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軍事小說 >諜影無蹤 > 第三十六章 老謀深算的曹區長
        第三十六章 老謀深算的曹區長
        作者:粉色袈裟   |  字數:4446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4:20  |  分類:

        軍事小說

        “我的女人你也敢抓?”

        當高遠森說出這句話,氣氛一下凝重起來。

        賀月彤面孔一紅,正想說話反駁,卻被賀文達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還悄悄的捏了一下。

        “誤會,誤會?!?/p>

        胡玉成知道今天的事麻煩了。

        高遠森既然來了,人不帶走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更加要命的是,他們還被他抓到了小辮子。

        高遠森是什么樣的人?

        人家可是得到處座和曹區長賞識的人啊。

        胡玉成趕緊打起了圓場:“原來是高隊長相好的,誤會了,誤會了。馬探長,大家都是朋友,就把人交給高隊長吧?!?/p>

        “不行?!瘪R順彪哪里咽的下這口氣,可是他也不敢過分得罪高遠森,總得給自己一個臺階下:“賀月彤是我們抓住的,不能說放就放。一萬法幣的保證金,一分錢都不能少?!?/p>

        一萬法幣,按照官方比價,大家是一百法幣對換二十五美元。

        價格雖然高了點,但只要侄女能夠安全回來,賀文達什么都肯答應。

        但萬萬沒有想到,高遠森卻不慌不忙說道:“我說了,這是我的女人,你連我也敢勒索?”

        “高遠森,你以為我真的怕你?”當著部下的面,馬順彪面子根本沒地方放。

        “自己人,自己人?!焙癯稍俅萎斊鹆撕褪吕校骸斑@樣吧,高隊長,你和馬探長大家喝一杯,這事就算這么過去了?!?/p>

        “喝一杯?”

        高遠森笑了笑,端起了酒杯走到了馬順彪的面前。

        馬順彪冷冷“哼”了一聲,可他心里已經做好了準備,今天就暫時再退一步,大家都好收場。

        但是,你高遠森將來保佑千萬不要落到我的手里。

        高遠森舉起了杯子。

        “老馬,給點面子?!焙癯伤闪丝跉?。

        馬順彪正想去拿自己杯子,忽然,高遠森整杯酒都潑到了他的臉上。

        馬順彪大怒。

        但是,高遠森一刻沒有停留,掏出手槍,倒轉槍口,用槍把狠狠的朝馬順彪的腦袋上砸下。

        馬順彪一聲慘呼。

        高遠森根本沒有停止,一下,兩下,三下……

        馬順彪滿臉是血。

        突發的狀況讓所有人都傻了。

        賀月彤驚呼一聲,牢牢抓住了爸爸的手。

        賀文達而已呆若木雞。

        這發生什么事了???

        高遠森一只手把馬順彪的腦袋按在了桌子上,另一只手拿著槍,槍口對準對方。

        馬順彪的手下終于反應過來,大喊大叫著掏出家伙圍住了高遠森。

        可四個手下,一共就帶了一支槍,剩下的全是匕首。

        “別動手,別動手,都別動手!”胡玉成才算清醒過來:“高隊長,你這是做什么?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高遠森微笑著湊近了馬順彪的耳朵低聲說道:

        “馬順彪,我忍你很久了。力行社的人你也敢得罪?你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你兒子十九歲,在上大學,功課不錯,他這次也參加游行了,很危險,很危險啊。我明天就把他給抓了,帶到我那里去,給他安個罪名,你猜他能不能活著從我那里出來,馬探長?”

        “出去,出去,全部滾出去!”

        馬順彪的腦袋被死死壓著,一動都不能動,他只能大聲呵斥自己的手下。

        那些手下,面面相覷,過了片刻,不甘心的離開了包間。

        “轟”!

        外面,忽然傳來了一聲劇烈的爆炸。

        怎么回事?

        “別看了?!备哌h森的聲音還是很低:“是你的車被炸了,我讓人做的,你今天只能走著回去了。記得,這次是給你個教訓,下次,如果你再敢得罪我,炸的就不是一輛車那么簡單了?!?/p>

        “隊長,隊長,你的車被炸了!”一個手下慌里慌張的沖了進來。

        “滾出去,他媽的,炸了一輛車有什么大驚小怪的?!瘪R順彪把自己的手下罵了出去:“高隊長,我栽了,你能不能放我起來?”

        高遠森收起了槍,松開了馬順彪,重新坐了下去。

        馬順彪擦了一下頭上的血,眼睛都被血蒙的有些迷糊了。

        他給自己的杯子里倒滿了酒,一舉:“高隊長,這次兄弟得罪了,看在大家都認識的份上,請你高隊長放我一馬,這杯酒,是我給你賠罪的?!?/p>

        他仰起脖子,把杯子里的酒喝的一滴不剩,一拱手:“山高路遠,江湖再會,告辭,高隊長?!?/p>

        “堂堂一個探長,滿口江湖黑話?!备哌h森搖了搖頭:“胡隊長,以后少和這些人來往,這對你的前途不好?!?/p>

        胡玉成只能苦笑一聲:

        “高遠森,今天我算是領教了??墒墙裉斓氖虑?,我一定會向曹區長匯報的,這也是咱們的規矩?!?/p>

        “自然,自然?!备哌h森居然拿起筷子開始吃菜:“一桌子的菜啊,別浪費了。嗯,這是川菜里的水煮肉片吧?味道不錯?!?/p>

        胡玉成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告辭!”

        “不送?!?/p>

        高遠森吃了幾口菜,喝了一口酒,一抬頭,看到賀家父女還在:“咦,你們還不走?”

        “高遠森,你說我是你的女人,什么意思?你敗壞我的清譽!”賀月彤恨恨說道。

        賀文達可嚇壞了,這個高隊長連馬順彪都敢打,自己的侄女萬一得罪了他,那還了得,急忙連聲說道:

        “高隊長,小孩子不懂事,不懂事,千萬海涵,千萬海涵!”

        “我懶得管這些屬下的事,賀月彤,想當我女人的人太多了,還輪不到你。你別這么瞪著我,你拿我一點辦法沒有?!备哌h森放下筷子:

        “賀老板,明天會有幾個記者去你府上采訪,你知道該怎么說,不用我教你吧?”

        “不用,不用?!辟R文達連連擦著汗:“高隊長,我們做生意的,什么人都要應付,您放心,該說的我都會說,不該說的我一個字都不會吐露的?!?/p>

        高遠森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了一眼賀月彤:

        “屬下,還是好好的上學,政治上的那些事情不要瞎參與了?!?/p>

        ……

        高遠森被曹青巖狠狠的訓斥了一頓。

        而且還是當著胡玉成的面。

        “為了一個女人,簡直無法無天?!?/p>

        曹青巖看起來非常生氣,拍著桌子怒罵,和他過去暗中儒雅的樣子完全不一樣:“高遠森,你是昏了頭了,嗯?還是當著胡隊長的面,豈有此理,豈有此理。你要給我好好反??!”

        “是的?!?/p>

        高遠森畢恭畢敬。

        “我要給你處罰,處罰!”曹青巖氣尤未消:“三天之內,你不得離開辦公室一步,反省,一定要給我反省?!?/p>

        “是的,區長,屬下愿意接受懲罰?!?/p>

        然后呢?

        什么然后?

        沒有然后了。

        胡玉成臉上的肌肉跳動了一下。

        這算什么狗屁處罰?

        這就好像自己的孩子明明闖了大禍,可當父母的,只是在孩子屁股上輕輕的、輕輕的打了那么一小巴掌啊。

        整個力行社上下都知道曹青巖是最護短的,看來一點不假。

        何止是護短,簡直就是明目張膽啊。

        “胡隊長,你能及時向我匯報這個情況,很好?!辈芮鄮r看起來對胡玉成的做法非常滿意:“這些年輕人啊,驕狂慣了,要給他們一點教訓啊?!?/p>

        “區長說的是?!焙癯梢呀洘o語了,恨不得立刻離開這里。

        “對了?!辈芮鄮r忽然話鋒一轉:“聽說前幾天你老家來人了?”

        胡玉成一怔:“是的,是我的一個叔叔?!?/p>

        “你是江西人吧?”曹青巖不緊不慢問道。

        “江西新余的?!?/p>

        曹青巖點了點頭:“江西那段時候,紅匪猖獗啊……”

        不好,老家伙要動自己腦筋?胡玉成心里一驚。

        “你的叔叔叫胡回庚,以前在新余有幾畝地,對吧?”胡玉成緩緩說道:“那段時候,新余鬧紅會,你的父母早被你接出去了,就留你叔叔在新余,令叔沒有吃苦吧?”

        胡玉成小心翼翼:“還是吃了一些苦的,所以叔叔對那些紅會非常痛恨!”

        “這樣啊?!辈芮鄮r沉吟一會:“可是我聽說到的情況不是這樣的???”

        “曹區長,有什么話您就直說吧?!?/p>

        “好,如果有得罪的對方,胡隊長千萬不要放在心上?!辈芮鄮r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份卷宗,往桌子上一扔:

        “民國十八年三月,新余鬧紅會,令叔贊助農會大洋十塊……四月,贊助大米兩擔……四月底,豬一頭,雞兩只……胡隊長,這可不像是痛恨的樣子啊?!?/p>

        “曹區長!”胡玉成一下就急了:“我們都知道,鬧紅會那會,家里有點地的,誰不人心惶惶?家叔家里有薄田幾畝,成為紅會斗爭對象,為求自保,家叔不得不如此啊……”

        曹青巖笑了笑,淡淡說道:“不得不如此?胡隊長,那是通匪啊?!?/p>

        那是通匪??!

        曹青巖說話的聲音不高,語速也很慢,可是這五個字,造成的殺傷力無疑是恐怖的。

        “不,曹區長,家叔絕對不會通匪!”胡玉成額頭上的汗水冒了出來。

        “別急,別急?!辈芮鄮r依舊非常從容:“紅匪跑了后,令叔曾經被縣政府叫去盤查,都是你胡隊長上下打點,這才讓令叔安然脫身?!?/p>

        高遠森聽到這里,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看起來,自己在外面奔波的時候,曹區長也沒閑著。

        他居然派人去江西,弄到了胡玉成那么多的資料。

        曹區長這個人,說話做事不露聲色,給人非常和善的感覺,可是一旦他決定對付你了,雷霆萬鈞,抓住你的一個弱點,直接往死里打啊。

        自從曹青巖到任后,胡玉成就是一個“外人”,曹青巖早就想把他趕走了。

        高遠森知道曹區長遲早會動手,只是沒有想到會這么快。

        看起來曹青巖早就做好前期工作了。

        胡玉成這個人雖然眼高于頂,可根本就不是曹區長的對手。

        他在那里拼命為自己爭辯,曹青巖也在那里耐心聽著,等到胡玉成口干舌燥的說完,曹青巖才輕輕嘆息一聲:

        “胡隊長,你的苦衷,我是了解的,我曹青巖對你個人沒有任何成見,可是按照家法,我都已經向上峰匯報過了……”

        高遠森差點失聲笑了出來。

        昨天,胡玉成還口口聲聲和自己說“家法”,一轉眼,曹區長就拿“家法”來對付他了。

        “聽我說,聽我說?!辈芮鄮r打斷了還想要分辨的胡玉成:“上面的意思,是準備把你暫時調離上海,回南京去述職。你放心,胡隊長,你我同僚一場,你的為人我是了解的,上面要是問起我的意思,我曹青巖就是拼著這個區長不做了,也一定要為胡隊長周旋!”

        到了這個地步,胡玉成知道無論自己如何辯解也都無濟于事了。

        自己是被這個老狐貍給陷害了!

        他冷笑一聲:“曹區長,好手段??!今天的事,兄弟我記下了?!?/p>

        “什么兄弟,我們是革命同志!”曹青巖臉色陰沉下來:“言必稱兄弟,更有甚者,歃血為盟,這是什么?結黨營私,拉幫結派,黨國大忌。你胡玉成和一個探長搞拜把子,你把我等革命精神置于何地!”

        胡玉成咽了一口口水:“曹區長,我知道錯了。山不轉水轉,告辭!”

        曹青巖不動聲色看著他離開,笑了笑。

        “曹區長,謝謝?!钡搅诉@個時候,高遠森才能說出這話。

        “沒什么可謝的?!辈芮鄮r站了起來:“你那里搞定沒有?”

        “搞定了,現在,記者應該已經在賀家采訪了?!?/p>

        “嗯,聽說你對那個女屬下有點意思?”

        “沒有?!备哌h森趕緊一個立正:“屬下只有公事,沒有私人感情。公私絕對不會混為一談?!?/p>

        “高遠森?!辈芮鄮r有些不滿意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看中一個漂亮的小姑娘有什么大不了的?看中了,就要抓緊下手,別到時候煮熟的鴨子都飛了?!?/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