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懸疑小說 >死囚分析師 > 第七章:聽笑話的怪人
        第七章:聽笑話的怪人
        作者:湘西鬼王   |  字數:4163  |  更新時間:2018-03-06 09:15:42  |  分類:

        懸疑小說

        “兇手心理有問題,對女性非常仇視?!鼻乩瞎碓陔娫捓飳畹虏诺?。

        “要是按照這兩條線索,李哲的可能性非常大,他對于女生看不慣,我和他聊天時,他多次表達了不滿?!?/p>

        “或許是吧,不過還有一個人需要了解,先聽聽他怎么說吧?!?/p>

        此時秦老鬼已經站在涼京學院的辦公大樓前,他聯系信息科的人,見面后,只見對方是名二十五六歲的青年,身材適中,五官英俊,經介紹,這人叫陸天明,是涼京學院計算機系畢業的,秦老鬼開門見山道:“找你有兩個方向需要了解,一是學生被殺。二是王茜自殺。這兩件事你了解嗎?”

        猶豫了片刻他道:“四名學生的死亡,我毫不知情,王茜自殺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如果非說我和她有聯系,也就是一年前我追求過她,不過被拒絕了,我不是死纏爛打的人,她不同意也就算了,前前后后也就是出去吃了頓西餐,我像她表白,然后她婉拒,就是這樣一個過程,單獨相處的時間不超過兩個小時,和一位漂亮女孩約會,是單身男性的權利,我想這不違反法律吧?”

        “這個說法有些勉強,如果僅僅如此,系統為什么會給你的資料?”

        “系統?什么系統?”陸天明莫名其妙的道。

        “你仔細想想,和王茜的交集真的只有這短短兩個小時?然后就再也沒有下文了?”

        “那又如何?你別以為王茜只是涼京學院的王茜,她在網絡上也有相當的知名度,追求她的男人從未婚到已婚的不知有多少,我是和她一個學院的,那又如何,我不過就是個屌絲,條件最好的追求者據我所知是個億萬富豪,給王茜開了一個月二十萬的條件,我算什么呢?”

        “可王茜有男朋友了是嗎?”

        “你說楊長海?我都不好說他,這小子是籃球隊隊長,王茜是啦啦隊隊長,其實兩人屁關系都沒有,王茜也從來沒有承認過楊長海是她男朋友,不過這人比我皮厚,死纏爛打唄,反正現在的學生談戀愛,比上學重要,他覺得征服王茜這樣一個美女,才是人生最光榮的事情?!?/p>

        秦老鬼通過微表情觀察,沒發現陸天明有說謊話或掩飾真相的狀況,可是系統給出陸天明的分析結果,僅僅是因為他追求過王茜?如此判斷,也太隨意了,剛想到這兒,他忽然發現陸天明雙眼不由自主的瞇了一下,接著微微晃動腦袋,秦老鬼立刻道:“你又想到了什么?”

        陸天明嚇了一跳道:“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再想事情?”

        “眼睛微瞇是思索問題的經典表情,而微微點頭是想到答案后,自我確認的反應,所以你不僅想到了問題,連答案都有了?!?/p>

        “好吧,我認輸了,我確實忘了一個線索,早前追王茜被拒后,我匿名在學院論壇上發了個帖子,征集被王茜拒絕的男生簽名,前兩天我聽一位同事說,有人在帖子里留言,說是有王茜的內褲售賣,問我有沒有興趣,當時我以為是惡作劇,就把那人的留言給刪除了?!?/p>

        “能追蹤到對方的注冊地址嗎?”秦老鬼頓時來了精神。

        “是在一個網吧,我追蹤過發帖的IP地址?!?/p>

        “對方的注冊名是什么?”

        “ID叫聽笑話的怪人,這名字我覺得有點變態,或許是某位心理變態的追求者,美女是非多,惹上這樣一位也真夠麻煩的?!?/p>

        秦老鬼下意識的點點頭道:“沒錯,確實足夠麻煩?!彼@才明白系統之所以給出陸天明的資料,并不是因為他和王茜有關系,真正原因是在他帖子里留言的那位,只是系統無法進一步追蹤對方的信息線索,所以就給了陸天明的資料。

        “聽笑話的怪人”這個ID顯然就是拘禁王茜,侮辱她的人,而這人極有可能也是殺死四名同學的兇手,只是妄圖從網吧的監控查找對方的想法很快落空了,因為那是一家黑網吧,開在民居中,甭說監控錄像了,就是空調都沒有,秦老鬼只能詢問負責收錢的店主是否記得有一位外形極其丑陋缺了一個眼珠的人來這兒上過網,店主仔細想了一會兒道:“有天晚上來這兒上網的一人,還真有點印象,來我這兒的基本都是熟客,但那人是第一次見,大半夜的來上網居然帶個墨鏡口罩,乍一看我還以為是搶劫的劫匪,嚇了一大跳,后來他挑了一臺最靠里邊機子上一會兒就走了,給的十塊錢押金也沒讓找,我還以為神經不正常呢?!?/p>

        雖然看似無功而返,但李哲的嫌疑越來越重,想到這兒秦老鬼立刻將得到的消息,通知了楊德才。

        “您說的太對了,其實經過這兩天的暗中布控,李哲確實表現出了心理存在異常的狀況,您有空就來一趟,我這里有一段視頻和圖片資料?!?/p>

        很快秦老鬼坐在了市局信息科的辦公室里,只見電腦中的李哲在夜晚女生宿舍前轉來轉去,行為有些鬼鬼祟祟,到了半夜宿舍區管理員睡著時,他利用身上的鑰匙打開鐵門,進去后開始逐條翻揀女孩們洗干凈晾在過道上的內衣。

        “你看他是很有選擇性的,越是好看、造型性感的內衣,他越是感興趣?!?/p>

        隨著楊德才的“講解”只見李哲伸手將一條黑色的內褲從衣架上取下,將鏡頭推進后,可以看到他手上拿著的是一條蕾絲邊的“丁字褲”,只見李哲丑陋的表情幾乎興奮到扭曲,黑暗的夜色中,臉上的肌肉不自覺的抖動著,仔細摩挲片刻,他將“丁字褲”塞入口袋,接著如法炮制,將過道上所有款式“新穎、性感”的胸罩、內褲一一摘下帶走了。

        “在您來的這段時間,我們已經對李哲實施了抓捕,并在他的房間里,發現了許多女式內衣?!苯又鴹畹虏耪故玖藥讖埨钫芊块g的取證照片,只見不大的兩室一廳里除了電視、空調,最多的就是柜子,每個房間都有衣柜或立柜,而無論是柜子的推門,或是抽屜里,則塞滿了顏色各異,琳瑯滿目的女士內衣,簡直比內衣店里品種還要豐富。

        秦老鬼看的眉頭直皺道:“這些都是警方暗中布控偵查到的結果?有點不符合常理,李哲知道你們有便衣在校園,他這么做就是自投羅網?”

        “或許是他內心需求過于急迫,所以不管不顧了?!?/p>

        “心里有特殊需求的人,從行為上而言是不正常的,但思想認知肯定沒有問題,所以知道隱藏自己的行為,不管不顧的應該是精神出了問題,這樣吧楊局長,是否可以安排我和李哲聊聊?!?/p>

        “沒問題,目前就是處在審訊階段?!?/p>

        很快兩人面對面而坐,秦老鬼道:“你是否需要為自己辯護?”

        “我沒有犯罪,何來辯護?”李哲惡狠狠對道,那副模樣恨不能把人吃了。

        “我說的是你異常的行為,你為什么要偷那些女孩的內衣褲?”聽了這句話李哲頓時沒了聲音,他一聲不吭的仰頭望著屋頂,表情漠然。

        秦老鬼仔細觀察了他的表情動作后,試探著問道:“你似乎很不屑于解釋這個問題,如果我愿意相信,你愿意說出來,讓我知道嗎?”

        “不能?!崩钫艿幕貜彤惓8纱?。

        “你想過沒有,這兩件案子你都有嫌疑,非法拘禁傷害他人,和惡意殺人是會被判死刑的?!?/p>

        “如果有證據證明這兩件案子都是我做的,隨你們怎么判?!崩钫芑卮鸬倪€是異常干脆。

        “好,果然是經歷過大風浪的軍人,我佩服你的膽氣?!?/p>

        “我們被越南人抓住時,受到的酷刑,是你們這些動嘴皮子的人無法想象的,我這人做事不喜歡解釋,無愧于心也就是了?!?/p>

        “你為什么要把自己包裹的和刺猬一樣,有事說出來大家商量著解決,才是聰明的做法?!?/p>

        “我從來就不是聰明人,被越南人抓住審訊我,知道的從不說不知道,但我就是不說,有種就把我打死?!闭f罷李哲伸手將衣服扯開,只見胸膛上布滿了條條疤痕,簡直猶如一塊滿是補丁的破布,李哲冷笑道:“這是鞭刑,我身上還有燙傷、刀傷,該經歷的都經歷了,所以別嚇唬我?!?/p>

        “你左眼也是被越南人弄瞎的?”

        李哲似乎要說話,可光張嘴卻沒說話,閉上了嘴巴,只是深深吸了口氣,秦老鬼起身后道:“希望你如自己所言是清白的?!闭f罷出了審訊室。

        “審訊的結果如何?”楊德才問道。

        “基本可以肯定李哲不是罪犯?!?/p>

        “你判斷有誤吧?”楊德才下意識的道,隨即才反應過來道:“我的意思是,這么快判斷他有罪或無罪,是不是太早了點?”

        “他百分百不會是兇手?!?/p>

        “可是他的行為……”

        “他的行為確實難以理解,或許這與他患有強迫癥有關,他抗拒吐露內心真實的想法,而真正的兇手不可能是這種反應,他只會做一件事,想盡一切辦法和案件本身撇清關系,所以李哲絕不是兇手?!?/p>

        “好吧,既然您都用了‘絕不’這樣的字眼,我也不能死抬杠,但我個人覺得李哲就是兇手,而且這也符合系統給出的分析結果?!?/p>

        “希望您的判斷是正確的?!鼻乩瞎砀惺艿搅藯畹虏诺牟豢?,便告辭離開了,其實他來涼京的任務早已結束,只是因為馬三平傷情耽誤所以做了一回“義務破案員”,但是秦老鬼知道自己的任務應該結束了,除了不能耽誤新任務,涼京學院這宗案子已經進了死角,他不可能左右案件偵破人員的思路,更不可能讓他們完全根據系統的分析來偵破案件,所以該退出時自然應該退出,可李哲就像是一個無法抹去的圖像,始終在他腦海中縈繞。

        秦老鬼坐在系統前輸入了李哲的姓名和各項他所能掌握相關數據,很快,系統便搜索出了與之相關的幾個“李哲”,涼京學院是其中最明顯的一個,隨后秦老鬼開始檢索分析他,之后系統給出了和上次差不多的分析結果,但與之不同的是,這次又彈出了一個女人的照片和個人資料,系統找到她的依據,是這人在昨天晚上八點,于涼京學院論壇發了個聲援李哲的帖子,而她是三年前從涼京學院畢業的學生。

        沒想到居然有女生聲援李哲,可是點開帖子后讓秦老鬼沒想到的是支持李哲的并不只是她一個,有很多女生都留言支持李哲,甚至比反對者要多得多,這一完全出乎秦老鬼意料外的結果讓他陷入了沉思,猶豫了半晌他還是根據女方資料上記錄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

        接通后秦老鬼介紹自己是涼京市刑偵支隊的,希望找她了解一下案情,對方沒有絲毫猶豫立刻答應了,兩人約好在學院對面的一所咖啡館見面,這女孩甚至比秦老鬼到的還早,只見她一身干練的職業裝,舉手投足間都透露著職業女性的聰明智慧。

        “王蓉,在涼京最大一家外企任人事經理助理對嗎?”

        “是?!?/p>

        “我真沒有想到你會發帖子聲援李哲?!?/p>

        “為什么不能聲援他?難道你們已經確實調查清楚他就是罪犯了?”

        “沒有,不過他心理似乎有些問題?!?/p>

        “偷女生內褲是嗎?”女孩直截了當的道。

        “這些你都知道?”秦老鬼越發覺得不可思議。

        “可是你想過沒有,好好的女孩尤其還是學生,為什么要穿那種款式的內衣褲,不但貴,而且沒有普通的棉質三角褲舒適,這點你們有沒有想過?”

        秦老鬼心理咯噔一下,微微搖頭道:“這點我真沒想到?!?/p>

        “不光是你,全部警察都不可能想到,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從正常角度去說,我不敢說穿性感內衣褲的女孩百分百有問題,但至少百分之八十是在外做兼職的,好點的陪人喝酒,不要臉的陪人睡覺,李哲是以他一人之力,在挽救這些女孩,希望她們浪子回頭?!?/p>

        “我無意冒犯您的觀點,但是偷內衣,和他的行為有必然聯系嗎?”

        女孩似乎猶豫了片刻,忽然起身將自己上衣扣子解開,秦老鬼嚇了一跳,正要扭頭卻見她指著自己胸部紋著的蝴蝶道:“我曾經就是穿這種內衣的女孩?!?/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