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誤入宋途 > 第二十九章 主動請纓
        第二十九章 主動請纓
        作者:惡霸   |  字數:1814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03:43  |  分類:

        歷史小說

        本來這種事情在權貴眼里就算不上什么大事,沒出人命,連實質性的傷害都沒有。雙方僵持不下,是因為都拉不下這個顏面,誰也不肯先認錯。

        現在既然有鄭王出面說和,雙方也順勢就坡下驢,各退一步。

        “哼,既然王爺說項,某就放過你那鳥兒子一馬,省的臟了官家的劍!”黨進得了便宜賣乖,雖然忍氣退讓,但是場面話還是要說的。

        “哼!王爺,既如此,下官就告退了!”杜衡卻不與他再做口舌之爭,向柴宗訓行禮之后,就帶著自己的兒子和手下離去。臨走之時,李俊文看到杜文才朝他投來惡毒的眼神,但只在片刻之間便恢復如?!?/p>

        “都散了,都散了!沒事了,大家伙都做自己的事兒去吧!”李俊文朝圍觀的百姓喊道。又朝王貴等剛才站出來作證的街坊鄰居表示了感謝。

        圍觀百姓見好戲落幕,紛紛離去,王貴朝李俊文眨了眨眼,也回家去了。剛才還圍得水泄不通,吵吵嚷嚷的巷子,頃刻間就人影消散,安靜了下來。李俊文四處搜尋葉紫蘇的身影,卻發現她早已不知何時離去……

        “多謝王爺相助!卑職真是……”李延彪上前行禮感謝柴宗訓,言辭拙劣,不知道說什么好。

        “小事,小事,李指揮不必掛懷!”柴宗訓笑的讓人如沐春風,順勢拉起了李延彪,朝李俊文微微點了點頭,舉手投足之間盡顯王者風范。

        李俊文也躬身回禮,這種場面沒有他說話的份兒,有他老爹出面代表作為感謝足矣。但是畢竟是當事人,事情全仰仗人家鄭王才得以告一段落,該有的禮節還是要有的。

        只是,站在側面的李俊文卻發現,柴宗訓的目光只在自己身上停留了片刻,就徑直往潘美身后望去,似乎在搜尋著什么。李俊文順勢望去,發現柴宗訓的目光望向的是潘美身后的潘惟正,眼神中流露出驚喜、興奮還有憐愛。潘惟正也雙目含淚,面色微紅,深情的望著柴宗訓,當真是比女孩兒還要我見猶憐。

        李俊文頓時覺得菊花一緊,我擦,這鄭王莫不是有斷袖之癖吧?喜歡吃小鮮肉?李俊文望了望自己黝黑的皮膚和健壯的身軀,慶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還好還好……

        “瞧我這腦子,大家伙就別站在屋外啦,都進屋里頭去吧!”李延彪一拍腦門,趕緊將眾人往自己家里引。

        然后又望向柴宗訓,問道:“王爺,你是?……”

        柴宗訓一擺手,對眾人說道:“既然大家都在,中午就由本王做東!本王已命人在城中鴻賓樓設宴,各位隨本王前往用餐如何?”

        “哎,既然來了老李家,當然是要嘗嘗李家嫂子的手藝啦!俺老黨可是好多年沒吃到李家嫂子做的菜了,想念的緊啊哈哈哈……”黨進一擺手,大大咧咧的回絕了柴宗訓的邀請。

        “正是,正是,某也多年未嘗過嫂子的手藝了?!?/p>

        潘美也捋須說道:“我等此來是專程前來看望故人,便不勞王爺費心了。待明日前往王府拜訪之時,再叨擾王爺也不遲?!?/p>

        柴宗訓本還想再勸,但見眾人都無此意,自己也是臨時起意請客,招呼不周未免有所怠慢,也就不再堅持。畢竟年輕,對眾人的推辭倒也不甚在意。

        “既然如此,那本王也留在此地,嘗嘗李指揮夫人的手藝吧!李指揮為我鄭王府鞠躬盡瘁十余載,本王卻還未拜訪過李指揮,甚是慚愧??!” 思索片刻,柴宗訓興致高昂的說道。說完還用眼瞟了瞟潘惟正,正好又被李俊文看到,看得李俊文是菊花緊的不能再緊了,一陣膽寒,腦海中已經腦補了各種不堪入目的畫面。

        “王爺屈尊光臨寒舍,卑職真是高興的緊??!家中真是蓬蓽生輝??!”短短一句話,耗盡了李延彪腦海中所有能用到的華麗辭藻,暗中感嘆幸虧和王府的大儒學過一點拽文用……

        “既然大家都想嘗嘗渾家的手藝,那就讓她獻獻丑吧!”李延彪見眾人都這么賞識自家婆娘的手藝,也是蠻高興的,當即準備進屋喊老婆準備飯菜。他一回頭就見到李俊文站在那皺著眉頭,一會兒驚恐一會兒厭嫌的表情在那玩的自嗨。

        感覺面子受到侮辱的李延彪隨手就送了李俊文兩個“暴栗”,喝道:“傻站著作甚,趕緊進屋喊你娘準備飯菜去!”

        李俊文經他這么一打,眼淚都下來了,剛才的遐想也都煙消云散。這便宜老爹什么都好,要是能改改這隨手打人的暴脾氣,就更好了。聽到眾人要在自己家吃飯,李俊文兩眼一亮,靈機一動,一個想法計上心來。

        “爹,就別麻煩娘了,我給大家伙做頓吃的吧!如何?”

        “你?你啥時候學會做飯了?再說你小子做的能吃么?今天可是有貴客??!”李延彪狐疑的看著李俊文,深怕他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把自己的老臉在今天一次性丟干凈。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