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軍事小說 >諜影無蹤 > 第三十七章 密殺組
        第三十七章 密殺組
        作者:粉色袈裟   |  字數:3949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4:20  |  分類:

        軍事小說

        “政府工作人員高遠森,挺身而出,仗義執言,乃使學生賀某某得以釋放……有傳,高遠森乃力行社工作人員也……”

        處座放下了報紙,拿起手邊的茶杯喝了一口。

        “戴處長,他們到了?!?/p>

        “讓他們進來吧?!?/p>

        不一會,曹青巖和高遠森就站到了處座的面前。

        “坐吧,坐吧?!碧幾统鍪纸伈亮艘幌卤亲?。

        曹青巖和高遠森坐了下來,身子挺得筆直。

        “喬望北的事,做的不錯?!碧幾哌h森看了看:“小高,能從失敗中吸取教訓,還讓日本人吃了一個啞巴虧,年紀輕輕,大有可為?!?/p>

        “戴處長謬贊了?!备哌h森趕緊回答道。

        “不過,日本人雖然沒有追究,但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要謹防他們反撲?!碧幾S即問道:“這個女學生是怎么回事???”

        “戴處長,是我安排的?!辈芮鄮r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下。

        處座“哦”了一聲:“胡玉成解決了?”

        “解決了?!?/p>

        只這么一問一答,高遠森瞬間就明白了。

        趕走胡玉成,不僅僅是曹區長要這么做,同時這也是處座的意思。

        畢竟,這可有嫡系和非嫡系之分啊。

        “這人也沒什么大本事?!碧幾f道:“上海是我們的重中之重,一舉一動上上下下都在看著,這上海的事究竟是力行社說了算,還是中調科承擔主要責任?這是關系到未來啊。我們不要爭權奪利,但是為了國家,不得不如此做啊?!?/p>

        “是的,戴處長?!辈芮鄮r恭敬的回答了一聲。

        “這次我到上海來,了解了一下情況,還算滿意?!碧幾従徴f道:“曹區長,你負責上海,切切要記住,上海、武漢等地乃是中日雙方爭奪重點,尤其是上海,我們和日本人,在這里明的暗的間諜機構,大大小小十幾個,牽一發而動全身。

        曹青巖,我把你放在上海,看中的就是你統領全局的能力,我對你寄予了厚望,你目前的工作重點,是要全力發展組織,全力擴張,要讓我們力行社的勢力,遍布上海的每一條胡同,每一個角落,”

        “是的,戴處長,我明白?!?/p>

        “還有你,小高?!碧幾^續說道:“馬興凡的案件,你偵破的非常出色,馬興凡到了南京之后,全部招了,包括他和日本人之間的那些事?!?/p>

        高遠森接口說道:“戴處長,屬下認為馬興凡還有領導,而且就在南京?!?/p>

        “我知道?!碧幾淅湔f道:“當我們準備繼續審訊下去的時候,馬興凡死了?!?/p>

        “死了?”高遠森一驚。

        那是在審訊的次日,當準備再度提審的時候,卻發現馬興凡已經服毒自盡了。

        “有內奸,而且是權利很大的內奸!”高遠森毫不猶豫脫口而出。

        “我們當然知道?!碧幾浜咭宦暎骸暗鞘钦l投的毒,或者是給的馬興凡毒藥,我們到現在還暫時沒有查出來?!?/p>

        有些話他并沒有全部說出來。

        馬興凡自殺后,處座立即下令逮捕了負責看押馬興凡的全部看守。

        可是查來查去,人人都有嫌疑。

        到現在為止,這些看守還在受著酷刑和審訊。

        一個嫌疑人,在眼皮子底下被毒殺,而兇手到現在還查不出來,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日本人安插在我們中的內奸,遠遠不止馬興凡一個。上海、武漢、南京,到處都是他們的間諜。他們對我們的人,或者金錢、或者色誘、或者威脅。已經對國家造成了嚴重的破壞!”

        處座說到這里殺氣騰騰:“對那些心甘情愿成為漢奸,出賣國家利益者,殺!我決意先在上海,成立密殺組。對于那些投敵叛變者,毫無悔改之意者,格殺勿論!一旦漢奸證據查實,無需請示匯報,殺!”

        他連說了幾個“殺”,可見心里已經對這些人恨到了極點:“高遠森!”

        “屬下在!”

        高遠森站了起來,“啪”的一個立正。

        “你現在雖然只是一個中隊長,但你辦事能力出色,現在我任命你為力行社上海密殺組組長!所有你認為該殺之人,證據收集齊全,即刻動手,不必向曹區長匯報!”

        “誓死效忠黨國!誓死效忠領袖!”

        此時的高遠森,心里閃過一絲狐疑。

        力行社上海密殺組組長?雖然不是正式官職,但權力卻不可同日而語。

        自己的那個中隊長,聽命于上海區區長曹青巖。

        后者呢?直接聽命于處座!

        尤其是處座還特意加上了一句,“不必向曹區長匯報”。

        這就擺明了,這個密殺組是由處座直接指揮的啊。

        為什么會這樣?

        高遠森悄悄的朝曹青巖看了一眼,卻發現曹區長依舊是一片淡然。

        只有一種可能:

        分散曹區長的一些權力。

        現在,胡玉成也被趕走了,力行社上海區可以說是曹青巖一人獨大,再也沒有人可以制衡曹青巖了。

        任何和上海有關的事情,都只能聽曹青巖一個人的匯報。

        所以處座需要在曹青巖身邊安插一顆釘子。

        可問題是,自己是曹青巖的愛將啊,曹青巖對自己的態度,力行社上上下下誰人不知?

        直接安排自己成為密殺組組長,是不是不太明智?

        可是,已經來不及高遠森細想了,處座又恢復了平靜的語氣:“老曹,你對黨國忠心耿耿,現在非常時期,成立這個密殺組,也是迫不得已,希望你能夠全力支持密殺組的行動啊?!?/p>

        “戴處長請放心?!辈芮鄮r也站起了身:“組織的利益高于一切,這是其次,最重要的,小高還是我的愛將,愛將被委以重任,我這個當曹區長的,一定會全力以赴的?!?/p>

        “那就好,那就好?!碧幾雌饋砗軡M意:“你先回去吧,小高留下,我要和他具體商量一下密殺組未來的工作?!?/p>

        高遠森被單獨留了下來。

        “小高,在上海還習慣吧?”單獨相處,處座開口的第一句話是這個。

        “是的,戴處長,習慣了?!?/p>

        “能在上海堅持下來,而且工作完成的如此出色,不簡單?!碧幾c了點頭:“現在黨國最需要的就是你這樣的年輕俊杰,查獲馬興凡,刺殺喬望北,很好,我很滿意?!?/p>

        高遠森當然清楚,戴處長把自己單獨留下來,肯定不是為了表揚自己那么簡單。

        果然,處座隨即說道:“小高,我知道你是曹青巖最得意的學生,他非常的器重你,你對他這個人的看法是什么?”

        高遠森心中一驚,戴處長問出這話,對曹區長來說是絕對不妙的:“戴處長,曹區長對黨國忠心耿耿,絕無二心。對戴處長也是絕對忠誠的,屬下愿意以性命擔保?!?/p>

        “不要緊張,不要緊張?!碧幾f道:“我沒說曹青巖背叛黨國,曹青巖的忠誠,我是看在眼睛里的?!?/p>

        高遠森稍稍松了口氣,可是戴處長為什么要問這些呢?

        處座的聲音平靜如水:“有些人,對組織是忠誠的,可是他們也有自己的私心。古語也說了,千里當官為發財……不過,私人變著法子撈點錢,我不在乎?!碧幾哌h森看了一眼:“可是如果有人想著在公家身上撈錢,性質就有一些不一樣了。

        今年一月,你的曹區長申請了三萬元的特別經費。六月,申請了五萬元的裝備更換經費。九月,申請六萬元行動經費。

        這就是十四萬啊。錢用到哪里去了?而就在之前,曹青巖匯報,在火車站刺殺喬望北的時候,力行社上海區兩人身亡,又要申請一筆撫恤金。小高,那次行動都死了誰???”

        高遠森呆住了,完全的呆住了。

        曹區長,怎么能說出這話?

        “我要聽實話?!碧幾恼Z氣逐漸變得嚴厲起來。

        高遠森的回答有些艱難:“報告戴處長,在火車站刺殺喬望北的行動是我親自指揮的,我力行社上海區,無一人傷亡?!?/p>

        處座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笑意:“難得你肯說真話,畢竟,要揭穿曹區長的謊言,不是每個人都能有勇氣做出的。

        我雖然人不在上海,上海區之前也不是我直接負責的,但有些事情我知道。五萬元更換裝備那次,上海區剛在南京領了一批槍支彈藥,換的什么裝備???每人做一套西服?還是給你們在上海每人買一套小洋樓???

        如果說是貪污公款,中飽私囊,這些倒還在我的容忍范圍之內,頂多訓斥他一頓,讓他把錢吐出來,再給他一個處分也就是了。

        可是如果他要拿這筆錢,去做別的事,那就不可饒恕了。

        我剛剛說過,他對黨國的忠誠,我是看在眼睛里的,但那是在他成為力行社上海區區長之前!

        他之后在上海做了一些什么?他心里裝的究竟只是一個黨國,還是有別的東西?

        曹青巖不貪財,不好色,這些我們都知道。他一日三餐,多素少見葷腥,一件衣服,可以穿三五年。

        他有什么開銷???他要那么多錢做什么?”

        汗水,不斷的在高遠森的后背涌出。

        “貪不可怕,背叛才可怕!”處座的聲音略略提高了一些:“如果說一個人,前幾十年是金錢如糞土,忽然開始貪錢,那么無非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是他想通了,在為自己的將來做準備。還有一點,那就可怕了啊。

        他在資助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人,甚至是我們的敵人?!?/p>

        “不會的,不會的,曹區長不會這么做的?!备哌h森喃喃說道:“曹區長不會背叛的,一定不會背叛的?!?/p>

        “你沒有資格這么說,高遠森!”

        處座忽然厲聲呵斥:“不要以為你是他的部下,你就可以維護他!你不僅僅是他的部下,你更是黨國的軍人!”

        說到這里,口氣又再度緩和下來:

        “小高,你還年輕,我選擇你當密殺組組長,就代表我對你的信任。你當然也可以繼續維護你的曹區長,我不會責怪你的,知恩圖報,這是好的品德。

        但是,我必須要告訴你,當有一天你必須要做出抉擇,曹區長不再是曹區長,父親也不再是父親。我們只有一個父親,那就是我們的國家!”

        高遠森腰板挺得筆直:“屬下誓死效忠國家,絕不背叛民族!”

        “誓死效忠國家,絕不背叛民族?!碧幾α艘幌拢骸爸懒?,知道了。小高,從現在開始,你直接對我負責,這次,我給你帶來了一部電臺,有什么事情,發報給我。曹青巖那里,你給我盯緊了!”

        “戴處長放心,如果曹區長真的有背叛行徑,屬下絕對不會放過!”

        高遠森知道自己卷進了一個復雜而危險的大漩渦中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