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明末屠夫 > 第四十一章 淮右布衣
        第四十一章 淮右布衣
        作者:兮非可   |  字數:3335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0:34  |  分類:

        歷史小說

        收到何舉人的拜帖,楊炯很是詫異。四十多歲還考進士?是情懷還是上進?嗯,非凡之人,這得見一見。

        于是,楊炯很有興趣地接待了何舉人。

        雖然主動來訪,但何舉人顯得不卑不亢,穿著青衫,戴著方巾,穿著布鞋,一副讀書人之間相互走動的模樣。待下人把禮盒放下離開后,何舉人才開口打招呼,“大當家,又是見面了!”

        楊炯拱手回禮,“故人來訪,歡迎歡迎!”

        這話不是客套。從喝喜酒時第一次見面,到搶劫何家,再到兩人密謀搶劫其他人,何舉人給楊炯留下的都是一副明白人的印象。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明白人知道自己是什么,做什么,要什么,一般情況下都好相處,好交易。

        吩咐親兵奉上茶水,兩人開始說起話來。

        “大當家天資卓絕,這才多長時間呀,就從虎頭山里邊走出來,還打下了縣城。厲害,厲害!”何舉人姿態很低,開場就是恭維。

        “都是兄弟們不怕死,才僥幸打下縣城。這一路走來,多虧有舉人鼎力相助,不然,虎頭山哪能有如今這份局面?!比豚l隨俗,楊炯也跟著恭維。

        “大當家如此說話,我可是不敢當,不敢當。不過,今日我前來叨擾,一來,是故人相逢,過來走動走動。二來,也是想一解心中之惑?!焙闻e人向來看人說話。在他印象里,楊炯雖然是個土匪頭子,也很年輕,但以面相觀心術,認為楊炯還是一個心性坦蕩,厚道守信的人。所以,便直接開口了。

        “舉人有什么話,或是什么疑問,盡管直說?!?/p>

        “大當家,你是要割據一方么?”何舉人直視楊炯,緩緩說道。

        對何舉人的鄭重有些不解,不過楊炯沒有逃避,徑直回答,“是的!”

        “國朝定鼎兩百多年,乃天下之正朔,天下子民皆奉之。大當家為何,為何如此膽大妄為?”即使相信楊炯的心性和人品,何舉人最后的問話還是有些心虛忐忑,眼神也閃爍了幾下。

        被當面這么質問,楊炯沒有生氣,苦笑幾下,拿起茶盞喝了一口,才回答道,“舉人講的,我都同意。至于膽大妄為,我也認了?!?/p>

        見楊炯如此光棍,何舉人竟然書生意氣爆發了,馬上恨鐵不成鋼般責備起來,“多行不義必自斃!大當家可是要好自為之,不能執迷不悟呀!占山為王,官府還可以睜只眼、閉只眼??墒枪フ汲浅?,割據一方,朝廷對這種亂子,向來都是不手軟的!你還是趕緊收拾收拾,回虎頭山吧!”

        何舉人越說越起勁,仿佛像教訓自家兒子一般,說得唾沫橫飛,胡須跟著抖得厲害。

        楊炯沒有打斷何舉人的興致,一邊呡著茶水,一邊虛心受教,不時還點頭附和。

        “……自古,民不與官斗。官府,朝廷,它根深葉茂,家大業大,不是一般老百姓撼動得了的,也就是世家豪族才能掰掰手腕。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就是百姓,地就是朝廷官府。人法地,就是老百姓得遵守朝廷律令,按照朝廷的法度行事,這是世間的大道,違背不得哩……”

        聽到此處,楊炯更是點頭不已,心中暗道——靠,這比百家講壇的那些教授水平還高哩!誰說古代的讀書人都是書呆子來著?

        等何舉人說完,楊炯更是虛心地給他續上茶水。

        見楊炯竟不反駁,還給接連他續茶水,何舉人很是詫異,“大當家,剛才我是說得急了點,不過也是為你好。相識一場,不忍大當家誤入歧途?!?/p>

        “理解,理解。剛才舉人的話,講得很有水平!”

        雖然不太明白“水平”這個詞的意思,不過何舉人還是能感覺到楊炯并未生氣,反而很認可他的話,便再接再厲,“那,那大當家今后有什么打算?”

        “嗯,這個嘛,好說好說。我準備再打上一仗!”楊炯回答得云淡風輕。

        “??!準備再打一仗?!我剛才說的,你都沒聽進去?”因為楊炯的性格,何舉人的態度明顯有些得寸進尺。

        “聽了,可是沒進去?!睏罹夹呛腔卮?。

        看著面前俊朗的面龐,爽朗的笑容,何舉人意識到,大當家還是個年輕的后生,甚至都還是一個少年郎,可是神情和氣度卻與自家小子大不相同。

        心里暗暗嘆了一口氣,何舉人有些頹然說道,“算了,想必大當家自有主見,我就不再多勸了。不過,我倒是想知道,大當家為什么說,準備再打一仗?!?/p>

        對沒有惡意,甚至某種程度上還心存善意的人,楊炯不愿存心欺騙。

        “剛才舉人說,朝廷是正朔。這個不假,我也同意。記得太祖當年就曾說過,吾本淮右布衣,天下于我何加焉?不過,為了反抗異族入侵和暴政,便揭竿而起,奮起抗爭,最后開創了一個王朝??梢哉f,得國之正,無有復加。太祖是個大英雄,我也很敬佩!”楊炯說得甚是誠懇。

        “那,那你怎么還如此行事?”何舉人忍不住插話問道。

        “兩個理由。一來,此一時彼一時,看似如今朝廷還是正統,但外有東虜,內有流寇,實則風云飄搖,朝不保夕。我看不出五年,天下便會易主?!庇泻笫赖闹R,楊炯忍不住給何舉人放了個大招。

        “什么,你說什么,五年,五年后天下便會易主?”何舉人心神劇裂,顫聲問道,眼神急切望向楊炯。

        坦然面對何舉人質詢的目光,楊炯冷聲說道,“對,大概也就五年時間。你看,東虜已然崛起,朝廷只能守邊,不能進取,處于明顯的戰略守勢。天無二日,民無二主,人家都稱號建國了,你卻不能進剿消滅它,這是什么跡象?會有什么后果?對外無法進取,對內呢?流寇是越剿越多,流寇的隊伍是越打越強,朝廷又是政策搖擺,剿撫不定,長此以往,流寇定然會席卷天下?!?/p>

        這次,何舉人沒有打斷楊炯的話,只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

        “我們如今地處江南,當然體會不到北邊動亂的情形。不過,這天下,不是只有衡州府這么一小塊地方,得站在全局的角度去看,或許,我剛才的看法和判斷是有道理的。你看,既然天下即將動蕩不安,我即使想做個順民,也是不得呀?!?/p>

        何舉人神情頹喪,靜坐思考了一會,接著又問,“剛才大當家說有兩個理由,敢問另一個?”

        “這個理由就更簡單了。我本就是個屠夫,又不幸落草為寇了。反正都是最糟糕的情形了,再怎么折騰,結果也壞不到哪里去。既然如此,我又何苦委屈自己?殺豬刀是使,斧頭也是使,其實差不多,都是混口飯吃。唉,人艱不拆!”楊炯的語氣很是委屈和苦惱,最后長長嘆了一口氣。這倒不是矯情,后世的他,即使工作辛苦,但畢竟也算是有一份正當職業,跟當屠夫被鄙視,當土匪被排斥,完全是兩碼事。遭遇如此悲催苦逼的穿越,嘆氣即是樂觀!

        此時,何舉人也無話可說了。嗯,想想也是,都落草為寇了,還有啥好顧忌和害怕的?何舉人向來人情通達,此刻念頭一通,反倒開始同情起這個年輕的后生了。

        “大當家不必如此掛懷。說不定,有一天朝廷大赦,或者招安,大當家便可回歸正途,甚至光宗耀祖哩!”何舉人溫語勸慰道。

        何舉人的勸慰,讓楊炯生出幾分忘年交之感。不忍舉人再掛懷和擔憂時局,楊炯便借故請教如何治理一縣之地,巧妙地岔開話題。

        何舉人雖是讀書人,但平素打理家業,加上交游廣闊,見識還是不錯的。加上舉人本來就是候補官員的身份,平素對治理地方也是有心理準備和思考的。這個話題一拋出來,舉人興致大起,侃侃而談,惹得楊炯點頭不已。

        ……

        何舉人的來訪,不僅給自己解了惑,還給家里帶回不少禮物。

        楊炯住進縣衙后,發現原來的主人閆知縣收藏了不少好東西。閆知縣是正經讀書人出身,雖然長得胖點,但品味卻是不俗,平素很是喜歡書畫古玩。因為百里侯的身份,這個喜好更是被放大,書房里滿滿都是收羅或者孝敬來的稀罕之物。

        酒宴款待完何舉人,楊炯讓舉人稍等片刻,自己便去了書房。一會出來后,楊炯抱了滿滿一懷的東西,都是些孤本、書帖、名畫和古玩。

        楊炯徑直就把懷里的東西推給舉人。舉人目瞪口呆,幾乎不敢相信,不過心跳卻是厲害。

        “大當家,這可如何是好?不敢當,不敢當!無功不受祿哩!”可能覺得實在太過貴重,何舉人想了想,還是決定推辭,不過神情卻很是不舍,眼巴巴等著楊炯的回復。

        楊炯哈哈大笑,“輾轉又相逢,實屬緣分,更是難得。這可是舉人你自己說的喲。我一介武夫,對這些東西,既不愛好,也不欣賞,放在我這里,完全是浪費了,不若留給喜歡的去把玩欣賞。舉人,你就不必推辭了。莫非,你嫌少?要不我去書房再拿一些?”

        待何舉人把今天的見聞和禮物的來歷細細說明,家人們滿是驚喜。

        “阿爹,您真是厲害!連這個大當家都給你面子!”兒子何明忍不住崇拜地說道。

        舉人聽了,笑而不答,淡定優雅捋著胡須,腦袋微微上揚。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