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軍事小說 >諜影無蹤 > 第一百十三章 提審會計科長
        第一百十三章 提審會計科長
        作者:粉色袈裟   |  字數:4545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24:26  |  分類:

        軍事小說

        孫福利的秘密終于浮現到了水面。

        原本只是想扳倒孫福利而已,但是現在看來事情卻遠遠沒有那么簡單了。

        孫福利一接到樹理子的電話,立刻激動萬分,當天就和昔日的情人見了面。尤其是在他聽說自己還有一個兒子之后,幸福的快要昏厥過去了。

        這些人,孫福利一直都在兢兢業業的上班,也沒有什么其它的不良嗜好,還是積攢下了不少錢的。

        他甚至想把所有的錢都給樹理子。

        當然,樹理子拒絕了,她不是為錢來的。

        當她聽到孫福利已經成婚,當然有些是網通,不過很快就釋然,你不可能讓一個男人等你那么久吧。

        那天,在飯店的雅間里,他們談了有一個多小時,孫福利甚至都落淚了。

        他們互訴衷腸,表達著思念,尤其是孫福利,特別想要見到自己的兒子,樹理子告訴他,他們的兒子還在日本,不過很快也會被送到中國的,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就有機會見面了。

        高遠森基本弄清楚這里面的關系了。

        樹理子看起來卻是非常的緊張:“高先生,我們真的只是進行了見面,其它什么都沒有做,孫福利也沒有和我探討關于他工作上的任何事情。請您一定要幫我,把他給救出來,他真的是清白的啊?!?/p>

        “我會盡力的,井口小姐?!备哌h森的腦海里急速飛轉:“你也知道這件事情的特殊性,所以,我今天來這里見你的事情,請你不要和任何人說,否則我也會有麻煩的?!?/p>

        “您放心,高先生,我保證?!?/p>

        “好的,這段時間請你待在這里,盡量不要離開?!?/p>

        ……

        高遠森走了出去,卓洪峰早就在外面等著了。

        發了一根煙,幫著點上:“怎么樣了?”

        “截斷這里的電話?!备哌h森深深吸了一口煙:“還有,繼續嚴密監視孫福利,這次的事情有趣了?!?/p>

        有趣?

        卓洪峰一怔,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地方有趣的。

        ……

        一大早,曹青巖的心情就不是太好,高遠森給他帶來了讓他非常難堪的消息。

        做這行的肯定免不了會和日本人有接觸,但是,如果和一個日本女人有牽扯不清的關系,那就是另外一種說法了。

        “更加可怕的是,井口樹理子的哥哥很有可能是日特?!备哌h森毫不遲疑地說道:“從正常的角度來看,井口樹理子被限制了那么多年,怎么會無緣無故的就得到了她的哥哥理解,還被送回到了中國?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對方知道了孫福利的身份?!?/p>

        “是啊?!辈芮鄮r嘆息一聲:“可怕啊,我們的一個中層管理人員,居然和一個日本女人有過這么一段來往,還有了一個孩子。更加可怕的是,他還有被利用的可能。不,不是可能,你的判斷是正確的,日本人就是要利用井口樹理子,徹底的把孫福利拖下水?!?/p>

        高遠森匯報的這個情報,讓曹青巖的心情惡劣到了極點。

        孫福利是他的老朋友,甚至是他的恩人,可是現在這個恩人卻陷入到了一個極大的麻煩之中。

        前途是一定會斷送的,現在關鍵的是,會不會讓情況變得更加惡劣。

        “高遠森?!?/p>

        “到!”

        “這個案子交給你負責吧?!辈芮鄮r當機立斷,做出了這個決定:“不管你用什么方式,也不用顧慮我和孫福利的關系,全部交給你去負責?!?/p>

        曹青巖是個非常聰明的人。

        他知道這次孫福利惹了一個天大的麻煩了。

        而且自己身為他的上級、好友,一個不慎,就會被牽扯進去,他雖然之前一直都在力保孫福利,可是這次為了自身考慮,無論如何都要放棄自己的這個老朋友了。

        “知道了,曹區長?!备哌h森遲疑了一下:“關鍵時候,要不要放孫福利一條生路?”

        他這其實是給了曹青巖很大的面子了。

        在詢問破案的時候,只要在口供或者案情上稍加改動,一面可以把人拉出水,另一面則可以把人推入無底深淵。

        曹青巖面色嚴肅:“我力行社上海區出了這樣的家丑,弄得不好,我們全部沒了生路。先從自己內部開始嚴肅處理,等到事情弄清楚了,我再去向戴處長匯報去?!?/p>

        “好的?!?/p>

        高遠森知道曹青巖這次是起了殺心了。

        他一直都很關照孫福利,甚至光明正大的袒護他,然而,那都是一些內部斗爭而已,曹青巖清楚動搖不了自己的地位。

        但這次,卻大不一樣了……

        ……

        “南溪,辛苦了?!?/p>

        辦公室里有些陰暗,處座臉上的表情也分辨不出來。

        “戴先生,沒啥辛苦的?!绷π猩绫逼秸菊鹃L劉南溪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戴先生身體一向可好?”

        “好,我很好,啊,坐吧?!碧幾屪约旱牟肯伦讼聛恚骸澳舷?,記得上次見面還是在一年前,也是在上海。豐臺落到了日本人的手里,北平不穩,你的責任重大啊?!?/p>

        “沒什么,既然做上了這行,那也就沒有什么怨言的了?!眲⒛舷雮€屁股搭在椅子上:“這次,我是專門來向您匯報這段時期工作的?!?/p>

        “說吧?!?/p>

        劉南溪仔細匯報了北平站這段時期的工作,以及日軍在占領豐臺之后的動態,事無巨細,全部說的清清楚楚。

        處座也聽得非常認真。

        “形式復雜啊?!贝黧页烈髦f道:“日本人的野心,可不僅僅只在一個豐臺,他們遲早會把戰火延伸到整個北平的。打仗,是軍隊的事情,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大量的收集情報,確保日本人在我們面前沒有任何秘密可言?!?/p>

        “我們正在這么做?!?/p>

        “南溪,你這次親自來上海,不光光是匯報工作那么簡單吧?”

        “是的,戴先生?!眲⒛舷矝]有隱瞞什么:“關于‘黃山’的事情?!?/p>

        黃山!

        處座的面色略略變了一下。

        他當然知道這個人是誰!

        黃山,沈純石!

        就在不久之前,他剛剛和自己的這個潛伏間諜見過面。

        如果不是他的話,自己去北平的時候幾乎就要被刺殺。

        也正是他的出現,讓日本人的刺殺計劃落空。

        隨即處座預感到,在力行社北平站里可能會有日本人的間諜,所以即便已經到了北平郊外,他也立刻決定打道回府,轉而讓力行社北平站站長劉南溪到上海來和自己見面。

        處座臉色陰沉:“說吧,什么事?!?/p>

        “黃山得到了日本人的信任?!眲⒛舷S即說道:“不過他的生存處境依舊不是特別樂觀。尤其在傳遞情報方面,我們的手段還是比較單一的。再加上因為黃山的特殊身份,知道的人只在絕少數,使得傳遞情報變得更加困難起來,所以我想請戴先生批準讓我和他見一次。重新制定一個新的方案,讓其情報傳遞變得更加方便一些?!?/p>

        雖然身為力行社北平站的站長,也知道沈純石的真實身份,可是劉南溪并沒有單獨和沈純石見面的權利。

        “黃山”是處座手中一枚非常重要的棋子,絕對不能出現任何意外。

        “南溪?!碧幾穆曇艟徛骸澳阒傈S山的重要性,我可以坦率的和你說,當初如果不是因為需要你的協助,以便于讓其順利潛伏,我甚至都不會讓他知道他的存在。是的,我們傳遞情報的手段的確比較單一,但是要相信黃山自己有能力處理好,你是北平站的站長,也是老資格的特工了,你比我更加清楚,每多見一次面,就等于多一分暴露的機會!”

        “是!”

        劉南溪趕緊回答道。

        處座的語速雖然慢,但卻非常嚴厲。

        力行社的人都知道,處座這個人不會輕易的發火,即便是執行家法的時候,也看起來和個沒事人一般。

        他這次來到上海,其實也是有私心的。

        他再清楚不過“黃山”的重要性,甚至可以這么說,只要能夠掌握到黃山,就等于能夠獲得到大量的情報。

        但他雖然是力行社北平站的站長,沈純石之前是副站長,但是自從他奉命潛伏之后,便不再歸劉南溪直接管轄。

        他的真正頂頭上司,是處座。

        如果能夠和黃山建立起聯系,那么對于自己的未來是大有益處的。

        “戴先生?!眲⒛舷桓以偬徇@個話題:“還有關于叛徒顧竹青。此人也是我力行社的老牌特工,叛變后,一直沒有得到重用,但現在似乎情況發生了改變。日本特務村本宏隆非常欣賞他,顧竹青這個人,資格比沈純石還要老,知道的事情比沈純石還要多,一旦他被重用的話,那么對我們的破壞力將會是非常大的。

        所以,我想組織一次對于他的刺殺,一旦得手,不但可以解除危機,而且對于黃山的潛伏幫助也是極大的?!?/p>

        處座沒有說話。

        情報工作的殘酷性就在于很多事情你明明知道,但你沒有辦法告訴其他人。明明看到自己人即將遭遇危險,但卻只能當做不知道。

        他很想告訴劉南溪:

        顧竹青,其實也是自己的潛伏間諜!

        他同樣歸處座直接指揮,并且身份絕密,知道的人只有處座一個人。

        他的代號:泰山!

        他奉命潛伏的時間,遠遠早于沈純石。

        只是,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問題,顧竹青一直都沒有得到過日本人的重用。

        所以,這迫使處座不得不再次讓沈純石進行潛伏。

        現在,劉南溪居然決定刺殺自己派遣出去的一個潛伏間諜?

        處座不動聲色地說道:“南溪,你是北平站的站長,這些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畢竟,你們下面的事情我不好過多干涉?!?/p>

        他只能這么說,否則,顧竹青的身份一定會引起懷疑的。

        “好的?!?/p>

        有了處座的許可,劉南溪就覺得放心多了。

        按理說,他一個北平站的站長,要刺殺一個人沒有必要直接向上司進行匯報。

        只是,顧竹青的情況有些特殊。

        據說在處座落難的那些年里,顧竹青還給予過他幫助。

        ……

        “孫科長,請坐?!?/p>

        高遠森看起來至少還是非??蜌獾?。

        孫福利雖然只是會計科的科長,但終究在力行社待了那么長的時間,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他從容的坐了下來:“怎么?把我帶到審訊室來?你們行動科的,現在準備直接打擊報復了嗎?”

        “孫科長,你這話就不對了?!备哌h森笑了笑說道:“沒錯,我們行動科呢,的確和會計科有些矛盾在,但也絕對不可能為了這些事情,刻意對一個區的科級干部打擊報復,就算我們真的想要這么做,可是被曹區長知道了,他也不會放過我們的?!?/p>

        孫福利冷笑一聲:“那你把我帶到這里來做什么?請我聊天嗎?”

        “孫科長,大家都是聰明人?!备哌h森不緊不慢地說道:“有些事情呢,你知我知,可要直接說出來就沒有這個必要了,大家傷了和氣是不是?”

        “高科長?!睂O福利一點驚慌也都看不到:“我做人呢就是清清白白的,也不喜歡和別人繞圈子,有什么要說的,直截了當的說吧?!?/p>

        高遠森捧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放心被子一笑:“井口樹理子?!?/p>

        這個名字一說出來,孫福利的臉色頓時一變,“嚯”的一下站了起來:“你,你們怎么知道的?樹理子怎么樣了?你們把她怎么樣了?”

        “別激動,別激動?!备哌h森不緊不慢地說道:“孫科長,何必呢,樹理子現在好好的,我們沒有找她的麻煩。請坐,請坐?!?/p>

        孫福利坐下來的時候看著有些艱難,他在那里遲疑了一會之后說道:“是的,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那我也就沒有什么可以隱瞞的了,樹理子我的確認識,而且認識的時間非常長了,我們見了一面,聊了一會,但也僅此而已?!?/p>

        “是嗎?就是見了一面那么簡單?”高遠森淡淡地說道:“可我怎么聽說,你孫科長不但和樹理子的關系不一般,而且,你們似乎還有了愛情的結晶???”

        愛情的結晶?這在這個時代那可是新名詞了,孫福利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是什么意思。

        他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而且整個身子,也開始在那微微顫動個不停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