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明末屠夫 > 第三十六章 走出大山(6)
        第三十六章 走出大山(6)
        作者:兮非可   |  字數:3370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0:34  |  分類:

        歷史小說

        第二天一早,虎山軍在營壘前完成了集結。更早的時間里,長槍兵甲乙兩個總旗已經把云梯造好了,堆放在營壘前邊的空地上。

        盛夏的早上,天亮得很早。即使虎山軍五更就起來準備,但是到隊伍集結的時候,太陽已經升起來了,地上的露水和空氣中的霧氣迅速消散,昭示著這是一個炙熱的大晴天。在各個總旗官和小旗官的帶領下,大伙神情緊張而肅穆,列著整齊的方隊。

        眷屬們也醒了,自發站在營壘的柵欄邊上,沉默地看著即將投入戰斗的自家男人。這些眷屬們都很有默契,沒有把孩子帶出來。她們也知道,此時不宜讓男人分心。她們沒有開口說話,只是沉默地搜尋隊伍中的自家男人,擔憂而又熱烈地看著。

        楊西施站在營壘的門下,惠姑在邊上扶著她。楊西施盛裝打扮過,還特別讓惠姑幫她梳了一個高腰髻,端正的鵝蛋臉神情莊重嚴肅,眼睛一直盯著楊炯。

        楊炯肅立在隊伍面前,板著臉,輕抿雙唇,目光平靜看著隊列里的兄弟。早上的陽光還不是很厲害,金黃的色澤灑在大伙的頭盔上,盾牌上,衣服上,和年輕甚至稚嫩的臉龐上。

        楊炯摘下寬檐帽,披散的頭發被微風帶動飛揚起來,發絲把他的面龐幾乎都遮住了。楊炯沒管這些,冷聲大喝,“大伙的家屬們都在看著。為什么?因為我們今天就要攻打縣城了。打下來,家屬和小孩就可以住進城里,晚上就在城里吃飯。打不下來,很可能我們就再也看不到她們了。她們肯定也死無葬身之地,官府是不會放她們的?!?/p>

        隊伍里傳來一陣躁動,一些兄弟叫嚷起來,“打下來,住城里!”

        楊炯猛然舉起重劍,慨然道,“為了妻兒的好生活,大丈夫就要勇敢地去戰斗,去搏殺,絕不窩窩囊囊過一生,絕不讓自己的妻兒老小受委屈?;㈩^軍,出!”

        拼命按捺住回頭看一眼的念頭,楊炯跟著隊伍朝城墻走去。楊炯能夠感覺到,此時此刻,楊西施肯定在看著他的背影。不過,他不敢回頭,一旦面對楊西施,他擔心自己心亂。上了戰場,心亂不是好事。無論是臨機決斷,還是接敵搏殺,心無旁騖,一往直前,有我無敵,才會有更多勝利的機會。為了能再見到楊西施,為了實現打下一座城的誓言,為了讓楊西施過得更好點,即使前面是修羅場,楊炯也是義無反顧。

        距離城墻百把米距離,楊炯叫親兵把虎頭旗樹起來,然后對大伙說,“中午要把這面旗幟插上城樓!”接著,開始部署攻城事宜。

        “弓箭手,出!距離城墻約五十步列陣,十發齊射!爾后,聽我指令行事!”

        “刀盾手甲乙兩個總旗,出!甲總旗在左,乙總旗在右,在弓箭手左右兩側候著,第八次齊射后立即登城!”

        “刀盾手丙丁兩個總旗,出!丙總旗在左,丁總旗在右,分別在甲乙總旗后面待命,聽我指令前出增援?!?/p>

        “長槍兵丙丁兩個總旗,原地護旗。聽我指令行事!”

        “吹號!”

        凄厲的牛角號驟然響起。經過何家沖的練兵實踐,楊炯不是很喜歡鑼鼓,因為聲音沒有沖擊力和穿透力,而且民間無論是辦喜事還是喪事,也都用這些東西。在楊炯看來,戰場上是人在搏殺,任何行動都必須考慮人性和人的感受。沒有沖擊力和穿透力,就會影響指揮意圖的堅決貫徹。再說,對比鑼鼓旌旗,牛角號的聲音要雄渾悠長得多,而且聲音的辨識度也很高。

        弓箭手首先出列,踏著整齊的步伐向著城墻走去。接著,四個刀盾手總旗扛著云梯跟著向前。人數雖然不多,但是堅定地向前進發,統一的武器,整齊的隊形和步伐,無形中給城墻上的衙役和民壯帶來了很大的沖擊感和壓迫感。

        原本在衙役和民壯看來,這伙打著虎頭旗的流民,才幾百人就敢攻打縣城,無異于天荒夜談。但是看著他們接下來的作派,又感覺有點不對勁。穿得是破破爛爛,但是武器是統一的,而且在行進間,隊形也是如同一把尺子量過一般。哪怕對打仗不了解,但是這種整齊度明顯不是一般的烏合之眾可以弄出來的。

        到了此時此刻,站在城樓里的閆知縣,臉上白一陣灰一陣,心里隱隱覺得,自己烏紗帽保不住了,搞不好,性命都難保。不同于一般的衙役和民壯,閆知縣知道了這伙流民的來歷——虎山賊!本來知府大人和自己還準備帶人馬去進剿的,沒想到,這伙天殺的竟然敢打上門來!

        雖然極度憤然,但并沒有淹沒閆知縣的智商和判斷。作為一個文官,哪怕沒有過統兵打仗的親身經歷,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孫子兵法》《紀效新書》一些兵書也是讀過的??粗犘魏妥髋?,閆知縣就知道,哪怕知府大人和自己已經很重視這伙山溝溝里的土匪了,但事實上還是輕視了。這伙土匪不是一般的州縣可以對付得了的,必須要有正兒八經的戰兵營才行。心里更是后悔沒有早點征召人馬,哪怕不進剿,此刻用來守城也是好的。

        閆知縣讓衙役在城墻上大喊。

        “殺一個匪賊十兩白銀!殺一個匪賊十兩白銀!”

        “擊退匪賊,每人二兩銀子。擊退匪賊,每人二兩銀子?!?/p>

        賞格一出,群情振奮!在衙役和民壯看來,縣太爺的這個賞格絕對有誠意,為了這份賞銀,豁出命來也要多殺幾個土匪。

        “謝大老爺賞!”

        “一定滅了這伙膽大包天的土匪!”

        “來一個殺一個,來十個殺十個,殺他個片甲不留!”

        城墻上一陣歡呼和喧鬧,仿佛已經殺退土匪開始領賞了。

        楊炯靠前指揮,面無表情,平靜下令,“齊射,十連發,射!”

        一旁的親兵立即把這個指令大聲吼出來,“齊射,十連發,射!”

        弓箭手甲總旗總旗官胡素瞇著眼睛,心里計較著距離、風向和風速,率先射出了一箭。這是校射,為整個弓箭手方陣提供基本的射擊參數。這個是楊炯帶著他們弄的,為的是提高射擊效率和命中精度,借鑒了后世火炮射擊的形式。一門基準炮通過試射,把基本的射擊參數,如表尺(炮身抬高的角度)和方向(炮口指向的方位)通報給其他火炮,其他火炮再根據與基準炮的位置,對表尺和方向進行微小調整,這樣速度和準度就會提高不少。為此,楊炯還給專門給他們講授了一些現代數學知識。

        試射的箭支很幸運地落進了城墻的垛口。

        胡素心里大舒一口氣,可算是沒出洋相!不過,一想到自己的指揮職責,胡素一聲大喝,“斜向上三十五度,后排的自行修正,十連發,急促射,射!”

        頓時,箭雨飛向城墻。

        “啊,我的娘呀!痛死了?!?/p>

        “媽呀,下邊土匪射箭了!趕緊躲!”

        “哎喲,老子中箭了!哎喲喲,大夫,大夫……”

        城墻上的民壯和衙役正沉浸在巨額賞賜帶來的喜悅和憧憬中,如蝗的箭雨給他們當頭潑了一盆冷水,而且澆了個透心涼。狗日的土匪,竟然有弓箭手,還射得這么快,這么集中。

        看到虎山軍射出了箭陣,閆知縣面如死灰,心里萬般苦澀,“這可怎么辦?這幫匪賊,竟然如此犀利,哪里是什么土匪嘛!完了,完了,流年不利呀。這可如何是好?”

        城下的虎頭軍沒有精力去管城墻上發生了什么,一個個都在心里數著,“一箭,兩箭,三箭……”

        待到第八支箭剛搭到弦上,兩個主攻的刀盾手總旗官斜舉大刀,用力下劈,不約而同吶喊,“弟兄們,跟我上!”

        大伙縱聲狂呼,“殺!”扛著云梯,就往城墻沖去。

        此時,第八次齊射的箭支也在大伙的頭頂上飛向城墻,接著,城墻上又隱約傳來喊罵和**的聲音。

        得益于在何家沖的模擬訓練,把弓箭兵齊射和刀盾手抵近城墻的協同弄得比較周密,剛好十發齊射結束,云梯也靠到墻上了。不過,較之模擬訓練,大伙又明顯緊張一些,有的忘了扶住云梯,有的爬了幾格梯子竟把咬著的刀掉了來了,有的緊張得哆哆嗦嗦竟從梯子上掉了下來。遠處觀察的楊炯看著,心里直搖頭。訓練總歸只是訓練,再怎么嚴格,也并不意味著能夠適應血與火的搏殺,只不過是盡量減少無價值的流血犧牲罷了。

        楊炯看了看,估摸著有個二十多秒鐘,才有個別弟兄爬上城墻。但這時,城墻上的民壯和衙役也從突如其來的箭雨打擊中反應過來了,個別膽大的站了起來,立馬就發現了即將爬上城墻的土匪。

        “土匪上墻了!土匪上墻了!”

        這邊,閆知縣也讓衙役催促民壯趕緊組織防御。在賞格的刺激和衙役的驅使下,民壯們紛紛拿起城墻上備好的石頭和檑木就往下砸,有的還大著膽子往外推搭上來的云梯。

        雖然虎山軍都是嚴格按照模擬訓練的規定,把盾牌頂在頭上,可是幾十斤的石頭砸下來,根本就承受不起,直接被砸落在地上。有些云梯,因為下邊人忘了扶著,被民壯往外一推,便輕易被推落倒地。

        楊炯目不轉睛盯著,心里默記著掉下來的弟兄和云梯。

        見給來犯的土匪造成了傷亡,城墻上的衙役和民壯膽子更是大了很多,一時間檑木和石頭砸得更起勁,如同落雨。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