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軍事小說 >諜影無蹤 > 第一百十一章 審訊
        第一百十一章 審訊
        作者:粉色袈裟   |  字數:4649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4:26  |  分類:

        軍事小說

        菅原右西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來這里。

        是田代皖一郎司令官閣下親自吩咐的。

        沈純石和村本宏隆并排坐著,當看到菅原右西進來,他很客氣的指了一下面前的椅子:“請坐,少尉閣下?!?/p>

        菅原右西迷茫的坐了下來。

        沈純石開口問道:“請不要緊張,少尉閣下,我們只是來詢問你一些有關的情況。你是負責看管顧竹青的嗎?”

        “是的,啊,不,不是看管,是負責照顧顧竹青的飲食起居?!陛言椅鞑]有忘記上級對自己的囑咐。

        “一共幾天?”

        “五天,準確的說是五天半?!?/p>

        “在這期間,顧竹青離開過你們讓他待的地方嗎?”

        “沒有,一步也都沒有離開過?!陛言椅骱芸隙ǖ幕卮穑骸拔业姆块g就在顧竹青的邊上,而且院子里外都有士兵站崗,他不可能離開的?!?/p>

        “和外人接觸呢?”

        “也沒有,除了我們,他沒有和任何人接觸過?!?/p>

        村本宏隆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那五天,顧竹青在哪里,就連他都不知道。

        而且顧竹青回來后,他也仔細詢問過當時的情況。

        沒有任何意外。

        沈純石不可能會有什么收獲的。

        沈純石并沒有放棄:“少尉閣下,請仔細的描述一下這五天里顧竹青說過的話,以及他有沒有什么反常的舉動,或者提出過什么特別的要求?”

        “他的話并不多?!陛言椅髟谀亲屑毣貞浿骸坝械臅r候他會一整天都待在屋子里,寸步不離,飯菜都是我親自給他送進去的。

        反常的舉動?也沒有,他總是端著茶坐在屋子里,偶爾會到院子里來活動一下。特別的要求?我也似乎想不起來……”

        說到這里,他“啊”了一聲:“如果一定說要有,倒是的確有一次,那是第二天的時候吧,他來院子里活動,說要吃湯團,還指明了一家店,我說我幫你去買,顧竹青說他開一張單子,列出自己喜歡吃的口味,但我說我每種湯團都幫你買一些回來……”

        “就是這里?!鄙蚣兪驍嗔藢Ψ降脑挘骸按灞敬笪?,難道你不覺得反常嗎?吃個湯團,為什么一定要列個單子呢?他這是想要趁機傳遞情報!”

        “沈先生,我不這么認為?!贝灞竞曷『芸旎卮鸬溃骸跋胍缘胶线m自己口味的,又怕對方忘記,開個單子也再合理不過了。再說了,顧竹青也并沒有離開過,他怎么有機會傳遞情報?”

        沈純石笑了一下:“是嗎?少尉閣下,請你繼續說下去,有沒有幫顧竹青買到湯團?”

        “買到了?!陛言椅鳑]有任何遲疑:“我按照顧竹青說的地方去了,那家湯團店還在做生意。我把每種口味的湯團都買了,也付了錢?!?/p>

        “你當時穿的軍裝還是便裝?”

        “軍裝?!?/p>

        “老板看到你害怕嗎?”

        “好像并不是怎么特別害怕,還把門送出了門?!?/p>

        “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村本大尉?”

        沈純石給自己點上了一根煙,吸了一口說道:“豐臺已經被帝國軍隊占領了,中國人的店鋪早就關門了,為什么一家湯團店還會開著?

        一個普通的中國人,看到日本士兵會不害怕?我可以和你打賭,現在再去那家湯團店,老板已經不在了。

        那是力行社的一個聯絡點,像這樣的聯絡點,在豐臺以及整個北平還有很多,他們往往接受了一次任務之后,便會立刻撤離!”

        村本宏隆不是笨蛋,他當然也覺得有些古怪。

        可是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都必須要維護好顧竹青:“盡管你有懷疑,但顧竹青沒有能夠帶出任何情報,你不能說他就是一名間諜?!?/p>

        “村本大尉,你不了解顧竹青和整個力行社的運作方式?!鄙蚣兪p輕嘆息一聲,抽了幾口煙。

        他來,本來就是想要從菅原右西嘴里,聽到任何對自己有利的話,然后再隨機應變。

        就在剛才抽煙的功夫,他已經編造好了自己應該怎么說:

        “那個湯團店的老板,一定在暗中跟蹤菅原少尉,看清楚他要去哪里……而顧竹青,則利用菅原少尉,告訴了自己人,自己需要傳遞情報……

        這是一種特殊的聯絡方式,不需要親自出馬,就能夠讓自己人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顧竹青可以找到任何機會,把寫好情報的紙,從院子里扔出去。

        菅原少尉雖然防范嚴密,但卻不可能每一分每一秒都看著顧竹青。而此時,那個老板已經在院子外等著接情報了……”

        他這只是在那信口雌黃,污蔑顧竹青而已。

        力行社絕不可能使用這種隨時隨地會暴怒的聯系方式。

        在扔情報的時候,附近有那么多的日本兵,難道他們都是傻子,會眼睜睜的看著一個中國人帶走一個從院子里扔出來的東西?

        只是他在那里胡編,心里卻也開始覺得有些奇怪。

        那個湯團店基本可以確定是一個聯絡點,顧竹青這么做,有很大的可能是想要傳遞情報。

        但他要給誰傳遞情報?

        在介紹潛伏任務之前,上面已經清晰無誤的告訴自己,顧竹青就是一個叛徒。

        或許有一種可能?

        顧竹青是那邊的人?

        他在給那邊傳遞情報?

        那么,過去他和那邊進行交易,不是為了錢,而是一直在為他們做事?

        沈純石開始對顧竹青產生了一種好奇。

        村本宏隆也知道顧竹青如果真的用這樣的直接連當的方式來傳遞情報,實在是太兒戲了。

        但他又沒有辦法反駁沈純石。

        緊急情況下的冒險也是存在的。

        “村本大尉,顧竹青這個人有很大的嫌疑?!鄙蚣兪衷谀墙又f道:“如果在我們內部,潛伏了一個中國間諜,實在是太可怕了,所以,請你讓我把他帶回去?!?/p>

        “好吧?!贝灞竞曷⊙杆僮龀隽艘粋€決定:“我可以允許你把他帶回去,但是,不能對他用刑,我不想看到一個被打成殘廢的顧竹青,他對我們很有用。還有,我只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內,如果你問不出什么來,請把他還給我?!?/p>

        “成交?!鄙蚣兪玖似饋恚骸叭?,三天之后,我保證把完整的顧竹青還給你,當然,這是建立在他嫌疑解除的基礎上的?!?/p>

        三天?怎么才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

        要知道顧竹青在這方面的經驗可一點都不差。

        無論在什么場合,什么樣的環境下,顧竹青永遠都是那樣的從容鎮定。

        沈純石最羨慕的就是他身上的那股子書卷氣。

        自己在力行社之中學到了很多很多,但唯獨只有這股子書卷氣是永遠也都學不到的。

        自己身上,有戾氣、驕氣、傲氣,就是沒有書券氣。

        好歹父親也是個先生啊。

        “沈先生,又見面了。啊,還有將軍閣下,怎么也來了?!?/p>

        顧竹青坐在審訊室里,就好像坐在自家的書房里一樣。

        “顧先生,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調查一下?!睂m口原太說完,就把審訊的主導權交給了沈純石:

        “沈先生,開始吧?!?/p>

        “顧竹青?!鄙蚣兪瘺]有耽誤時間,一張口就說道:“關于刺殺戴處長的計劃,你知道多少?”

        “不少?!鳖欀袂嗟幕卮鸱浅K欤骸疤锎钜焕蓪④娫浐臀矣懻撨^這個計劃,也和我說過計劃的大致內容……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計劃失敗了吧?”

        “是的,計劃失敗了?!鄙蚣兪c了點頭。

        顧竹青輕輕一聲嘆息:“我和戴處長相識良久,他是怎么樣一個人?沈先生,你我都清楚。當時,我也勸說過司令官閣下放棄這個計劃,可惜他并沒有聽我的?!?/p>

        “沒錯,在計劃執行之前,我也的確有過悲觀情緒?!鄙蚣兪曋骸暗窃谑孪仍O定好的伏擊地點,我們遭遇到的,是一次可怕的伏擊。十三個勇敢的帝國士兵死了。計劃失敗并不可怕,可讓人憂慮的是,計劃是怎么被泄露出去的?”

        顧竹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沈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說,我知道這個計劃,我是力行社方面派來的間諜。我被關押著,又怎么才能把情報傳遞出去呢?我想想,我想想……啊,我曾經讓看管我的那個少尉去買我喜歡吃的湯團,對,這就是你的切入點!

        你會死死的咬住這點不放,可是,我人都沒有離開過一步,又該怎么栽贓我呢?你會想到辦法的,沈先生,你一定會想到辦法的。你一直都是一個很聰明的人,特別善于抓住機會,這次也同樣不會例外!”

        這就是自己的前輩。

        不用多問什么,他就把你心里想的全部說出來了。

        沈純石很清楚自己的氣勢絕對不能被顧竹青壓制住,否則,就會被對方一連串的展開追殺:

        “你也一樣是個聰明人,顧先生。但讓我好奇的是,我們專門去了你說的那個湯團店,為什么之前還開的好好的,現在忽然關門了?”

        “戰爭?!鳖欀袂鄮缀蹙褪敲摽诙觯骸霸趹馉幍耐{下,沒有哪個普通人是不害怕的。如果說之前他們還在觀望,那么當豐臺落到大日本帝國手里之后,等待他們的就是絕望了。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我是老板,戰爭才爆發的時候,我會觀望,乞求不過只是局部沖突而已,這樣就能夠保住我的店鋪,我的飯碗。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我周圍所有的店鋪都關了,那些老朋友都跑了,我呢?難道還會傻乎乎的待在那里嗎?”

        沈純石居然笑了。

        如果現在自己和顧竹青換個身份,也會同樣如此回答的。

        而此時的顧竹青,看起來若無其事,其實,那份震驚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沈純石什么時候擁有了如此大的權利?

        他在負責主審,而宮口原太居然只是旁聽?

        宮口原太從始至終一句話都沒有說。

        但他聽的津津有味。

        這對力行社前輩和新銳之間的交鋒,幾乎在第一秒鐘就開始了。

        他們都在竭力尋找著對方的破綻,竭力的想要把對方一棒子打死。

        矛盾?

        他們一個是矛,年輕氣盛,銳不可當。

        一個是盾,老謀深算,步步為營。

        看起來顧竹青現在是處在下風,但他沒有給沈純石多好的機會。

        沈純石現在只是懷疑,缺乏一個最重要的東西:

        證據!

        最關鍵的是,他還沒有辦法給顧竹青用刑。

        沈純石又開始頭疼了。

        他發現自己拿顧竹青一點辦法也都沒有。

        他的回答滴水不漏,讓你找不到任何的破綻。

        哪怕你明明知道他有問題。

        ……

        三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天。

        怎么辦?

        “沈先生在嗎?”

        外面,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岡田俊良!

        “少佐閣下?!?/p>

        臉上的沉思一掃而空,沈純石滿臉微笑的站了起來。

        進來的岡田俊良神采奕奕:“沈先生,聽說你負傷了,現在怎么樣了?”

        “一點擦傷而已?!鄙蚣兪瘬]動了一下胳膊:“問題不大,再過幾天,就可以完全復原了?!?/p>

        “你受傷了,我卻到現在才來看你,真是慚愧?!睂锟×紡碾S身攜帶的紙袋里拿出了一瓶酒:

        “喝一口?”

        “當然,難道你有這樣的雅興?!鄙蚣兪贸隽藘蓚€杯子:“你的夢想實現了?”

        “是的?!睂锟×冀o杯子里倒上了酒:“森保勝全部招了,我父親的名譽終于可以得到昭雪了。當然,這件事情過去的太久遠,而且經過也太復雜,還沒有辦法公開恢復我父親的名譽,可是,我的上級已經找過我了?!?/p>

        他的上級,對岡田俊良這些年來遭遇的不公平待遇表示了歉意,并且很肯定的告訴他,一定會鄭重其事的恢復他父親的名譽。

        岡田俊良出頭了。

        從此后,他再也不用夾著尾巴做人了,而且前途必然一片光明。

        這一切,都必須要感謝一個人:

        沈純石!

        如果沒有他,自己依舊會活在陰影里。

        “沈先生,我想和你說謝謝,可是這樣的恩情,一句謝謝顯然是無法報答的?!睂锟×紵o法掩飾自己內心的激動:

        “你是我真正的朋友,我……”

        “岡田君,朋友這兩個字,是放在心里的?!鄙蚣兪驍嗔怂脑挘骸昂昧?,這件事情已經過去,沒有必要繼續討論。我想,你將來一定會步步高升的?!?/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