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明末屠夫 > 第十六章 民不告,官不究
        第十六章 民不告,官不究
        作者:兮非可   |  字數:4501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0:32  |  分類:

        歷史小說

        很快,虎頭山就停止了招人,因為滿了。確切說,楊炯都低估了二兩銀子的威力。在一個普遍從地里刨食的衡州府,二兩銀子可能是一家人一年也賺不到的。不僅賺不到,能不餓死,偶爾能吃上幾頓飽飯,沾點葷腥,都要天公作美和官府仁德了。能賺上二兩銀子每個月,當個土匪都給干,反正是賤命一條。這是楊炯找新入伙的兄弟問話時,大伙普遍的心聲。

        看到大家的反應,楊炯心里對明末的農民起義又有了直觀的感受:太窮了,太苦了,而且是讓人絕望的那種窮苦,逼著大家寧可死亡,也不愿再茍且下去了,寧可自我毀滅,也要站出來摧毀這個讓人絕望的世道!

        隊伍迅速膨脹到了二百五十多人。好多人都是先前那五十多個兄弟們拉來的,都是些表兄弟、堂兄弟、連襟什么的。鄉下人,實在厚道,好處優先自家的鄉親。在這些人的苦苦哀求之下,楊炯不得不遵循人心所向,一番精挑細選,招了兩百人。新招的,都是些精壯的年輕后生,算是把虎頭山里散居的獵戶一掃而空,還有少數的山下農戶子弟。由于人數有富余,之前預想的長槍隊也擴編到兩個總旗。

        對照大明朝衛所軍的編制,楊炯算是一個超編的百戶官,下轄兩個長槍總旗、兩個刀盾手總旗、一個弓箭手總旗,連帶他選的十個親兵,算是獨立的一個小旗。

        這天是人招滿后,隊伍整編后的第一次集合。兩百五十多個人,分列成五個小方隊,在幾個虎頭山老兄弟的吆喝帶領下,勉強把隊伍排整齊了。張揚、興奮、甚至有點變調的口令聲,不時的喝罵聲,幾個老兄弟的臉上洋溢著邁上人生巔峰的那種滿足感與獲得感,這讓楊炯心里有點恍惚……某種意義上講,隊伍的擴編,就意味著升官,而且是火箭般的升官速度。

        馬凱,老兄弟里最早向楊炯表忠心的,這次立馬就當上了兩個長槍兵的其中一個總旗官,還有之前的兩個小旗負責人,都是直接當上了總旗官,其他的兄弟,最次基本上都是小旗官。

        等隊伍集合好以后,就到楊炯訓話了。之前,楊炯也串過他們的宿舍,也在校場上看過他們臨時性的訓練,有過接觸和聊天,甚至不少家伙的名字也是能叫出來的。但是,正式訓話,是有政治性的!楊炯覺得,這個話要訓好,得抓住大家的爽點!前世,楊炯有次和搭檔一次閑聊,也就是教導員,他說,當領導,得“有兩手”——講得一手好故事,裝得一手好逼。講不好故事,人心就容易散,人心散了,單位的建設就容易出問題;裝不好逼,領導就會沒威信,很多工作就不好開展,潛規則里的利益也得不到,這個領導就當得不滋潤。

        楊炯深以為然,也躬身實踐過,效果還真不錯。到了這里,楊炯決定繼續用。

        “……一年前,我在衡州府殺豬賣肉,想著到年底能攢上二兩銀子就不錯了。兩個月前,我帶兄弟們下了趟山,就帶回了五千多兩銀子。為什么?”楊炯突然舉起雙斧,慨然喝道,“只要我們有斧頭、有長槍、有刀盾、有弓箭,我們就有地盤!有了地盤,就會有銀子、有糧食、有女人!大伙告訴我,我講的對不對?!”

        “對!對對對!”赤果果的利誘,讓氣氛瞬間燃爆起來。

        “想不想有更多的銀子、更多的糧食?想不想有女人?大伙們,大聲喊出來、告訴我!”

        “想!想想想!”大伙大聲吶喊,亢奮地舉起手中的武器。

        ……

        氛圍在于互動,互動更有氛圍。

        訓話貌似比較成功,算是初步給大伙講了個好故事。這個好故事的主題就是更多的銀子、糧食和女人。隊伍里有帶著老婆小孩來投奔的漢子,但更多的是窮得還沒娶上媳婦的后生。楊炯的訓話,無疑成功激發起了大家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有了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才會有克服練兵苦累的內在動力,才會有虎頭山的強軍夢、虎頭山夢!

        聽著大伙聲嘶力竭的吶喊,看著大伙熱血沸騰的紅臉,楊炯對前搭檔無比欽佩:“有兩手”還真有兩手??!

        這次訓話是大練兵的開幕式。人沒有官府多,裝備也沒有官府先進,社會資源更是趕不上官府的九牛一毛,若是不從訓練水平上超越,那只能等著被剿滅吧。之前幾個蟊賊而已,而且還算安分守己,官府沒太在意;現在兩百多人,下步自然成了維穩的重點對象。

        楊炯下了決心,要往死里訓,要對得起二兩餉銀。對于訓練,楊炯算是專業人士,把紀律意識刻進腦子里,把殺人技能刻進肌肉記憶里,這就是訓練的終極目的。和訓練最初的老兄弟一樣,上午練隊列、下午練技能、晚上疊被子。為了盡可能統一,楊炯咬牙給每個人配發了一套被子和毯子。不然,好多人家里實在太窮,鋪蓋上到處是補丁,有點甚至是一堆破爛,擺在頗具現代化氣息的宿舍里,對比太強烈,實在太打虎頭山的臉。

        楊炯召集所有的總旗官和小旗官,有些興奮地拿出了一份訓練計劃,扔在桌子上讓大家相互傳著看。然而,大伙面面相覷,表示完全看不懂——因為他們都不識字。

        楊炯心里被潑了盤涼水,只得逐條逐項給大伙解釋:上午隊列訓練,主要是采用后世他自己經受過的訓練。因為汲取了古今中外的長處,再加上“威武之師、文明之師”的政治要求,紅色軍隊的隊列訓練水平可以說是全球范圍內首屈一指,軍隊里各種情況下都基本上有相應的隊列動作和口令,顯得非常規范。

        下午技能訓練,是指攜帶武器殺敵的技能訓練,分為單兵訓練和協同訓練,比如長槍兵持槍刺殺和與同伴協同刺殺?,F階段因為場地限制,沒辦法五個總旗進行協同訓練。比如弓箭手訓練,校場總共才兩個足球場這般大,一箭射出去,很容易射到其他人,或者直接掉山溝里了。

        簡單的計劃,里面蘊含的是治軍與練兵的理念。一群大多連現在的朝廷官軍都沒見過的蟊賊,哪能理解現代軍隊的理念。在他們眼里,打仗跟打架一個道理,誰人多,誰膽大,誰就贏。但大伙都不是笨蛋,尤其私下聽說山寨里老兄弟講的“獎賞不是分贓事件”后,對于大小王還是分得清楚的。

        于是,大伙紛紛發言:

        “大當家就是厲害!這個好,這個好!”

        “大當家無所不能!”

        “大當家說了算,就按大當家說的辦!”

        “我就聽大當家的!”

        ……

        楊炯心里再次被潑了一盆冷水。好好的議事會,怎么就變成表態會了?歪樓也歪得太快了吧!

        雖然大伙沒提什么建議,但好歹執行的態度是端正的。接下來的日子里,就嚴格按照楊炯的計劃組織訓練。每天早飯和午飯過后,以小旗為單位組織,人員鋪滿了整個校場,口號聲響徹了整個山頂。由于擴充太快,合格的骨干力量太少,不少小旗長都是楊炯往人堆里一掃,憑借后世的帶兵經驗,從中選出老實厚道人,直接就任命了的,導致組訓的力量完全跟不上。

        于是,楊炯只得每天晚上先組織總旗官和小旗官進行示范教學,把接下來一天要教的臨時教給他們。至于效果怎么嘛,簡直慘不忍睹。不過楊炯也不生氣,還是繼續教,抱著教會一個是一個,教會一點是一點。沒辦法,畢竟再速成的軍官訓練班,也得好幾個月。后世的軍校,基礎任職教育就得四年到五年。

        風風火火的大練兵磕磕絆絆地進行著。雖然對比上一次楊炯親自教,這次的組訓效果,算是直線下降,但勝在人多,氛圍反而更好一些。人是社會性、群體性的動物??吹竭@么多人一起在訓練,不由得生出一種豪情,就是那些小旗官,比起口令來,一個比一個高亢,直至聲嘶力竭。

        很多隨隊來的婆娘和小孩,沒事也都喜歡圍在校場邊上觀看,還指指點點的。這讓大伙訓練積極性更高了,沒人愿意在一群婆娘和孩子面前丟面子。因為連續做錯動作,或者不聽號令,是要當眾打棍子的,而且還是扒掉褲子開打。

        一個月之后,楊炯感覺隊列走得差不多了,單兵技能和協同配合也有了點模樣,便開始了合練。山上的校場滿足不了合練的要求,楊炯只得把隊伍帶到山下進行訓練。

        到了這個程度,主要訓練的就是指揮官和隊伍的整體行動能力了。楊炯讓人采購了一批鼓和鑼,還豎起了旗幟。代表楊炯所在的中軍位置是一桿大旗,赤紅的旗幟上繡著一只張牙舞爪的老虎。依然是楊西施的手藝。幾個總旗也是類似的抽象風格,都是在紅旗上加上相應的標志,比如長槍總旗就是一桿長槍,上面再繡上“左”“右”來區別左右兩個總旗。

        沒有采用指揮官的姓氏這一通俗做法,這也是楊炯考慮到要盡可能消除隊伍里的個人色彩。凡事盡量未雨綢繆的好。

        在這個把月里,小王師徒是白天忙到黑夜,打鐵房就沒有消停過。好在小王師徒按照楊炯的意思,又拉了一批原來熟悉的同行臨時過來幫忙,勉強按計劃交付了槍頭、大刀以及一部分“女人肚兜式”的護甲。至于弓箭,造箭頭可以,造弓就免談了。好在楊炯招的人大部分都是原來山里的獵戶,暫時還能用自己的弓湊湊數。不過在楊炯看來,擴大和改組小王師徒的打鐵房,已經迫在眉睫。對于一個有戰斗力的武裝集團來說,花錢是買不來真正好的武器裝備,只得靠艱苦奮斗、自力更生。楊炯打算,得再強留一批打鐵匠。

        兩百五十多個人,五個方隊,長槍如林、長盾如墻,有旌旗、有鑼鼓,或進或退、或中央突破、或兩翼合擊,時不時還可以看到弓箭手,一聲“射”令,在犀利的破空聲里,四五十根箭支畫出漂亮的拋物線。楊炯不由感慨,漢人真是天生的建設者,可以修路造屋和建設家園,同樣建設一支有戰斗力的隊伍也很快。這才多少時間,隊伍就有那么一點樣子了。指揮官重要,但既聽話又聰明的士兵更重要。而漢人文明程度高,聽話聰明、有組織性已經成為了這個民族的自然稟賦。

        非常湊巧,楊炯山下練兵的地方就在何家沖附近,也就是上回搶劫何舉人的地方。從來沒見過的稀罕事,自然不缺乏看熱鬧的吃瓜群眾。何家沖附近的老百姓都被吸引了。先是遠遠觀看,后來發現楊炯他們沒有驅趕搭理,便漸漸靠近。有幾次因為靠得太近,甚至導致楊炯將隊伍轉向后,都沒法射箭,因為沒多遠便是看熱鬧的人群了。

        楊炯不是殺人狂魔,更沒想過欺負老百姓,畢竟“為人民服務”“人民子弟兵”的教誨已經刻入了血脈和靈魂。不得已,楊炯便讓人拿石灰在地上畫了個大圈,以示警戒。

        何家父子也在看熱鬧的人群里。竟然出了這么一伙土匪,光明正大地進行訓練,何舉人認為有必要探探虛實。

        作為一個有見識的讀書人,何舉人看的是是門道,觀察得很仔細。這般土匪都比較年輕,沒有一個頭發胡須發白的,一溜的壯漢和后生,不是老弱病殘;五個方隊,有旌旗鑼鼓,還有跑來跑去傳令兵,隊伍如臂所指,不是烏合之眾;長槍和刀盾的款式大小一樣,連護甲都是一樣地怪模怪樣,勉強也算得上衣甲鮮明了。

        何舉人越看越郁悶,臉色青白變幻,心里一陣肉疼:老天爺,估計這都是花我們家的錢呀!

        這時,兒子發問了,“爹爹,這般蟊賊,如此這般猖狂,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耀武揚!官府怎么不出來管管?”

        兒子的問題,讓何舉人迅速從一個被傷害者,轉化為一個教育者。思索了一小會,方才語氣凝重地告訴兒子,“我兒,天性可以天真,但看世事想問題可不能天真哩。是知縣大人,還是知府大人來管呢?拿什么來管?對付這伙蟊賊,可不是輕易的一句話??!這里面是牽扯著不少的錢糧,還有朝廷兵馬的調動,搞不好還牽扯著不少的烏紗帽哩!更何況,你看,這伙蟊賊,如此窮兵黷武,估計錢都花在隊伍上了,剿下來又有什么好處?”

        父親的話,反而讓兒子更是疑惑,“爹爹,那你說官府會怎么辦?”

        何舉人從容一笑,淡定開口,神情宛若一個神棍,“民不告,官不究!等著事情鬧大再說吧。好在,看這些蟊賊的做派,倒也不是窮兇極惡之徒,暫時倒不用擔心?!?/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