,所以我能輕易進入所有在網絡上運行網站的后臺?!?/p>

        “可是這么做的話風險也很大,萬一這套系統被人盜用了呢?”

        “這套程序最重要的安保系統,就是密碼認證和操作系統,每次運行他都會對我拍照并分析五官的尺寸資料,如果不符合我五官的尺寸數據,就無法操控系統?!?/p>

        “我已經看到了他在吳宗偉身上發揮的作用,希望也能把這宗案件有所幫助?!?/p>

        通過查找馬然的個人資料得到血型等方面數據,輸入系統分析后,果然給出了馬然存在精神疾病的可能,依據有兩點,一是他母親有家族類的遺傳精神病史,二是王麗云不止一次的在網上發帖詢問過精神病人的判斷方式。我再總結個第三點:知道自己老婆被人殺害無動于衷的,除了兩人感情有問題,那就是神經不正常?!?/p>

        “難怪他不和小狗子談事兒,原來精神不正常,想把他動員走還真不容易?!?/p>

        “也未必,如果可以證明他確實有病,那就必須接受強制治療,到時候就能換個明白人談事兒了?!?/p>

        話音未落忽然系統又彈出了一個年輕男人的照片,只見照片中的人大約二十三四歲的年紀,五官英俊身材適中,秦老鬼立刻根據照片找出他在網上登記的個人資料,此人叫王全友,某大學應屆畢業生,22歲,在西營市的某事業單位實習。

        “這人和馬然肯定有聯系,應該調查一下?!?/p>

        不等秦老鬼翻看線索來源的依據,鄺副局長道:“咱們這不是調查兇殺案嗎?又轉移到他老公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

        “成,偵查這塊當然以你為主,我只是提供一些資料?!?/p>

        “領導,您可別多心,我不是懷疑系統的準確性,只是……”

        “鄺副局長,這么說可就見外了,我們來這里的最重要的任務已是圓滿完成,這個案子提供一點線索而已,能用不能用的何必還要解釋,您也太見外了?!?/p>

        “我只是覺得不好意思,吳宗偉這個案子得了那么大的幫助,按理說我不應該反駁您的意見,只是我覺得眼下還不是調查精神病的時候?!?/p>

        “沒問題,您盡管按自己的思路來,我……”

        話音未落鄺副局長的手機響了,他做了個抱歉的手勢出去接電話了,馬三平笑道:“這哥們擔心的事情還真多,不用就不用唄,還特意賠禮道歉,看來官大一級壓死人啊?!?/p>

        文艷麗冷冷的道:“破了吳宗偉這樣一個大案子,他當然能從里面得實惠,對咱們感恩戴德也不是假話,這和我們級別根本沒關系?!?/p>

        接過電話鄺副局長神色有些古怪的走了進來道:“領導,看來馬然確實有些古怪?!?/p>

        “哦,剛才電話里說了什么?”秦老鬼身體立刻做出前傾的姿勢。

        “小狗子打來的電話,他走了后又派了一個工作人員給馬然送錢,卻在無意中發現馬然好像是在電腦前觀看不雅視頻,而且……”說到這兒他下意識的看了文艷麗一眼。

        “沒事兒,您盡管說?!?/p>

        “他看到情緒亢奮時一個人在屋里喊救命?!?/p>

        “這人神經肯定不正常?!瘪R三平皺眉道。

        秦老鬼也是皺著眉卻沒說話,起身下了車在車尾前轉來轉去,過了一會兒停住腳步道:“我記得他屋子窗簾是拉上的,茍云偉的工作人員如何看到這些情況的?”

        “他先聽見喊救命,以為發生了意外,走近后又沒了響動,我推測這人可能也是擔心屋子里真有罪犯存在,所以暗中找了一條觀測點,發現了他的狀況?!?/p>

        秦老鬼點頭道:“我覺得馬然嫌疑很大,因為患精神病而導致殺人的案件不在少數,從他一人在屋里喊救命的癥狀感覺這人可能有類似幻想癥的精神疾病,美國最著名的連環殺人犯格林河殺手,就是妄想癥患者?!?/p>

        “實話說這宗案子實在有些詭異,所以我都沒往人上面去想?!?/p>

        秦老鬼道:“之前就說過,我從來不相信會有鬼神為惡的,王麗云與人往來極少,系統所能找到和她有聯系的人,只有發生過小摩擦的茍云偉,所以既不存在情殺也不存在仇殺的可能,我個人認為馬然的殺人嫌疑非常之大,而且從死者死亡狀態異常這點上看,也符合精神病人作案的特征?!?/p>

        說罷秦老鬼仔細想了想道:“看來我只有做一次違反規定的事情了?!闭f罷他走到電腦前坐下后輸入了一連串命令,只見屏幕上閃爍過許多字符串,接著彈出了一個窗口。

        秦老鬼道:“按授權,我可以進入所有的機構的數據庫系統獲得資料,但是不能有實質性的操作,像這種侵入個人聯網電腦,截取文件的行為就屬于實際操作了?!?/p>

        鄺副局長沒有說話,他當然知道什么時候該說話,什么時候不該說話,過了一會兒電腦的桌面上彈出了一個目錄盤符,秦老鬼搜索出所有存儲圖片的目錄逐一查看,然而文件中并沒有黃色圖片,只有一些風景或普通的城市某一街口的人流、車流圖片,鄺副局長道:“這臺電腦已經連上馬然家的電腦?”

        “沒錯,操作也是同步的?!?/p>

        “可是這些圖片沒問題???”

        “這才是問題所在,他搜集這些風景照,目的何在?”

        “不是說有色錄像嗎?”

        “我早就搜索過了,他的電腦里沒有視頻文件存在,我猜肯定是那名工作人員神經過于緊張,他想當然的以為馬然在看有色錄像?!?/p>

        鄺副局長打過電話確認后確實如秦老鬼所言,搖了搖頭奇道:“這家伙要是腦子沒病,那就是我有病了?!?/p>

        而秦老鬼開始挨個翻看圖片,從頭到尾過一遍后發現基本都是一些普通的照片,和情色半毛錢關系都沒有,鄺副局長嘆了口氣道:“要不然我還是找王全友了解一下情況吧?!?/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