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軍事小說 >諜影無蹤 > 第十六章 特殊任務
        第十六章 特殊任務
        作者:粉色袈裟   |  字數:3468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4:18  |  分類:

        軍事小說

        “小高,那么晚了,吃點小餛飩?!?/p>

        曹青巖的夫人,馬月娥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托盤上放著兩碗熱氣騰騰的小餛飩。

        里面放了豬油,撒上一層蔥花,在這樣的夜晚,看著要多誘人有多誘人。

        馬月娥是個鄉下女人,蘇北興化人,目不識丁,成為力行社赫赫有名的大才子曹青巖的夫人,實在讓人有些意外。

        按理說,丈夫是大才子,妻子那么多年在一邊耳濡目染,多少也該認識不少字了。

        但問題是,到了現在,馬月娥不但仍舊一字不識,而且曹青巖還嚴禁妻子認字。

        在去年春節的時候,高遠森也問起這事,喝了幾杯的曹青巖是這么說的:

        “小高,我接觸到的,許多都是絕密文件,而且有些文件,我會違反規定帶到家里來繼續審閱,萬一被我的妻子看到了呢?

        也許你會說,她一定不會這么做的,我知道,我知道。月娥是個好妻子,然而一旦被她看到了,和人閑聊的時候,說漏了一星半點怎么辦?李曄竹的教訓難道你忘了?”

        來到這個時代,高遠森專門研究過力行社的資料,而且刻意栽培他的曹青巖,還曾經給他看過一些絕密資料。

        這其中就有一個“李曄竹案”。

        李曄屬于老牌的情報人員,戰功赫赫。

        有次,他在家里的時候接了一個電話,立刻匆匆出去,臨走的時候還沒忘記交代一聲:“我這兩天不會回來了,別打電話到我辦公室。我不在?!?/p>

        他老婆第二天打麻將的時候,麻友邀他們夫妻晚上一起看戲,他老婆說自己的男人這幾天都不在家。

        有人開玩笑說李曄竹別在外面包養了個野女人,李曄竹的老婆大大咧咧的:“他不會,他也不敢?!?/p>

        “哎喲,李家太太,這么有信心啊,當初曹家太太也是這么想的,結果老曹還真在外面有女人了?!?/p>

        “我們家老李不會?!崩顣现窭掀派衩刭赓獾卣f道:“老李在家里接的那個電話我聽到了,他們發現了周家嘴一個紅黨的秘密情報站,這次就是要去那里抓捕那些亂黨的?!?/p>

        李曄竹的老婆大概怎么也都不會想到,服侍他們打麻將的那個老媽子,就是一個紅黨的情報人員。

        她及時地把這個情報松了出去,紅黨的情報站及時撤離,避免了重大損失。

        李曄竹撲了一個空。

        當時負責抓捕的行動隊怎么也都想不通,那些紅黨怎么就那么神通廣大,知道了這次絕密的抓捕行動?

        一直到了后來,那個老媽子不幸身份暴露,特務們才算弄明白,那次的行動為什么會失敗的。

        李曄竹差點被氣急敗壞的上司槍斃,最后上下打點,保住了一條小命,被調離去做了一份閑差。

        后來,情報機關的那些人,總會以李曄竹的例子警戒自己。

        曹青巖更是時時警惕,因為李曄竹不但和自己當年是同事,而且還是好友,好友因為妻子的原因淪落到現在地步,曹青巖不但心疼,而且時時以此警告自己不能犯同樣的錯誤。

        所以他寧可找個目不識丁的妻子,在接電話的時候,從來不允許自己的妻子在身邊。

        “你們慢吃,我去睡覺了?!瘪R月娥放下餛飩,很識趣地走了出去,出去的時候,還沒忘記把門給帶上。

        “餓了,真的餓了,吃,吃?!?/p>

        曹青巖拿過一碗,吃了一口,贊不絕口:“好吃,還吃,一定是樓下吳老頭的小餛飩,那次馬連良馬老板來上海演出,還專門去吃了一碗,馬老板那是誰啊,這一來吳老頭的餛飩攤可就火了?!?/p>

        高遠森笑了笑,吃了一口,一句話都不說。

        “時局不穩啊?!辈芮鄮r吃了幾口,放下勺子,長長嘆息一聲:“日人對我中華之野心,路人皆知,中日之間早晚必有一戰??墒?,我們卻遲遲沒有行動,相反,紅黨那邊在二月份的時候,宣布東征抗日。廣州的陳濟棠、李宗仁通電全國,宣布北上抗日。

        你我這些做情報工作的,本該把重心放在提防日人身上,可我們非但沒有這么做,反而調動大批精銳情報人員,進入廣州,策反那些廣州將領,迫使陳濟棠下野,李宗仁向老頭子效忠。預防兩廣之精銳中央師悉數被調,用來剿共?,F在剿的不該是共,而是日??!”

        “曹區長,慎言,慎言?!备哌h森趕緊低聲說道。

        “慎言?小高,我就算想說出我的心里話也沒人愿意聽啊?!?/p>

        曹青巖又是一聲深深嘆息。

        “算了,這些話也只能你我之間發發牢騷,傳出去,非但我的位置不保,只怕連你也要受到牽連,小高,你前途無量啊?!?/p>

        曹青巖又吃了一口餛飩:“本來,你這次用那么短的時間,就找到了人,我該讓你好好休息一下的。不過,我今天剛剛得到了一個緊急情況,思來想去,你已經充分展示了自己的能力,這個任務我看可以交給你來處理?!?/p>

        “曹區長,我不需要休息?!备哌h森若無其事:“我不是工作狂,可是我每多順利完成一次任務,總有希望往上爬一爬的?!?/p>

        他這句話說的恰到好處。

        人那么努力做事,總是需要一個目標的,而高遠森很清晰的告訴了曹青巖自己心中的目標:

        當官!

        曹青巖微微一笑:“很好,你聽說過喬望北這個人嗎?”

        “喬望北?‘九指魔王’喬望北?”

        “正是此人?!?/p>

        高遠森的腦海里迅速掉出了自己看過的那些資料,然后冷笑一聲:“有很多人都自稱自己是屠夫,可是和喬望北一比,那些人就和個孩子一樣。這人在上海工人運動的時候,不光紅黨的人殺,工人殺,連自己人都殺,他的敵人,被他一口氣殺了十多個,殺的血流成河,紅黨方面為此還專門對他組織了一次刺殺計劃?!?/p>

        對于喬望北這個人,高遠森雖然從未見過,但早就從力行社相關的檔案上了解得清清楚楚了。

        他是特務組織的元老,也是政黨審問制度的創始人。

        “四·一二”的時候,他把自己和手下偽裝成青幫分子,殺人無數,據說上海紅黨重要領導人程燕平就是死在他的手里。

        不過,程燕平在死前,咬下了他的左手大拇指。

        這以后,他就有了“九指魔王”這么一個外號。

        后來,紅黨方面的特科三科紅隊,進行鋤奸行動,對其連開四槍。

        可是喬望北真的命大,身中四彈,不但跑了,還在醫院里被救回來了。

        之后,喬望北便失蹤了。

        “他沒有失蹤,而是害怕紅黨再進行報復,躲藏起來了?!辈芮鄮r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九·一八之后,他秘密投靠了日本人,成了日本諜報機構的特別顧問。去年,我們在奉天的情報機構,被日本人一鍋端,兩名同志死難,八人被俘,辛苦數年心血,化為烏有,其中的‘功勞’,絕大部分都要記在喬望北的身上。

        我們在奉天代號‘漁夫’的同志,過去和喬望北是同事,結果被他發現,順藤摸瓜,給我們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損失啊?!?/p>

        高遠森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去年奉天情報機構的瓦解,是情報機關這些年來,對日情報作戰中最慘痛的一次失敗。

        但那些人怎么會暴露的?一直都沒有個準確的說法。

        曹青巖漸漸嚴肅起來:“紅黨想要殺他,我們一樣想殺他。但這個人狡猾異常,行蹤詭異難測,而且又遠在東北,所以我們一直奈何不了他。但現在,機會來了?!?/p>

        高遠森精神一振,聽著曹區長說了下去:

        “明天下午3點15分,他會乘火車到達上海,化名為‘山田平武’,身份為一名日本商人,此行他的目的不明。上峰的意思是,借著這次機會干掉他,為奉天站的同志們報仇。最好是能夠弄清楚他為什么要冒險回到上海。如果無法做到,也絕不能再讓他活著回去?!?/p>

        “曹區長?!?/p>

        高遠森從容說道:“遠森雖然把我弄清楚他的目的,但卻保證讓他血濺上海!”

        “那么有信心?”

        “是的?!备哌h森淡淡回答:“因為這里是上海,不是英國人法國人的上海,更加不是日本人的上海,這里是我們的上海。喬望北既然來了,遠森就算拼了這條性命,也一定不會讓他活著離開上海的?!?/p>

        “你,很好?!?/p>

        曹青巖用力地說了這幾個字,然后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份標注著“絕密”的卷宗,推了過去:

        “這里面是喬望北的全部資料,以及近年來他唯一的一張照片。我不管你怎么做,不管這次要死多少人,記得你的承諾,讓喬望北血濺上海?!?/p>

        “高遠森領命?!?/p>

        “還有什么問題嗎?”

        高遠森在那沉默了一下:“只有最后一點疑惑,喬望北這些年做了什么,這次來上海的準確時間,都是絕密資料,曹區長是怎么知道的?”

        是啊,這個問題高遠森剛才就想問了。

        “我們有同志在日本人那里?!辈芮鄮r回答得非常敷衍。

        “學生知道了?!备哌h森知道這些問題,曹青巖是絕對不會輕易告訴自己的。

        他仔細地看了卷宗,收好了喬望北的照片,又被卷宗還給了曹區長:“曹區長,時間不早了,學生告辭了?!?/p>

        “去吧,去吧?!?/p>

        曹青巖看著有些疲憊子:“不要讓我失望,我們已經輸不起了?!?/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