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明末屠夫 > 第二十三章 好奇寶寶
        第二十三章 好奇寶寶
        作者:兮非可   |  字數:3463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0:32  |  分類:

        歷史小說

        “你個敗家子!竟招了個匪寇!”

        從父親書房里出來,秦大衙內神情恍惚,完全是順著平日里的習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腦子都被父親的斥責震懵了,坐了半天才回過神來。

        真心沒想到那個楊大傻子竟然成了賊寇!這不去年還在給秦府殺豬護院么?現在都還記得那副傻樣,那對雪亮的大斧頭呢!

        對了,自己還教過他寫詩!想到這里,秦衙內竟哈哈大笑起來。不過,想到父親對那個大傻子的敵視和窩火,衙內的情緒瞬間又低落下來,留下哭笑不得的尷尬。

        衙內難得遇到這么有意思的事情,便決定好好想想。琢磨了半天,衙內抓住了要點:當護院好好的,怎么突然變成了賊寇,這里有什么內情和曲折?再則,一個窩在山里的土匪,值得父親大動肝火么,想必也有一些說道。

        想當初自己還關心過,怎么大傻子突然不見了,是管家說他去京城送信和送禮,才沒有繼續過問下去的。衙內把管家叫了過來。

        到了此時,隱瞞也沒有價值,更沒有必要,管家便徑直把前因后果給衙內稟報了。

        聽完管家的解釋,衙內驚訝得合不攏嘴。大傻子與自家妹妹?這都哪跟哪呀,天底下,有殺豬的屠夫娶士大夫家的嬌小姐的么?實在是太小題大做!衙內忍不住腹誹自家老爹。

        衙內徑直去了后院的秀樓。

        秀樓風光依舊。偌大的后院,孤立的秀樓在樹蔭的保護下顯得靜謐而柔美,雖然沒有連片建筑的厚實壯觀,但卻格外讓人憐惜。妹妹正在刺繡,雪白的手指在華美的錦緞上穿針走線,一對鳥兒的圖像初見雛形。莫非是鴛鴦?聯想到管家的話語,衙內不由得呵呵一笑。

        “妹妹在刺繡的功夫見長哩!”衙內邊說,一邊湊上去想細細打量一下。

        “大哥今天怎么有空來我這里了?阿爹最近不準你出去了?”素素趕緊把刺繡反扣擱在桌上,不動聲色又把話題引向哥哥。

        “誰說阿爹不讓我出去了?我就是來你這看看,看看你這里缺啥,出去的時候好給你捎回來!”感覺妹妹的話語里有著對自己的誤解,衙內趕緊辯白。做哥哥的總歸不想在妹妹面前沒有面子,這么大的人讓自家父親管得緊緊的,本身就是一種不信任嘛!

        沒有再糾纏刺繡上究竟繡得是啥,兄妹倆開始扯起了閑話。素素還是喜歡自家大哥的,雖然父親時常訓斥哥哥不務正業,文不成武不就,但在素素看來,打小大哥就喜歡帶著自己玩,有什么好吃好玩的也會想著自己,相對于在外求學和做官的二哥,對大哥的感覺更親近。

        說到了七月的衡陽又悶又熱,衙內立馬有了主意?!懊魈煳页鋈?,就給你帶些冰回來!上回求著我的劉員外,聽說家里就有冰。那些個開礦的,家里有的是金銀錢財,冬天里存點冰根本就不是個事!”

        素素聽說哥哥能弄來冰塊,心情也有些雀躍。本來秀樓里的日子就枯燥,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刺繡和看看話本,日子日復一日平淡著,加上天氣潮濕悶熱,讓素素更是不喜歡。如果有冰塊,不僅能涼快一些,還可以用冰鎮酸梅湯,想想也舒心不少。

        又陪著妹妹說了好一會話,衙內才回到自個的屋子。不能確定大傻子干了啥,但言語中還是能感覺到,妹妹對那個大傻子有那么點好感的。不知不覺中,自家妹妹長大了,也會少女懷春了!衙內心里不由感慨。

        衙內請來了劉員外。一打照面,衙內不能相信,前陣子還活蹦亂跳、財大氣粗的劉員外,如今竟像個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哭喪個臉,還斷了一只手。

        劉員外一個勁向衙內哭訴?!疤鞖⒌幕⑸劫\呀,竟敢帶著人下山打家劫舍,老子不服氣,還剁了我的手!還請衙內出面主持公道,派兵剿了這伙天殺的!”

        此時,衙內也沒有心情為妹妹討要冰塊,連忙詢問當日劉家莊被打劫的情形。竟然有五六百人?竟然像軍隊一般?匪首是個大個子,很年輕,手持雙斧如同殺神?

        隨著問話的深入,雖然匪夷所思,但直覺告訴衙內,還真可能是那個楊呆子,那個大傻子護院!

        劉員外話里話外都是請衙內出面,說動秦知府派兵剿了虎山賊。但衙內不置可否???,老子是衙內不假,但不是傻子!和你吃了幾次花酒,收了點孝敬,就要替你辦下這等大事!四五百人的匪賊,不是四五個!對于劉員外這種以為有錢就能搭上官府,有錢就能讓當官的給他出力的弱者想法,衙內打心眼里覺得弱智。一句“以后隔三差五給府里送些冰塊來。剿滅虎山賊的事還需斟酌!”,便把劉員外給打發了。

        妹妹可能有些心儀曾經的護院,護院可能成了虎頭山的匪首。連續兩個驚奇的消息,嚴重挑釁了衙內的好奇心。一定要弄清楚!衙內決定自己親自去探訪。

        叫上段護院,又帶了幾個家仆,衙內直奔何家沖。

        何家沖一如既往地熱鬧喧嘩。待衙內抵達時,已經是下午了,虎山賊寇們正在演練軍陣。如墻而進的長槍方陣,密集的箭雨,還有那整齊的隊形,凌厲洪亮的吶喊聲,都極大勾起了衙內的興趣。隨著旌旗鑼鼓的指揮,或進或退,不時變換著花樣,比喝花酒都有意思。不過,總歸是官宦子弟,衙內雖然貪玩,但也是有些學問的,不然也沒能力教楊炯作詩。

        軍陣的演練,讓衙內既新奇,又有些害怕。這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剿滅的。還有,這幫匪賊演練的時候,周圍竟然有很多老百姓在看熱鬧,這也說明,這些匪賊不吃窩邊草,很有門道呀!

        衙內看得津津有味!娛樂匱乏的時代,匪寇練兵也是一出大戲哩。

        正當衙內看得入迷時,一對人馬圍了上來。自打上回芝娘提醒以后,楊炯便派人加強巡邏警戒,前后抓住了好幾波探子。

        秦衙內太招搖了。一副貴公子的打扮,綾羅綢緞,羽扇綸巾,風度很翩翩,還有幾個護院和家仆簇擁著。這種暴發戶的風格,與看熱鬧的鄉下人迥然不同。一開始,巡邏的小旗長就鎖定了這伙人。不過為了萬無一失,小旗長又聯絡了另外兩個小旗的人馬。

        段護院制止了衙內的沖動與反抗。好漢不吃眼前虧,這么幾個人對抗一群拿著刀槍的賊寇,明顯沒有勝算,還不如靜觀其變。

        小旗長旗開得勝,趾高氣揚地押解著秦衙內一行人進了軍營,來到了楊炯的中軍位置。

        看到被下邊兄弟推推搡搡,弄得狼狽不堪的秦光磊,楊炯愕然。這是哪一出呀。楊炯連忙拱手行禮,“衙內,多有得罪!”,然后讓人把其他人先帶下去看管。

        真正看到楊炯,衙內的直覺得到了證實,心里反倒放下了,徑直找了椅子坐了下來,“大傻子,趕緊給我弄點茶水來!”。教過這個大傻子寫詩,算得上是半個先生吧。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大傻子應該不會亂來的。衙內一向跟著感覺走。

        這個感覺是對的。楊炯還真沒想把秦光磊怎么樣,反倒是很親切。招自己當護院,教自己寫詩,雖然趾高氣揚,卻沒有矯揉造作,很是坦蕩自然。楊炯安排人送些茶水和點心上來,并準備晚宴,還特意叮囑,不要為難段護院他們,要記得送上吃食。楊炯安排好一切,這才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陪著衙內聊天。

        “護院當得好好的,怎么落草為寇了?”待楊炯也坐下,衙內單刀直入問道。

        “到現在我也不太明白。管家讓我送信來虎頭山,但這邊卻要我的腦袋。我就把山上的頭目給殺了,然后自己做了頭目?!睏罹家蚕敫闱宄烤故窃趺椿厥?,看看自己的猜測對不對。

        見楊炯這么一說,衙內頓時心里明白了??磥斫璧稓⑷耸钦娴难?,估計還真是為了妹妹素素的緣故,不然父親也不會繞這么一圈。

        秦光磊頓時岔開了話題,連忙說道,“估計是陰差陽錯,或者是哪里有什么誤會。不過還好,人沒事就好!”

        觀察衙內的做派和神情,楊炯心里也隱約有些明白了,在腦海中浮現過秦素素的笑靨如花,苦笑一聲,端起茶盞喝了一口。時至今日,楊炯當日的憤怒已然消散,對待衙內也沒有那種仇人的感覺。主觀上,不過是一位有權勢的父親,對自家閨女視若珍寶的本能罷了,只不過采取的手段極端和狠絕??陀^上,不過是因為自己出身卑賤,沒有力量,讓別人感覺可以像踩死一只螞蟻一般輕松。

        楊炯接過話頭,“是的,沒事挺好。對了,衙內怎么有空來這窮鄉僻壤?”

        “還不是你鬧得動靜太大了,連府城都知道了。嗯,那個劉員外,那個斷手,是你弄的?”

        “算是我弄的吧”。不知怎么,和秦大公子在一起,楊炯就是覺得很放松,沒什么防備和猜忌,便一五一十把當日的情形,和自己的苦衷,給秦光磊說了一遍。

        秦大衙內第一次聽到打家劫舍的故事,非常感興趣,時不時打斷楊炯,簡直就是個好奇寶寶。

        “你說那老小子礦上竟然能聚起那么多人?我看他平素在我面前挺乖的呀,要啥就給啥!”

        “他家黃金白銀就直接堆在房間里?笨死了,也不知道埋起來,這樣你們就找不到了。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那你有沒有搶人家的女人?他家里的姨太太好看不?你有沒有搶一個回來?”

        宴席準備好的時候,秦大衙內的問題還是沒完沒了。實在受不了了,楊炯不得不制止,“衙內,我們邊吃邊聊,請!”直到這時,才把這個好奇寶寶的嘴巴堵上。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