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純愛小說 >琴瑟和 > 第十一章 心軟
        第十一章 心軟
        作者:九尾禽   |  字數:1967  |  更新時間:2021-06-21 17:35:04  |  分類:

        純愛小說

        從前,都是沈念瑾用一副饒有興致的態度看著邵澤。

        他的笑容里常常帶著侵略和攻擊的意味,他的吻中也包含著溫柔和戲謔的兩種感情。而此時此刻,倒是邵澤占了上風。

        沈念瑾在心中權衡著利弊,他知道如果能留在這里工作,對他來說將是絕佳的機會,但是,作為一個家丁,他完完全全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這樣的工作他真的做的來嗎?

        “公子,請問你決定好了嗎?” 邵澤一邊打量著沈念瑾,一邊蹲下來在手中捏了一個雪球,將雪球扔在了樹干上。

        想到自己父皇曾經所受的屈辱,又想到自己的國家此時此刻仍然在水深火熱之中,沈念瑾并不管作為一個家丁的工作是什么,首先,他要留在府上!

        “好!”

        “那好吧,我跟總管說一聲,讓他給你找一套合身的衣服!”

        鏡子面前,沈念瑾別扭的打量著自己一身粗布爛衫,要知道他以前可是除了綢緞這樣的料子,從沒穿過別的衣服!

        “帽子!”

        總管說了一聲又從箱子里扔出來了一個帽子,沈念瑾一把接下,看見帽子上的毛球,臉色頓時一黑。

        “好,從今天起你的工作就是……”

        還沒等總管的話說完,沈念瑾就搶先問道:“我有沒有得選???”

        “你有什么一技之長嗎?”

        “我武藝超群……”

        總管見慣不慣似的看了一眼沈念瑾,倒是覺得這個年輕人骨子里帶著一種不凡的氣度,但還是說道:“年輕人,那要不你來劈柴?”

        天寒地凍,邵澤一個人在臥室里喝著暖烘烘的姜茶,窗戶開著一個小縫,從斜角上望過去,有一個男人正在用笨拙的動作劈著柴。

        令人吃驚的是,別人要費上很多力氣才能劈開的一根柴,到了這個男人的手中卻仿佛只是一下,接著劈成兩半的柴便都飛了出去。

        “我說,沈念瑾,你到底會不會劈柴呀?”

        總管一邊說著一邊把散落在地上的柴都堆到了一起:“你要是這么用蠻力的話,一會兒腰該受不了了,你看我?!?/p>

        總管接下斧頭,耐心的給沈念瑾講解劈柴該怎么用力,沈念瑾學得倒也快,馬上就領會了總管的意思,劈柴的要領。

        這就是書上所說的隱忍二字嗎?

        邵澤在心中思忖著,自己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但是又想到前幾天沈念瑾總是欺負自己,便又像是看戲似的繼續看沈念瑾劈柴。

        不過邵澤也并不是想埋沒人才的人,只是要想到他的府上做事,怎能不先挫挫銳氣?

        晚上,江蘭如一個人來到了街市上。

        她想要買一朵新的簪花,但是更重要的是,她還有別的任務在身上。

        在一家賣簪花的鋪子前停了下來,江蘭如買了一朵。

        而就在此時身邊一道道光箭影閃過,江蘭如還來不及回頭,便感覺到身后一陣冷冽的氣勢。

        “把你手中的銀子交出來!”

        難不成這集市上還有人搶劫?江蘭如回過頭,卻發現是一位身著黑衫的捕快,他的身材健壯,眉目威嚴。

        可是當江蘭如回頭的那一刻,這位捕快的威嚴神情突然變得有些柔情似水了:“姑娘,有沒有嚇到你???“

        江蘭如搖了搖頭。

        接著這位捕快又像是變臉似的狠狠的捏住了那個人的手:“我讓你把銀子交出來!”

        那個人畏畏縮縮地從袖口中掏出了一個荷包,江蘭如一看那不就是自己的嗎?

        捕快接過了荷包,隨后塞進了江蘭如的懷中:“以后一個女子出門在外,要謹防宵小之徒!”

        “多謝,敢問捕頭大名?”

        捕快笑了笑:“我哪是什么捕頭???我就是個捕快,我叫范海魚!”

        一邊說著,范海魚從身上拿出一條繩子,綁在了這個小偷的手上,小偷一個勁的求饒,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求求你了,我也不是故意想賴在街上偷錢,我是實在沒辦法了,我兒子快病死了……”

        “這樣的借口我聽的多了,可是這并不是你犯罪的理由!”

        一邊說著范海魚一邊把手中的繩子緊了緊,就這樣鎖著這個小偷往前走,而小偷就一路在后面撕心裂肺的哭著。

        江蘭如有點看不下去了,便跟上去,對范海魚說道:“范大哥,或許這人說的是真的,萬一家里還有個病孩子,父親又在外面遭遇不測……”

        范海魚看著這個面容俏麗而又身姿裊裊的女子跟上來了,莫名的顯得有些難為情,他胡亂的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接著說道:“姑娘,這些家伙每次被捕都是一樣的說辭,什么家中上有老母下有小兒,可若是真的是正經人家的,誰會出來偷東西?”

        “大人,我是為了給孩子治病,我家孩子生了頑疾……”

        “閉嘴!”

        范海魚訓斥了一聲,而江蘭如不忍心了,便輕聲說道:“如果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我想我們大可去一趟他家中不就都明白了嗎?“

        這種要求要是換做平常,范海魚一定不會答應,這是妨礙他辦案,但是此時此刻卻鬼使神差的答應了:“那好吧,帶我去你家里,如果和你說的不一樣,那你看我怎么處置你!”

        就這樣,一行人來到了這個小偷的家中。

        小偷在破爛的門板上敲了敲,這是一位年輕的女子走了出來,女子穿著粗布爛衫,臉上的神情極為木訥,看到丈夫被綁到家中,木訥的神情立即變得訝異。

        “夫君你這是怎么了?他們為什么綁著你?”婦女說著,看向范海魚,“我夫君犯了什么錯?”

        “他在街上偷這位小姐的銀子?!?/p>

        女子絕望的看著自家的夫君,絕望的痛哭道:“你怎么可以做這樣的事呢?你被抓去,我跟孩子該怎么辦?”

        范海魚跟著江蘭如來到了屋中,便看到了炕上躺著的果然是一個奄奄一息的小男孩!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