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軍事小說 >諜影無蹤 > 第九章 栽贓
        第九章 栽贓
        作者:粉色袈裟   |  字數:3266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4:17  |  分類:

        軍事小說

        五個男人人手一根煙,大口大口的在那吸著。

        等待的確是一件特別讓人心焦的事情。

        高遠森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

        扔掉煙蒂:“準備?!?/p>

        不一會,看到一輛卡車朝著碼頭方向開去。

        “高隊長,那是吉利公司的車?!弊亢榉宓吐曊f道。

        “知道了?!备哌h森觀察了一下:“老卓,你帶著老段,開一輛車去那里,一會等到卡車撞車完畢,回到這里,你前我后,把車給我堵住?!?/p>

        “成,交給我吧?!?/p>

        高遠森有些緊張,也有一些期待。

        他也抓過不少的人,但這次的行動,和他當警察時候抓人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

        這是一個槍支幫派橫行的時代。

        街頭上,不時會發生大規模的斗毆。

        可是那些警察巡捕,往往都會裝作沒有看到。

        綁架、殺人,在這里已經成為常態。

        一個流氓頭子,都能夠被叫做“上?;实邸?,被無數的人頂禮膜拜。

        法律?

        在上海,尤其是在公共租界,中國人的法律管不到,外國人的法律不想管。

        這就是活生生的現實。

        時間在那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終于,遠處閃著大燈的那輛卡車再次出現。

        “行動!”

        高遠森拔出了槍。

        龐云虎一踩油門,轎車猛的沖出,擋住了去路。

        卡車驟然停下。

        接著,后面又是一輛轎車,把卡車倒退的路也堵死了。

        七個穿著黑色短打的大漢,從卡車車廂里跳出,手里全部拿著斧頭匕首。

        卡車車門打開,副駕駛位置上,一個戴著金邊眼鏡的中年男人下車。

        高遠森戴著自己的人走了過去。

        那中年人左手握拳,用右手手掌壓住自己左手虎口處:

        “金銀無非身外物,江湖道義數第一。若是大雨無遮擋,綠林還是綠林地。在下吉字號徐繼江,兄弟哪一門的?”

        高遠森對這些聽起來其實狗屁不通的江湖切口一竅不通。

        自己那個時代,如果誰見面這么說一通,沒準就會被當成神經病了。

        高遠森也不和他廢話:“力行社,緝私隊!”

        力行社?

        緝私隊?

        徐繼江一怔,隨即改成抱拳:“長官,我是吉利公司的,不知道我們犯了什么法,要勞動各位長官大駕?”

        高遠森冷冷說道:“我們接到密報,你吉利公司走私偷運軍火,這還是不是犯法?”

        徐繼江面色一變:“長官,我們吉利公司做的都是正經生意,不知道是誰在那栽贓陷害?!?/p>

        “檢查一下就知道是不是在栽贓陷害了?!?/p>

        “長官,能否借一步說話?”

        高遠森搖了搖頭:“有什么話就在這里說吧,我沒有見不得人的事?!?/p>

        徐繼江略有一些尷尬:“稍等?!?/p>

        轉到撤離,不一會拿出幾卷大洋:“長官,弟兄們連夜在這里守候,辛苦了。這點小小意思,還請長官帶回去,和兄弟們一起喝口酒?!?/p>

        這是明擺著行賄了?

        高遠森笑了笑:“公務在身,不敢私自接受賄賂。徐繼江,把大洋放回去了,配合點,讓我們等車檢查!”

        “長官。徐繼江也不如何害怕:”這貨,是吉利公司的,我們老板,和上海市市政府副秘書長那是至交好友,和淞滬警備司令部的李處長關系也不錯,還請長官高抬貴手,放兄弟一馬,吉利公司一定知恩圖報!”

        “徐繼江啊?!备哌h森緩緩說道:“副秘書長,管不到我們,淞滬警備司令部,也一樣管不到我們。今天出了我們曹區長親自來,否則誰也阻止不了?!?/p>

        這是擺明了軟硬不吃。

        徐繼江身后沖出一條大漢,手里握著斧頭,怒氣沖沖:“力行社的?力行社的就可以為所欲為?洪勝堂押運的貨,你動一個我試試?”

        高遠森笑了笑。

        “砰”!

        黑夜里,忽然響起一聲槍聲。

        剛才還氣勢洶洶的大漢,捂著腿倒在了地上。

        那把斧頭,滾落一邊。

        高遠森的槍口,還在冒著青煙。

        徐繼江面如死灰。

        開槍了。

        這幫力行社的特務真的無法無天,居然真的開槍了。

        “在這里,我就可以為所欲為?!备哌h森又笑了一下:“還有誰敢阻攔我查車?”

        還有誰敢?

        這幫特務手里全都握著槍呢。

        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斧頭匕首……

        ……

        這次攔車搜剿,一共查貨步槍十二枝,手槍四把,手榴彈十枚。

        當高遠森把戰果報告給曹青巖,上海區的曹區長用力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無法無天,無法無天。那些保安隊的,天天說匪勢兇猛,自己的武器彈藥不足,可是政府分發給他們的武器彈藥,他們居然明目張膽的盜賣!今天是手槍步槍,明天他們就敢賣機槍!哪怕他們有炮,只要給足了錢,他們一樣敢賣!”

        高遠森還是第一次看到曹青巖發那么大的脾氣。

        “查,給我一查到底!高遠森,這件事就你負責?!辈芮鄮r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鹽城交給我們那邊的同志去查,這里,你去查。怎么交割的,付款方式是什么,中間人是誰,到了上海誰收貨,都給我一查到底!”

        “明白?!?/p>

        “等等?!辈芮鄮r叫住了高遠森:“小高,吉利公司的總經理賀連達,后臺關系很硬,市政府,警備區,甚至警察那里都有人,如果動他,我們的壓力會太大。小高,我們力行社是個獨立的組織,理論上,地方是管不到我們的,不過,要想在上海做事,還是離不開地方的全力協助?!?/p>

        高遠森當然明白這層道理。

        力行社很威風,地方各個部門都會讓著他們幾分,可是,力行社其實也很注意維護和地方部門的關系,一旦搞僵了,對方也不明著得罪你,只是處處給你悄悄下絆,還讓你有苦說不出。

        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只怕就是寸步難行了。

        曹青巖一樣有顧慮。

        “只是,賀連達現在越來越囂張跋扈?!辈芮鄮r皺著眉頭:“先從他身邊的人下手,掌握好他的確鑿證據,然后再一舉端掉他。罪名最好落實,讓那些企圖袒護他的人也不敢發聲?!?/p>

        “我知道怎么做了?!备哌h森很快回答道:“請曹區長放心?!?/p>

        ……

        審訊室。

        慘呼聲一聲接著一聲響起。

        董飛彪放下了手里的水鞭。

        一共打了五皮鞭。

        全部是蘸了水的皮鞭。

        這種皮鞭,頂多抽個五六鞭子就是上限了,否則真的會出人命的。

        徐繼江被打的皮開肉綻。

        這幫特務真的是太狠了啊。

        被押到了這里,什么話也不說,直接把自己給打上了。

        不管他怎么叫喚哀求,都不管用。

        打到第五鞭子的時候,他終于支撐不住暈了過去。

        一盆涼水澆到了他的頭上。

        徐繼江悠悠醒來,聲音虛弱:“別……別打了……你們要問什么……”

        話沒說完,又暈了過去。

        “小蔣?!?/p>

        高遠森一開口,早有準備的蔣雅妮,立刻給徐繼江打了一針強心針。

        這可是好東西。

        沒一會,徐繼江再度醒來,氣色也好了許多:“長官,你要問什么就問,我,我保證一點都不隱瞞,求求你別打了,別打了?!?/p>

        高遠森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說吧,那車軍火是怎么一回事?說的詳細清楚一點?!?/p>

        到了這個地步,徐繼江一絲一毫都不敢隱瞞,軍火的來歷,具體的價格,以及到了上海之后存放的倉庫,全部說了出來。

        “賀連達呢?”

        一聽到這個名字,徐繼江明顯遲疑了一下。

        高遠森一笑:“用刑?!?/p>

        “別,別,我說,我說?!毙炖^江對那皮鞭畏懼到了極點:“全部都是賀連達安排的,包括和保安團的牛團長聯系,中間人叫戚新勝,是康格里國際洋行的買辦,在上海人緣廣,路子熟,而且洋行很信任他。他和牛團長很早就認識了,據說還是拜把子兄弟,就是他在其中牽的線?!?/p>

        高遠森迅速的在腦海里考慮著。

        僅僅憑借這些,恐怕還動不了賀連達。

        戚新勝?

        這個人是洋行買辦,康格里國際洋行又在租界里,要想抓他審他,恐怕麻煩,一旦那些外國人提出抗議,只怕曹區長也頂不住壓力的。

        “洪勝堂是怎么一回事?”高遠森一邊想著一邊問道:“吉利公司的貨全部由洪勝堂押運,賀連達和鮑福明的關系很好嗎?”

        “哪里啊?!睕]想到,徐繼江的回答是這樣的:“當年洪勝堂老堂主死后,堂里的人奪位,賀連達和鮑福明聯手,幫了他不少的忙,讓鮑福明順利坐上了堂主的位置,所以鮑福明很感激他,但凡賀連達開口要做的事,鮑福明沒有不答應的。只是最近幾年,兩人之間產生了一些矛盾?!?/p>

        “哦,什么矛盾?”高遠森頓時來了興趣。

        徐繼江很快回答道:“賀連達仗著自己幫過鮑福明,所以每次給他的報酬都很少,之前鮑福明也不計較,后來手下人和他抱怨,他就找賀連達卻商量,看能不能提高一下報酬,結果被賀連達一口給回絕了。結果弄得鮑福明非常沒有面子。后來,幫著賀連達辦事也沒有那么賣力氣了?!?/p>

        這倒是一個新的情報???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