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明末屠夫 > 第十八章 帶路黨
        第十八章 帶路黨
        作者:兮非可   |  字數:3789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0:32  |  分類:

        歷史小說

        現在的虎頭山,算是楊炯一手拉起來的,規矩都是他定的。很多規矩都跟楊炯的作派類似,簡單粗暴,比如餉銀,普通的士卒二兩,小旗官便是四兩,總旗官八兩,幸虧楊炯自己不領餉,否則就得十六兩。這樣一來,現階段楊炯每月至少得花上一千多兩。另外,還有十兩的安家銀哩!

        馬上又到月底,楊西施派人把楊炯叫到了山上。

        見到楊炯,楊西施直奔主題,“家里的錢已經不夠開餉了。我到芝娘那里借了些,已經把這個月餉銀預備了。每個月的分紅也就一百多兩。也就是每個月光在餉銀上的缺口有九百多兩。這個還不包括打造軍械。炯兒,我們得想個辦法,不然維持不下去?!睏钗魇﹫陶坪鬆I,楊炯索性把隊伍上的后勤雜事一股腦推了出去。能者多勞嘛!

        楊炯心里不以為然,后世就是干這個的,難道還不知道軍隊這玩意,就是個燒錢的貨!有錢不一定玩得好,但沒錢肯定玩不起。

        “娘有什么好辦法沒?”楊炯想聽楊西施的意見。

        “娘這些日子也想了想,削減餉銀,肯定不行;利用后營回收錢財,也是細水長流,主要還是掏空他們的荷包,讓離不開咱們。這樣一來,只得開源……”

        說得條理清晰,邏輯縝密,楊炯表示信服,立馬點頭。

        “……要在官道上布置關卡,對過往客商收過路錢。蚊子再小也是肉,細水長流,多少還是有點進項的。還得,還得去搶劫一批大戶……”說道這,楊西施頓了一下,可能覺得不好意思。母子一起如此正大光明地討論搶劫的事,畫風如此迥異,明顯超出楊西施過去對楊炯的教育。

        楊炯津津有味聽著,絲毫沒有感覺到楊西施的遲疑與尷尬。

        其實,這些主意楊炯都想過,完全表示贊成。維持五百多的隊伍,而且未來還得增加。在楊炯看來,事物的發展,要么是良性循環,要么是惡性循環。越能搞到錢,越能壯大隊伍,隊伍越壯大,越容易搞到錢。相反,若是難搞到錢,隊伍就維持不下去,人員會減少,士氣也會低落,然后越沒有戰斗力,導致缺乏震懾和對抗其他勢力的能力,最后連湯都喝不上了。

        楊炯的主意是先去搶一批大戶,解決燃眉之急,隨后應該找幾個來錢的大項目。嘿嘿,收過路費,那得收到何年何月,哪有搶錢來得快……

        說干就干,當晚楊炯就去了趟何舉人家。

        當楊炯帶著自己的親兵來到何舉人家,已是萬家寂靜了。何家宅院好像也只有閣樓有昏暗的燈光傳出來。這讓何舉人驚疑不定,遲遲不敢開門,因為除了搶劫,他實在想不出還有這么晚虎頭山的人來干啥。

        最后只得楊炯親自出馬,在門口說了幾句,大門才緩緩打開。

        楊炯說的是“舉人不必驚疑,若是打家劫舍,不必等到晚上?!?/p>

        進門之后,楊炯讓親兵守在院子里,在何舉人的陪同下孤身進了何家的正堂。

        剛一入座,楊炯就直接開口,“深夜來訪,是有買賣同舉人商量?!?/p>

        何舉人驚疑地等著看著,但很沉住氣,沒急著接話。

        “山寨里兄弟太多,開銷太大,缺錢?!睏罹碱D了一下,看著舉人,誠懇地解釋,“舉人不必擔心,我這次不是來你這化緣的,是有事相托?!?/p>

        感覺楊炯沒必要說謊,何舉人想了想,也禮貌地接過話頭,“不敢,不敢,大當家有事盡管請講?!?/p>

        “舉人有功名有產業,想必平時交游廣闊,可否告知地方上的士紳豪強名單,以及家里大致的產業。我準備去搶他們的?!?/p>

        楊炯說得輕巧平淡,但在何舉人心里卻是一聲驚雷。搶了我家還不夠,還要去搶其他的。這才多久,五千多兩銀子就花掉了?!

        一時間,何舉人都不知道該說些啥,只是木木地看著眼前楊炯那英俊非常,同時卻稚氣未脫的臉龐。這個土匪比我兒子還小,估計和我閨女差不多大哩!

        見何舉人不說話,楊炯只得拋出干貨,“舉人不必擔心,一則我做事有分寸,必定不會泄露今日之事。二來,若有收獲,必分潤半成給舉人,絕不食言!”

        又是一個驚雷。何舉人竭力穩住心神,想靜下心來權衡利弊、謀劃得失,但突然間漲紅的臉色,還有那粗重的呼吸,有違平素的君子之風。

        見到何舉人的神態,楊炯便不再多說什么,拿起桌上的茶盞開始喝茶。嗯,不錯,香氣四溢,滿口生津。

        何舉人心里翻江倒海,糾結不已。不給吧,匪窩離得這么近,而且還大咧咧地在何家沖的地面上扎營,若是這個大當家翻臉,抑或沒錢鬧出什么問題,最先遭殃的就是自己和鄉親了。給吧,若是泄露出去,很容易被官府破家滅門,哪怕就是沒有真憑實據,那自己也成了士紳的公敵了,往后可怎么辦。當然,好處也不是沒有,這樣稍微提供點情報,輕輕松松就是半成的好處,算得上是天上掉餡餅了。更何況,這其中自己還可以動動手腳,比如,哪些家伙曾經得罪過自己的,嘿嘿,那我可是要秉公辦理,不,君子不欺暗室,不能欺負大當家不了解情況嘛……

        當這個念頭閃出來后,何舉人的心理防線迅速崩潰。直白輕易的好處讓人心動;照顧親友、報復仇人更是莫名興奮。何舉人實在抗拒不了這種雙重誘惑,決定做個俊杰,做個識時務的俊杰。

        咳嗽幾聲清了清嗓子,何舉人語調淡然、語氣真誠地說,“難得大當家信任,實在不忍推辭。何況,大當家的隊伍還住在何家沖,更是不忍隊伍上缺餉,造成地方上的不安靖?!?/p>

        楊炯一聽,心里感慨不已。不能不講,這些個讀書人,雖然矯情,甚至腹黑,但話確實說得漂亮。你看,我不是畏懼你的威脅,不是為了你許下的好處,而是為了報答你的信任,是為了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不得已才和你合作滴。

        楊炯也跟著搭戲,“舉人人品高潔,心系桑梓,某佩服不已……”

        半夜回到隊伍上,楊炯打開何舉人提供的東西一看,好家伙,幾張白紙上寫得滿滿的。略一琢磨,楊炯品出了點味道。上面沒有姓何的,估計是何舉人在維護宗族;倒是有很多秀才和舉人,估計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心態在作祟;還有就是,上面還盡可能簡明扼要提示了發家的原因,比如,縣城附近有個劉員外,上面寫著的就是“私自開礦,家業膨脹”,這也反映出何舉人做事的風格——心動立即行動,而且行動很積極很徹底。

        直觀的感覺,這個何舉人挺可怕。不過楊炯也沒有什么心思考慮過多,只得合作共贏,而且也不準備給他挖坑。畢竟,食言而肥從來不是什么好事情,更何況有個如此能干厲害的帶路黨,很多事情會輕松得多。

        接下來的日子,楊炯便根據何舉人提供的名單,按圖索驥般進行打劫。這一次的行動,比起年初搶劫何舉人家的寒酸不同,陣容要強大的多。當初十幾個人,現在出動了兩百多個人;當初只有簡單的兩排,現在出動了五個總旗,連弓箭兵總旗都帶出去了。

        所幸楊炯是以打仗的姿態去打劫的,不然差點就吃虧了。第一站就是打劫那個私自開礦的劉員外的時候,沒想到遇到了個硬茬。劉員外本身宗族勢力就強,糾集了一群礦工,再加上前來幫忙的鄉親,有個四五百人的樣子。

        劉員外完全不鳥楊炯派過去的人,上來就是幾個耳光,抽得嘴角流血,然后嚷嚷,“他娘的,打劫都打到老子身上了,也不打聽打聽大爺我的名聲……”

        楊炯覺得,弓箭兵左總旗的總旗官胡素為人本分、做事踏實。原本想著送他點功勞,便讓他去給劉員外交涉要錢。沒想到這個劉員外這么能!看著胡素腫得有點像豬頭的腦袋,楊炯伸出手,用力地壓在他肩膀上,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胡總旗你趕緊去準備接戰,等會我抓到他給你出氣!”

        幾個人打架,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一擁而上。但幾百人的戰斗,就有個編隊和戰斗隊形了。楊炯略微觀察了一下,然后分析:劉員外的人在莊子附近聚成了一堆,但也沒敢主動前來攻擊,這說明他們對也是心懷忌憚的;聚成一堆,是相互壯膽,說明他們想著等待我方進攻,然后憑借地利和人多來個防守反擊;再看他們手里的家伙,有不少砍刀,說明他們有過械斗的經歷……

        總的看來,這是一條有不小勢力的地頭蛇,搞不好,很容易被咬傷。不過,楊炯也沒太放在心上。某種程度上講,自己之前的傾家蕩產,就是為了這一刻,為了能夠非常容易地讓別人傾家蕩產。如果擺開陣勢開練,虎頭山這邊也會有傷亡,但絕對會贏,而且也絕對會比他們傷亡少。但是,到了此刻,楊炯心里有數,按照軍隊模式進行建設的虎頭山,絕對的自帶優勢!

        楊炯排了一個最簡單、也是訓練次數最多的陣勢。兩隊長槍兵居中,兩隊刀盾手分別護住左右兩翼,弓箭兵在后,并隨時準備前出射擊。

        排好隊形,楊炯在隊伍前簡單地說了句,“敢對抗我們虎頭山,敢打我們的人,必須讓他們知道錯了!”

        說完,楊炯站到了隊伍最右側的第一排,然后示意親兵,激昂的鼓聲立馬響起。得益于平時的嚴格訓練,大伙完全不顧及腳底下的水田。雖然一腳深、一腳淺的,但還是嚴格按照鼓點的節奏,保持了齊整的隊形,沉默而堅定地往前進。

        二百多人,五個明顯的方隊,而且都是十人一列,正面就有四十來個人,初步展示了軍隊性質的暴力美學——整齊劃一、沉默堅定。隊伍里除了最初參加過打劫何舉人的幾個家伙外,大伙都沒有過這種經歷。興奮與惶恐之下,反而更加遵循平時訓練的要求,不說話,只聽鑼鼓聲,跟著隊伍走……

        對面劉員外的人也安靜了下來,一個個都是直愣愣地看著一步步逼近的隊列,明顯沒想到對面的匪賊是這樣的做派,這不是械斗的樣子嘛,完全是軍隊打仗的節奏??!

        楊炯大喝一聲,“停!”,隊伍便驟然停下,此時隊伍距離到對面的人群三四米的樣子。楊炯對一旁的親兵說了一句,“弓箭兵總旗上,自由射擊!”親兵立馬跑到隊伍后面去穿令。

        過一會,弓箭兵從長槍兵讓出的間隙中穿出,快速在隊伍前面列隊,總旗官胡素尖利的嗓子吶喊一聲“自由射擊!”,然后帶頭一箭射出,接著大伙的箭都跟著射出去了,快速越過中間的水田,猛然扎進對面的人群,頓時傳來一聲聲犀利的慘叫聲……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