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軍事小說 >諜影無蹤 > 第三十八章 家宴
        第三十八章 家宴
        作者:粉色袈裟   |  字數:3421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4:20  |  分類:

        軍事小說

        快到下班時候,大部分的人都離開了,只有高遠森還在那里看了幾份文件這才離開。

        “高先生,高先生?!?/p>

        剛出門走了幾步,忽然,身后有人在那叫著。

        高遠森一回頭,一輛轎車停下,一個人從轎車里快步走出。

        賀文達?

        自從那次幫著解決了賀月彤的事情后,賀文達曾經數次托人想要宴請高遠森,但都被高遠森拒絕了。

        “高先生,我正好從廠子里回來,能在這里遇到你真是太好了?!辟R文達連連搓著手:“高先生一個人???”

        他究竟是商人,八面玲瓏,一看這個時間點,高遠森還一個人在街上晃悠,立刻就猜到了。

        高遠森點了點頭。

        在救賀月彤的時候,賀文達的背景他都已經調查過了。

        一個正經的商人,和賀連達絕對不是一路的人,與青幫有些來往,可是要想在上海灘立足,這些商人怎么可能繞的過青幫呢?

        所以他基本上是干干凈凈的。

        “高先生,請千萬給我一個面子?!辟R文達特別熱情:“家中已經備下了薄宴,還請高先生千萬賞光,喝上幾杯薄酒,聊表賀家的一點心意,千萬千萬?!?/p>

        也不知道為什么,高遠森遲疑了一下:“這個,今天是你們的家宴,我一個外人去不好吧?!?/p>

        “好得很,好得很?!辟R文達大喜過望,趕緊打開車門:“高先生請,高先生請?!?/p>

        他是一個生意人,自然有他的打算。

        一來是高遠森上次的確幫了自己一個大忙,另一個,就是他的私心了。

        在上海灘做生意,開店辦實業,青幫你的你要周旋,警察你要孝敬,隔三差五的就有人上門打秋風。

        光是要點錢也就算了,可保不齊那些人還會提出什么荒唐的要求來,他一個商人是誰也不敢得罪。

        尤其是現在局勢那么差,萬一真要有點什么事,賀文達得找個靠山那。

        那天高遠森的威風凜凜,賀文達是親眼看到眼睛里的,如果能夠和這個人搞好關系,那自己還用擔心什么?

        就算是警察局長也都不敢動自己啊。

        如果換成幾天前,這樣的邀請高遠森一定是拒絕的??墒钱斈翘飚斕幾妥约赫f了那些話后,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種空蕩蕩的感覺。

        他一直很感激,很信任曹青巖,但是現在?現在忽然失去了一般。

        任何一個人,無論他外表看起來多么的堅強,在他的內心最深處,也一定有一處最脆弱的地方。

        高遠森現在就出于這種狀況。

        所以,他上了賀文達的轎車……

        ……

        賀文達在上海雖然不是什么巨商,但也是很有一些家產的。

        他家也是一幢洋房,占地頗大,家里護院的老媽子丫鬟七七八八的加起來也有二十來口人。

        他兩個兒子。

        大兒子賀觀橋,幫他打理生意,今年三十一歲,有一子一女。

        二兒子賀湖魚,二十六歲,留學美國。

        一來到賀家,就看到了上海有錢人家的生活。

        法式花園洋房,草坪上,兩個都不超過七歲的孩子在那追逐嬉戲打鬧。

        傭人們忙碌的頻繁走動,看到賀文達回來,都會叫上一聲“老爺回來了”,然后該忙什么就忙什么。

        “父親?!?/p>

        賀文達的大兒子宋觀橋迎了出來,態度要多恭謹有多恭謹:“虹口那邊的廠我已經找到了買家,等幾天后就可以……”

        “明天再說,今天不說這個,不說這個?!辟R文達興致特別好:“高先生,這是犬子宋觀橋,幫我打理虹口那邊的生意。路遠,這位就是高遠森高先生?!?/p>

        “路遠”大約就是宋觀橋的表字吧?

        宋觀橋立刻對著高遠森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高先生仗義出手,救我小妹得出囹圄,賀家上上下下感激先生莫名,今日有幸得見高先生,賀家之幸,觀橋之幸?!?/p>

        這人說話倒斯斯文文的,身上銅臭氣少,書卷氣多。

        高遠森不知道,本來宋觀橋是要去上大學,然后海外留學的,只是后來大病一場,病了差不多一年,學業也耽誤了下來。

        賀文達一考慮,自己的生意也是要人繼承的,還不如干脆就讓老大跟著自己學做什么。

        讀書嘛,家里有一個人讀就行了。

        所以宋觀橋就成了自己父親的幫手。

        “客氣了?!备哌h森淡淡點了點頭。

        “進屋說,進屋說?!?/p>

        賀文達吩咐下去:“讓大家都出來,準備吃夜飯了?!?/p>

        一大家子的人,熱熱鬧鬧的。

        一個個都和高遠森見過了,對于這個賀家的恩人,賀府上上下下都是感激不盡。

        最后一個來的是賀月彤,當她看到高遠森,先是一怔:

        “是你?”

        接著面沉如水:“你怎么來了?”

        這小妮子還在記著父親被抓的仇。

        “月彤,這是我賀家的恩人,怎么說話呢?”賀文達說了侄女一聲,隨即賠笑道:“高先生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啊,月彤母親去看他丈夫了,要大后天才能回來,恐怕不能當面向高先生道謝了?!?/p>

        高遠森淡淡一笑,可是心里實在尷尬。

        要知道,賀連達那是自己一手抓進去的啊。

        “請坐,請坐?!辟R文達的夫人拉這賀月彤在自己身邊坐下。

        能夠看得出來,賀文達一家子都把賀月彤當成自己侄女一般看待。

        也難怪,兩個兒子,對女孩子總是要偏心點的。

        賀文達說了幾句開場白,舉著酒杯:“高先生對我賀家恩重,今天有幸,難道高先生賞光肯屈尊來到寒舍,我當滿飲此杯,高先生請?!?/p>

        “請!”

        幾個人舉起杯子都喝了一口。

        “我知道了?!辟R文達的孫女忽然說道:“你就是姐姐說的那個狗特務吧?”

        呃。

        “胡說,胡說?!辟R文達大驚。

        當著面說力行社的人,萬一……

        氣氛一下緊張起來。

        連賀月彤都有一些擔心了。

        這個狗……特務,要是真的急了眼,賀家今年這年也別想過好了。

        高遠森笑了一下:“是啊,我就是那個狗特務,我屬豬,那我是不是就是豬狗不如了?”

        “豬狗不如,豬狗不如?!辟R文達孫女拍著小手笑道。

        “這孩子,太沒規矩了,太沒規矩了?!彼斡^橋拍打了一下侄女,可一顆心也算是放了下來。

        高遠森這是沒有生氣,而且還和小孩子開了一句不那么好笑的玩笑。

        賀文達生怕孫女再亂說什么,得罪了貴客,趕緊岔開話題。

        “我看高先生談吐斯文,想來也是家學淵源的了?!彼斡^橋在邊上問了一句。

        “家學淵源談不上?!备哌h森開始在那胡編亂造:“家父是個私塾先生,中過秀才,一手字還算漂亮,逢節過年總有人來求字,所以日子勉強能過。母親就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而已?!?/p>

        他哪里知道自己這個時代的父母到底是誰?

        “也是書香門第,偏偏你就當上了……”賀月彤嘀咕一聲,“狗特務”三個字到底沒有說出口。

        高遠森怎么會和這種小姑娘一般計較?

        宋觀橋是長子,一些父親問不出口的事,自然由他來代勞了:“高先生,冒昧的問一下,家里除了父母,還有何人?”

        這可是在賀月彤得救后,賀家父子兩個人在私下商量過的。

        “我的女人你也敢動!”

        那天,高遠森說出這句話后,賀文達便動了把侄女嫁給此人的心思。

        雖然是這人親手抓了自己弟弟,可是弟弟做的壞事實在是太多了,即便沒有高遠森,那也還有被人會抓他。

        他事后多次問過侄女,賀月彤堅決否認自己和高遠森之間有任何的關系。

        可是高遠森這么說的,侄女名譽未免受損。

        既然這樣的話,還不如將錯就錯,干脆就把侄女嫁給高遠森?

        雖然,力行社名聲都不是那么好聽,但問題是人家手里有槍有權啊。

        就連堂堂巡捕房的探長都對他無可奈何。

        如果賀家能夠有這么一個侄女婿,將來還用怕什么流氓探長?

        背靠大樹好乘涼??!

        也不能說賀文達就是賣侄女了。

        民國時期,社會風氣比較開放,思想大膽,可是對于賀文達這樣歲數的人來說,重男輕女思想依舊嚴重。

        雖然自己非常疼愛這個侄女,可是如果一旦遇到了對自己家族有利的事情,犧牲侄女幸福,成全整個家族也就在所難免。

        更何況,高遠森一表人才,年輕有為,侄女嫁給了他也不算是虧了。

        之前幾次想要宴請高遠森,除了感激,其實心里也是抱了這樣想法。

        只是這個想法,只有他們父子知道而已,其他人都被瞞在鼓里。

        高遠森也沒想到他們居然在動這個心思:“沒有了?!?/p>

        宋觀橋趕緊追問:“那么想來孩子也很大了,令尊令堂膝下有孫,那是最高興的了?!?/p>

        他這話問的還是比較巧妙的。

        高遠森搖了搖頭:“革命尚未成功,何談成家立業?!?/p>

        這話說的,他自己都覺得有些難為情了。

        賀家父子大喜過望。好,好,如果單身一人,那就好辦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