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純愛小說 >琴瑟和 > 第二十二章 神不知鬼不覺
        第二十二章 神不知鬼不覺
        作者:九尾禽   |  字數:2185  |  更新時間:2021-06-21 17:39:29  |  分類:

        純愛小說

        終于,邵澤的身體就如同化作一灘水一般,癱軟在了座位上,倚著沈念瑾。

        他不知道自己是因為缺氧,還是因為心中的那種羞愧感爆棚,所以感到無比的眩暈。

        終于結束了。

        而此時,一抹日出的光照到轎子的里面,沈念瑾看見了邵澤臉上的紅暈。

        “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邵澤生氣的問道。

        “為了讓你的身子熱起來?,F在你不冷了吧?難道不應該感謝我?”

        邵澤望著面前這個恬不知恥的男人,拳頭狠狠的攥起來,他竟然還是一副吃干抹凈的滿足表情。

        “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以下犯上,你!我回去家法處置你!”

        沈念瑾反而一臉無辜的望著邵澤:“你要家法處置我?可是我明明是為了你的身體著想??!公子,我是你的貼身下人,難道這不就是下人該做的嗎?”

        “可是你也不能……”

        “不是你讓我想辦法嗎?”

        沈念瑾的回答堵的邵澤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氣鼓鼓的癱在座位上生悶氣。

        這時,沈念瑾的手突然拍在他的胸膛上,他的身體一緊,難不成這家伙還想做什么更過分的事?

        一抹幽暗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公子,你的心怎么跳的這么快?”

        “我……我這是被你氣的!”

        沈念瑾饒有意味的看了一眼邵澤:“真的是被氣的?總之還是有效果了!”

        看著邵澤那一臉氣呼呼的模樣,沈念瑾又道:“反正你也熱起來了,我下去跑,這樣也能暖和些!”

        說完,沈念瑾就把邵澤一個人扔在轎子中了。

        邵澤的手中捏著沈念瑾的袍子,心中的復雜情緒翻涌。

        皇宮里已經開始了熱鬧的比賽盛會。

        鐘逸陽派徐北川準備好了比賽的用具,而他就只負責在這場比賽中玩樂。

        看著如此熱鬧的景象,邵澤的心中不免有些擔憂,鐘逸陽遠遠的看到了邵澤,便連忙揮手跑了過來。

        邵澤趕忙制止他,“皇上,你萬萬不可在這么滑的冰面上……”

        鐘逸陽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別喊我皇上皇上的,叫我名字,現在別人聽不到!”

        “逸陽,先帝剛剛駕崩,你沒有守孝,反而在宮中舉辦什么宴會,我怕群臣會……”

        邵澤不敢再說下去,畢竟他是臣,而鐘逸陽是君,他也只能簡短的提醒幾句。

        徐北川站在鐘逸陽的身邊,一言不發,但目光卻淡淡的落在他的身上,似乎帶著一種憐惜與寵溺。

        鐘逸陽撇了撇嘴巴,喉嚨中輕哼一聲:“那個昏君死了,舉國上下都應該歡慶,為什么我一定要給他守孝?再說現在我是皇帝,我要舉行冰釣比賽有誰攔得住嗎?”

        邵澤沒再說什么,因為他深知鐘逸陽與先帝父子之情疏離,有著極深的隔閡。

        “來,你就坐在我旁邊……”

        鐘逸陽帶著邵澤來到了池塘的一邊。

        沈念瑾觀察了一下地形,在這里的視野最好不說,釣到魚的可能性也最大,便不免在心中感嘆,雖然這個少年是皇帝,但心里仿佛住著一個小孩似的。

        “沈念瑾,你也別愣著了,也到我旁邊坐?!辩娨蓐柣顫姷某吨蚰铊约旱纳磉吙?。

        他知道邵澤的護衛謝云劍是什么樣的人,也了解在邵澤的心中,謝云劍所占的地位,而如今謝云劍不在,邵澤愿意讓沈念瑾擔下自己的貼身侍衛一職,可見對沈念瑾十分信任。

        他與邵澤關系交好,對邵澤本就滿懷信任,因此也將沈念瑾當成了自己的朋友,并不會過多設防,何況沈念瑾武藝高超,他很欣賞這樣的人,有沈念瑾在,還多了一份安全感,心性單純的他自然想要和新結交的朋友多些接觸。

        沈念瑾卻恭敬的拱拱手:“皇上,我去拿漁具……”

        鐘逸陽皺了皺眉頭:“哎呀,我讓徐北川拿就行了,你就坐著!”

        突然受到皇帝的如此待遇,沈念瑾難免心生疑慮。

        似乎不太明白為什么這個小皇帝會對他這么一個只見過一面的人如此熱情?他暗自思忖著,難不成是他的臥底身份被看穿了?

        一時間,沈念瑾倒顯得有些拘束起來,練武之人若是防備起來,都會下意識的做幾個動作。

        徐北川看在眼中,笑道:“沈兄不必緊張,我去幫你拿漁具!”

        但是沈念瑾卻能感覺到,徐北川的眼睛里一絲笑意也沒有。

        大家都來齊了,鐘逸陽站起來說道:“大家今天都來參加冰釣比賽,朕希望你們玩的愉快!下午,朕已經令人在月華宮擺下宴席了,今天咱們一醉方休!”

        顯然,除了一小部分鐘逸陽心腹之臣以外,大家都一片嘩然,但又馬上噤聲了。

        其實,鐘逸陽的心里很清楚,這些人并不知道先帝已經駕崩的消息,因為先帝的旨意就是秘不發喪,在宮內舉辦一場葬禮,下葬便可,但是,如今是他掌權,他可以不辦葬禮,但是,他必須要讓所有的人明白,他是當今圣上!

        沈念瑾看著鐘逸陽那有些硬撐起來的氣勢,以及眼神中對馬上開始的冰釣比賽流露出來的期待,搖了搖頭。

        他這樣子怎么像一個皇帝呢?

        沈念瑾在宮中多年,怎能不知道宮中的勾心斗角?兄弟群臣之間,黨羽之爭,權力之戰,這個小少年真的能應付得來嗎?

        而邵澤此時還關心另外一件事——趙家那兩口子有沒有來?

        通過一番觀察,邵澤終于在兩個不同的地點發現了趙新異和李湘眉,他們離的不遠不近,但都在對方剛剛好能看到的地方!

        冰釣比賽開始了。

        鐘逸陽和邵澤坐在鋪好了獸皮的椅子上,冰面上早就已經打穿了一些窟窿,窟窿的里面不時可以看到游過的肥魚身上白亮亮的鱗片。

        而徐北川和沈念瑾則開始準備釣魚。

        “沈念瑾,朕猜以你的本事,你應該會比其他人多釣幾條,朕看好你,可不能讓朕失望?!?/p>

        鐘逸陽話音剛落,徐北川便回頭望了一眼,心中納悶,皇上怎么還給別人加油打氣呢?

        而在河對岸的趙新異與李湘眉,也開始了他們的競爭。

        魚釣才剛剛開始,邵澤沖著沈念瑾做了個手勢,沈念瑾便只得放下魚竿,來到了邵澤的身邊:“公子,這釣魚最講究靜心和耐心,你別打擾我?!?/p>

        邵澤湊近沈念瑾的耳邊低聲說了些什么。

        沈念瑾訝異道:“這怎么可行?”

        “你別管了,這是命令!”邵澤說著又回到了獸皮座椅中,“還有,你必須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