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純愛小說 >琴瑟和 > 第一章 威脅
        第一章 威脅
        作者:九尾禽   |  字數:2564  |  更新時間:2021-06-21 17:29:18  |  分類:

        純愛小說

        呼嘯的風雪由北方席卷而來,低沉的沿著地面快速的行進,忽至越國,僅一個下午就染白了寂靜的山坳,冰凍了碧藍翻涌的江水,驅散了熱鬧街市上的行人。

        這是今年最大的一場雪,冷風似乎把空氣都凝結了起來。

        屋內的燭火猛然間閃動了一下,邵澤這才把眼睛從桌上的書卷上移開,揉了揉眼,疲倦中倒顯得那雙狹長的眼睛更加溫柔精細。

        他方被皇帝親封為官媒,正用心在這工作上,京內每戶人家的姻緣需由他來牽線做媒,其中諸多愁情怨事也需他以理評斷,是以短短數月,他本就孱弱的身子幾乎是雪上加霜。

        輕咳幾聲,邵澤緩了半天神,這才發現窗戶已被風吹開了個縫。

        他一愣,望著閃動的蠟燭,緊了緊領口,連忙站起來去關窗。

        然而,人到了窗側,關窗戶的手卻是頓住。

        他迎著寒風,聽著落雪聲,一時竟是得了趣兒,不由自主倚在窗邊賞這深夜里清清冷冷的雪景。

        就在這時,身后的房門突然被打開。

        端著新炭入屋的下人瞅見窗邊的人影,愣了愣,忙上前兩步喊道:“大人,您怎么又貪涼?您身子虛,若再受寒,病倒了可怎么辦?小的替您關窗,您啊,就趕緊歇息吧,您要是再不聽話,謝公子可說了,讓我給您的窗戶外面釘一層被子,等風停了再解開?!?/p>

        “你們倒是聽他的話?!?/p>

        邵澤失笑,有些無奈的搖搖頭,眼瞧著下人手腳麻利地關緊門窗,屋里再沒了一絲風意,心下惋惜,卻又沒法辯駁。

        索性,他眼不見心不煩,回去榻上補眠,一會就熟睡過去。

        朦朧的夢境里,他仿佛回到了小時候,時時被府里眾人圍著、護著。

        他一點一點長大,可眾人卻總記著他的體弱之癥,始終將他當作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事事叮囑,不允他冬夜吹風,夏日吃冰,更不允他攀高爬低,做任何冒有風險之事……

        他站在角落里,遠遠地望著被人群簇擁環繞的自己,眉心微皺,周遭場景轉瞬一變,他陷入了一片望無邊際的海水里,身軀似被擠壓著,不斷地往下沉,他愈發透不過氣了——

        被魘住的人渾身發燙,打著寒顫,猛地一哆嗦,便睜開眼。

        邵澤扶枕坐起,只覺頭痛欲裂,身重氣浮,恐怕當真是受了風寒。

        突然,屋門前響起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他即刻拭去面上的汗水,披衣下床,開門將人迎入。

        手下謝云劍甫進屋便抱劍行了禮,肅然道,“公子,趙巡撫家出了事,那新婚的小兩口打起來了?!?/p>

        “嗯?”

        邵澤面露疑惑,“趙巡撫與李將軍兩家是皇上賜婚,趙公子與李姑娘成婚不久,當是相敬如賓,感情甚篤之時,怎么會打起來?”

        “公子,確有其事,是今天清晨下人出去辦差時親眼看見的,趙公子與李姑娘在街上起了爭執,李姑娘氣性上來,拿著劍就要殺趙公子,若不是湊巧經過的捕快攔著,只怕趙公子現在已經成為劍下亡魂,就算如此,趙公子還是被刺傷了肩膀?!?/p>

        “被刺傷了?”

        邵澤心中微沉,一時有些頭疼。

        這李湘眉是將門之后,脾氣向來大得很,不料嫁了人家,仍然性情霸道,不肯收斂。

        他的指尖使力按了按眉心,隨后吩咐道,“你先去打探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p>

        “是?!敝x云劍得了命令轉身就要出門,到了門口的時候,腳步忽然一頓,“公子,方才聽你說話,嗓音似有不適?下人說你昨夜又貪涼了,該不會是染了風寒吧?”

        “哪有那么脆弱?!?/p>

        邵澤佯作察覺不到他話中的責備,敷衍道,“只是有些不舒服罷了,不妨事?!?/p>

        “那我這就叫下人去熬了藥給你送來?!?/p>

        謝云劍匆匆的離開了房間,不給邵澤反駁的機會,沒一會兒,便有下人端來一碗又熱又濃的湯藥。

        邵澤本來就沒有食欲,一聞著湯藥的味道,更是覺得胃中翻涌難受的想吐,便對下人道:“你去廚房給我取幾塊蜜餞,我喝完藥想吃?!?/p>

        趁著下人離開的功夫,他端起藥偷偷去往后院。

        雪落一夜,院白如紗,皚皚白雪和那湛藍的天空交相輝映,景致連綿成畫,邵澤總算覺得心情舒暢了些。

        他微微吐氣,手腕輕輕一翻,將碗中的藥汁盡數灑在雪地里。

        看著熱氣的液體轉眼就在冰雪消融無跡,他蒼白的面容上終于勾出了一抹清淡的笑意。

        忽然,視線被幾滴猩紅吸引,邵澤想要離開的腳步一頓。

        他循著血跡看去,赫然發現地上躺著個人,渾身是血。

        邵澤瞳孔微縮,連忙疾步上前,猶豫片刻,伸手拂去男子頭部與頸部的雪花。

        一張蒼白的臉露出來,那是一張輪廓分明,又相當俊朗的臉,男子雙眼緊閉,鼻息微弱,脖側赫然留著一道狹長的傷口!

        邵澤喉頭輕咽了咽,指腹有些發抖,“這位兄臺,醒醒……”

        他輕喊了數聲,那男子終于微微睜開了眼,然而目光渙散游離,顯然人已撐至極限。

        邵澤不及多想,隨手將大衣脫去,蓋在男子的身上,發現自己搬不動這人,只能認命一嘆,匆忙出了院子。

        沒一會,幾個下人涌進來,將地上神智不清的人抬到了偏房。

        屋內,邵澤一面瞧著大夫掀開床上男子的衣袍,為其檢查傷況,一面聽著下人的叨念。

        氣他不顧身子,氣他糟踐自己,萬一有個好歹,便是對不起他的父親與母親……

        邵澤聽得太陽穴又開始酸脹發疼,心疲氣乏,像是風寒又起,兩眼頗帶幽怨地瞄向殃及他挨這一頓教訓的男人,不期然間,竟是對上了一道銳利強勢的視線。

        “啊,你醒了!”邵澤內心大喜,可算找著理由打斷身旁的聒噪,他趕忙跨步湊近床前,細瞧了瞧。

        許是他太過殷勤,用力過猛,清醒后的沈念瑾看著猝不及防撞到自己跟前的俊臉,全身肌肉下意識緊繃,扯動了脖頸處的傷口,頓感陣陣刺痛。

        沈念瑾臉色一沉,環視周圍,發現自己正身處一間布置豪華,又不失簡約大氣的臥房之中。

        邵澤見他眼珠能動,氣息似也平穩了些許,便當他是全然恢復了意識,忙不迭地揪住人,笑得溫柔可親,侃侃而道:“兄臺,你方才在雪地里凍僵了,我已讓下人將屋子里的爐火升得更旺些,你現在感覺如何?對了,兄臺,你是哪里人?家住何處?家里還有幾口人?你是否已娶親……”

        旁邊的下人默然捂了把臉,正欲提醒自家公子倒也不必如此愛崗敬業,眼下并不像是說媒的好時機。

        卻見沈念瑾猛地出手,分明傷重虛弱的人,也不知從何而來的力氣,整副身軀居然瞬間彈直,右手動作極快地擒住了大夫的咽喉。

        邵澤的話聲戛然而止,當場怔住。

        大夫已嚇得灑了手中的藥,高聲呼喊:“饒、饒命??!壯士饒命!大人,大人快救我……”

        邵澤回過神來,登時惱了,這人怎的比他還不知好歹?當即擺了官威,嚴聲道,“這位兄臺,有話好說,男子漢大丈夫,不可欺負大夫?!?/p>

        話音落盡,沈念瑾的目光卻依舊多疑凜利,根本沒有放下戒心的跡象,五指反而收得更緊。

        邵澤的脾氣也涌了上來,這又倒霉又混蛋的男人,威脅誰呢?!

        他深悶了口氣,溫聲再勸道,“兄臺,有條件可以商量?!?/p>

        雙方兀自僵持間,忽見沈念瑾目光沉沉地凝住了邵澤,語氣比風雪還要冷上百倍,“——你,親自來給我上藥?!?/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