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軍事小說 >諜影無蹤 > 第二十三章 化學藥劑
        第二十三章 化學藥劑
        作者:粉色袈裟   |  字數:3568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4:19  |  分類:

        軍事小說

        “自我介紹一下?!备哌h森放下茶杯,拿起香煙:“我姓高,高遠森,你可以叫我高先生?!?/p>

        “高先生?!敝x義祖忙不迭地問道:“是不是我父母讓你來的?你放心,大洋你要多少有多少?!?/p>

        高遠森一笑:“大洋的事情,咱們一會再說。龐云虎,帶謝義祖去喝點水?!?/p>

        “是!”

        “高先生,我不渴,我不渴?!?/p>

        龐云虎皮笑肉不笑:“謝義祖,我們這的規矩,進來這里的人,都要喝水的,走吧?!?/p>

        龐云虎和另外兩個特務,硬拽著謝義祖進入了邊上的庫房。

        高遠森點著了煙,吸了一口。

        片刻,一聲聲的慘呼,從隔壁庫房傳來。

        在陶湯倉庫,所謂的“喝水”,其實就是用沾了水的皮鞭,先狠狠地抽你一頓。

        不管你愿不愿意合作,總之,進來先打你一頓殺威棒再說。

        十個人中有九個人,被這頓皮鞭一打,進來前什么樣的傲氣都沒有了。

        慘呼聲最初凄厲無比,伴隨著一聲聲的求饒,過了會,聲音變得斷斷續續起來。

        高遠森抽到第二根煙的時候,謝義祖被拖了出來。

        一路走,一路都是血跡。

        渾身被打得皮開肉綻,滿是傷口。

        要不是邊上兩個特務扶著,只怕根本無法站立。

        龐云虎端來了一只碗,一把捏住謝義祖的嘴,把一碗湯劑全部給他灌了下去。

        里面是參湯。

        否則的話,挨了這么一頓打,不靠參湯吊著,身體差些的是斷然沒有辦法繼續接受審問的。

        果然,一碗參湯下去,沒過多少時候,剛才還半死不活的謝義祖一聲哀嚎:“哎喲喂,疼死我了……大爺,大爺,您行行好,行行好,您到底要做什么???”

        高遠森點了點,立刻,一張板凳搬來,兩個特務一把把謝義祖按到了板凳上。觸動到了傷口,謝義祖又是怪叫連連。

        “說吧,你的那個藥是怎么回事?”高遠森直截了當,張口就問。

        到了這個地步,謝義祖哪里還敢有絲毫的隱瞞:“大爺,那是我在美國留學時候,我的一個同學賣給我的,花了我一百美金啊?;貋砗?,我自己試著調配,也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錯了,結果那藥變成了毒藥。

        我裝在香水瓶里,萬一要是被發現,可以騙做是外國來的香水。我趁那個小姑娘不注意,倒在了她的咖啡里,可我怎么知道,她就這么死了啊。高先生,唐大爺,您饒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啊?!?/p>

        高遠森關心的不是這些:“現在要讓你再做這么一瓶藥,你能做出來嗎?”

        “這個……”謝義祖有些遲疑:“我真的想不出是哪里出錯了啊……化學這種東西,出了一絲的差錯,就會釀成大錯啊?!?/p>

        “想不起來了?”

        “真的是想不起來了?!?/p>

        高遠森一笑:“請謝先生再去喝水?!?/p>

        “不要,不要?!敝x義祖凄厲地叫了起來:“我想想,我想想,高先生,我一定會想起來的。啊,對了,我應該知道是哪里出問題了……”

        “瞧,人在極度恐懼的時候,智力也會隨之提升的?!备哌h森相當滿意:“假如我給你你需要的全部材料,頂多兩天之內,你能給我再研制出一模一樣的藥來嗎?”

        “能,肯定能!”謝義祖總算是學乖了。

        高遠森考慮了一會:“如果,我把這種藥水涂抹在書刊或者報紙上,效果會一樣嗎?”

        “一樣的,但除非他直接把報紙吃下去,而且,發作的時間也比直接飲用要慢一些。不過慢不了多少時候?!?/p>

        “藥效在書刊報紙上能夠持續多久?”

        “十二個小時,接觸到空氣之后,藥效會持續減弱?!?/p>

        “涂抹上去,書刊報紙的顏色是否會發生變化?”

        “應該會……”謝義祖是個聰明的人,一說出來,立刻又說道:“但是我可以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p>

        “很好,你的腦子很好使?!备哌h森完全滿意了:“你要是用在正道上該多好?聽著,立刻把你需要的材料全部寫出來,我會派人采購去的,這兩天,你就給我安心配藥吧?!?/p>

        “是的,是的?!?/p>

        “龐云虎?!备哌h森點了點謝義祖:“給他治下傷,弄點點心給他吃?!?/p>

        “知道了,大哥?!?/p>

        龐云虎無精打采。

        對付這樣的人,大哥怎么那么客氣?

        要換成是自己,嘿嘿……

        謝義祖被帶下去治傷了。

        高遠森點著了第三根煙。

        “喬望北,光緒九年生人,五十三歲……身高五尺一寸,微胖,面白,長須……好西餐(尤喜法式西餐)好讀書,尤喜野史,近年甚迷安徽人張恨水之小說……不注意個人衛生,較邋遢……”

        這是和喬望北全部有關的資料。

        長須,已經被證明是喬望北故意設的計。

        那么,其它的呢?

        真的,一定是真的。

        要想成功的騙到別人,說的話必須有九分真一分假。

        往往假的那一點才是最要命的。

        可是,喬望北呢?

        如果這份材料全部都是假的呢?

        那么,自己做的這些事就頃刻變得沒有任何意義了。

        自從從事這份工作以來,高遠森還是第一次心里那么的沒底。

        他總覺得耳邊有一個聲音在不斷地響起:

        “你猜,我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那是,喬望北的聲音!

        ……

        “先生,今天是石射領事的送別晚宴,您真的不參加嗎?”

        中村武雄中尉問道。

        又肥又胖的喬望北,拿起一塊已經被切了一小塊的面包片,塞到了嘴里:“我就不參加了,那里人太多了,請代我向石射領事說聲抱歉?!?/p>

        “好的,先生?!?/p>

        在一個中國人面前,中村武雄居然畢恭畢敬:“火車站的刺殺事件,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的確是力行社策劃的,我們死了六個人,其中四個是日本人,軍人。但是按照您的吩咐,我們并沒有聲張?!?/p>

        “這個計劃,我策劃了整整一年?!?/p>

        喬望北不動聲色:“我可以確定的是,金教授是存在的,而且,這是一個資深間諜,潛伏在帝國內部,已經很久了。一年多前,金教授的活動開始變得頻繁起來,我們在上海、南京、武漢多個情報點,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

        所以,在華北的時候,我和多田司令官,土肥原君,共同策劃了這個計劃。

        自從投靠了帝國,中國方面一直在尋找我的蹤跡,決心執行家法。但我隱藏得很好,始終沒有暴露過。

        我尋找了一個長得和我差不多的替身,讓他開始留胡子,以我的名義,開始在公眾場合露面,好讓中國方面掌握到我的行蹤。

        我還故意留下了一張照片,讓中國情報機關,能夠知道現在的‘我’,長的什么模樣。

        如果中國情報機關得到了我的這張照片,那么,中村君,我們的范圍可以大幅度的縮小了。

        接著,我故意泄露出了我將前往上海的消息,果不其然,一場刺殺如約而至。這樣,范圍可以進一步地縮小。

        按照這些去一個個的排查一年多前出現在華北以及東北的人物,金教授呼之欲出?!?/p>

        中村武雄有些疑惑:“先生,如果是中國情報機關的其他潛伏人員泄露的呢?”

        “當然存在這樣的可能?!眴掏秉c了點頭:“可是,我們設想一下,能夠傳遞出關于我行蹤全部情報的,一定是中國方面最高級的間諜,把他挖出來,同樣是帝國情報工作的一次重大勝利,而且,也能讓金教授失去助手。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這也是中國情報部門一個非常特殊,非常殘酷的手段。當一個資深間諜有暴露的可能,會有一批‘影子’替他去死?!?/p>

        “影子?”中村武雄怔了一下。

        “影子!”喬望北重重重復了一下這兩個字:“在日本戰國時代,很多大名都有‘影武者’,是大名的替身。影子的意義,和影武者完全一樣。比如金教授一旦感覺到自己有暴露的危險,那么一個早就安排好的影子會以他的名義去死,并且,你會發現很多證據,證明這個影子就是金教授,其實真正的金教授,卻在影子的保護下安全了?!?/p>

        “狡猾?!敝写逦湫勖靼琢?。

        “影子雖然很有效,但卻也有一個弊病?!眴掏币恍Γ骸爸灰軌蛘业竭@些年,有多少所謂的‘金教授’死了,并且把他們生前的人物關系,行蹤聯系在一起,我們就有很大的可能找到真正的金教授。

        之前,我曾經提到過這么做,只是也許金教授嗅到了危險,很快潛伏了下來,再也沒有任何的動作,一直到了一年多來,他應該是得到了什么命令,這才重新活躍起來了。然而,他越是活躍就越有暴露的可能性!”

        “先生,您對您曾經的同事真是太了解了?!敝写逦湫塾芍缘木磁澹骸霸谀纳磉呥@兩年,我學到了太多的東西。而且,為了帝國,為了抓住那個金教授,您居然把自己吃成了……”

        他說到這里沒再說下去。

        喬望北卻知道他想要說什么:“吃成了一個大胖子,是嗎?我早就計劃要來上海了,但我萬一遇到過去的同事怎么辦?我不能讓他們認出我來,讓我的替身留胡子也是計劃之一。

        中村君,我怕死,我真的非常怕死。我得活著啊?!?/p>

        有人敲門。

        中村武雄站起來開了門,回來的時候,他手里拿著一份文件,看了會,對喬望北說道:

        “先生,‘金教授’找到了?!?/p>

        “哦,是嗎?”喬望北淡淡說了一句。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