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明末屠夫 > 第十九章 從不欺負老實人
        第十九章 從不欺負老實人
        作者:兮非可   |  字數:4024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0:32  |  分類:

        歷史小說

        劉員外沒有說假話,他確實是個名聲在外的狠人。當見到楊炯的弓箭兵射擊,每一輪都能造成一陣慘叫和慌亂,劉員外當機立斷。

        “殺退這伙蟊賊,每人獎賞一兩銀子!”

        “他們人比我們少,大伙跟我上,靠近了他們就輸了!”喊完之后,劉員外揮舞著手里的砍刀,第一個沖了出來。接著其他人也吆喝著跟了上來。

        楊炯一看,心里默默點贊:還是有震懾力和號召力的,這是個人才!點贊過后,大喝一聲,“弓箭兵,后兩側后退!長槍兵,平槍,其他人準備?!?/p>

        三十米的水田,也就是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弓箭兵才退到后面,劉員外的人也擁了上來,一頭撞上了楊炯的隊列。人多就擁擠,就容易被裹挾。兇狠的吶喊吆喝聲,身邊周邊向前涌動的潮流,讓劉員外的人完全忘掉了之前的忌憚與恐懼,不管不顧撲向嚴陣以待的對面。

        平直伸出的長槍,瞬間就串上了好些人,鮮血滴落到渾濁不堪的水田里。人實在太多太擠,即使想著規避,也還是有人被擠著對上了槍頭。相比之下,撞在刀盾手隊列前的人就要好的多,不至于有直接被刺死的危險。一個人高馬大的礦工,一個榔頭就砸翻了一個刀盾手。不過并不是個個都人高馬大,楊炯這邊的刀盾手也不是吃素的,一手持盾防護,一手持刀劈砍,相比之下,效率更高。

        這個時候,比的就是士氣和堅韌度。誰先挺不下去,誰就輸。

        楊炯二話不說,手持雙斧,帶著十來個親兵,毫不遲疑殺入了對面的人群。因為楊炯喜歡用斧頭,所以親兵也都選用了斧頭。這玩意技術含量低,靠得就是以力取勝、以快取勝。再加上楊炯選親兵時,一個是看個子和力氣,另一個是看膽量。

        楊炯帶隊親自拼殺的效果十分明顯。右翼的刀盾手見到大當家掄著斧頭上了,士氣明顯受到激勵,動作也陡然堅決起來,一個倒下,后面的立馬接上。

        劉員外的人沒想到這般土匪這么兇狠,尤其是那隊持斧頭的,一個個人高馬大,一斧頭劈下來,不是送命就是斷胳膊斷腿。沒見過這么兇殘的!接觸線上的人疲于應付,沒法思考,但后邊的人看得清楚,果斷開溜了。很快,右翼便取得了突破。眼前的人被劈砍干凈,后面竟然沒有人了。楊炯用衣袖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水,大吼一聲,“跟我繼續殺”,然后從側翼殺向長槍兵陣前的人。

        右翼的突破,宣告了戰斗勝利天平向虎頭山這邊傾斜。楊炯帶著親兵隊和刀盾手右翼側擊,更是加快了勝利進程。此時,任憑劉員外和他的黨羽骨干怎么吆喝,大伙想的都是趕緊逃出去。后面的人一聲不吭直接開溜,前面的人也喪失了理智,幾乎是不管不顧轉身就跑,致使好多倒在了即將脫離戰斗的那一刻。

        此時,禾苗踩踏得不成樣子,好多都被淤泥遮蓋了,水田里污濁不堪,甚至都看不到血水的殷紅,只有倒下的尸體能夠體現剛才發生過的戰斗……

        “冷兵器時代,沒有縱深,沒有預備隊,一場戰斗的失敗便意味著覆滅?!睏罹寄X子里突然閃過上軍校時,一位軍事理論教員講的話。不過,現在還不是多愁善感的時候,而是收獲勝利果實的時刻。楊炯讓長槍兵留下一個總旗,收拾水田里雙方的傷亡人員,便帶著人去攻打莊子了。

        與對攻時候的勇氣相比,龜縮在莊子里的劉員外此刻完全嚇破了膽,下邊的人更是作鳥獸散了,偌大的劉家大院只有劉員外家人和幾個奴仆。

        當胡素把躲在柴房的劉員外抓到院子外面時,只見劉員外一頓求饒,“壯士饒命,壯士饒命呀……”

        楊炯看著跪趴在地上求饒的劉員外,散亂的發髻、殺豬般的求饒聲,與絲綢的衣服形成強烈的對比。楊炯很不喜歡這種不和諧感,以前他殺豬的時候,豬可是沒有這般干凈體面的外表哩。

        大伙都在看著楊炯,等著他說話,看是怎么抄家,怎么殺人,怎么……

        楊炯繃著臉,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心里在思量:怎么處理這狗日的?傷了這么多兄弟,沒個交代不行。但若是大開殺戒,還是有點于心不忍。殺求饒投降的敵人,沒什么成就感。何況,楊炯心里也過不了自己的坎,戰陣上可以殺人如麻,可對沒有反抗能力的卻又下不了手。

        看到一直按壓著劉員外的胡素,楊炯心思動了一下。

        “你打了我的總旗官。這個賬,怎么算?”楊炯接過親兵搬過來的椅子,提溜著雙斧,大馬金刀坐下。

        “壯士饒命,壯士饒命……”劉員外就是一頓跪拜求饒。

        估計是真嚇破膽了,得再嚇破一次補回來。楊炯暴喝一聲,“給我閉嘴!再嚷嚷,立馬剁下你的狗腦袋!”

        效果立桿見影,劉員外立馬閉嘴。

        “你哪只手打的胡總旗?快說!”

        劉員外跪著,仰著個大腦袋回想了一下,“右手,右手?;貕咽康脑?,是右手?!?/p>

        楊炯隨手就把斧頭扔在劉員外跟前,然后看著胡素,緩慢地說,“你是我的總旗官。除了我,別人打你是要付出代價的。把他右手給剁了!”

        聽了這話,胡素像喝了一壺烈酒一般,瞬間臉漲得通紅,喉結一陣蠕動后,大聲回復道,“謝大當家!”然后,對邊上的手下喝道,“給我壓住他?!边吷系膸讉€兄弟迅速上前,七手八腳就把一邊掙扎、一邊嚎叫的劉員外牢牢按在地上。胡素掄起雪亮的斧頭就砍了上去,頓時激起一陣殺豬般的嚎叫。不過沒叫幾聲,便痛暈過去了。楊炯叫人把他的手簡單包扎了一下,免得失血過多死了。

        見到劉員外的慘狀,楊炯沒有絲毫慚愧和內疚,反而有一種救人的成就感。沒有這只手,劉員外就得拿命出來,胡素是不會放過他的。下邊的這些家伙,當擁有足夠的武力,可以為所欲為的時候,明顯膨脹了。剛才一路追著過來,有多少放下武器求饒的,都是被他們一刀就了結了的。

        抄家的收獲很大,光銀子就有八千多兩,還不包括其他的??赡苁莿T外在地方上蠻橫慣了,錢財都是直接放在一個庫房里,連地窖都懶得挖。

        看著瑟瑟發抖的劉家人,以及痛暈過去了的劉員外,楊炯拒絕了下邊兄弟要斬草除根的建議,徑直帶隊回到了何家沖的臨時營地。

        禍不及妻兒,實在不忍心。再說了,盡管來尋仇便是了。既然當了土匪,有得有“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的覺悟。

        收獲很大,但損失也不小,傷了四十多個,亡了十多個。楊炯認真檢查了一遍,所幸輕傷的多,大概率能救活,不過很多都會殘廢。楊炯安排人去請大夫,衡山縣城最好的大夫。

        聽著受傷兄弟忍不住的**叫喚,楊炯很心痛,也很無奈。冷兵器時代,戰斗就是這么直接的殘酷,需要直面傷害與死亡,也是真正的男人才能承受。而且,未來只要有戰斗,這種傷亡還是避免不了。楊炯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么,為這些敢于戰斗、直面死亡的兄弟解決后顧之憂。

        第二天,楊炯召集大伙,當場發下了賞賜,出動戰斗的每人二兩銀子,第一排的三兩;在家留守的每人五錢。另外,又給率先突破的右翼集體獎賞二十兩。對于傷亡,楊炯沒有額外進行獎勵,因為勇猛作戰不一定會傷亡,像楊炯自己,斬殺了多少人,還不是屁大點傷口都沒有。

        不過,楊炯直接宣布,以后凡是陣亡的,一律按照生前俸祿,繼續發餉二十年,確保家屬能夠活下去;傷殘的,今后一律半餉,只是再另行安排,而且也還根據新的工作領錢糧。具體該怎么安排,楊炯還沒有想好。畢竟現在的攤子太小,只能暫時先養著。

        這條政策無疑是赤果果的大紅包。很多受傷致殘的,不顧傷勢,紛紛找到楊炯磕頭下跪,哭喊“大當家仁義”??粗蠡锛拥纳袂?,楊炯心里也是悲喜交加。后世楊炯作為軍官,沒少聽身邊戰友抱怨,工資不高、后路不定,流血流汗還流淚?,F在有能力彌補后世自己遭遇的那些遺憾,楊炯覺得哪怕自己再困難,為此支出再多的銀兩,也是值得的。自己或許無法避免大伙在戰陣上的傷亡,但能讓大伙面對傷亡時,心無怨恨和牽掛,也能心安了。

        ……

        沒過一兩日,一伙悍匪大破劉家莊,生擒劉員外的勁爆消息,迅速傳播開來。鄉下農夫在議論,縣城里的百姓在議論,就連官府中人也在秘密地討論。衡山縣城里的縣太爺閆老爺把自己的師爺叫到了簽押房。

        閆老爺是正兒八經的讀書人出身,三十多歲才中的進士,仕途蹉跎了好些年,今年才到衡山縣來任職。屁股還沒坐熱,便遇到了這檔子事,閆老爺忍不住在心里罵了一句,“錢財還沒撈到,麻煩卻是先到了?!?/p>

        師爺姓劉,比閆知縣年齡還大,年輕時中過秀才,之后一直功名不利,生活所迫,便四處流離為幕僚,伺候過不少老爺。一聽說出了這檔子事,劉師爺便安排人到劉家莊,以及何家沖了解了一番,了解的情況要比市井中的傳說要多一些,也要真實一些。正因為了解得更多一些,劉師爺反而覺得很難辦。

        沒有外人,閆知縣便徑直相告,甚至自己的難處和顧慮都講了。劉師爺捻著胡須,悶頭聽著,不置可否。直到閆知縣說道,“師爺,你看此事該如何了結?”劉師爺這時猛然抬頭,對閆知縣說,“東翁,還有些事得告知。這伙悍匪,頭目叫楊炯,之前是個屠夫,還當過秦知府的護院……”

        閆知縣目瞪口呆,嘴巴張得可以吞下雞蛋:秦知府的護院!

        劉師爺一頓細說,把虎頭山的情形介紹了一番,更是讓閆知縣膽戰心驚。自己治下,竟然還有這樣的一伙強盜,雖然沒有扯旗造反,但這完全是可以顛覆統治秩序的勢力呀。

        閆知縣覺得,今晚的商議肯定沒結果了。之前把師爺叫過來,想得是如何剿滅這伙強盜,現在一了解,根本不是自己一個縣太爺能處理得了的:五百余人的悍匪,哪里是可以征發百姓丁壯就可以剿滅得了的?

        閆知縣和劉師爺面面相覷,久久沒有說話,都從對方的眼里可以看到了凝重與麻煩。

        ……

        對楊炯來說,劉家莊一仗,是個大壞事,傷亡了二十余人。但同時,也是一個天大的好事。一個在地方上很有勢力,一貫飛揚跋扈慣了的劉員外,聚集了五百多人,楞是被二百多人的土匪一仗破家。有心人和明白人都算是重新見識了虎頭山的實力。實力就是秩序的制定者和維護者。既然虎頭山舉手間把一個士紳土豪家族連根拔起,無論如何,這份實力是值得尊重的。

        之后,楊炯發現,他只派出了信使,就收到了錢財。只是人家要求虎頭山派人上門搬運,可能是不想惹上通匪的嫌疑吧。

        對于這個要求,楊炯很體貼地表示了同意,為了表彰這些大戶的識時務,還特意減免了一成的財物。

        虎頭山從不欺負老實人。楊炯琢磨著,以后要把這一條變成虎頭山的優良傳統,還要繼承和發揚好!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