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明末屠夫 > 第四十二章 逆流成河
        第四十二章 逆流成河
        作者:兮非可   |  字數:3393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0:34  |  分類:

        歷史小說

        送走何舉人,楊炯陷入了沉思,特別是舉人講的正朔一詞讓他觸動很大。

        即使靈魂來自后世,但對這個時代和這個王朝,楊炯并無惡感。后世對明朝的評價比較復雜,加之之后又是異族統治,導致這個王朝被黑得厲害。就像明太祖,明明是一枚大帥哥,然而流傳后世的畫像卻是奇丑無比。

        想到這里,楊炯忍不住呵呵一笑。尼瑪,太祖是一枚妥妥的屌絲,也就是他自稱的“淮右布衣”,若不是長得又高又帥,憑啥娶到上司的白富美女兒?用腳拇指也能想到,辮子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然而,明朝的得國之正,既是歷史榮譽,也是歷史包袱,致使很多對外政策缺乏權謀和靈活。終明一朝,基本上都在與異族打仗。某種程度上講,也是極大消耗了國力。但不管怎么說,這是一個有血性的王朝!

        因為有這種心態,楊炯對朝廷,對官府并無苦大仇深的感覺。哪怕落草為寇,也不過自嘲一番——命苦不要怪父母,點背不能怪社會!然后,世事就是這般無奈,如今自己卻要成為這個王朝的維穩對象。楊炯感覺很委屈,很無辜!

        ……

        第二天,楊炯把閆知縣和劉師爺找來,開口就問,“全縣哪些村子最窮?窮得吃不起飯的那種?!?/p>

        閆知縣和師爺面面相覷,拿不準楊炯想干什么,不過也如實回答,語氣卻是帶有鄙視,“哪里最窮不知道,不過,窮得吃不起飯的村子,到處都是!”

        楊炯一拍桌子,吼道,“你們膽敢敷衍我,小心你們的狗頭!”對付老油條,楊炯覺得,就得嚇嚇,不能給好臉色。

        兩人立馬老實起來,收起了鄙視的情緒,陪著小心給楊炯解釋。衡山縣境內有山有水,山是衡山,水是湘江,多山地和丘陵,耕種多有不便,老百姓日子過得比較苦。不過,北接長沙府,南連衡陽府城,算得上是聯通南北的通衢要道,因此來往客商比較多,府城、縣城里的商貿都是比較發達的。

        聽了閆知縣和師爺解釋,好像是那么回事。不過,看到閆知縣圓滾滾的身材,差不多瞇成一條縫的小眼睛,楊炯便問道,“你們說的這么可憐,書房里的那些書畫古玩,那又是怎么回事?”

        閆知縣一臉無辜回道,“老百姓窮,不是說當官的就得跟著窮呀!這可是兩碼事!”

        楊炯盯著閆知縣,“那你說說,怎么個兩碼事?”

        面對楊炯這樣的官場白癡,閆知縣也只得免費給他掃個盲,“老百姓窮,那是他們只能靠種地為生。一般的老百姓能有多少地?地都是地主家的,有功名的和當官的!在這個地方當官,其實也不靠老百姓那點稅,他們才能交多少?也就吏員和衙役從他們身上弄點好處。哼,本官可是不會敲骨吸髓、魚肉百姓滴!”

        說著,閆知縣甚至揚起了下巴,一臉的正氣與驕傲!

        見閆胖子傲嬌的神情,楊炯產生了錯覺。莫非,這是一個兩袖清風、鐵面無私的好官?

        談興起來了,閆知縣又接著說道,“當官弄錢,最爽利莫過于與人方便!國朝有律令,嚴禁私采礦場。我們衡山,銀礦銅礦都有。嘿嘿,我只要睜只眼閉只眼,這不,自然有人上門孝敬……”

        小半個上午,閆知縣和師爺給楊炯科普了一下官場厚黑學。感慨之余,楊炯梳理了一下,有兩個信息是比較有用的。一個是縣里礦產多,或許以后可以從中想想辦法,用來籌集軍餉。另一個卻是直接的好消息,縣里一般的老百姓是比較窮的。窮,就意味著虎頭山的軍餉是有些吸引力的。

        當即,楊炯便逼著師爺寫了一張招兵告示,并且讓親兵在城門邊上張貼好。不僅如此,楊炯還讓稍微認點字的兄弟抄寫了很多份,在鄉下各個村鎮張貼開來。

        過了幾天,陸陸續續有兩百多年輕后生前來應征。

        事情大發了!楊炯很是疑惑:從閆胖子和師爺提供的信息來看,既然老百姓很窮,照理說,每月二兩的餉銀是妥妥的高薪,怎么才這么一點人來應征?

        于是,楊炯又把閆胖子和師爺叫過來咨詢。

        聽完楊炯的疑惑,閆胖子和師爺都是撇著嘴,仰著個腦袋,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模樣。

        見這倆活寶的造型,楊炯忍住了給他們一斧頭的沖動,反而虛心請教,“這是怎么回事,還請二位給我參詳參詳!”楊炯說完,便自我安慰:跟二貨計較,不值當。

        閆知縣得意洋洋地說道,“這個簡單,因為你不是官府!老百姓都知道你們是土匪,給你們賣命,那就是從賊謀逆哩!除了窮得實在是揭不開鍋的,誰會來你這,吃你這碗沒下場的飯!”

        師爺也跟著神助攻,“東翁說的對!你們是土匪,沒有大義,只能靠小恩小惠籠絡人。這是行不通滴。哼哼,若是官府出面征召,不用一文錢,便可征集壯丁。若是你們不來打縣城,我和東翁還商量哩,直接下公文征召民壯前去進剿,還讓他們自帶糧食。嘿嘿,府里撥下來的錢糧都不需要怎么動用……”

        閆知縣老臉一紅,連忙咳嗽幾聲,這才打斷師爺的話。

        又被兩個活寶鄙視,楊炯極度不滿,拿起案頭自己最近編寫的《步軍操典》就朝師爺砸過去,大吼道,“你們這么能,那就幫我把這個抄寫出來,一人一天至少一本。抄不完,別想吃飯!”說完,便讓親兵把他們拖走。

        靠,竟敢鄙視貧下中農?!讓你們嘗一嘗無產階級革命專政的厲害!這么一想,楊炯心里才好受一些。

        ……

        楊炯從縣衙里把戶籍、田畝、納稅等方面的文書和宗卷找出來,一個人靜靜研究了一下午。晚上,又吩咐三娃去盤龍崗大營傳令。

        第二天一早,楊炯便集結了五個總旗,全副武裝,直奔衡山腳下附近的村子。

        一到村子,先是安排兩個弓箭兵總旗四散封鎖住村子的各個出口。等封鎖的弓箭手到位后,便讓親兵進村驅趕所有的男女老少來村口匯集。

        頓時,呵斥聲,哭喊聲,雞鳴犬吠聲,使寧靜的村莊喧鬧起來。親兵們的動作很利索,也很粗暴,很快便把村民驅趕到了村口。面對親兵們的驅趕,手無寸鐵的村民選擇了服從,期間倒是沒有發生沖突。

        村民們驚慌失措看著楊炯一伙人。為了炫耀武力,楊炯讓大伙排著整齊的戰斗隊形。雖然衣服還不統一,甚至和衣衫襤褸的村民們差不多,但統一制式的武器,整齊方正的隊列,還有經過攻城這種硬戰砥礪出來的殺氣,立馬就震懾了村民。連哭鬧的孩子也自覺地收住了聲。

        楊炯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越是環境艱苦惡劣,民風越是崇尚權威和力量!一般而言,因為山區地形的特殊性,可耕種的土地是非常少的,這就大大加劇了生存的競爭。另外,山民或多或少都會打獵,在與蟲蛇猛獸的對抗中,弱者也是沒有生存資格的。

        楊炯穿著甲胄,習慣性背著雙斧,手里拿著一把重劍,挺身走向村民,大聲說道,“鄉親們,我就是前些日子占了縣城的虎山軍大當家,楊炯。我今天是來抓丁的!”雖然心里別扭,但是聲音還是中氣十足。

        嗡的一聲,村民們立馬炸鍋。有的當即就想逃回去,卻被一旁監視的親兵按倒在地。有的婆娘當場就哭喊起來,小孩子也跟著哭得熱鬧。倒是一些年老的漢子還算穩得住,幾個湊在一起嘀嘀咕咕。

        楊炯靜靜看著,心里很是無奈。自從被閆胖子和師爺鄙視了,楊炯算是徹底明白:此生再難以再書寫軍民魚水情的篇章了,至少目前是沒有可能。在老百姓眼里,自己就是一個土匪頭目,是虎山賊的大當家。即使打下縣城來,也改變不了這個認知。

        等村民們恐懼的情緒宣泄了一會,楊炯示意,親兵們立馬大吼,“安靜,都安靜!誰再叫嚷,就要誰的腦袋!”

        這么一恐嚇,人群立馬就靜下來。好些村婦直接就掩住自家小孩的嘴巴,還一邊驚恐地看著一旁親兵們的反應。

        “鄉親們不要怕!我也是窮苦人家出身,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為難大家,更不會害大家的性命!”這個是表態,得給鄉親們定心丸吃。不然,人在極度恐懼情況下,很容易喪失理智,做出不恰當的事來。

        楊炯不怕出事,但終歸于心不忍。因為一旦出事,肯定是要靠人頭和鮮血來抓丁的。

        見年輕的大當家這么一說,村民們情緒才稍微緩和下來。楊炯個子高大挺拔,臉蛋也是白皙俊朗,一副年輕后生的模樣,給大伙一身正氣的感覺。

        “鄉親們不要怕!這次抓丁,說是抓,其實是征!我們不是土匪,至少不是一般的土匪。隊伍上是發餉銀的。每月二兩,童叟無欺,每月月初點人頭,當場發餉,絕不拖欠!”楊炯說得大氣稟然,語氣更是斬釘截鐵。

        “鄉親們,實不相瞞,我今天一定要有個結果。等會,我們一個個篩選。年輕漢子和后生,凡是符合條件的,一律強征。凡是抵抗的,就地處決!篩選完立馬帶著,今天就發下安家銀和這個月的餉銀,一共二十二兩!另外,愿意跟著去縣城安家的,也可以今天就全家都跟著走!”

        說完,楊炯也不給村民們商量的機會,直接示意親兵們把年輕漢子和后生往外拖。

        看著如狼似虎的親兵拖拽村民,楊炯默默轉過身子,心中的悲傷逆流成河。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