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明末屠夫 > 第十七章 債兵債將
        第十七章 債兵債將
        作者:兮非可   |  字數:3543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0:32  |  分類:

        歷史小說

        隨著隊伍合練的展開,楊炯很快發現,山頂的寨子有點雞肋的味道。雖然當初設計的初衷是防范官軍的進剿,但現在的問題是實在太不方便了。因為每天上山下山都要費不少功夫和時間,還得趕緊趕忙的,而且住得也不是很寬裕。特別是洗澡,因為訓練強度大,大伙都是一身泥一身土的,但洗澡還得去半山腰取水……

        總之,問題很多,特別是楊炯自己很難忍受。因為后世的時候,楊炯不管是當連長還是營長,經常抱怨的就是各種設施和場所特別多,打掃起來經常發現人手竟然吃緊。這樣的對比,讓楊炯很郁悶!

        這天,楊炯去了楊西施那里。一到那,竟然發現很熱鬧——很多婆娘都在那里說閑話,還有小孩子在房間里追逐嬉戲,本來很寬敞的房間卻覺得窄了。

        可能感覺大當家有事,婆娘們很有眼色地告辭。這時,楊炯才發現,楊西施旁邊的桌子上有好多吃食,特別是有一碟糍粑,雪白細膩,用一種不知名的綠葉襯托著,顯得非常生動。

        楊炯順手一個,放到嘴里一嚼,勁道粘牙,香甜可口。

        “這是誰的手藝?蠻好吃的?!?/p>

        楊西施見到楊炯的混圇吃相,燦爛一笑,“是二丫送過來的。她說她男人是那個弓箭兵總旗官。嗯,這個丫頭會做人,話也說的好?!?/p>

        憨丈夫娶了個巧媳婦。楊炯點了點頭,繼續又吃了幾塊糍粑。

        待楊炯不再吃了,楊西施緩緩問道,“炯兒,今兒過來是有什么事吧?”

        對楊西施的聰慧已經麻木,楊炯徑直說道,“現在隊伍大了,雖然山寨能勉強住下了,但干個什么都不方便,特別是搞訓練展不開,還有就是住得也憋屈……”

        楊西施很有耐心地聽著。楊炯覺得,自己這個娘確實是個人才,不僅智商超高,而且情商也一流。后世工作多年,楊炯才讓明白,真正耐心地聽別人說話,這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體現的是一個人的修養與格局。這種受到重視與尊重的感覺很好,楊炯不僅說了困難,也說了些自己的基本考慮與初步方案。

        楊炯絮絮叨叨得說了好一會,最后來了一句,“還請娘幫我把把關”。

        “炯兒,隊伍上的事,你凡是三思后行,犯錯就會少一些。為娘也不是很了解,沒法給你什么意見,但有個事,娘得提醒你?!睏钗魇┱f話聲音不大,而且還很婉轉好聽,但語氣卻是有些鄭重。

        楊炯端坐看著楊西施。

        “炯兒,想過下邊人為什么跟著你么?”

        楊炯琢磨了會,有些遲疑地回答,“跟著我可以過得更好?!?/p>

        楊西施哂笑,“這個自然,若是不能更好,你也招不到什么人。娘的意思是,你得讓下邊的人離不開你,不得不跟著你走!”

        這個問題太復雜,楊炯不知如何說起,便繼續看著楊西施。

        “世人行事,但求名利。炯兒,如今你落草為寇,大伙跟著你自然是為了利!若是為名,報效朝廷豈不是更好!但是這個利,不是指一堆的好處。因為這好處一旦多了,吃飽了,就又會離開了。利,是指離不開的利!”

        楊炯不知道楊西施具體講的是什么意思,但直覺告訴他,這番道理可能更直指人性。

        “聽說你一個月就發二兩銀子給下邊的人?”楊西施又問。

        “嗯,這是最底下的士卒拿的。當官的還要多?!?/p>

        “炯兒,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話沒錯。但是,你想過沒有,就是普通的士卒,在你手下干過一年半載,平時節省下來,便可以回家娶個媳婦、蓋個房子的。到明年,你的隊伍還剩多少?難道還像今年一樣,到處去招人?”

        楊炯無言以對。

        “利,要是離不開的利!你得想辦法把錢又從他們手上收回來!這樣一來,他們攢不來錢,便離不開這每個月的餉銀,就得在虎頭山繼續干!”楊西施說著說著,神色舒展,神情飛揚。

        楊炯覺得很好看,津津有味聽著。

        最后,楊西施提出了主意。她說,“吃喝嫖賭,酒色財氣,永遠是男人喜歡的,得從這上面下手,把發下去的錢收回來。要開館子,滿足大伙吃香的喝辣的;要開青樓,這個來錢更快;要開賭場……”

        楊炯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楊西施想得這么深遠,這么徹底,也這么,這么富有操作性,心里對自己的這個便宜娘有了新的認識。不愧是曾經名噪一時的花魁,這等心計手段,一般的婦人,甚至男人都望塵莫及。

        想了又想,還是覺得自個做不來,便誠懇地說,“娘,你說的都對,我覺得也很有道理。只是我心里過不了這個炕,總覺得當面一套,背后一套,對不住大伙,感覺實在是做不來?!?/p>

        楊西施看著兒子年輕英俊的臉龐,不由得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自己的這個憨兒呀!一個大當家,沒點手腕怎么行?不過知道兒子外表憨厚,內里倔強的性格,楊西施也就不在說啥了,便直接一錘定音,“這樣,后營的事我來操辦。你只管好好練兵,早日成軍便好!咱們不是朝廷官軍,既然沒有正統的名氣嚇人,那就得有正經的實力。練兵是當前第一要務!”

        母子倆又商量了好久。對楊西施的能力和見識,楊炯嘆服,決定把建后營的事全權交給她去操辦。

        ……

        楊西施的動作很快,當天就讓楊炯派人去衡州府送了兩封信。一封給瀟湘樓的老鴇芝娘,楊西施曾經的同事與競爭對手,繼楊西施之后的頭牌。一封給盧員外,估計是曾經的恩客吧,記得楊炯的肉鋪就是盧員外的產業。到了第二天傍晚,便有人先后有人上山來拜訪楊西施了。具體什么情況,楊炯便沒有再關注了,因為手頭要忙的事實在是太多了。

        楊炯要忙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確定隊伍的駐地??紤]到方便練兵,楊炯心一橫,覺得在山下何家沖附近扎營。地勢平坦,離山寨也近,加上前段時間都在這里訓練,很多地方都勘察得比較清楚了。

        楊炯這一次汲取了建山寨的教訓,計劃趕不上變化,還是建個臨時性的軍營比較合適。只是從附近請了些工匠,其他的都是大伙動手。兩三百青壯勞力確實非同凡響,短短十幾天,軍營的雛形便出來了。

        因為是臨時的,一切從簡,就地取材?;㈩^山到處是大樹和楠竹,建出來的房子彌漫著一股木材和竹子的清香。但總體上還是寬敞的,占地相當于好幾個山寨了,連普通是士卒都是五個人一個房間,總旗官以上都有單間了。反正是圈地不是征地,楊炯只是象征性地給了些銀子做補償。不給是明搶,給了是,是強買吧。

        在建軍營的同時,楊炯又重啟了招人。這么大的軍營,又沒有圍墻,只是做了些木拒馬以示警戒,沒足夠的匪賊把守的話,很容易被官軍一鍋端了。因為有之前的宣傳,再加上兄弟們的現身說法,楊炯的隊伍一天天跟吹氣球似的,很快膨脹到五百多個人??紤]到手下兄弟的水平實在太水,楊炯便沒有調整部隊的層次,只是簡單的翻了個倍,一個弓箭兵總旗變倆,兩個刀盾兵總旗便成了四個。楊炯還是相當于百戶官的樣子,直接指揮下邊十個總旗。

        待臨時軍營一建好,楊西施的后營也進駐了。房子是楊西施之前交代楊炯預留的,只要人和家伙入住就行了。一個妓院、一個賭場、一個酒樓,基本是可以滿足成年男性的業余生活。

        芝娘和盧員外都沒有露過面,操辦的都是他們下邊的人,就像也沒有人知道楊西施參與了這些一樣。楊西施曾跟楊炯講過,她在里面拿四成利潤。為了多從士卒手里收錢,楊西施還讓楊炯調整隊伍上放假的時間。楊炯琢磨了會,直接把原來十天一休改為七天兩休,平時也固定安排了幾個晚上放假,算是跟后世接軌吧。

        隨著虎頭山這般匪賊在山下扎下營來,何家沖也跟著熱鬧了起來。白天可以看到隊伍操演,晚上那里也是燈火通明,熱鬧非凡。

        五百多匪賊,還有入駐的服務場館,比最近的衡山縣城都熱鬧??h城里好歹還裝模作樣搞搞宵禁,這般匪賊卻是明目張膽玩樂。遠遠望去,軍營就像個不夜城一般。因為楊炯采用的是后世部隊的作息時間,一般是十點到十點半熄燈睡覺,相當于現在的亥時。而尋常百姓家,誰會在亥時還不睡覺,燈油不要錢么?

        相處下來,何家沖的老百姓覺得這伙匪賊其實不兇,哪怕他們那天搶劫了何舉人,還殺傷了好些人,但平時還是沒有什么欺負人的事發生。這也是楊炯一直跟大伙在強調,大戶可以吃,但沒必要欺負普通老百姓,都是一群苦命人哩。

        老百姓都是很精明的。既然這般匪賊不壞,那就可以從中撈點好處。很快,一到傍晚,就有涌出了好多老百姓,挑著各種零碎吃食到軍營附近叫賣。時間一長,發現竟然沒人出來制止,很快就有擺攤的了,什么米粉、面條、包子的,都有的賣。

        這些,楊炯看到了,但都沒有制止,而且還是頂住了楊西施的壓力了的。楊炯覺得,老百姓實在太苦了,賺點錢太不容易,趕走他們,于心不忍。何況,有競爭也好,省得盧員外的那個酒樓服務質量太差。

        楊炯也去吃過。狗日的,完全是壟斷市場嘛,炒的菜還沒有自家惠姑的手藝好哩!而且,楊炯還聽下邊的人說過,那個妓院,也就是瀟湘樓在何家沖的分樓,干上一回就五錢銀子。就是簡單喝個茶、聽個曲的,也都要三錢銀子。說話的兄弟,語氣忿忿不平,“哼,聽個曲都這么貴。狗日的,老子還不如直接干呢!不過,好在也是可以記賬哩!”

        楊炯當時聽著,心里不由翻騰——尼瑪,這么一搞,以后放眼一看,滿營都是些債兵債將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